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回到胡家
    正在几人说话的时候,胡鼎也赶到了,他看了胡新和小鹤草两人一眼,点了点头道:“不错,能活着回来就好,走吧,回去在说。”胡新和小鹤草都点了点头,一行人回到了胡家药堂。

    到了胡家药堂后面的房间,坐好之后,胡鼎看着胡新的小鹤草,沉声道:“说说吧,你们两个是怎么逃出来的?听说这一次刘家为了对付你们,可很是下了一翻功夫的。”

    胡新叹了口所道:“可不是,不只是在水里围攻我们,还有人在岸上等着我们,这一次要不是鹤草的话,我们怕是就回不来了。”说完胡新把两人的经历说了一遍。

    胡鼎他们一听安静的听着胡新的话,等胡新说完之后,胡鼎这才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小鹤草,接着他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去吧,好好的洗个澡,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两人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冲着胡鼎行了一礼,转身走了,自有仆人给他们安排好一切。

    等两人一出去,胡万就转头对胡鼎道:“老十八,你说新儿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有一点夸张?就凭小鹤草那孩子?他真的能做到新儿说的那些?我有点不相信。”

    胡鼎摇了摇头道:“不,我到是相信息新儿说的话,七哥,你与小鹤草接触的并不是很多,所以对他你并不了解,鹤草这个孩子,绝对不简单。他就是那种天才。真正的天才。我与他接触的时间很长,我十分的了解他,我敢肯定,新儿说的话,没有一句夸张,他说的这些事情,小鹤草绝对做得出来,七哥。你应该知道,当初我去接小鹤草和仙儿的时候,在绿茵号上也被刘家的人攻击了,攻击我的是饿狗刘营,可是你知道当初小鹤草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吗?他在仙儿的房间里看书看得入了迷,竟然不知道战斗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说到这里胡鼎停了一下,他看着胡万道:“鹤草这个孩子,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他确实是有这样的能力,我发现他越是到事情临头的时候。他就越是冷静,而且还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这样的能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胡万一听胡鼎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对这个孩子到也有些好奇了,如果他真的那么优秀的话,那到是我胡家之福。”

    胡鼎微微一笑道:“七哥,如果他不优透的话,三叔也不可能收他为弟子了,这孩子是真的很优透,可惜啊,可惜他是一个草魂者,不然的话,他的潜力不可限量。”

    胡万点了点头,事实上现在胡家里依然有不少人,不太明白为什么胡远会收小鹤草为弟子,在他们看来,小鹤草不过是一个草魂者,他将来的发展能有什么了不得的,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成为胡远的弟子。

    但是这话他们却不敢当着胡远的面说,胡远在胡家是什么地位,他们要是敢当着胡远的面说这些的话,那胡远说不定会好好的收拾他们一顿。

    胡万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而是看着胡鼎道:“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现在新儿和鹤草都平安的回来,我们是不是要先回植堡去?”

    胡鼎点了点头道:“是,先回到植堡去,接下来怕是家族里会有大动作了,这一次刘家做的太过了,胡全他们的仇不能不报,这一次一定要给刘家一个永远也忘不了的教训,我们胡家低调了这么多年,还真的有人当我们当成病猫了。”

    胡万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先回去在说,奇怪啊,刘家为什么只是杀了胡全他们,却没有动绿茵号?”

    胡鼎沉声道:“没有什么好怪的,他们不敢动,现在他们把胡全杀了,就算是我们知道是他们干的,但是却没有证据,要是他们把绿茵号给弄走的话,那不就是摆明了告诉别人,这件事情是他们干的吗?他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胆子,至于他们没有把绿茵号给弄沉,这也好说,这一次刘家就是像我们示威的,他就是要把胡全他们的尸体摆在那里,让我们看看,所以他们没有弄沉绿茵号。”

    胡万点了点头道:“有道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胡鼎沉声道:“等两天吧,让小鹤草和胡新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两天他们过的可是很苦的,胡新到也罢了,他本身就是一个修士,小鹤草却不同,他还是一个孩子,我怕他现在一休息下来,精神一放松,会生病。”

    胡鼎这话可不是胡说的,人就是这样,在精神紧张的时候,他们的身体潜能得到激发,反到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当你的精神一放松,一些身体里潜藏下来的毛病,就会慢慢的找上你了,这才是最危险的。

    胡万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点了点头道:“也好,那就休息两天吧,要不要安排一下警戒。”

    胡鼎沉声道:“一定要,刘家的人现在就像是前疯狗,谁知道他们还能干出什么事儿来,在家里还没有对刘家完全动手之前,我们一定要小心,要是让那些家伙钻了空子,那可就感好了。”

    胡万点了点头道:“那我去安排一下。”说完转身走了。

    胡鼎看着胡万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胡家中的很多人,还是跟胡万一样,对于小鹤草,他们还有着这样或是那样的怀疑,可惜的是,不管他怎么解释,相信的人都不是很多,这让胡鼎十分的苦恼。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小鹤草和胡新可是好好的休息了一下,而且每天都是药膳吃着,。还有人天天给他们把脉。让两人着实是过了一把当大爷的隐。

    一直到小鹤草和胡新进入到荣华城三天之后。胡鼎才一声令下,他们才离开了荣华城,直往凌山城赶去。

    这一路上到是十分的平静,在也没有人敢来动他们了,也是,几百个胡家的战斗植师走在一起,要是还有人敢来动他们的话,那就算的是嫌自己的命长了。

    这一路上他们都是骑马前行的。小鹤草以前不会骑马,但是胡鼎他们这一次却没有帮他,而是给他找了一匹相对温顺的马,让他骑着马与众人一起前行。

    最一开始胡万他们还怕小鹤草会受不了这种苦,但是经过了几天的赶路之后,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以前真的是小看小鹤草了,小鹤草真的是很能吃苦,而且在他们看来,小鹤草骑马好像除了最一开始有些生疏之外。几天之后竟然就已经骑的像模像样的了。

