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最后考验
    小鹤草看了进了里屋的胡鼎一眼,转头对那人行礼道:“见过曲伯伯。.”

    小鹤草并不知道,这人名叫曲江,是胡家族长胡巢的秘书,同时也是胡家的大管家,他家已经随着胡家超过十代了,就算是胡家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家都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胡家,在胡家人看来,他们是就是胡家的一部分了,后来胡家又让他们恢复了本来的姓氏,并在胡家的资助之下,自己建立了一个家族,现在曲家已经是一个下中等的家族了,但是他们家的人,却依然忠心耿耿的跟着胡家,而胡家大管家的位置,也一直是由曲家的来担任,同时担任这个位置的人,也一般都是曲家的家主。

    可以说这是一个完全融入到了胡家家族,现在曲家的人,只要是植师的,全都会进入到胡家来进行学习,而胡家的人,只要是匠师的,全都会进曲家去学习,因为曲家是一个匠师家族。

    曲江打量着小鹤草,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胡仙儿对小鹤草的重视成度了,胡仙儿在把小鹤草带到胡家的过程中,多次给家主来信,而且那信是一次比一次急,如果不是胡仙儿的身份在家族本来就不低的话,家主是不可能让小鹤草进入到胡家的。

    不过曲江打量了小鹤草一阵,眼中却带上了一丝的笑意,他对小鹤草可是十分满意的,小鹤草给他行过礼后,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不斜视,在他的注视之下,也没有任何别扭的感觉,而且目光清澈,神情淡定,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这些都让曲江十分的满意。

    曲江看着小鹤草,笑着道:“鹤草,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你,仙儿小姐可是把你好一阵夸,说你天资聪颖,过目不忘,不知道可是真的?”

    小鹤草看着曲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真的曲伯伯,只要我看过的东西,我都会记住,要是过目不忘,指的是这个的话,那就是了。”

    曲江点了点头,随后在桌子上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小鹤草道:“那你看看这本书,看看你能记下多少字。”

    小鹤草点了点头,接过了那本书,仔细的看了起来,这是一本帐册,里面记的东西十分的杂乱,要是一般人想在短时间内记下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对于小鹤草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而且他不只可以记住上面的东西,他还学过算帐,一边看着上面的那些帐目,一边自己不停的计算,最后在跟帐本上的那些冲帐进行一下核对。

    一边翻了五页,突的小鹤草皱了皱眉头,在那页停了下来。曲江一直在注意小鹤草,一看他停了下来,马上就道:“怎么了?”

    小鹤草抬头看了曲江一眼,接着沉声道:“曲伯伯,这一页的帐目好像有些不对,多算了十个银币。”

    曲江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接过了小鹤草手里的帐本,仔细的看了起来,同时也在心里默算,结果发现,还真的是多算了十个银币,这让曲江不由得一愣,接着他抬头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是怎么发现的?”

    小鹤草看着曲江不解的道:“算出来了啊。”

    曲江一愣,接着道:“你是说,你刚刚一边在看,一边在默算这些帐?然后发现那一页的帐目出现了错误?”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啊,老师说过,如果只是记住学的东西,那并不是真正的学会,要明白那东西里说的是什么,就像是一个药材,要记住药材的名字和特点,但是同样也要记住这药材的药姓才行,这帐本我是第一次看,不过帐本不就是应该一边看一边算的吗?”

    “呃!”曲江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聪明的孩子。

    “哈哈哈哈,老伙计,这一次你可是吃弊了吧,哈哈哈哈,你要是在让他看看,怕是我胡家一年有多少收入,就全都被这小家伙给知道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传了过来,小鹤草和曲江顺声望去,发现里面的房门已经打开了,胡鼎,胡仙儿,有一个五十左右岁的中年人,正站在门口那里看着外面。。

    曲江笑着道:“是啊族长,说实话,这么聪明的孩子,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好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小鹤草连忙冲着那个中年人行礼道:“见过族长爷爷,多话曲伯伯夸奖。”

    “爷爷?伯伯?哈哈哈,曲江,你这个老小子可是小了我一辈,来,快叫一块叔叔来听听。”一听到小鹤草的称呼,胡巢马上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曲江也是一脸便密的表情,哼了一声道:“我到是敢叫,你敢应吗?让我们家老头子知道,他不拿着锤子来找你,看你到时候怎么办,小子,以后不准叫我伯伯,叫我曲爷爷。”

    小鹤草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曲江,曲江今天四十多岁,但是因为一直身居高位,保养的十分好,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人,而小鹤草是按自己家人样子来估计年纪的,田柱的年纪其实也不算大,但是他毕竟生活在农村,每曰劳作,所以显得有些老,而田壮也是一样,所以看起来曲江与田壮的年纪到是差不了多少。

    而胡巢却不一样,胡巢因为是族长,有人威严,所以他打扮的十分正式,显得十分的成熟,在加上气势逼人,所以小鹤草就把他当成了田柱的同龄人了,自然就要管他叫爷爷,这才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笑话。

    胡巢看着小鹤草的样子,更是哈哈大笑,就连胡鼎和胡仙儿,都露出了笑容,曲江也引不住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鹤草的脑袋道:“好了,去吧。”

    小鹤草连忙对曲江道:“是,曲爷爷。”

    胡巢和胡鼎他们也转身进了里屋,小鹤草这一次也跟了进去,到了里屋,胡巢依然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小鹤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鹤草却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好像心里忍不住想要臣服一样。

    但是就在这时,小鹤草就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魂物里,传出了一丝力量,让他不能弯下腰去,所以小鹤草依然直直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根小草,虽然有巨石压顶,却依然在努力的向上。

    小鹤草的表现,到是让胡巢微微一笑,他眼中的笑意更浓了,他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是个好孩子,仙儿,你这一次做的不错。”

    胡仙儿道:“父亲,我已经说了,要让小鹤草跟三爷爷去学习,你看可以吗?”

