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外出试炼
    时光如流水,转眼就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小鹤草已经八岁了,他因为长年的在外面劳作和修练,所以皮肤有些黑,但是人却很壮实,而且看起来十分的精神,最主要的是,从他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到一丝的锐气。.

    小鹤草依然穿着粗布衣服,洗的已经发白了,光着脚,臂上抗着一把锄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孩一样。

    但是他的眼中却带着一丝睿智的光芒,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归隐田园的隐士一样,如果不看他的身高和长相,只看他的眼睛的话,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小鹤草现在正一脸平静的往前走着,不一会儿他就到了木屋的外面,把锄头放到了工具间那里,去洗漱间好好的洗了洗,这才回了房间。

    胡远正坐在房间里喝茶,小鹤草上前给胡远见礼道:“师父,我回来了。”

    胡远点了点头道:“好,坐下等着吃饭吧,明天你就要跟着家族里的孩子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多注意一点,不要跟家族里的孩子闹气,这一次跟你出去的都是女孩子,让着他们点。”小鹤草应了一声,坐了下来。

    这一次小鹤草就是要跟着胡家的女孩子出去行医的,在凌山城这负责还是有很多的小村子的,那些村子里的人,全都是物魂者,也就是魂界这里最底层的普通百姓,这些人平时看个病,那绝对是一个难题,一般的病他都用一种土办法来解决,如果实在是治不好了,才会到城里去求见药师,来帮他们看一下病。

    不过生活在凌山城附近的那些普通人,绝对是十分幸福的,因为他们生活在凌山城附近,生活在胡家附近,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幸运。

    胡家的女孩都是大陆上最好的药师,这句话可不是说着完的,而是靠着胡家百年来医人无数,闯出来的名号。

    胡家对女孩的培养,也是十分认真的,胡家的女孩一般从五岁左右就开始学习医理,一直到十岁左右,在开始学习自然能量,然后在系统的学习如何用自然能量给人治病。

    胡家每年都会组织一些女孩,由家族里的大人带队,到凌山城附近的村子里去,给那些的村民免费的看病,甚至还会免费的发放一些药材。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胡家的女孩多一些行医的经验,在一个也可以为胡家赢得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而最近就又到了胡家的女孩去那些村子里,给村里的人看病的时间了,胡远让小鹤草也跟着去,就是为了让小鹤草也多一些行医的经验。

    书本上看到的医治方法,毕竟只是书本上的东西,还不能真正的转变成小鹤草的医术,想要让小鹤草可以给人治病,成为一个好的药师,行医是免不了的,正好胡家有这样锻炼人的机会,胡远当然不会放过。

    胡家的医书很多,可以说是大陆上医书最多的家族也不为过,但是那些医书也架不住小鹤草的学习,小鹤草的学习能力在强了,不到一年的时候,把胡家所有的医书全都看了一个遍,在这种情况下,要是不让小鹤草出去给人好好的看看病,那就实在太浪费了。

    吃过饭后,小鹤草依然进行着自己每天的修练,一直到晚上才休息。第二天一早,他就跟着胡远回到了胡家的城堡里,到了城堡里胡家的人马上就把小鹤草带到了前院。

    等小鹤草到了前院的时候,他还真的有些吃惊,胡家的前院,停了一大排的马车,这些马车全都是带着车厢的,每一个车厢里都可以住四到五个人,每一个马车的旁边,都站着五个女孩,还有三个穿着仆从衣服的人。

    这些仆从全都是物魂者,而整个车队一共有十辆马车,在这些人的前面,还站着五个植魂者,领头的却是小鹤草的一个熟人,胡鼎。

    小鹤草一过来,胡鼎就看到了他小鹤草,他看着不鹤草,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一年多没见到你,到是壮实了不少,过来,让十八叔看看。”

    小鹤草微微一笑,走了过去,冲着胡鼎行了一礼道:“十八叔,一年多不见,你一向可好。”小鹤草与胡鼎也算是很熟悉了,今天见到他,还真的是感到十分的亲切。

    胡鼎哈哈大笑道:“好,非常好,这不,这一次听说你小子要跟去,我就接了这活,要不然我可是正在休假呢,我就是想看看,你小子这一年都跟我三伯学到了什么东西。”

    小鹤草笑着道:“师父还没有正式的教我修练,他说了,我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先把基础打好才是关键。”

    胡鼎点了点头道:“三伯说的对,鹤草,植师一般都是到十岁才开始修练才是最好的,你这几年正是打基础的时候,跟着三伯好好学,你是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你,要知道,就算是我们这些人,想要得到三伯的指点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小子是走了大运了。”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我这一年过的也很充实,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胡鼎看着小鹤草确实是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暗暗的点头,他最喜欢小鹤草这一点,没有一点小孩子的毛燥感。

    胡鼎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摆了摆手道:“走吧。”说完接着小鹤草往前面的一辆马车里走去,这引得胡家的其它人都看着小鹤草,他们现在也知道了小鹤草的身体,都想知道小鹤草是什么样的人。

    胡远收徒这件事情,去年的时候,在胡家是闹得沸沸扬扬,人们都说小鹤草实在是太走运了,竟然能让胡家最好的战斗植师收为弟子。

    但是随后的一年时候,小鹤草却一直跟着胡远在山谷里修练,在没有出现过,胡家的人也就慢慢的忘了这个人,今天他却突然的出现了,而且看样子还跟胡鼎那么熟,这让胡家的人马上就想到了他的身份,一个个都对他充满了好奇。

    小鹤草却没有管那么多,他跟着胡鼎进了前面的一辆以车,随后车队就出现了,胡鼎坐在马车里,沉声道:“这一次我们一共出来四十人,算上你一共四十一个人,那四十个人全都是女孩,今天都十岁,她们都已经开始修练自然能量了,这一次是她们学会自然能量之后的第一次出诊。”

    小鹤草点了点头,胡鼎看着他道:“你也不要不好意思,你的情况比较特别,你的学习能力很强,不然的话三伯也不会让你去学习医术,你现在把基础打好了,等到你以后开始正式修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所学到的东西,对你的修练,都是很有好处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胡鼎看着他,沉声道:“仙儿那丫头十分的关心你,她现在虽然还在刀君阁那里学习,但是却是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带信,问你的情况。”

    小鹤草一听胡远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亮,沉声道:“十八叔,仙儿姐姐她还好吗?”

