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十六章 重回聚云
    坐在胡家的船上,小鹤草虽然是一身普通的绿衣,但是船上的人对他的态度却是完全的不同了,所有船工都知道,小鹤草是胡远的弟子,胡家在胡家是什么地方,这些船工太清楚了,他们可全都是胡家的家生子,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船工对小鹤草的态度,那可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要说起来这条船上的船长,那也是小鹤草的熟悉,不是别人,正是胡全,胡全现在依然是胡家的船长,他开着的依然是胡家的那条客船,而现在这条船上没有别人,只有小鹤草一个人,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小鹤草在胡家的地位。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事实上胡家的这条船上不只是小鹤草一个人,还有一个胡家的人,此人正是胡新。

    胡新是胡家旁支的一个少年,在小鹤草刚刚进入到胡家的时候就见过他,那个时候他还在把守去往山谷那里的两棵擎天树中,城堡里面的那一棵,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叫胡海的少年,两人当时不是在家族的任务。

    现在胡新已经出师,算是胡家正式的战斗植师了,这一次他也是领了家族的任务,而他的家族任务只有一样,就是在暗中保护小鹤草。

    小鹤草胡新是知道的,当初胡仙儿是如此的重视小鹤草,而且后来小鹤草还成为了胡远的弟子,虽然现在小鹤草好像是还没有学习自然能量,但是胡新却知道,那并不是胡远不想教。而是为了小鹤草的安全着想。所以没有教。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小鹤草在胡远心里的地位,以小鹤草现在的地位,就算是胡新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所以胡新自然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家族让他暗中保护小鹤草,他就不敢出现在小鹤草的视线范围之内。

    小鹤草虽然感觉到船里还有一个人,但是他并没有多想。这毕竟是胡家的客船,专门就是给胡家的一些核心成员做的,里面还有人也属正常。

    小鹤草上了船之后,跟去胡家的时候一样,每天都在船舱里看看书,要不就在船舱下面的修练一段时间,他随身带着一把木刀,这把木刀是胡远送给他的,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普通的木刀,但是实际上。这把木刀却是用万年的铁桦木制做而成的,不但坚比精钢。而且十分的沉重,小鹤草近一年来,都是在用这把刀在炼刀,虽然这把刀不长,但是却跟普通的钢刀没有什么区别,而这把刀外表可是十分有欺骗性的。

    小鹤草在船上修练刀法的时候,胡新也是注意过的,当他看到小鹤草的刀法时,他真的是有些吃惊。小鹤草的刀法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十分的精妙,但是他用的却是十分的纯熟,能把基础刀法练到这种境界的人,他还真的没有见过。

    经过刀法之后,小鹤草又练习了一段时间拳脚,拳脚功夫小鹤草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练的到也是有模有样。

    一路前行,从凌山城到聚云城,要十五天左右,这一次小鹤草回家,可是逆流而上,所以用的时间还要更长一点。

    而且胡家这条船可不是一般的船,船下有水轮,这水轮是经过设计的,只要在船舱底下摇动一个把手,船就可以前行,之前他们送小鹤草去胡家的时候,就遇到过刘营的攻击,当时就动用过这个水轮,不过那时只是为了让船稳定下来,这一次却是要让船前行才行。

    逆流而上的船,除了要控制好风向之外,船上一定要有自己的动力才行,有很多的船,上面是带有大桨的,而像胡家这样手摇的水轮船,在整个大船上都是不多见的,属于比较高级的一种内陆船。

    胡家的这种手摇水轮船,是由很多的齿轮组合而成的,在摇动的时候,并不需要用太大的力气,一个人要是一刻不停的摇的话,就算是一般也不会感觉到有多累,而船上也不可能让一个人一直摇,在加上这水轮是在水里,十分的隐蔽不说,船的速度也十分的,所以这船虽然是逆流而上,全是速度却并不是很慢。

