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接连震惊
    小鹤草晕头转向的往小木屋走去,他现在感觉自己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说实话,他真的有点怕那朵小花了,那朵小花太能说,也太难缠了,小鹤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植物。

    很快小鹤草就回到了木屋那里,等他到木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在路上的时候,小鹤草也找到了一些吃的东西,一路走一路吃,等到他回到木屋的时候,他已经吃饱了。

    等小鹤草到木屋的时候,他发现木屋的门还开着,胡远还坐在木屋里,在木屋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花盆,花盆里栽的就是灯笼草。

    胡远一看到小鹤草,也是松了口气,要是小鹤草在不回来,他真的要去找他了,不是说怕小鹤草在这山谷里有什么危险,而是怕他会迷路。

    这山谷里已经没有什么动物了,所有动物全都被他们给赶跑了,根本就感可能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但是这个山谷可是不小,在加上长满了植物,一个小孩子,在这个山谷里,很有可能会迷路的。

    胡远看着小鹤草道:“今天你到那里去了?”

    小鹤草也知道自己回来的有些晚了,所以他冲着胡远行了一礼道:“三爷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我想看看山谷里都有什么植物,后来跟一棵松树聊天,忘了时间。”

    胡远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由得两眼一亮,看着小鹤草道:“跟松树聊天?什么样的松树?我记得山谷里的松树好像是不多吧?”

    小鹤草连忙道:“就是山谷里最大的那棵松树。我一直在跟他聊天。”

    胡远两眼又是一缩。随后他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以前学过植修的修练方法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听说过植修,植修还有修练方法吗?不是认识植物,能与植物沟通就行了吗?”

    胡远一愣,从小鹤草的回答里,他就知道小鹤草是真的不知道植修的修练方法,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植修是有自己的修练方法的,并不是只要能跟植物沟通就可以的,你现在能跟松树沟通了?还能跟什么植物沟通?”

    小鹤草道:“还可以跟小草沟通,还有花,对了,三爷爷,你知道什么是松树之心吗?”

    “松树之心?你是说话松树之心?”胡远一脸震惊的看着小鹤草,惊讶的道:“你是从那里听说的松树之心?”

    小鹤草沉声道:“是松树爷爷告诉我的,他说有人把松树之心送给我了。”

    忽!胡远一下就站了起来。他看着小鹤草道:“有人把松树之心送给你了?这怎么可能,松树之心怎么能送人?是什么人?”

    小鹤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可能不是人,而是一棵松树,我第一次能与松树沟通,是在云霞山庄那里,那棵松树用一股力量在我的身体里钻来钻去的,后来他好像是留了一点力量在我的身上,今天松树爷爷看到我,就说我身上有松树之心。”

    胡远定定的看着小鹤草,他发现小鹤草的眼神中正平和,坦坦荡荡,一看就知道没有说慌,这让胡远相信了小鹤草的话,但是他还是感到十分的吃惊。

    胡无从胡仙儿那里知道,小鹤草的天赋很好,还没有修练,就能感觉到自然能量,但是现在看起来,小鹤草的天赋不只是好的问题,而是太好了。

    小鹤草不知道松树之心是什么东西,但是胡远却是十分的清楚,松树之心,一棵松树,对一个人无比的认同,才会给一个人的东西,只要一个人有了松树之心,他就可以让天下所有的松树都认为他是自己人,不但可以与松树沟通,还可以让那些松树帮他做很多的事情。

    不只是松树有松树之心,小草也有心,世间所有的植物,都有心,而这些有心的植物,但是植物的心却是很难获得的,一但让人得到了植物之心,那么不管是什么植物的心,他将来的成就都是不可限量的,现在小鹤草竟然得到了松树之心,松树之心在所有植物心里,可是属于上等的存在,得到松树之心,对于一个植修来说可是太重要了,有了松树之心,只要用心的修练,那么这个植修的修为,一定会很高。

    胡家的家主胡巢的魂物就是一棵松树,但是胡巢到现在都没有得到松树之心,而小鹤草却得到了,这让胡远如何能不吃惊。

    小鹤草现在还不是植师,所以他并不知道,在植师界里有一种说话,想要得到一种植物的心,你的魂物一定要是那种植物才行,也就是说,你要想得到松树之心,你的魂物一定要是松树才行,但是小鹤草的魂物明明就是一棵小草,可是他却偏偏得到了松树之心,这完全的打破了植师界的定律,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种的原因加在一起,才让胡远感到无比的吃惊,现在他也有些明白,为什么胡仙儿一定要让小鹤草进入到胡家了,而且还非得让他成为小鹤草的师父。

    胡远静静的坐了下来,他的脑袋有点乱,对于一个见过世间面态的胡远来说,这样的情况,可是很少见的。

    好一会儿胡远才冷静了下来,他深吸了口气,转头看着小鹤草道:“好了,没事儿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跟我一起去照顾那些植物。”小鹤草应了一声,往那个光板床那里走去。

    胡远沉声道:“柜子里还有一套铺盖,那是给你准备的,铺上吧。”小鹤草应了一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铺盖,放到木板床上,然后把衣服脱了,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今天他真的有些累了。下船之后,几乎没有休息,一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休息了。

    胡远看着小鹤草沉睡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喃喃道:“看来仙儿丫头还真的给我找了一个好弟子,松树之心,哈哈哈哈,他竟然领悟了松树之心。不错,很不错。”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小鹤草早早的就醒了,胡远却早就醒了,一看小鹤草醒了,他冲着小鹤草点了点头道:“醒了,去洗洗脸,吃点东西。”

