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小花死了
    小鹤草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接触到植师的修练,所以他并不是很清楚,感恩种对于一个植师是多么的重要,一棵植物的感恩种,可以让一个植师的实力得到巨大的提升,可以说感恩种是每一个植师都想得到的东西。

    但是一个植师想要得到一个感恩种,那却是十分困难的,就算是你把一个植师照顾的很好,也不一定能得到一个感恩种,这里面还是因为沟通的问题。

    沟通对于植师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你都没有办法跟对方进行沟通,怎么能得到对方的信任呢,就算是对方信任你,把好东西给你了,可是你自己不认识,那不也是白搭吗。

    而且这些植物还有一个特点,如果你收到了一个植物的感恩种,但是你最后却把那颗感恩种能浪费了,种到了地里,让那颗感恩种坏掉了,那么你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在别的植物那里得到感恩种,甚至有一些情况严重的,你可能这一生都没有办法从别的植物那里得到感恩种了。

    感恩种严格的说起来,已经不管算是一颗种子了,你就算是把他种下去,他也不会发芽,相反的,你要是把他带在身上,却人者到所有植物的尊重,跟植物沟通起来会更加的容易。

    而且在魂界这里,可不全是这些普通的植物,还有一些植物是魔化植物,魔化植物其实就是胡远所说的毁灭者,他们破坏过的土地上,长出来的一些变异植物。这些植物天生的就比其它的植物有攻击性。而且他们还有自己的思维。他们会攻击人类,要对付这些魔化植物,只有两种方法,一,把这种植物彻底的消灭掉,二,请强大的植师出面,想办法收拾那些魔化植物。但是那是十分困难的,因为魔化植物的思维能力十分的强,比一般的植物都要强,想要收服他们,就像是把一个人变成你的奴隶一样的困难,更何况那些魔化植物,的攻击力十分的强悍,有的时候甚至宁可战死,也不会被人收服、

    但是如果一个植师收服了一株魔化植物,那么他整个人的战斗力。就会在瞬间提升几倍,所以收服一株魔法植物。一直是所有植师的一个楚想。

    但是想要收服一株魔法植物并不容易,有很多植师都死在了那些魔化植物的手里,最后植师慢慢的总结出了一点经验,那就是,想要收服那些魔化植物,一定要能与那些魔化植物进行沟通能行,同时还要让那些魔化植物,能安心的与你沟通才行,魔化植物不比普通的植物,普通的植物你想沟通也就沟通了,但是魔化植物不同,魔化植物有的时候是拒绝与你进行沟通的。

    而想与魔化植物进行正常的沟通,你的身上就一定要有一颗感恩种子,你的身上有感恩种子,最少可以保证,魔化植物不会上来就攻击你,就算是你最后没能通过沟通的方法收服魔化植物,那个魔化植物也会放你一马。

    正是因为这样的特点,所以所有植师都想得到一颗感恩种,这也是为什么胡远一听说,那朵小花要送给小鹤草一颗感恩种,会显得有些激动的原因。

    胡远对小鹤草这个弟子那是十分满意的,但是小鹤草的魂物却又是没有太大发展潜力的草植魂,所以胡远就对小鹤草将来的战斗力,感到十分的担心。但是现在有了这颗魔化种,在加上小鹤草那强大的沟通能力,他以后说不定能收服一株魔化植物,如果小鹤草真的能收服一株魔化植物的话,那胡远就不用在为他的战斗力担心了。

    小鹤草并不知道这些,他又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一会,下午就去跟跟着胡远练武了,一下午的苦修之后,晚上吃过晚饭,小鹤草又去看了看小草,又跟大松树聊了一会儿天,这才回到了木屋里,接着看医书。

    随后的几天,小鹤草的生活变得有些忙碌,他每天除了要完成正常的修练和劳作任务之外,还人抽出不少的时候去看小花,而小花的果实这几天也是越长越大,同时小花跟小鹤草说话也是越来越少,越来越有气无力。

    小鹤草虽然是越来越着急,但是却也没有办法,而让小鹤草唯一感到家心的就是,小花虽然越来越虚弱,但是他却十分的兴奋,这种感觉让小鹤草有些不解,但是心里却有一丝感动,小鹤草明白,小花这是因为他既将要出生的孩子而感到高兴,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小鹤草才会更加的感动。

    终于,小花谢了的第十天中午,小鹤草在看到小花的时候,他发现小花的叶子已经变得枯黄了,而他的果实却变得很大,也变成了淡淡的黄色,他的果实终于成熟了。

    小鹤草走到小花的身边,伤心的道:“小花,小花,你听得见吗?”

