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铁线草伤
    而与那些人相反的是刘圆功他们,刘圆功他们一看到小鹤草回来了,都是精神大震,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那五个植师都给收拾了,不过现在事实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相信也得相信,不管怎么说,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好事儿。

    一把变异种子洒下去后,小鹤草马上就动了起来,他手里的铁线草在一次飞出,他没有与那个剑魂者近战,而且躲在了后面,里面的战斗,交给铁线草和石锤树来解决。

    在小鹤草看来,石锤树就是一个强力的战士,挥舞着大锤,冲锤陷阵,同时他还有一点小聪明,知道让一些手下来配合他,而指挥其它的变异植物,这好像也是石锤树的一种能力,这种能量铁线草好像是没有。

    而铁线草不一样,铁线草更像是一个刺客,他们可以隐藏起来,躲在地下,然后突然钻出来,对敌人就是一击。

    称着这个机会,小鹤草来到了刘圆功他们身边,飞快的把一个盒子丢给了他们,沉声道:“快处理好伤口,我先拖住他们一段时间,然后一起发力,把他们给留在这里。”刘圆功他人二话没说,接过盒子,把里面的药粉往自己的伤口上洒。

    像他们这样的战场老兵,自然知道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所以小鹤草把药粉丢给他们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就把伤口给处理好了。

    刘圆功他们一片处理好那些伤口,马上就往剑魂者那些人扑了过去,而就在这一段时间里,又有两个人死在了铁线草之下。现在剑魂者的身边只有四个人了,而这四个人全都是兵魂者。

    现在剑魂者感到了害怕,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到底是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这个家伙完全的是不按牌里出牌,还有那两个植物。太强悍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对付那个长着大锤一样的大树,但是根本就没有效果,就算是他的剑气刺到那大树上,大树上也不过过了一个不到一寸深的小坑罢了,这对于那么粗大的大树来说。伤害几乎等于零。

    如果别的植师看到小鹤草的石锤树,一定会感到十分吃惊的,石锤树虽然是以防御力,力量大而出名的,但是这棵石锤树的防御好像是太变态了一点。

    其实这本都是锤王弄的,锤王留下的那个封印。无时无刻不在为石锤树提供着最精纯的自然能量,供石锤树成长,但是地下墓室一共就那么高,在加上石锤树只能活着,不能过多的生长,这样慢慢的石锤树就产生了变异,这种变异是十分强悍的。他让石锤树的防御力变得更强了,同时力量也更大了,但是却没有长太高,而这正是锤王这么设计的。

    锤王十分的清楚,石锤树并不是长的越高越高,毕竟石锤树的主人敌人还是人,而一还是兵魂者或是兽魂者,对付这样的人,石锤树要是长的太高的话,反到是不好。所以他的墓室设计的十分低,在加上封印的效果,所以石锤树才会发生这样的变异。

    除了那石锤树之外,那铁线草也不是什么善茬,那铁线草也是魔化植物。而且在那个山洞里不知道呆了多少年了,那个山洞那里只有他一个,所以他才会长的好么好,而且那么多年没有被人发现。

    而且铁线草在进入到小鹤草魂物空间里的时间比较长,小鹤草的魂物空间与别人的魂物空间不一样,所以铁线草可以说也是变异的,不过他变异的时间比石锤树要短一点,但是对于剑魂者来说,也是十分强悍了。

    刚刚剑魂者的两个手下,全都是死在铁线草的手里,这铁线草就以地上地下自然的出入,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从地下钻出来,你也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有了这么一个敌人,你就等于是有了无数个敌人一样,这些敌全都在你的四周神出鬼没的,面对这样的敌人,任何人都会头痛。

    剑魂者也看到了刘圆功他们在处理伤口,说实话,刘圆功他们的实力,已经超出他们的想像了,他们也得到了情报,刘圆功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刀卫军的人,他本以为不是真正刀卫军的人,就不会有太强的实力,没有想到,他们的实力会这么的强悍。

    刚刚他的那些手下,虽然大半都是死在石锤树的手上,但是刘圆功他们的牵制也起到了很大的做用,他们这么多人围攻刘圆功他们,只能把刘圆功他们给打伤,却不能打死刘圆功他们,这就足以说明刘圆功他们的强悍之处了。

    现在刘圆功他们缓过来了,而且他们却没有时间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品,这让剑魂者他们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之处。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剑魂者他们的战斗力,都有了一定成度的降低,之前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的树卫,食人花和荆藤,现在已经对他们有一定的威胁了,此消彼长之下,他们今天想要全身而退,那就实在是太难了。

    剑魂者一边挡着那些树卫的攻击,一边注意着刘圆功他们,同时也注意到了站在刘圆功他们不远处的小鹤草。

    剑魂者十分的清楚,他们之所以会落到这种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小鹤草,小鹤草这个植师,让刘圆功他们在剑魂者的眼中,实力只能算是一般的队伍,产生了质的变化,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剑魂者才会如此的注意小鹤草。

    小鹤草也看到那个剑魂者在注意他,他却没有在意,反正事情已经出了,在想什么都没有用,兵来将来,水来土掩,不管是什么人要对会谁也,不管对方想用什么样的手段。接着就是了。

    这时刘圆功他们也攻了上去了,与石锤树和铁线草一起对剑魂者他们展开了攻击,而小鹤草却没有在上去,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他也可以把自然能量与自己的拳脚功夫结合起来。但是说实话,现在可是在战场上,而且对方全都是高手,在这种情况下,让他用拳脚功夫跟对硬拼,那他可不干。他还没有傻到那种成度。

