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反航遇袭
    小鹤草回到了绿翠城,他又在绿翠城里呆了两天,这两天小玉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小鹤草,一直跟在小鹤草的身边,可见她对小鹤草是多么的痴缠。.

    小鹤草也很喜欢这个妹妹,对于小玉儿的痴缠,他一点都不反感,在绿翠这里呆了两天之后,小鹤草踏上了回去的路,他走的时候,小玉儿哭的死去活来,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桃子。

    小鹤草上了绿茵号之后,心情也有些低落,不过船却依然开了,这一次他们是顺江而下,船的速度要快了很多。

    船刚走了一天,胡新就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小鹤草看着胡新,冲着胡新行了一礼道:“胡新大哥,我们又见面了。”

    胡新本来是想来安慰小鹤草的,毕竟他看出小鹤草的情绪论很低落,他却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能一口就叫出他的名字来。

    胡新他冲着小鹤草还了一礼道:“你好啊鹤草,真没有想到,你还能记得我。”

    小鹤草微笑了一下道:“我当然记得了,当初我去见师父的时候,你正在擎天树那里把门,跟胡海大哥两人,我没有说错吧?”

    胡新点了点头道:“你没有说错,真没有想到,你的记姓会这么好,鹤草,不要不开心,每一个人,想要成功,总是要经历这样那样的事情,像这样外出求学,不能回家,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你要慢慢的调整自己的了心情,千万不能影响了自己的学业,明白了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胡新大哥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只不过是刚一离开家,心里有些不好受罢了。”

    胡新点了点头,陪着小鹤草站在船的甲板上,他沉声道:“离家在正常不过了,等你到了我这么大,学业有成的时候,你离家的时间会更多,不要以为学成了植师,你就可以天天的跟家人呆在一起了,那是不可能的,植师想要尽步,就要跟天下间各种植物去沟通,要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植物,这种战斗植物,你最好是自己去找,借任何人的手,都不会完全的合适你,而这个时候会更长,等你有了战斗植物之后,还要到各处去试炼,不然的话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植师,所以你要尽快的适应这种分离。”

    小鹤草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还不是一个植师,但是他也知道,植师其实是很苦的,他的师父,如果不是年纪大了,在怎么试炼也不会有提高的可能了,他不可能天天的呆在胡家,早就出去试炼了,试炼是提高植师实力的最好方法。

    胡新看着小鹤草,说实话,他也很喜欢这个师弟,要是按辈份来说,小鹤草是比他还要大上一辈的,不过胡家这里并不是那么分辈的,所以小鹤草就被当成了与胡新他们平辈的人,而小鹤草也没有因为自己师父的身份和自己的天赋,而表现出一点高傲的样子,他几次与胡家的那些女孩出去,给人进行义诊,都与那些女孩相处的很好,就算是被那些女孩给欺负了,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所以在那些女孩中,小鹤草可是一个好弟弟。

    而那些女孩对小鹤草的态度,也影响到了胡新他们这一辈的所有人,所以胡家的人,对小鹤草的态度可是很好了。

    这时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来,河上的夕阳还是很美的,不过这个时候,胡全他们已经准备停船过夜了,虽然他们的船质量很好,但是在河里晚上最好还是不要航行,很危险的。

    但是就在绿茵号停住之后,小鹤草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一直到吃饭的时候,胡新也注意到了小鹤草的情绪有些不对。

    之前小鹤草的情绪,只是有些悲伤,但是现在小鹤草的情绪却绝对不是悲伤,好像是有一些心神不宁,这到是让胡新有些不解。

    以前吃忽胡新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现在他已经与小鹤草见面了,看样子小鹤草也明白他是干什么的,那也就没有必要在藏着掖着的了,所以他今天与小鹤草一起用餐,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发现小鹤草的情绪有些不对。

    胡新有些不解的道:“鹤草,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到你好像是有些不安?”

    小鹤草看着胡新,点了点头道:“确实是,今天感觉很不好,胡新大哥,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认为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而且很有可能是针对我们的。”

    胡新一听小鹤草这么说,神情不由得一正,他也是完成过多次家族任务的人了,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他相信人有的时候是有一种直觉的,而且这种直觉往往还会十分的准,所以他对小鹤草的话,还是有一些相信的,他马上就对小鹤草道:“怎么回事儿?鹤草,你跟我说清楚。”

    小鹤草点了点头,沉声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今天感觉到心神不宁,这种情况只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我第一次坐船去聚云城的时候,在魔鬼滩那里,我有这种感觉,结果当然晚上,就有两位兵魂者在魔鬼滩那里大战,我们的船差一点被打沉,还有水盗上了船,我和小玉儿差一点被掳走,第二次就是在前往植堡的时候,当时十八叔在船上,这种感觉出现之后,刘营就带着两条船来攻击我们了,今天又出现这种感觉了,所以他认为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胡新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小鹤草一看他这样,到是一愣,也连忙跟了出来,不过他在出去的时候,却已经把胡远送到他的铁桦刀带在了身上。

    等小鹤草到了甲板上的时候,胡新正在跟胡全说话,胡全也一脸凝重的听着,等胡新说完之后,胡全转头看着小鹤草道:“鹤草,胡新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有那种感觉?”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那种感觉,全叔,我在道我的这种感觉,可能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小心一点,毕竟小心无大错。”

    胡全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所有人,快点吃,吃过之后,分发武器,进入到戒备状态。”众人都应了一声,飞快的吃光了自己的食物,然后去领武器。