    小鹤草应了一声,穿好了衣服。把床上的被子叠好,接着就跑了出去。在水潭那里洗了一把脸,然后又采了一些果子胡乱的吃了一口,接着就回到了木屋。

    一看小鹤草回来了,胡远就拿起了锄头道:“走吧。”小鹤草应了一声,他看了一眼,发现墙角那里,还有一把锄头,不过那把锄头比胡远拿着的要小很多,显然是给他准备的,他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拿起了那把锄头,跟着胡远出了木屋。

    胡远一边往前走一边对小鹤草道:“你是不是感到十分的奇怪,我是一个植师,那我应该是可以跟小草进行沟通的,为什么还要拿着锄头,是吗?”

    小鹤草应了一声道:“是,小草也是植物的一种,难道我们要把他们除掉吗?”

    胡远微微一笑道:“鹤草,你要记住了,我们植师是能跟很多的植物进行沟通,而且要与天下所有的植物都心存敬意,但是我们归根结底还是人,人是要利用植物的,草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用处并不是很大,但是其它的植物却对我们有很大的用处,就像是一个农夫,他种了庄稼,但是田里又长了草,如果他不把草除去的话,那么他种下的庄稼就长的不好,他的收成就不好,他的收成不好,他就有可能吃不上饭,有可能会饿死,所以他们会把草除去,我们人类也是需要生存的,为了生存,我们必须要在适当的时候,收起我们的怜悯之心,毕竟我们不能靠吃草活着,你懂了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三爷爷,我懂了,就像是那些强盗要抢我们的东西,我们要反抗,不能等着他们把我们杀死。”

    胡远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道理是差不多的,鹤草,你不要以为植物之间就可以和平的相处,事实上植物之间也是有战争的,他们也会为了争夺阳光,为了争夺土地里的养份,而展开斗争,只不过这种斗争,我们一般的时候看不到,所以被我们给忽略了,这是一种自然的法则,就像是我们锄草一样,我们人也是自然法则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做的事情,也等于是自然法则的一种表达形式,但是我们植师,与其它的人类不一样,其它的人类虽然是自然法则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却又在想尽一切的办法,去破坏自然法则,为了自己的生存,他们会打破自然法则,而我们植师却不一样,我们追求的是,在尽量保护自然法则的情况下,让我们可以生存下去,甚至在有一些时候,我们必须要维护自然法则,保护自然法则,这才是我们植师应该做的事情。”小鹤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胡远的话,还真的不是很明白,不过他却把这些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胡远领着小鹤草到了山谷里的一片花田里,胡远停了下来,他看着这片花田道:“看到这片花田了吗?你认得这片花田里是什么花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认识,苦无花,是一种解毒草毒,味苦,可解热毒,火毒,药效很好,长于温湿这地,三年一开花,十二年份的苦无株开出来的花,效果最好,超果超过这个的年份的苦无花,药性会发生转变,会变成一种毒草,内含有寒毒,人若是不小心服用了,可能会经脉闭塞而死。”

    胡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小鹤草道:“那你看看,这片苦无花田,是几年份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仔细的看着这片苦无花田,接着面露不解之色的道:“有些奇怪,这些苦无花,白中透蓝,看起来好像是十二年份的,但是从他植株的粗细来看,却是只有六年份,刚刚人问了一下这些花,他们也说自己只长了六年,但是这花的样子,确实是十二年份的苦无花,这太奇怪了。”

    胡远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知道:“不错,你观察的很仔细,你说的不错,这些苦无花只长了六年,但是他们的药效,却已经达到了最好的十二年份,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胡远却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小鹤草看着胡远的样子,突然他明白了胡远的意思,他蹲下了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一株苦无花,好一会儿小鹤草才抬起头来看着胡远道:“他说是你给他们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他们才会变成这样的,是吗?”

    胡远本以为小鹤草说他能听到花说话,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现在他却是真的相信了,他看着小鹤草道:“你小怎么与他们进行沟通的?怎么跟他们说话?”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胡远道:“就那么说话啊,我问他们,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就说是因为你给他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然后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那还说那些东西真的很好吃,他还想在吃。”

    胡远愣愣的看着小鹤草,喃喃道:“你就是这么跟他们说话的?就像跟我说话一样?”小鹤草看着胡远的样子,有些不解,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啊。”

    胡远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无声的叹了口气,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真的是太高兴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会如此的跟那些苦无花进行沟通,他敢肯定,自己这一次拣到了宝,一个可以改变整个胡家的宝。

    小鹤草并不知道他这样与植物沟通是多么的惊人,要知道就算是像胡远这样,魂界这里最顶尖的魂师,也不可能像与人对话一样的与植物进行聊天,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人是人,植物是植物,他们是不同的物种,就像是人不可能跟动物用语言直接聊天一样。

    植师是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但是他们只能进行相对简单的沟通,比如感觉到植物的情绪,感觉到植物的病变与否,就算是像胡远这样的顶尖植师,他们最多也只能是与植物进行简单的交流,他们在与植物交流的时候,总是好像是隔着一层东西一样,在交流的过程中,都是一半是真的在交流,另一半却是要靠猜的,像小鹤草这样,可以与植物直接对话的情况,胡远还是第一次遇到,甚至是第一次听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