    胡鼎笑着道:“好,很好,你还能问起她,她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鹤草,你要记住了,好好的学习医术,这对你有大用。”

    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胡鼎,在大陆上,药师的地位,明显是比不上战斗植师的,虽然说一个好的药师,一定要是一个植师,但是因为学习医术要占去药师很多的时间,所以一般的药师,都不是战斗植师的对手,为什么胡鼎说,学好医术对他很有好处呢?

    胡鼎看着小鹤草的样子,沉声道:“鹤草,现在很多成了名的植师,都会去学习一些医术,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胡鼎开口道:“因为医术对于植师的修练也是很有好处的,一个植师,特别的战斗植师,他们也是会有受伤的时候,他们受伤了怎么办?当然要去救治,但是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行动呢?他怎么救治?现在大陆上很多的植师的做法就是,随身带着一些成品的丹药,以便应急之用,但是这种做法却不一定管用,因为成品的丹药,很多都是特定的,因为是成品药,所以对药姓的控制就十分的严格,很多的丹药,药效都是以中正平和为主,像是一些药师用的猛药,是很少有制成成品药的,因为就算是制成了成品药,也没有多少人敢买。”

    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胡鼎,胡鼎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现在也学过医术了,那我问你,两人都受了内伤,都在吐血,那么他们应该用什么药来救治?”

    小鹤草一愣,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胡鼎的意思,他沉声道:“十八叔的意思我明白了,都是内伤,但伤的地方可能不一样,但是他们却都会吐血,如果一个人不是一个药师的话,是很难准确的判断出自己是那里受伤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服用一些中正平和,但是起效并不是很快的药,来控制自己的伤势,这些药因为平和,所以他治疗的方全一般都是十分的全面,但是也正是因为全面,所以他们药效就不会太强,如果能对症下药,他的伤势可能很快就好,但是如果只是服用成药的话,这个伤愈的时间,可能会增加几倍,甚至还有可能会留下暗伤,所以孤身在外闹荡的植师,学习一些医术,对他们是很重要的,对不对?”

    胡鼎哈哈大笑,用力的拍了拍小鹤草的肩膀道:“对,你小子还是那么聪明,能举一反三,你说的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你学的医术越多,你在野外就感会错过任何的好东西了,要知道你在药书上看到的药材,毕竟只是一部分,世界上还有很多的药材都是变异的,而一些变异的药材,往往都是价值很高的,但是如果你的医术不高,你可能认不出那种药材,就算是你认识,可能你的采摘方法不对,一颗好药,最后变成了一根杂草,这些也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医术对于植师来说,真的是十分的重要。”

    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胡鼎道:“十八叔,植师也用为钱发愁吗?”

    胡鼎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当然了,你以为所有植师,都有胡家做后盾吗?鹤草,我们不说别的,就说说你吧,你知不知道这些年胡家用在你身上的药材,要是换成金币的话,那有多少金币?”

    小鹤草摇了摇头,他现在对于钱这方面,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概念,以前村子里的人,是很少会用到钱的,就算是用到钱,一般用的也都是铜子,用银币的时候都少,就更不要说金币了,而且他还这么小,用不着他艹心钱的事情,所以他对这方面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概念。

    胡鼎沉声道:“一年的时间,不说别的,光是每天给你用的药浴的药材,就在二十个金币左右,也就是说一年的时候,你光是洗药浴,就用了七千多个金币,这还不算其它的方面,而一个植师,每年可以从国家那里领到的补帖并不是很多,他们还要修练,修练也是需要用到钱的,那么一点的补帖,根本就不够他们用的,现在有很多的植师,他们都是在为生活而奔波,能安安心心坐下来修练,不用为钱发仇的植师并不是很多。”

    小鹤草呆呆的听着胡鼎的话,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更加没有想到,自己每天洗的药浴竟然要花掉二十个金币,光一想到七千多个金币,他就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他虽然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却也知道,七千多个金币不是一个小数目。

    胡鼎看着小鹤草,微微一笑道:“不过你也不必有什么内疚的感觉,你知不知道,你在山谷那里照顾的那些花,那些粮食,那些药材,甚至是那些果子,都是可以变成钱的,你这一年光是把那些东西给卖掉的话,就可以赚回来不少钱。”

    小鹤草一听胡鼎这么说,心里也好受了一点,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一个光花钱不会赚钱的,要是那样的话,他只会更加的内疚,毕竟现在为他出钱的是胡家,胡家的这份大恩,他是记在了心里。

    胡鼎这么说,也是为了小鹤草好,他要让小鹤草知道金钱的重要姓,同时还不能让小鹤草因为这个能感到不开心,要是小鹤草每天都想着金钱的话,那他就没有时间去学习了,这可不是胡鼎想看到的,要是小鹤草真的变成那样的话,胡鼎可以肯定,胡远一定会活劈了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