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九十章 石锤之树
    这片树林就在村子的边上,离村子十分的近,离村里最近的房子,也不过才几十米远,这么近的距离,要是里面的植物真的冲出来的话,那真的会对村子造成很大的威胁,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村子里的人才会如此的上心,甚至不惜的了开出了十个金币的高价做为酬劳。

    小鹤草站在树林的边上,转头对那老人道:“老人家,你们往后退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那老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马上就让村里的人往后退,但是却退的并不是很远。

    小鹤草也没有在意,慢慢的往树林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听着树林里的植物聊天,一个棵大树道:“你们说,那个植师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会弄一个植物在这里打那些村子里的人?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啊,他留在这里干什么?”

    旁边的另一棵树道:“这个我到是想到了一点,就是我们下面的那个山洞,你忘了,那个山洞里可是长着一棵与从不同的树呢,那个植师现在就在那个山洞的外面,看样子他是打算收服那棵树,不过我看他不太可能成功,那棵树在那里长了多少年了?从这里有我开始,他就在了,想对付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另一棵树道:“是啊,那棵树真的很奇怪,他也不跟我们说话,每天就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我有一些次跟说说,他也没有理我。”

    一棵小草突然道:“打起来了,那个植师跟那棵树打起来了。他想跟那棵树进行沟通。但是那棵树没有同意。打起来了,那个植师被那棵树给打中了,他受伤了,想跑,哎呀,没能跑了。”

    小鹤草一听他们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身形一动。直往树林里冲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了在树林里有一棵异常的小树,这棵不树并不是很高,只有两米多,长着很多枝条,枝条上没有几片叶子,正在无风自动。

    一看到这棵小树,小鹤草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正是胡家出产的一种普通的变异种子,名字叫树卫。意思就是树制的护卫。

    小鹤草一看到这个树卫,也没有在意。刚刚奔跑的过程中,他已经听到四周的植物说了,那个植师已经被下面的那个植物给打死了,那个植师虽然死了,但是他留在树卫里的自然能量还没有消息,所以树卫依然守在这里。

    这个树卫的战斗力很强,就算是一般修练过的人,都不一定是树卫的对手,如果没有修练出能量,成为正式的职业者,都不可能是树卫的对手,就算是一般的职业者,都不见得就能对付得了树卫,而那个植师只是让树卫把进树林里的村民打跑,并没人杀人,可见他的心地也并不是很坏,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方便他降服那棵植物罢了,现在看起来,他已经失败了。

    他失败了,那树卫就不能在留在这里了,没有了那个植师的约束,下一次村民要进来的时候,怕是树卫就不会留手了,那时村民一定会有死伤。

    一想到这里,小鹤草直直的往那个树卫冲了过去,那个树卫马上就挥舞着枝条,往小鹤草打来。

    小鹤草却没有管他,而是手一挥,一条黑色的长影从他的手里突然钻出,一个扫在了树卫上,那树卫就好像是被人用大斧砍中了一样,直往旁边倒去,同时树卫轰的一响,接着树卫消失在了原地,地上只留下了一颗破碎的种子。

    小鹤草知道,那个变异种子在没有什么用了,他也没有在意,直往里面跑去,树了树卫不远,小鹤草感觉到了,在一片荒草堆里,有一个洞口,那个洞品好像是新挖出来的,连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新土,小鹤草从那个洞口里,感觉到了一股十分残暴的自然能量,他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

    小鹤草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往洞里走去,这个洞口挖的并不是很大,是斜着向下的,小鹤草想要进去,一定要猫着腰才行。

    小鹤草猫着腰,慢慢的往山洞里走去,刚走了没有几步,他就看到了一棵灯笼草,在灯笼草的边上,还放着一个简单的小木箱子,跟小鹤草的这个小木箱子十分的相似,在那个小木箱子里,放着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不过准备的好像是比小鹤草还要全。

    在小木箱子上面,还看着纸笔,看样子那人是在写东西,小鹤草只看了那些东西一眼,就没有在意,而是接着往里面走去,不一会儿他就发现,四周发生了变化,那里不在是土了,而是变成了石头,地下也不在是土地道了,而是变成了石阶,同时那股残暴的自然能量,更加的浓烈了。

    小鹤草手一动,把自己的小木箱放了下来,接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袋子,这个袋子正是小鹤草之前得到的感恩种子,经过了这几年的发展,现在小鹤草收下的感恩种子,已经有几十粒了,看得胡远都跟着眼馋,要不是感恩种子别人不能用的话,怕是胡远都要动手抢了。

    小鹤草拿出了一颗感恩种子,小心的放到了身上,其它的感恩种子,又放到了木箱的暗格里,这才往里面走去。

    越是往里面走就越是宽敞,很快那条通道就变成了生条足可以容得下两匹奔马的巨大通道了。

    小鹤草却是更加的小心了,他慢慢的往里面走去,这个通道虽然很长,但是却一点也不暗,因为通道的尽头那里,有很强的光线射进通道里来,这让通道里变得十分的亮。

    正往前走着,突的小鹤草停了下来,因为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种味道他不是没有闻到过,跟着胡鼎他们出了几次的任务。还亲手杀了人。所以他一下就闻出了这股味道。

    很快小鹤草就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人影。那个人影,用一种十分不正常的方式躺在那里,在他的身上,却有一滩血。

    小鹤草小心的往前走着,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下分了暴燥的自然能量突的往他这里涌来,接着一个狂暴的声音传来道:“什么人?敢打扰主人的安宁,快快出来受死!”

