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一次考验
    在特殊环境里生长出来的药材,一般的时候,药效都会十分的奇特,药效甚至会十分的单一,并不一定就是什么好药,有的时候更是剧毒无比的毒药。

    但是有的时候这种药效十分单一的药,到了那些药师的手上,却变成了良药,甚至是灵药,非他不可的药材。当然这样的药材需求量也是很低的。

    胡家一直都是研究植物的,对于这些特别的药材,他们也是知道的十分清楚,所以当胡家的人发现两极洞的时候,马上把这里给围了起来,成为了胡家的禁地,在那城种上了那些特别的药材,之前胡远用在苦无花上的冰寒草,就是出自寒洞那里,在寒洞那里冰寒草长的十分快,在加上这种草长到一定的年份之后就不长了,要是把他割下来之后,还没有办法长时间的保存,所以胡远才能拿这种草去给苦无花当肥料,相比起来,苦无花可是的用量更大,冰寒草就算是在好,没人要那也是废物。

    小鹤草刚到那个山洞的时候,他真的惊住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地方,这两个山洞之间,不过就隔着一座山谷,但是一面却能把人给冻成冰棍,一面却是能把人给烤成肉干。

    胡远也不知道那两个山洞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但是他却知道,那两个山洞对于胡家来说真的很重要,光是那两个山洞里的特殊药材,就能给胡家带来很大的收益,所以胡家对那两个山洞十分的重视。

    因为因为有了那两个山洞的存在。所有小鹤草在这山谷里。几乎是足不出户的就可以看遍天下的药材。所以他现在对于药材可是十分了解的,对于药材的药性也十分的了解。

    可是对单独一种药材药性的了解,并不代表你就能用这种药材配出好药来,一些看起来药性相同的药材,要是真的放到一起制成药,保不准就成了毒药,所以这配药可是十分有讲究的。

    而胡家之前一直是以治病救人闻名于世的,他们家的医书。经过胡家几十代人的不停完善,光是各种各样的药方就有无数,更不要说对各种药理的分析了,可以说胡家的药,绝对是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存在。

    小鹤草手里的医书,可以说是胡家所有的医书都在这里,从如何的判断病情,到如何的救治,这些医书是由浅入深,讲的祥细无比。

    这些医书并不是特意给小鹤草准备的。胡家的女孩,从懂事开始。就要开始学习这些医书,可以说这是胡家培养药师的关键所在。

    而胡远之所以把这些医书拿出来给小鹤草,就是想要把小鹤草培养成一个好的药师,胡远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小鹤草天赋很好,他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但是他的魂物毕竟只是一棵小草,他可以与植物沟通,但是想要指挥植物做战,却是需要自然能量的,而一个植师自然能量的高底,与他的魂物是有着直接的关系的,植师一般都会把自己修练出来的自然能量,存在自己的魂物里,所以你的植物越是高级,越是强大,存的自然能量也就越多,战斗力也自然就越强。

    而植魂也是分潜力的,比如像胡远的鬼藤,最一开始看起来,也不过是普通的藤蔓罢了,但是慢慢的他就变成了鬼藤,鬼藤里可以存的自然能量,绝对是普通藤蔓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那怕是一朵花,他也是可以慢慢生长的,只要经过培养,也是可以变成一个强大的植师的。因为植物的发展潜力是很大的。

    但是有一种植魂却不在此列,那就是草植魂,草植魂是所有植魂里,发展潜力最小的,没有太大的发展潜力,他也就不可能存太多的自然能量,那他也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战斗力强悍的植师。

    但是这并不是说,小鹤草就不能成为一个植师,他可以成为一个植师,甚至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植师,只不过他的了不起,不会体现在他的战斗力上,而是其它的方面,比如跟植物进行沟通。

    与植物进行沟通,是植师了解植物,取得植物相信的重要手段,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用植物进行战斗的话,就一定要有自然能量,与植物沟通,就像是植师的五观,而让植物战斗的自然能量,就像是植师的手,植师用手拿着植师当兵器,与人战斗,只有这两样全都占齐了,你才会是一个合适的战斗植师。

    而小鹤草现在的情况却是,他有着强大的与植物沟通的能力,但是他的魂物又是最没有发展潜力的草植魂,这就让小鹤草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强大无比的战斗植师了。

    但是这并不表示小鹤草一点战斗力都没有,胡远这所以要教小鹤草那些武技,就是想让小鹤草,依靠那些武技来自保,要是一个真正的战斗植师,虽然也需要练武,但是却不必练的如此辛苦。

    在胡远看来,小鹤草这样的人,在战场上,最适合做的就是一个指挥官,或是一个探子,他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让那些植物帮着他打听消息,因为他可以与植物像人一样的进行沟通,那么他打听到的消息一定更加的准备,更加的方便指挥做战。

    但是因为他的自然能量可能会很少,所以他只能是躲在众人的后面,冲锋陷阵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来吧。

    当然,除了一个战斗植师之外,小鹤草对于胡家最大的做用,其实就是植物改良,就像是擎天树一样,胡家的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植物的改良,但是植物改良对于植师来说,绝对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植师虽然能跟植物进行沟通,但是却不能像跟人说话一样。问你那里不舒服。感觉怎么样之类的。这就给植物的改良带来了十分大的不便。

    如果像小鹤草一样,可以十分清楚的了解植物是什么感觉,那对于植物改良来说就真的太重要了,所以胡远一看到小鹤草能跟植物像对话一样的沟通,马上就收小鹤草为弟子了,对于胡家的人来说,多一个强大的战斗植师,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胡家现在强大的战斗植师已经不少了,多小鹤草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但是如何胡家能多一个植物改良十分强悍的植师的话,那对胡家的帮助就太大了。