    二十天左右,船就到了聚云城这里,小鹤草的目地当然不是聚云城,但是他却要在聚云城这里停下来,因为他要去看看老门子。

    老门子是刘家的人,而刘家的可是聚云城里的大族,这几年小鹤草与老门子也一直有书信的往来,老门子现在已经是刘家的大总管之一了,属于刘家绝对的权力核心层,比以前还要风光。

    这其中有老门子能力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小鹤草的原因,老门子是小鹤草的干爷爷,小鹤草现在进入到了胡家,成为了胡家最有名的长老的弟子,有这一层关系在,刘家就可以跟胡家搭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老门子在刘家的地位自然是更加的高。

    胡家的船到聚云城的时候,直接就进了刘家的码头,这已经是说好了的事情,小鹤草站在船上,看着刘家的码头,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到聚云城时的情况,当时他是坐着货船来的,货船还在吾陵河里遇到了攻击,差一点没有沉了,当时老门子是在码头那里来接他的,他的身边还跟着玉儿那个小丫头,也不知道现在那丫头怎么样了。

    船缓缓的往码头上靠了过去,小鹤草看了码头一眼,发现刘家码头那里着着很多的人,远远的他就看到了一个苍老和身影,一看到那个身影,小鹤草的眼睛不由得一阵的湿润,因为那个身影正是老门子。

    船靠在了靠上,从船上放下了跳板,小鹤草就从船上走了下去,而胡全却跟在小鹤草的身边,就像是一个仆人。

    小鹤草其实对胡全还是很尊重的,因为胡全是胡家的家生子。在胡家也十分的受信任。就连胡仙儿这样的胡家核心人员。都要叫他一声全哥,小鹤草自然不会在胡全的面前摆架子,他依然像以前一样,叫胡全为全叔。

    但是胡全对小鹤草却是十分的客气,胡全比船上其它的船工地位都高,他自然对胡家的事情更加的了解,他十分的清楚小鹤草在胡家的地位,虽然这两年小鹤草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胡全却是十分的清楚,只要小鹤草出山的时候,他马上就会是胡家的核心成员,因为这两年胡家完全是按照核心成员的标准在培养小鹤草,这一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自然在小鹤草面前不敢拿大。

    小鹤草刚一走下码头,一个老人就迎了上来,小鹤草一看到这老人,马上就往老人扑了过去,一把把老人抱住道:“门爷爷。可想死我了。”

    老门子轻轻的拍着小鹤草的后背道:“好,宝儿乖。不要哭啊,你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不要哭。”小鹤草在老门子的怀里点了点头,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好一会儿小鹤草才平静了下来,他松开了老门子,仔细的打量了老门子一眼,发现老门子的脸色还是很不错的,他这才点了点头道:“爷爷,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宝儿好想你。”

    老门子的老脸已经笑开了花,他笑着道:“爷爷好着呢,爷爷也想你,对了,你看看这位是谁,你可还认识。”说完转头指了指他身后的两个年轻人。

    小鹤草一看到这两个人就是一愣,随后他不由得一笑道:“七少爷,门清,没想到七少爷竟然在家啊,怎么?七少爷没有在刀君阁学习吗?”

    刘仁礼一见小鹤草对他还这么客气,不由得哈哈大笑道:“鹤草弟弟,你回来了,我怎么能不来接你,你是不知道,哥哥我在刀君阁那里已经学了好几年了,最近也要结业回家了,正好也熟悉一下家族里的情况,这不,一听说你回来了,我马上就跑到这来迎接弟弟你了。”

    当年刘仁礼与小鹤草就算很熟悉,现在刘仁礼更显得亲热,小鹤草经过这两年的学习,他已经明白了很多的事情,他知道刘仁礼对他如此的客气,不只是因为他们之前熟悉,也不是因为老门子,而是因为他是胡远弟子这个身份。

    不过小鹤草到是没有什么反感,他对刘仁礼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所以他也笑着道:“原来是这样,这几年我与仙儿姐姐写信的时候,她还提到过你,听说七少爷你在刀君阁里,名气可是不小,闪电刀的名声可是很响的。”

    刘仁礼笑着道:“没想到仙儿小姐还能提到我,这可是我的荣幸了,不过什么闪电刀,不过是虚名罢了,当不得真的,到是鹤草弟弟你,你可不要叫我什么七少爷了,如果你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大哥,如何?”

