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锤王的爱
    锤王之所以成名,就是因为石锤树,所以他把石锤树当成自己的孩子,他在死的时候,也不忘了给自己的孩子安排一个退路,虽然把石锤树给封印在这里,看起来十分的残忍,但是却可以保证石锤树活下去,一直到他有一天可以遇到第二个主人为止。.

    锤王的计划成功了,石锤树活了下来,并且遇到了小鹤草,这就是锤王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锤王留下的信里,除了这些之外,还提到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修练出来的一种异术,这种异术叫做人植物合一之术,就是把人和植物合为一体,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

    想像一下吧,在战斗的时候,突然一个植师与植物合为了一体,如果是普通的植物那也就罢了,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可怕的就是,这种植物并不是普通的植物,而是一株像石锤树这样的植物,于是,植师有了石锤树一样的防御能力,有了石锤树一样的攻击手段,而石锤树有了植师的灵活,有了植师的自然能量做为自己的能量,这样的战斗力,根本就感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比的。

    锤王当年就是一个天才,所以他创选出了之种方法,但是想要使用这种方法,有一个前题,那就是你要有植物守护,你只有得到了植物守护,才能使用这种方法,普通的植师,是用不了这种方法的,所以这种方法根本就不可能传下去。

    而锤王为了让石锤树可以多活一段时间,所以在封印里,加入了两个条件,一就是要有感恩种子,一个有感恩种子的植师,不会是坏人,因为这代表着这个植师,一直在努力的照看着植师,他对植物很好,而这样的人,不太可能是恶人。

    第二条就是要有植物守护,有了植物守护,就可以学习人植合一,锤王就等于是把自己的传承给传了下去,同时也给石锤树,找到了最好的主人。

    一看到这些,小鹤草也不由得感叹,锤王真的是用心良苦啊,他竟然在死之后,还为石锤树安排了如此完美的退路,这真的是太了不起了,从这样的安排之中,小鹤草可以感觉到,锤王对石锤树那深深的爱意。

    感叹了一下之后,小鹤草就收拾了自己的心情,他在这里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墓室,这里很大,但是也很普通,他到了石棺那里看了看,那是一个巨大的石棺,而且看起来十分的普通,小鹤草也没有说什么,冲着石棺拜了几拜,这才转身走到墓写给的门前,看了一眼那个被石锤树给杀死的植师。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植师,他的脸上满是风霜,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的破旧了,一看就知道生活并不是很如意,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他的后背被石锤打中,整个后背的骨头都被打碎了,小鹤草叹了口气,抓着这个植师的衣服,慢慢的往外走去。

    到了外面的通道那里,小鹤草把这个植师放到了地上,在他的身上摸了摸,发现了一个钱袋,但是里面却只有几个银币,不过小鹤草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把这些银币给收了起来,然后又看了看那个植师的小木箱,小木箱里的东西都十分的普通,只是里面有几个自己钉的本子,小鹤草拿起了那些本子看了一眼,发现全都是那个植师自己记录下来的一些东西,小鹤草也没有客气,把本子放到了自己的木箱里,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木箱,那个木箱里在没有别的东西了,小鹤草又找了找,发现这个木箱也有一个暗格,打开了那个暗格,发现里面放着几个金币和一个本子。

    小鹤草拿出了金币,收了起来,然后看了看那个本子,那个本子上是一种植师的修练功法,看了这种修练功法,小鹤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这个修练功法在小鹤草看来,真的是不怎么样,与胡家的棘藤诀和青松诀比起来,差的太多了。

    胡家的棘藤诀和青松诀,都是把自己身体里的经脉全都用上了,在与人对战的时候,攻击力是十分强悍,但是这人修纪功法,却只用了身体里不一小部分经脉,这样的后果就是,在与人对战的时候,自然能量在经脉里走的路线变少,得不到任何的加持,攻击力变弱,持久力降低。

    这本功法对于小鹤草来说,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小鹤草又把他放到了箱子里,又在箱子里翻了翻,在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小鹤草不由得叹了口气,把箱子放到了那个植师的尸体旁边,随后他背起了自己的箱子,离开了那个坑道。

    到了那个坑道外面,看了一眼那个坑道边上的新土,小鹤草叹了口气,接着默默的跟那些小草和树林里的树进行沟通,不一会儿就见是那些新土,在小草上不停的往前进动,不一会儿那些新土又掉回到了坑道里,随后坑道被慢慢的人填死了,然后坑道上长出了新的小草,小草不一会儿就长到与以前的草一样的高了,谁也看不出来,那里原来有一个坑道。

