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神秘商队
    小鹤草是在农村长大了,他自然知道农村人的待客之道,也许像胡家这样的大家族,要是拿出什么大鱼大肉的东西来待客,那是会被客人笑话的,认为他们没有品味,认为他们实在是不能称之为大家族,像胡家这样的大家族,他们的吃食是十分的讲究的,特别是在待客的时候,食物的量不需要多,但是一定要精致才行,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对于农村人来说,大鱼大肉才是主流,如果你到了谁家,他们拿出大鱼大肉来招待你,那绝对是对你的重视。

    所以小鹤草一看到村长他们竟然准备了如此丰盛的晚餐,不由得也是一阵的发愣,接着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村长道:“老人家,你实在是太客气了,如此盛情,在下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村长一看小鹤草没有生气,反到是十分激动的样子,他连忙道:“大人,你太客气了,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村也就能拿出这些东西来了,而这些东西,要是换了一个大人,他可能还不喜欢吃,以前我们就招待过一位植师大人,我们拿出这些东西的时候,被那位大人駡了一顿,大人不嫌弃就好了。”

    小鹤草看着村长一脸激动的样子,不由得深吸了口气,接着他微微一笑道:“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呢,老人家,我也不瞒你,我家也是农村人,现在家里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在务农。对于我们农家人来说。能吃到这些东西。那还不是过年了,我怎么会嫌弃呢。”

    村长一听小鹤草这么说,顿时就感觉亲切了很多,不过他还是没有失礼,而是高兴的道:“大人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小鹤草微微一笑,也没有客气,坐在那里吃了起来。他没有邀请村长一起吃,因为他十分的清楚,村长不可能跟他一起吃,他是一个植师,对于村长来说,他就是一个贵人,他如何敢跟他一起吃饭。

    看到小鹤草吃的很香,村长十分的高兴,之前他还以为小鹤草说的是客气话,现在看起来。小鹤草说的是真的,这让村长更加的开心了。

    吃过东西后。村长马上就让石头把桌子收拾干净,然后送上了茶水,小鹤草喝了一口热茶后,转头对村长道:“老人家,今天多谢你的款待,明天我就要走了,如果你们村子还有什么事儿,现在告诉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村长连忙道:“大人,我们村一直生活的很好,真的没有什么事儿,这一次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大人明天要走了,我让他们多给大人准备一些干粮可好?”

    小鹤草一听村长这么说,也是微微一笑道:“多谢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休息去了。”村长连忙恭敬的把小鹤草给送走了。

    回到了房间,小鹤草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吃惊,植师在普通人中是什么地位,他早就知道了,今天这个村长的表现已经算是好的了,要知道,那算是一个最落迫的植师,见到这些村长的时候,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当然了,植师也不能随意的杀人,不然的话还是会被处罚的,只不过相对来说,处罚的会轻很多。

    但是如果小鹤草不杀人,只是欺负这些村民的话,那这些村民还真的是没有地方说理去,就算是小鹤草把这些村民家的姑娘媳妇给睡了,这些村民也不敢把小鹤草怎么样,这就是身份地位的差距。

    只不过小鹤草是不会干这些事情的,他也是农村出来的,所以对这些村民还是十分客气的,甚至还会一口一个老人家的叫着那个村长。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小鹤草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石家村,在他离开石家村的时候,村长带着村里的人亲自把小鹤草给送走了,同时他们还给小鹤草准备了很多的干粮,这些干粮全都是大饼,这种大饼看起来有些硬,但是吃起来却是十分的顶饱,而且味道还很不错,像村子里的这些人,一般是舍不得吃的。

    小鹤草没有客气,虽然说村里给了他不少的东西,但是只有那十个金币会让村子里的人感到沉到有些吃力,其余的东西,并不会让村子里的人变穷。

    小鹤草离开了石家村,慢慢的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想着锤王留下来的功法,那实在是太浪费了,看来自己可以一边练习一点赶路。一想到这里小鹤草马上就行动了起来,他想着石锤八法里的招式,开始一招一式的练习着。

    还好这官道上的人比较少,不然的话让人看到他一边走一边比划,非得把他当成精神病不可,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些植物也把小鹤草当成了精神病。

    小鹤草却没有在意,他一开始只是用手比划着石锤八法里的招式,这些招式有的时候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的怪异,招式也是多以扫砸为主,想要练熟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小鹤草也不着急,慢慢惨就是,一路行来,虽然路上也遇到了几个人,但是在遇到那些人之前,小鹤草就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所以那些路上的人,也只不过是看到一个,正在外出试炼的植遇罢了。

    中午时候,小鹤草没有找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只是在路边休息了一会儿,吃了一点干粮,就接着赶路了,这对于植师来说真的是在平常不过了。

    魂界大陆这里,地广人稀,人口本就不多,在加上小鹤草又是走路前进的,只走半天就想遇到了人?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小鹤草的运气也不错,傍晚的时候,他竟然也遇到了一个错过了宿头。正在建营地的商队。

    那个商队的人。一看到小鹤草是一个孤身前行的植师。也十分热情的邀请他在他们的营地休息,小鹤草也没有客气,就留在了那个营地里。

    这个营地领头的是一个兵魂者,除了他之外,还有五个兵魂者随队,这六个人的魂物都是刀,领头的年纪在四十岁左右,剩下的几人年纪都在三十左右岁。

    除了他们之外。营地还有五辆马车,共有车夫和伙计二十人左右,一看到这样的人数比例,小鹤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五辆车却有六个兵魂者守卫,还有二十多个一看就是练过武的伙计,看来这车上装的东西,一定十分的贵重,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还要邀请自己在他们的营地休息呢?难道他们不怕自己是想对付他们的人吗?