    现在魂界这里的很多人,都以为植师不会那些好的作物种子给他们,就是为了赚钱,为了显示植师的地位,其实那些人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好的作物种子,在植师会那里有很多。除了一少部分是普通人可以种植的之外,很大一部分好的作物种子,普通人是没有办法种植的,一定要有一位植师,全程照顾才行,因为那些植师虽然是改良过的,但是却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普通人种植,最后很有可能是颗料无收。

    小鹤草当然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胡远也没有告诉他,毕竟他现在才七岁,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还不是让他知道的时候。

    小鹤草对于这些医书,到是十分的喜欢,自从学会认字之后,他就十分的喜欢看书,不管是什么样的书,他都能看进去,当然现在他看过的最多的,就是关于植的方面的书,在就是一些大陆上的游记之类的书。

    但是这些书除了能让他知道一些大陆上的情况,认识一些植物之外,却对他的帮助并不是很大。可是这些医书却不一样,从胡远的话里,小鹤草已经知道了,这些医书就是胡家用来教人学医的,只要他把这些医书给吃透了,那以后说不定就可以能人看病了,那他最起码可以成为一个药师,身份地位马上就不一样了。

    虽然说小鹤草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强者,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但是他也知道,他的路还有很长,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就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往前走,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好高骛远只会一事无成。

    在成为一个强者之前,先要让自己有一定的身份,要让自己有一技防身,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小鹤草对这些医书,可是抱有很大的希望的,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药师,这样他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学成,他也可以养活自己,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给村子带来帮助了。

    小鹤草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书放到了书案上,随后坐在椅子上,却没有马上就去看那些书,而是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坐了一会儿,直到他脸上激动的表情完全的消失了,他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着书案上的那些书。

    小鹤草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全都是他的两位师父教的,玉书和玉峰这两个小鹤草的启蒙老师,可没有白当,两人的魂物一为书,一为笔,所以两人读书十分的有天赋,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两人对书本的态度是十分恭敬的,两人在读书之前,都要讲究一个平心静气,自己本身不能带着太大的情绪去读书,那样的话是品不出来书中三味的,所以玉书和玉峰在教小鹤草的时候,也是这么教的,让小鹤草在读书的时候,一定要做到心平气和,然后在开始读书。

    小鹤草一直以来也是按照顾他们二人的吩咐做的,他在读书之前,一般都会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就像刚才一样。

    等自己的心情完全的平静了,小鹤草这才拿起了一本医书认真的读了起来,这本医书本身就是十分浅显的医理书,是胡家的人给胡家的小孩起蒙用的,所以小鹤草看起来真的是一点也不费劲,书上介绍的那些医理,他几乎是看一遍就记下了。

    小鹤草并没有看太多医书,他只是看了十页左右就停了下来,然后把医书合上,开始默写刚刚他看过的内容,一直把十页的内容都重写了一遍之后,小鹤草就放下了笔,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写的东西,就上床去休息了。

    胡远一直注意意着小鹤草,当他发现小鹤草依然是在跟每天差不多的时候去休息的时候,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个有自制力的人,也是成为植师的关键。

    第二天一早,胡远依然带着小鹤草在山谷里劳作,现在他们已经不在果园那里了,而是到了一片花园里,这片花园里种着很多的花,这些花什么品种的都有,而且都开的十分好看,十分的漂亮。

    胡远站在花园的边上,对小鹤草道:“这几个月来,我让你去果园那里干过活,去田里种过粮食,种过菜,照顾过药材,却一直没有让你到花园这里干活,你是不是感到有些奇怪?”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师父,弟子是感到有些奇怪,弟子可以与花进行沟通,虽然这些花都是自己种植的,感觉有些笨笨的,但是弟子依然可以与他们沟通,那让弟子来照顾这些花,应该是最好的,却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一直不让弟子在花园这里照顾这些花。”

    胡远看着小鹤草,微微一笑道:“鹤草,你的天赋很高,你跟小草可以像跟人一样的聊天,你跟那些野生的花,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说话,但是对于粮食,蔬菜,还有这些种植的花,你却有一种他们很笨的感觉,但是一般普通的植师,却喜欢与这些东西打交道,因为这些东西沟通起来更加的容易,我一直没有让你照顾这些花,是觉得还不是时候,之前这些花还没有开,不需要太过用心的照顾,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开花了,那我们就要好好的照顾她们了,而这些花在这个时候,是最为娇弱的时候,就算是你可以与你们沟通,要是一个弄不好,也会让这些花死上不少,所以我才让你最后才来照顾这些花,因为照顾他们,你需要格外的用心。”

    小鹤草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父,弟子记下了。”

    胡远看着小鹤草,微微一笑道:“你与其它人不同,对于其它的植师来说,照顾这些花和庄稼更容易,但是对于你来说,照顾这些花,反到不那么容易,不管是野生的草还是那些野生的花,他们的生命力都是很顽强的,只不过沟通起来有些困难,所以一般的植师,照顾那些野生的花草,可能会因为判断错误,而弄死那些花草,但是对于你来说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你可以与那些植师很好的沟通,但是你不能保证,你可以与每一种植物,都能顺利的沟通,可果你遇到了一种十分重要,但是你又不能与他顺利沟通的植物,那你要怎么办?所以这些花就是对你的一次考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