    胡万并不知道,小鹤草在扎马步的时候。跟外面人学习的那种扎马步可是不一样的,他不但要扎马步,还要用腿夹着木桩,到最后还要把死马扎成活马,基础是十分好的。

    这一路赶路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小鹤草原本是想,坐着绿茵号回去的时候,在到聚云城那里去看看老门子的,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现在他们是不可能在去聚云城了。

    一个多月之后,他们一行人风尘仆仆的感到胡家的植堡,一进入到胡家的植堡,小鹤草就感觉植堡这里的气氛与以往有些不同,小鹤草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在他们往胡堡这里赶的时候,胡家已经正式的开始收拾刘家了,他们这一路上可是收了不少的消息,刘家在外面的一些分堂被扫,店铺被关,现在刘家只能守着本家苟延残喘,已经从一个中等家族,被打下了下等家族。

    这还是因为胡家没有下死手的关系,要是胡家真的要下死手收拾他们的话,那刘家现在怕是已经被扫平了。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胡家最大的一次行动,同时也是像外界展现胡家实力的一次行动,通过这一次的行动,在也没有人敢小看胡家了,所有人都知道,胡家不好惹。

    等小鹤草他们到植堡这里的时候,胡家对刘家的攻击,已经基本上结束了,他们没有灭了刘家满门,因为那会让大陆上所有势力都对胡家产生忌惮之心,所以他们留了刘家一命。

    虽然留了刘家一命,但是刘家也算是彻底的被打残了,现在他们在也没有挑战胡家的资格了,如果他们还不死心,还敢接着挑衅胡家的话,那胡家在灭了他们满门,也算是顺理成章,没有人在敢说什么。

    事实上现在刘家的情况也不太好,胡家扫了刘家外围所有的势力,只让他们在本家苟延残喘,但是刘家之前可是十分霸道的,不然的话也不敢与胡家为敌,霸道的人总是会得罪很多人的,以前他们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就算是得罪了人,一般人也不敢轻易的动他们,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刘家已经损失惨重了,要是有这样的机会,还不懂落井下石的话,那刘家的那些仇人就真的是太善良了,所以胡家虽然放了刘家一马,但是刘家却也离他们的败亡之日不远了,有太多狼盯着他们,现在那些狼之所以没有动刘家,就是在想着要怎么分这块肉罢了。

    不过这些并不关胡家什么事儿了,胡家把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别人怎么做,那就是别人的事情了,跟他们可没有什么关系了。

    小鹤草他们一回到胡家,胡鼎他们就马上去像胡巢报告去了,而小鹤草跟他们可不一样,他直接就回到了后面的山谷,去见胡远了。

    一路慢慢的回到了山谷,看到山谷里那熟悉的景色,在一想到之前那一段紧张的逃亡时光,小鹤草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深吸了几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小鹤草这才回到了木屋那里。

    到了木屋那里一看,胡远正坐在客厅那里喝着茶,小鹤草连忙走了过去,对胡远行礼道:“见过师父,弟子回来了。”

    胡远抬头看了小鹤草一眼,点了点头道:“好,回来就好,去,好好的洗洗,过来吃饭吧,翠香已经做好了饭菜,都是你爱吃的。”小鹤草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等他洗漱过后,在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茶几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翠香就站在一旁,小鹤草连忙冲着翠香行礼道:“翠香婶婶。”

    翠香看着小鹤草,又是心痛又是高兴,这一个多月的赶路,可是让小鹤草瘦了不少,这也是翠香心痛小鹤草的原因,但是同样的,她也为小鹤草能平安的回来而感到高兴。

    这两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她在照顾小鹤草的饮食,虽然说小鹤草每天的课程都安排的满满的,但是两年多了,翠香和小鹤草的关系还是很好的,翠香一生无儿无女的,自然也就把小鹤草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爱,要不是胡远不准的话,翠香怕是会让小鹤草过上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生活,可惜的是,胡远不让,所以她也只能是在饮食上好好的照顾小鹤草。

    这一次听说小鹤草他们受到了攻击,生死不知,翠香真的是十分的担心,偷偷的哭了好几回,好在现在小鹤草已经平安的回来了,她自然是做了一大堆小鹤草喜欢吃的菜。

    翠香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开口道:“好,鹤草,来,吃饭吧,我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这几天你受苦了,婶婶一定好好的给你补补。”

    小鹤草傻笑了一下道:“谢谢婶婶。”说完走到了茶几旁边,坐了下来。

    胡远看了小鹤草一眼,沉声道:“吃饭吧。”说完拿起了碗,装了一碗饭,大口的吃了起来,小鹤草也没有客气,自然也拿着碗大口的吃了起来。小鹤草十分的清楚,胡远就是如此,平时话不多,特别是吃饭的时候,更是很少说话,一般都是有什么话,都要等到吃完饭之后在说,这一次显然也是这样。

    吃过饭后,翠香把剩饭都收拾走了,胡远这才看着小鹤草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鹤草应了一声,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跟胡远说了一遍,从他们是到攻击,一直讲到他们进入荣华城,还说了铁线草的事情。

    一听鹤草说起铁线草,胡远就是一愣,随后他仔细的看了小鹤草一眼,没有发现他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开口道:“那铁线草后来就真的消失不见了?你们可仔细的找过?”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找到,整个山洞都找过,新哥还用自然能力找过,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我们还在山洞外面找过,但是也什么都没有找到,师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