    领过武器之后,那些没有战斗力的女人,都进了船舱,小鹤草也被胡全强行的送到了船舱里,他们安住了船舱的所有出入口,而胡新也跟他们一样留在了外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当天色完全的暗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更加的紧张了,他们可是太清楚小鹤草在胡家的地位了,要是小鹤草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们这些人都难辞其疚。

    一进到了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突的河里传来了一阵的水声,胡全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他打出让所有人都戒备的手戒,随后通知船舱里的人,做好准备,随时准备使用水轮离开,他们离可晚上在吾陵河里夜航,也不能留在这里等死。

    不一会儿胡全就看到河上一个个的光点,直往他们这里围了过来,胡全数了一下,这些光点足有几十个之多,这让胡全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十分的难看。

    胡全走到胡新的身边,对胡新道:“新少爷,如果一会儿敌人太多,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你就进入到船舱里,领着鹤草少爷从水道里离开,不用管我们了,你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胡新并没说什么同一共死的话,这种话在这里说是不合适的,他十分的清楚,胡全说的才是对的,像胡家这样的大家族,损失一个胡全,不要紧,损失一条绿茵号,也不要紧,损失了船上所有的人,也不要紧,只要他和小鹤草没有事儿,胡家这点损失根本就不算什么,绿全他们毕竟是普通人,以胡家的实力,在培养出一些跟他一样的人,没有什么难的,而绿茵号,只要胡家有钱,依然可以在建一条出来,甚至可以建几条,几十条都不成问题,但是他与小鹤草不一样,他是胡家正式的战斗植师,而小鹤草却是胡家最重中的植师,如果他们两个出现意外的话,那胡家的损失可就大了。

    胡全一看胡新答应,他这才松了口气,他还真的怕胡新年轻气盛不答应他的提议,那可就麻烦,还好胡新答应了。

    胡新在胡家一直都是以冷静沉着出名的,这一次胡家之所有让他来保护小鹤草,也是因为这个,所有胡新才会同意胡全的话。

    这时那些光点离绿茵号已经越来越近了,胡全他们也看清那些光点是什么了,那是一条条的小船,这些小船上都立着一根木杆,木杆上挂着一个灯笼,而在那船上,可以看到一个个的拿刀带剑的大汉。

    胡全一看这种情况,马上大声道:“启动,冲出去。”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绿茵号马上就动了起来,因为下面有水轮的原因,在加上是顺流,所以绿茵号的速度很快,转眼之间整速度就提了起来,直往前冲了过去。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胡全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其中一人厉叫道:“使用搭钩!”随着他的命令,一个个的铁钩子从那些小船上抛了起来,搭在了绿茵号上,接着一个个的人影,顺着塔钩上的绳子,往绿茵号上爬了上来。

    胡全马上道:“分出一半人,斩断那些绳子。”船上的人应了一声,马上就有一些人过去,手里拿着钢刀往塔钩上的绳子砍去。但是当他们的钢刀砍在搭钩上的绳子时,却传来了当的一声,一听到这个声音,胡全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脸色一变道:“是铁链,退回来,守住船舱。”说完他转头对胡新道:“新少爷,你快去船舱里,马上就带着鹤草少爷离开,敌人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就是想在治我们与死地,如果真的让他们上了船,怕是你们就没有机会脱身了,快走。”

    胡新有些不甘的看了一些那些正在往船上爬的人,那些人头上的魂物全都是普通的物品,是普通的物魂之人,而且他们都蒙着脸,但是身形却是十分的彪悍,一看就是练过,而且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就胡新现在看到的,就已经超过百人了,而绿茵号上的战斗力,加起来也不过是几十人罢了,想要挡住对方的攻击,怕是很难。

    虽然有他在,但是胡新可不认为,一些为通的水盗就敢来攻击他们,要知道他们家的船上,可是带着胡字大旗呢,那旗上的绿树鲜花,告诉所有人这是胡家的船,在刀魂国这里,还没有那一伙盗贼敢动胡家的船,现在这些人动了,那只能一种解释,他们是专门冲着他们来的,他们就是为了对付胡家的。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不可能想不到,船上可能会有植师,对方能想到,那就一定会留人手来对付他,而他的实力,在胡家的年轻一辈中,只能算是中等,要是对方真的想要对付他的话,还真的不是太难。

    一想到这里,胡新马上就对胡全道:“好,全哥,我马上就带着小鹤草走,你们能挡就挡,要是挡不住的话,也不要过激的反抗,你们要是不反抗的话,他们可能还不会杀你们,如果他们真的把你们杀了,我会给你们报仇的。”说完胡新二话不说,转身进了船舱。

    胡新一进入到船舱里,马上就看到了小鹤草,小鹤草并没有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提着铁桦刀站在船舱里,小脸上到是没有一点的惊荒,到是带着一股冷静的神情。

    胡新现在没有时间管小鹤草在想什么,他快步的走到小鹤草的身边,对小鹤草道:“鹤草,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一次的人是有备而来,怕是我也保不住你的周全。”

    小鹤草点了点头,沉声道:“好。”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说什么,要说起战斗经验来,他是一点没有,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最好还是听胡新的。

    胡新看着小鹤草手里的铁桦刀,他当然知道小鹤草手里的刀不是普通木头的,也知道这刀是胡远送他的,但是这铁桦刀的份量可是不轻,要是带着的话,会影响他们的速度。

    小鹤草一看胡新的眼神,二话没说,直接就把手里的铁桦刀丢到了地上,沉声道:“胡新大哥,我们走吧。”胡新一看小鹤草的动作,更加的欣赏他了,他十分的清楚,这刀对小鹤草的重要姓,现在小鹤草却是说丢就丢了,这份果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