    “鹤草,你来了,能在最后时刻见你一面真好,我马上就要走了,我的孩子在有十分钟左右就能出生了,他们出生的时候,就是我离开的时候,记住我说的话,帮我照顾好我的孩子。”

    “小花,没有别的办法救你了吗?我不想你死。”

    “呵呵,鹤草,这是我的宿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的孩子,就是我生命的延续,你只要照顾好他们就可以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孩子的,一定会的。”

    正说着,小鹤草就听到叭的一声,他一愣,接着仔细的看着小花的那个果实,那个果实已经裂开了一个小口,而且那个小口越裂越大,看样子小花的果实马上就要炸开了一样。

    小鹤草却是有些伤心,但是他却没有去试图阻止那个口子的裂开,他知道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小花的那颗果实炸开。然后里面的四颗种子就会掉到地上。过一段时间就会发芽,长出新的小花,这就是一个生命的循环。

    果实上的裂口越来越大了,最后果实上猛的炸开了,四颗种子掉落了下来,有三颗直接掉到了地上,一颗种子却落到了小鹤草的身上,小鹤草马上就接住了那个不大的种子。他知道,这颗种子就是小花送给他的。

    “鹤草,我要走了,能认识你这么一个朋友,我真的很高兴,帮我照顾好我的孩子,我走了,希望你还能时不时的记起我这个朋友。”说完小花在没有了声息,他身上最后一点生命的气息,也完全的消失了。

    鹤草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他用手轻轻的把小花的挖了出来。然后又用手挖了一个小坑,把小花埋了进去,随后他找到了小花掉到地上的三颗种子,然后小心的把这三颗种子挖了个坑,种了下去,又去取了一点水,小心的浇上,这才转身离开。

    等他回到木屋的时候,胡远还坐在客厅里看着书,一看到小鹤草一脸泥的回来了,他马上就放下了书,看站小鹤草道:“鹤草,怎么了?”

    小鹤草看着胡远,眼泪又止不住了流了下来,接着他伸出了手,在他的手里,拿着一颗种子,他哭着道:“师父,小花死了,他送给我一颗种子。”

    胡远看着小鹤草手里的那颗种子,在看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小鹤草,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小花会给小鹤草一颗感恩种,因为小鹤草真的把他当成了一个亲人,一个朋友。

    植物也是有感情的,这一点胡远十分的清楚,他是一个强大的植师,但是让胡远做到小鹤草这样,却是很难。

    胡远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的抱着小鹤草道:“好了鹤草,不要哭了,他的孩子就是他生命的延续,你好好的照顾他们的孩子就可以了,把这颗种子好好的收起来,这是小花的一片心意,对你以后的帮助很大,去吧。”小鹤草点了点头,用力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走回到了房间里,把那颗种子小心的收了起来。

    因为小鹤草的心情不好,胡远下午没有在带着小鹤草去练武,却不想,小鹤草自己一个人跑到了练武场那里,依然把每天要修练的内容都做了一个遍,等到晚上吃过饭后,他又离开了房间,到了大松树那里。

    到了小松村的跟前,小鹤草沉声道:“松树爷爷,你知道吗?小花死了,我把他的三个孩子种下了,我能感觉到他孩子体内的生机,他们会很快就发芽的。”

    “鹤草,你不要伤心,这是小花的宿命,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宿命,就算是我,也会有死去的一天,只要我完成了我的宿命,那就可以了。”

    小鹤草看着大松树道:“松树爷爷,那你的宿命是什么?也是让你的种族延续下去吗?”

    “是啊,我的宿命也是让我的种族延续下去,我每年都会结出很多的松塔来,这些松塔里有很多的松子儿,这些松子会成为一些动物的食物,但是也会有很多会被那些动物带到别的地方去,他们在那里生根,发芽,最后长成新的松树,把我的种族延续下去。”

    小鹤草不解的道:“可是松树爷爷,你为什么一定要让一些松子被那些动物吃掉呢?让他们全都变成种子不是更好吗?”

    “呵呵,小鹤草,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让他们吃掉一部分松子,那就不会有动物到这里来,那样的话,我结出来的所有松子,都会掉在我的附近,可是队们掉到了我的附近,是不可能长成大树的,因为在树下,是永远长不出大树的,只有自己经历了风雨,他们才能长成一棵参天的大树,我要让那些动物帮我把松子带到别的地方,就要给他们一些好处,这是等价交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