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十章 种族延续
    小鹤草这天晚上很晚才回到木屋,胡远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他,一看到他这么晚才回来,而且神情十分的沮丧,不由得好奇的道:“鹤草,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小鹤草看着胡远,沉声道:“师父,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胡远看着小鹤草的样子,不解的道:“怎么了鹤草?”

    鹤草看着胡远,带着哭腔的道:“师父,我的朋友小花,他马上就要死了。”

    胡远一愣,接着不解的道:“谁要死了?”

    鹤草哭着道:“小花,他是一朵花,他快要死了,他说为了种族的延续,所以他会死去,之后结出种子,这样就会长出更多的小花了,可是师父,我不想让他死。”

    一听小鹤草这么说,胡远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着小鹤草道:“鹤草,别伤心,小花说的对,为了种族的延续,他会死,但是他的种族却延续了下来,甚至会壮大,这不只是植物的使命,也是动物的使命,更是我们人类的使命。”

    小鹤草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胡远道:“师父,难道我们不能不让小花死吗?”

    胡远看着小鹤草,微微一笑,轻轻的把他拉着坐在自己的旁边道:“傻孩子,我们是植师,并不是神,就算是神,也不能刻意的去改变一种生物的自然规律,小花死去,他们会结出种子,种子不会只有一个,这样他们的种族就得到了延续。他们的种族就会壮大了。如果我们插手的话。我们可以利用种种的方法,让小花不死掉,但是那样的话,他就不可能结出种子,他们的种族也就没有办法扩大,万一有一天,他被什么动物破坏了,或是因为天灾而死掉了。这样他就没有办法留下种子了,那他们的种族也就不存在了,鹤草,你要记住了,我们植师除大万不得以,不然的话,不要轻易的改变一种植物的生长规律,因为那对植物不见得就是好事儿,植师与植物亲近,而死亡也是一种宿命。任何植物都要经历,任何人也都要经历。这是自然法则,是没有人能改变的。”

    一听胡远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小鹤草想到了他梦里的那个男人,他有一种感觉,他梦里的那个男人,就是在改变这种自然法则。

    胡远看着小鹤草的样子,知道他还不能理解,所以他接着道:“鹤草,你对于历史有多少了解?”

    小鹤草一听胡远突然问起了这个与他们的话题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不由得一愣,随后沉声道:“了解不少,我看过不少的史书。”

    胡远点了点头道:“那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魂界这里史书,最早的记录是在什么时候?”

    小鹤草想了想,接着转头看着胡远道:“大概是两千多年前吧,那个时候就有一些史料的存在了,在往前就没有了。”

    胡远看着小鹤草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胡远叹了口气,沉声道:“本来这些是不应该你知道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却想跟你说说,史书上最早出现的史料只有二千多年以前的,这并不是说,以前的人类就没有记录历史,也不是说二千多年以前就没有人,而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历史出现了断层。”

    小鹤草一听胡远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解的看着胡远道:“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历史怎么还会出现断层?”

    胡远看着小鹤草,苦笑了一下道:“历史为什么不能出现断层?鹤草,历史不只出现过断层,甚至不只一次的出现过断层,现在魂界这里,还时不时的可以发现一些远古的遗迹,而这些遗迹里的东西,甚至有一些比我们所使用的东西还要高级,还要先进,但是在史料上,却没有任何关于那些遗迹的记载,你知道为什么?”

    小鹤草摇了摇头,他不解的看着胡远道:“为什么?师父,为什么会有那些遗迹?”

    胡远看着小鹤草,沉声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有一些远古的史料之中,我们能得到一些信息,在我们魂界这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种奇特的种族入侵我们魂界,他们会杀掉魂界里的人,毁掉魂界里的植物,他们会把植物变成他们的能量,他们会把人类全部杀掉,会把魂界这里全部的破坏掉,每到那个时候,魂界这里的人,就会联合起来,一起对抗那些入侵我们侵界的人,每一次的对抗,都会死伤无数,魂界的史料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就会出现历史断层。”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胡远道:“师父,那你知道是什么人入侵我们魂界吗?”

    胡远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并不知道,始料上只是称呼那些人为破坏者,你知道为什么在魂界这里,兵魂者和兽魂者的地位最高,其实就是我们植魂者和匠魂者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胡远沉声道:“因为每一次破坏者入侵,我们这些人都是对抗破坏者的主力,兵魂者,兽魂者是做战的主力,匠魂者为他们提供武器支援,而我们植师,为什么提供粮食,同时我们植师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恢复被破坏的土地。”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胡远,胡远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相传破坏者不但会杀人,还会破坏魂界这里的一切,被他们破坏过的土地,是很难在长出植物来的,想要让那些被破坏的土地,重新的恢复生机,就需要我们植师去努力了,我们一定要让那些植物,可以在那些土地上生长,如果我们做不到,那我们魂界这里的人就会没饭吃,那样的话。魂界这里的人口数量。就不会在增加。那样的话,要是下一次破坏者在来的话,那么整个魂界可能就会被完全的破坏,在魂界这里的人,可能就会全部死掉。”

    小鹤草呆呆的看着胡远,他还真的没有想到,魂界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他不解的看着胡远道:“可是师父。为什么这件事情史书上会没有记载?”