    小鹤草这几年经常的出去义诊,也与胡鼎很聊得来,自然也学会了为人处事之道,所以他一听刘仁礼这么说,也笑着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叫你仁礼大哥了,仁礼大哥,我这一次到聚云城,只是为了看看爷爷,大哥哥你可实在是太客气了。”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叫他仁礼大哥,他马上一脸欢喜的道:“应该的,你来看门叔,我这个做大哥的,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弟弟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如何?”

    小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为难的道:“这个吗,怕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这一次师父主要就是给我放了一个探亲假,让我回家去看看家人的,回去之后我就要正式的修练了,所以不能在这里住太长时间,只能留两天左右,仁礼大哥见谅。”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他十分的清楚,小鹤草现在还没到十岁,这个时候胡家就要开始让他正式的修练了,可见他的天赋确实是打动了胡家人,他马上就道:“修练要紧,等弟弟你修练有成,在来刘家多多的盘桓几日好了,不知这位是?”说完刘仁礼看着一直站在小鹤草身边,却没有说话的胡全,他是认识胡全的衣服的,知道这是胡家的人,只是不知道胡全是什么身份。

    胡全马上就对刘仁礼行了一礼道:“胡全见过刘少爷,在下是胡家绿茵号船长,这次是奉命送鹤草少爷回家的,这一路上,胡全不是鹤草少爷的仆从。”

    一听胡全这么说,刘仁礼和老门子的心里都是一震,胡全的名字他们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绿茵号他们却是听产过的,绿茵号是胡家几条重要的客船之一,非胡家的核心成员不能乘坐,现在却被派出来,专门的送小鹤草回家,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胡家对小鹤草的重视成度了,胡家已经把小鹤草当成核心成员来培养了!

    想通了此节,刘仁礼自然不敢怠慢,他马上就冲着胡全一抱拳道:“如此就有劳胡兄了,一定要照顾好鹤草弟弟。”

    胡全一抱拳道:“不敢受刘少爷大礼,这本是胡全份内的工作。”说完不在出声了,安安静静的站在小鹤草的身后,显然他对自己的身份,把握的还是很好的。

    老门子这时开口道:“七少爷,我们还是到家里在说吧,全站在码头这里,也多有不便,不能误了码头这里的工作。”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现在这里的人中,小鹤草的身份最高,而他又是小鹤草的干爷爷,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

    小鹤草笑着道:“是啊,仁礼大哥,我也去刘家拜访一下刘伯伯,我听门爷爷说,这些年,刘伯伯没少帮村子里的人,鹤草一定要当面感谢一下刘伯伯才行。”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现在真的是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而感到高兴,所以他马上就道:“鹤草弟弟你太客气了,什么感谢不感谢的,你我兄弟,我照顾一下伯父他们也是应该的,不过总在这里说话是不是个事儿,弟弟我们到家在说,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正等着你呢,走,我们上车。”

    小鹤草也没有客气,在临出门之前,胡鼎就跟他说过,这一次他出去,代表是胡家,所以说话办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又叮嘱了小鹤草一些应该注意的东西,要教小鹤草要如何的应付这种场面,所以小鹤草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刘仁礼今天没有骑马,而是跟着小鹤草一起坐车,随他一起坐着的还有老门子,上了车之后,刘仁礼把主位让给了小鹤草,他和老门子一左一右的陪坐在车里,小鹤草没有让老门子坐主位,不管怎么说,老门子是刘家的家生子,要是让他做主位的话,只会让他为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