    一听这个声音,小鹤草不由得愣住了。随后他马上就道:“你好,我是一个植师,我没有恶意的。”小鹤草感觉得出来,对方是一棵植物。

    那个声音在一次传来道:“你是植师?嗯?你的身上还有感觉种子?好吧,你可以进来,我想跟你谈一谈。”一听对方声音放缓了,小鹤草这才走了进去。

    往前走了十几步,到了那个尸体的旁边,小鹤草这才看清四周的情况,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山洞。这个山洞通体都是由石头砌成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石头制成的房间。而他出现的地方,正是这个房间的门,那个植师就在门的旁边。

    在往山洞里面看,就发现这里摆着石桌,石椅,一切都是石头的,在里面还放着一张石床,不过在那石床上,却放着一具石棺。

    而在石床的旁边,却有一棵石灰色的植物,这棵植物十分的特别,他高有三米左右,长的就像是一根柱子一样,不过他的根却是很多。而这棵植物上,一共长着八个枝条,每一根,这八根枝条分布在这棵植物上,长短不样,但是有一点,所有枝条的头上,都带着一个圆形的大瓜一样的东西,这东西也是铁灰色的,但是一看到这个东西,小鹤草却是马上就想到了一种武器,那就是大锤。

    一看到这棵植物的样子,小鹤草的脑袋里飞快的转动着,想着他所知道的所有植物,突的有一个名字进入到了人的脑海里,小鹤草不由得低呼道:“石锤树,你是一棵石锤树?”

    也不怪小鹤草会如此的惊讶,石锤树是一种魔化植物的名字,这种树通体都是石灰色,十分的坚硬,而且生命悠长,就算是在十分恶劣的环境下,也可以生长,存活,而且这种树的攻击力十分的强悍,一般的石锤树上,都只会长两根枝条,枝条的头上带着石锤,一但敌人进入到他的攻击范围,他马上就会挥舞着石锤进行攻击,而且他还有一定的移动能力,移动的速度,大概的相当于一个成年男人快步前走的速度,石锤树的攻击力十分的强悍,每一锤都有千斤之力,就算是一般的修士,也不是他一锤之敌。

    魔化植物小鹤草见过,要是普通的魔化植物他也不会如此的吃惊,小鹤草真正吃惊的原因是,石锤树是一种已经灭绝了的魔化植物。

    没有错,小鹤草从胡家的资料中知道,石锤树是一种已经灭绝的魔化植物,因为这种植物的战斗力很强,而且十分的难以降服,所以被大陆上的兵魂者,魂魂者,匠魂者,植魂者,给联合起来灭绝掉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看到了一棵石锤树。

    那棵石锤树一听到小鹤草叫破了他的名字,也没有生气,反到是平静的道:“不错,我是一棵石锤树,年轻人,你能得到感恩种子,说明你是一个正直植师,我希望你不要打扰主人的安宁,可惜啊,我也想去外面看看,但是你却没有办法让我出去。”

    小鹤草一听石锤树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解的看着石锤树道:“为什么我不能让你出去?你想出去,跟我出去就好了。”

    石锤树看着小鹤草,沉声道:“跟你出去?你做不到的,我被主人封印在了这里,只有破掉主人的封印,我才能从这里出去,要破掉主人的封印,一定要有两样东西,一个就是感恩种子,而另一样就是植物守护,只有集齐了这两样东西,才能破掉我的封印,你身上有感觉种子,但是你没有植物守护,所以我还不能出去。”

    小鹤草一听石锤树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解的看着石锤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植物守护?”

    石锤树沉声道:“你刚刚在上面,与那个变异种子的战斗,我都看到了,我没有发现你使用植物守护。”

    小鹤草微微一笑,心念一动,树叶护罩马上就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这护罩一出现,石锤树那里突的有了变化,就见石锤树的四周,突的出现了一条绿色的锁链,随后小鹤草身上的感觉种子和植物守护都冒起了一团绿光,这绿光一下就落到锁链上,那锁链竟然慢慢脱离石锤树的身体,往小鹤草飞了过来,一下就没入到了小鹤草的身体里。

    那铁链一进入到小鹤草的身体里,马上就与小鹤草身上的自然能量结合在了一起,随后直接就进入到了他的魂物空间,但是这还没有完,铁锁的那头,还缠着石锤树,直接把石锤树也往小鹤草的身边拉,石锤树也没有做任何的挣扎,最后那铁链竟然直接就把石锤树给拉到了小鹤草的魂物空间里,小鹤草一下就蒙了。

    这种情况他重来没有遇到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他感觉了一下自己的魂物空间,发现那条绿色的铁链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他的自然能量之中,他的自然能量,一下增加了很多,而石锤树也呆在他的魂物空间里,铁线草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缠到了石锤树的身上,这两种魔化植物相处的竟然十分的好。

    小鹤草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股信息,从小鹤草的自然能量之中飞中,直接冲进了他的脑海里,小鹤草就感觉到头一疼,大量的信息一下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好一会儿小鹤草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理顺了那些冲进他脑海里的内容,那是一封信一样的东西,写这封信的人,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植师,这个植师有一个外号,叫做锤王,他也是有记录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收服了石锤树的植师,这个植师的名字,小鹤草在胡家的资料中还看到过,只不过是刚刚一时没有想起来罢了。

    锤王在信里告诉小鹤草,这棵石锤树就是他收服的那棵石锤树,他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又不想石锤树出去为恶被人灭掉,也不想让他就这么死掉,所以用自己的自然能量,制做了一个封印,这个封印会把石锤树给封印在这里,但是同时这个封印,也会给石锤树提供自然能量,让石锤树能活下去,而解开封印的方法,就是要集齐感恩种子和植物守护,这两样东西,要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封印才会解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