    做完这些之后,小鹤草这才背着自己的箱子,外树林外走去,他从进入到树林,到从树林里出去,一共也就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相信树子里的人一定还要外面等着他。

    果然,等小鹤草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村里的人还在树林外面等着他,一看到小鹤草出来了,那个老人马上就迎了上来,他两眼带希望的看着小鹤草。

    小鹤草一看他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老人家,树林里有一株变异的植物,所以才会攻击人,我已经把那株变异的植物收拾了,你们以后可以放心的进入到树林里了。

    村里的人一听到小鹤草这么说,都忍不住欢呼了一声,几个胆子比较然而的年轻人,马上就冲进了树林里,不一会儿就欢呼着跑了出来,他们在之前他们遇到攻击的地方,在没有看到那株攻击他们的植物,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的相信了小鹤草的话。

    那老人冲着小鹤草一躬身道:“尊敬的大人,你是我们石家村的英雄,请大人随我进村,好好的休息一下,大人的酬劳,我们马上就给大人送去。”

    小鹤草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里竟然叫石家村,他也没有客气,随着村民往村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对那位老人道:“老人家,你是石家村的村长吗?”

    那老人点了点头道:“正是,小老儿正是石家村的村长,这一次能遇到大人,实在是我们石家村的荣幸,大人随我到店里吧,村里只有我那个小店有休息的地方。”

    小鹤草点了点头,接着他心里一动,看着老人道:“老人家,你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姓石的吗?这个姓可是很少见的。”

    老人脸上突的多出了一丝荣幸的表情道:“回大人的话,我们村子里的人,全都是姓石的,听说我们的先主,是一位强大植师大人的仆人,后来那位大人去逝了,就葬在石家村这里,我的先主就一直留在这里,守护着那位大人的墓,最后取妻生子,才有了现在的石家村,不过那位大人的墓在那里,先祖却没有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每年也只能是冲着那位先主的画像进行祭拜。”

    小鹤草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一个村子,为什么这里会有锤王的墓,听说锤王就是姓石的,但是锤王的名字,却没有人知道,因为被人遗忘了,人们只知道他叫锤王,不知道他其它的名字了。

    小鹤草随着村长来到了那个店里,村长恭敬的请小鹤草坐下,随后就有村民送来了一个布袋,村长双手把布袋递到了小鹤草的跟前,道:“大人,这是你的酬劳,我们知道,这么一点酬劳,与大人你对我们村的恩情相比,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但这是我们村子的一点心意,还请大人收下。”

    小鹤草不客气的接过了村长递过来的布袋,他没有推辞,因为这是植师的规矩,植师付出了劳动,就要收取酬劳,要是他不收的话,被别的植师知道了,那是会排挤他的。

    植师并不全像胡家的植师那么有钱,有很多的植师,都会为了生活,四处的奔波,而像这样,帮着村子做一些事情,收取一定的酬劳,是很多植师的主要收入来源,如果你不收酬劳,那其它的植师收了酬劳,就显得过于贪财了,但是不收他们又没有了收入,你一时做了好事儿,却让其它的植师背上了恶名,甚至是没有收入,这当然是不行的,所以植师帮别人做事儿,是一定要收取酬劳的,鹤草自然不会客气。

    村长看小鹤草收了酬劳,也松了口气,如果小鹤草不收酬劳的话,那就代表着他对这份酬劳不满,那样的话村长就需要给小鹤草追加酬劳了,现在小鹤草收了酬劳,那村长就不用在给小鹤草追长酬劳了,他自然也非常的高兴。

    村长马上就对小鹤草道:“大人,不如今天就在我们村休息一晚吧?你今天战斗也很累了,我去做一桌还过得去的饭菜来招待大人,聊表我们的心意。”

    小鹤草看了看天色,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道:“好,那就麻烦村长了。”

    村长一听小鹤草这么说,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石头,快带大人去客房里休息,给大人准备好茶,快点。”之前在店里打瞌睡的那个年轻人,跑了过来,应了一声之后,来到了小鹤草的跟前,冲着小鹤草一躬身道:“大人请跟我来。”

    小鹤草也没有客气,站了起来,冲着村长点了点头,随着石头往店后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