    小鹤草坐在一旁,看着那些伙计在那里塔帐篷。而那几个兵魂者在一旁指挥,他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不安。

    但是他现在已经进入到了营地。要是在这个时候在离开,反到是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弄不好对方就会对他动手了,但是留下来,怕是会有危险。小鹤草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左右为难了。

    正在这时,那个领头的兵魂者,往小鹤草走了过来,小鹤草连忙站了起来,对那人行了一礼道:“多谢大叔让我在你们这里休息。”

    那人微微一笑道:“别客气,看你的样子,是出来试炼的植师吧?呵呵,好啊,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一个一级植师了,了不起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鹤草连忙道:“我叫鹤草,田鹤草,大叔实在是过奖了,我也就是运气好,才成了一个植师,我还差得远呢。”

    那人哈哈大笑道:“光是运气可是不能让人一个人成为植师的,你就不要谦虚了,对了,我姓刘,你叫我刘叔就行了,鹤草啊,你这是要去那里啊?可有目的地?”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我想去绿翠城,那里离翠玉山很近,我想去翠玉山上看看。”

    刘叔点了点头道:“那正好,跟我们是一路,要不你就一路跟着我们一起走吧,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小鹤草本想拒绝,但是一看到刘叔的眼神,他马上就否决了这种想法,这刘叔他看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探研的意味,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保不齐他会不会翻脸。

    虽然说小鹤草并不怕他们,但是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刘叔他们翻脸,所以他沉吟了一下,就点了点头道:“如此就麻烦刘叔了。”

    刘叔一听小鹤草同意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情,接着点了点头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反正我们都是一路,你要是光靠走,这一步一步的想要走到绿翠城,可是得几个月的时间,跟着我们也能快一点。”

    小鹤草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也想快一点到绿翠城那里,这一路上就要麻烦刘叔。”

    刘叔摆了摆手,笑着道:“不必客气了,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会帐篷搭好了,我在让他们弄点好吃的。”说完转身走了。

    小鹤草看着刘叔的背影,却是一直皱着眉头,不过他并没有出声,而是在脑袋里,慢慢的跟四周的植物联系,让那些植物帮着他看看,看看这附近除了他们之外,是不是还有别人,是不是有人要对付他们。不过还好,从那些植物那里得到消息,这附近并没有别人了。

    那些人显然是经常在外面走的,所以搭帐篷十分的快,不一会儿一大一小两个帐篷就搭好了,那个大帐篷显然是给那些伙计准备的,而那个小帐篷,却是给刘叔他们准备的。

    帐篷一搭好,那些人马上就开始准备食物,分出两个人出去打猎,其它的人准备自己带出来的干粮,一看到那些人带的干粮,小鹤草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的麻烦一定不会小,因为那些人带的干粮是军用干粮,与一般平民制做的干粮可是大不一样。

    军用干粮是军队精心制做的一种军粮,专门为了行军打仗准备的,平时是不会吃那些东西的,而军用干粮,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张的大饼一样,但是这个大饼跟小鹤草的大饼可不一样,他们的大饼里加了盐,加了干菜叶,加了豆粉,还有一些肉粉和面粉,制做出来的干饼,这种饼看起来又干又硬,但是却可以保存很长时间,而且你拿过来就能吃,要是有条件的话,也可以用火煮一下在吃,味道还是不错的。

    但是这种军粮的生产成本也十分的高,如果是一般的人,他们是不会拿军粮当干粮来吃的,虽然说军粮更有营养,口味也更好。可是现在刘叔他们拿出来的那些干粮,却全都是军粮,小鹤草之所以可以一眼就认出那是军粮,就是因为军粮在制过完之后,都会十张一组的分好,然后用军粮专用的干粮袋装起来,这种干粮袋可是上等的细布,而且很厚,十分的结实,刘叔他们拿出来的干粮就是用这种干粮袋装着的。

    军粮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但是看刘叔他们一脸平静的样子就知道,这军粮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些平常之物,也就是说,刘叔他们的身份一定不一般,在从他们几人头上的魂物上来看,刘叔他们这些人,怕是与刀魂国的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小鹤草并没有一直盯着刘叔他们看,他只是看了一眼刘叔他们拿出来的军粮,就转过身去,装做一付收拾自己东西的样子。

    刘叔其实一直在注意小鹤草,他总是感觉,小鹤草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巧合了,正好是傍晚要休息的时候,而他正好又赶到他们营地这里,这样的巧合,在刘叔看来是十分不正常的。而他之所以没有杀了小鹤草,就是因为他想看看,小鹤草的目地到底是什么,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什么阴谋,如果是有什么阴谋的话,那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看着,比放他离开更合适,放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还可以看着他点儿,要是他有异动,直接杀了就是了,要是放他出去,那就是让一条毒蛇隐藏在草丛里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他会跑出来,咬你一口。

    小鹤草没有想过刘叔留在他的目地是因为这个,只不过刘叔之前看他的眼神,让他十分的警觉,他觉得当时如果自己要是提出离开的话,刘叔可能会对付他,所以他才会留下来,但是现在小鹤草真的有些后悔了,如果对方真的跟刀魂国的皇室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刘叔他们这一次要做的事情,一定十分的重要,当然,也会十分的危险,而他留下来,只会更加的危险。可惜的是,他现在要是想走的话,刘叔他们肯定会马上翻脸,所以小鹤草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