    虽然小鹤草没有参战,但是刘圆功他们却是一点也没有生气,他们十分的清楚,现在并不是小鹤草参战的时候,而且小鹤草放出来的植物,也在战斗。这也不能不算小鹤草参战。

    当然小鹤草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干,只是等在一旁,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一边看着,同时通过那些植物对枪魂者那些人进行监视,绝对不能让那些在杀个回马枪。

    有刘圆功他们的加入,剑魂者他们更加的应付不过来了。一个个都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不过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的采取了守势,想要在短时间内杀了他们,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那些人好像是忘了,他们的敌人之中,还有一个铁线草呢,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的一条黑影,从地下钻了出来,直往那个剑魂者的攻去。

    “早就在等你了。受死吧。”说完那个剑魂者身形一下就跳了起来,同时他手里的长剑一剑挥出,雪白的剑气直往铁线草斩去。

    一看到这种情况,小鹤草的脸色不由得一变,而铁线草在这个时候。却猛的一缩,一下就团成了一个草团,那道雪亮的剑气,一下就斩在了铁线草上。

    刷!草叶纷飞,小鹤草就感觉到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一惊,马上就看着铁线草的情况,这一看,他这才放心,铁线草只是被斩掉了几片草叶,其它的到是没有什么。

    这时铁线草已经伸展开了,直往那个剑魂者攻去。那个剑魂者却是亡魂大冒,刚刚他用自己剩下不多的战气,强发出了这气剑气,本以为可以一下把对面的这个魔化植物给收拾了,却没有想到,最终只削掉了对面的几片草叶。

    现在他体内的战气已经没有多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挡住对方的攻击吗?那个剑魂者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他竟然如此之近。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面前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一下就挡住了铁线草的攻击,但是随后也发出了一声惨叫。

    剑魂者一看,挡在他面前的正是一个刀魂者,而这个刀魂者,也正是他最后忠心的手下之一,不过现在这个刀魂者的一条手臂已经被铁线草的草叶给斩断了。

    剑魂者一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大呼道:“刀锋,刀锋,你没事吧。”

    这个被剑魂者叫做刀锋的人,他的左臂已经掉到了地上人,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他转头看着剑魂者,沉声道:“大人,你快走,一定要告诉他们,小心,给我们报仇啊。”说完转身,单手提刀,直往刘圆功他们攻了过去。

    铁线草在这个时候,却已经在一次的缩回到了地下,除了小鹤草,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小鹤草现在却是感觉不到不舒服了,他回想了一下,刚刚也并不是因为铁线草受伤,他心神震荡才不舒服的,他刚刚心里不舒服,完全是因为看到铁线草受伤,才会不舒服的。

    就在这时,场中又传来了一声惨叫,小鹤草一看,之前那个独臂的刀魂者,已经被刘圆功一刀劈死了。

    同样的小鹤草也注意到,那个剑魂者已经开始往后退了,剩下的那三个兵魂得,也正在全力的为那个剑魂者抵挡变异植物和刘圆功他们的攻击。

    小鹤草冷哼了一声,同时试着联系铁线草,发现他还可以联系上铁线草,所以小鹤草马上就给铁线草下命令,让他注意那个剑魂者,如果那个剑魂者想跑,一定要全力的追过去,把那个剑魂者给灭了才行。

    就在小鹤草给钱线草下命令的时候,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的石锤树也到了战场那里,八把石锤飞舞,那三个挡着他们的兵魂者,每一都挨了一锤,这锤里蕴含的力量十分的强大,他们手里的武器竟然被磕得飞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另三把大锤直砸了过去,那三个兵魂者每人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大锤,三人都口喷鲜血,直往旁边倒去,眼看是活不成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小鹤草的脸色却是一变,接着他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对铁线草下达了攻击的命令,铁线草猛的钻了出来,直往剑魂者冲去,同时石锤树也是论着大锤冲了过去,刘圆功他们也跟着进攻。

    这几方的进攻,一下就把剑魂者给逼上了绝路,他右摚左挡,但是却依然没能完全的挡开这些攻击,最后被铁线草一下就划掉了脑袋。

    一看到斩杀了那个剑魂者,小鹤草马上道:“刘叔,快走,他们的援军来了。”说完他冲到了战场那里,手一挥,那些变异种子和铁线草,石锤树,全都被他收了起来,接着他转身就往树林里走。

    刘圆功他们一看小鹤草这样的动作,也都是一愣,不过他们的动作也不慢,把那几人的兵器一拿,也转身跟着小鹤草跑进了树林里。

    他们刚一进树林里没到十分钟,一阵破风之声传来,几条黑影由远而近,转眼之间就到了战场那里,那些黑影之中,领头的一个,正是那个枪魂者。

    那个枪魂者到了战场上一看,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出声,而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现场,沉声道:“离开不会超过一刻钟。”

    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兵魂者,眼睛都红了,一听他这么说,马上就道:“大人,我们追吧?他们现在一定不好过,我们追上去,杀了他们,为兄弟们报仇。”

    枪魂者看了四周一眼,最后长出了口气道:“来不及了,他们现在已经进了树林,进了树林,有那个植师在,我们想要报仇,怕是很难,不把自己给搭进去就不错了。”

    一听他这么说,跟在他身边的人都是一阵的沉默,之前说话的那个兵魂者,怒声道:“大人,难道这些兄弟就白死了?”

    那个枪魂者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这些兄弟当然不会白死,但是我们现在也不能只想着为他们报仇,不要说这一次来支援的时候,那几个植师没有跟来,就算是他们跟来了,又能有什么用?他们是对方那个植师的对手吗?奇了怪了,刀魂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强悍的植师,我们竟然一点消失都没有收到?这个叫田鹤草的植师的师父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