    胡远看着小鹤草道:“你看的史书,只是外面能看到的普通史书,当然不会有太多的记载,真正记录这些东西的史书,一般都存在各大家族之中,在那些史书之中,才会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本来这件事情,我是准备等你长大之后在告诉你的,今天看你很沮丧。我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鹤草。你要记住了,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让我们人类可以继续在魂界这里生存下去,为了让我们的种族可以延续下去,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师父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小鹤草用力的点了点头,胡远看着他的样子,轻轻的摸摸了他的头顶道:“去吧,回去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儿呢。”小鹤草应了一声,转去跑到洗漱间那里,好好的洗漱了一下,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又看了一会儿医书,这才睡了。

    第二天一早,小鹤草起来吃过早饭之后,又去了花田那里,他更加的努力了,虽然与那些花沟通依然很成问题,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放弃过,依然不停的与那些花进行着沟通,更加的用心了。

    胡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不知道自己明天晚上一时兴起告诉小鹤草那些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看到小鹤草这么努力,他真的很心疼。

    一上午的劳作之后,中午的时候,小鹤草吃过饭后,并没有像每天那样进行午睡,而是跑到了小花那里,胡远也没有阻止他,相反的,他十分的高兴,小鹤草能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来去看看小花,就证明他是真的把小花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当成了人,这对于一个植师来说,要是好事儿,而且弄不好,还会有意外的惊喜。

    小鹤草跑到了小花那里,现在小花已经完全的谢了,不过那上面却出现了一个青青的果实,看起来还没有长成。

    小鹤草马上就道:“小花,小花,你听得见吗?”

    “听见了,没想到你今天中午就跑来看我了,鹤草,你中午不用休息吗?”小花的声音到是没有变,甚至好像更有力气了。

    小鹤草沉声道:“我想多陪陪你,小花,你真的不需要别的了吗?只要我将来照顾好你的孩子就行了吗?”

    小花的声音传来道:“是的,我不在需要什么了,只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好我的孩子就可以了,这一次我会结出一个果子,一个果子里会有四个孩子,你帮我把三个孩子照顾好,最后一个就送给你了。”

    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小花道:“送给我一个干什么?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四个孩子都照顾好的,我们是朋友,照顾你的孩子是应该的,小花,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孩子照顾的很好,让他们健健康康的长大。”

    小花的声音传来道:“你就收下吧,那是我送给你的,像我们这样的植物,每一次结籽,都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存活的,这里的环境好,我的孩子应该会很健康,我三个孩子,足可以让我的种族得以延续了,这一段时间我谢谢你的照顾,所以你一定要收下一颗种子。”

    小鹤草道:“不用了,你的种族要延续,那四个孩子不是更好吗?你真的不用感谢我,我们是朋友,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小花的沉声道:“如果你不收下我的一个孩子,那我其它的孩子也不用你照顾了。”

    小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连忙道:“小花,你别生气,我收下还不行吗,我会收下的,我会把你的其它孩子都照顾好的。”

    小花沉声道:“好,你收下就好,好了,你回去吧,我还要在等几天才会死,不会马上就死的,这一段时间我不能多说话,我要积累力量。”小鹤草虽然不想走,但是他怕小花会生气,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等他回到木屋的时候,发现胡远并没有睡,一直坐在那里,一看他回来了,胡远马上就看着他道:“怎么样鹤草,你的朋友怎么样了?”胡远的语气之中,竟然带着一丝的急切。

    小鹤草并没有注意到胡远语气上的变化,而是有些沮丧的道:“师父,小花他快要死了,他还有几天就要死了,不过他会留下四个种子,那些种子都是他的孩子,他希望我能照顾好他的孩子,不过他只希望我帮他照顾三个孩子,还要送给我一个他的孩子。”

    胡远两眼一亮,连连点头道:“好,好,是他自己要送给你的?”胡远看样子有些激动。

    小鹤草不解的看了胡远一眼,他不明白为什么胡远这么的激动,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啊师父,是小花自己要送给的。”

    胡远高兴的道:“好,太好了,鹤草,你记住了,小花送给你这颗子种子,那是别有深意的,因为这颗种子,对你将来会有大用,你要好好的收起来,千万不要把这颗种子种到地里,因为这颗种子就算是你种下去,也不会发芽,你明白了吗?”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胡远道:“不明白,师父,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送给我的种子,不能发芽,他不是为了种族的延续吗?他要是把种子送给了我,那他的种族还怎么延续下去?”

    胡远看着小鹤草,微微一笑道:“鹤草,你要记住了,小花送给你的那颗种子,叫做感恩种,感恩种是不会发芽的,但是感恩种对于植师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这一点等你以后成为了正式的植师之后,你就明白了,师父不会骗你的,我之所以不让你把感恩种种下去,就是因为如果你把感恩种种下去,他不但不会发芽,还很快就会腐烂掉,因为送给你种子的人,会认为你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你明白了吗?”

    看到胡远说的如此正式,小鹤草也知道胡远不是在骗他,他点了点头道:“是,师父,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那颗种子种下去的,我还会照顾好小花的孩子。”

    胡远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你和小花是朋友,他送给你一件礼物是应该的,送给你你就不要客气,而且小花让你照顾的那些种子,才是他的孩子,而这颗感恩种,并不能算是他的孩子,只能算是他的一件礼物,这与他的种族能否延续无关,相反的,他们送出一颗感恩种,他的孩子长的可能会更好,将来他们的种族,可能会更加的壮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