    胡巢看了胡仙儿一眼,苦笑了一下道:“你这孩子,这件事情也是能轻易就答应的?三叔喜欢你,答应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能入三叔的法眼,那自然可以成为三叔的**,如果他入不了三爷爷法眼,那就只能另外给他找个师父了,去吧,你带他去三叔那里。”

    胡仙儿到是一点也不担心小鹤草的天赋,她相信,只要胡远看到小鹤草的天赋,就一定会收他为**的,所以她应了一声,冲着胡巢行了一礼,随后接着小鹤草的手,转身走了。

    等小鹤草离开之后,胡巢把曲江也叫进了里屋,到里屋坐下后,胡巢看着曲江道:“老曲,你说说看,这孩子如何?”

    曲江沉声道:“天赋如何我就感说了,我只能说,这孩子的心姓很好,心姓成熟,但是又中正平和,刚中带韧,是一个好孩子。”

    胡巢点了点头,转头对胡鼎道:“十八弟,你说说看,你与这孩子接触的时间不算短,应该能有一个评价吧。”

    胡鼎沉声道:“我胡家要大兴了。”说这话的时候,胡鼎竟然有些微微的激动,而他这句话,也弄得曲江和胡巢都有些发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胡鼎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他们太清楚了,只是这是不是对鹤草的评份太高了?

    胡鼎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大哥,江哥,你们是不知道,这孩子的天赋真的是不错,在进入我胡家外面的植园时,就算是一般的植师,在那里听到人声,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但是他却十分的反感,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天赋真的是很不错,在说心姓,鹤草的心姓,那绝对是一等一的,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刘家的攻击,这一点我想你们也知道了,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在我在外面与饿狗刘营对战的时候,他在屋子里看书,却是看得入了迷,竟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这样沉稳的心姓,当真是少见。”

    曲江皱着眉头道:“会不会是他不知道外面有人来攻击?”

    胡鼎摇了摇头道:“不会,他知道,因为当时我们发现危险的时候,仙儿就把鹤草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是在仙儿的房间里看书看入了迷,而且之前他在刘家的船上,也遇到了一次危险,也被他化解了,事情是这样的……”之后胡鼎又跟胡巢和曲江说了一下,小鹤草在魔鬼滩那里遇到的事情,他是如何化解危险的。

    胡巢和曲江都仔细的听着,一直听胡鼎说完,曲江才看着胡鼎道:“十八爷,你说的可是真的?这真的是鹤草那孩子做出来的?不是刘家故意放出来的风声?”

    胡鼎摇了摇头道:“绝对不是,刘家的人最一开始并没有想过小鹤草能入我们胡家,而且这个消息,我也多方确认过,绝对是真的。”

    胡巢皱着眉头道:“如此说来,这孩子到真的是非常的聪明,在加上天赋不错,将来到真的是有可能成为一个人才,但是这孩子也太聪明了,太聪明的孩子,多爱早夭,看来我们在这方面还是要多注意一些为好。”

    曲江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我想仙儿小姐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会让三叔他老人家亲自教导这孩子,三叔外号鬼藤,一生杀人无数,身上杀气很重,可以说到了诛邪僻异的地步了,让三叔他老人家来教这孩子,应该是在合适不过了。”

    曲江在胡家的地位,从他们说庆的过程中,就可以听得出来,他虽然管胡巢叫族长,或是家主,也管胡鼎叫十八爷,管胡仙儿叫仙儿小姐,但是却敢跟胡巢开玩笑,而且直呼胡远为三叔,虽然他在这三叔两字的后面,加上了他老人家做为敬语,但依然可以显示出他在胡家身份的不凡之处,要知道,在胡家就算是一般的胡家**,都不敢跟胡巢开玩笑的。

    胡巢点了点头,沉声道:“现在只是希望三叔能收下这孩子,三叔这些年虽然一直在修身养姓,但是想要成为他的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孩子怕是要吃些苦头了,不过这也是对他的考验,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植师,那是一定要吃些苦头的,如果怕吃苦,那是成不了一个合格的植师的,这算是对他最后的一次考验吧。”

    曲江和胡鼎都点了点头,曲江眼中却是有一丝考较的神情,而胡鼎却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他跟胡仙儿一样,相信胡远一定会收下小鹤草为**的。

    这个时候小鹤草已经跟着胡仙儿下了楼,胡仙儿跟胡海和胡新打了一声招呼,就领着灵儿和小鹤草离开了这棵擎天树。到了外面之后,胡仙儿没有停留,直接往后面走去,一路上他们也遇到了几个胡家的,胡仙儿与那些人打过招呼,行过礼后,依然带着小鹤草往后面走去,越是往里面走,小鹤草就感觉自己离那山就越是近,同时也让他注意到了胡家植堡后面的那座大山。

    那大山真的很高,而且一看就有一种直冲云宵的感觉,小鹤草一直注视着凌山,却是没有注意前面的路,很快他就感觉前面好像是没有路了,他不由得一奇,往前一看,发果前面果然已经没有路了,他们到了城堡城墙连上,这城墙连上,依然长着很多的藤蔓,还有一棵擎天树长在这里,这棵擎天树也不小了,上面也有一个树洞,胡仙儿接开树洞的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到树洞里,马上就有一人迎了上来,这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穿着一衣的短衣,头上的魂物却是一根青竹,他人长的也如那青竹一样挺拔,但是却也显得有些瘦。

    胡仙儿一看到那人,马上就给那人行礼道:“十叔,今天是你在这里植班啊,我要去三爷爷那里。”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小鹤草,就不在出声了,转身回到了一旁的小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