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灵榆胡鼎
    胡仙儿之所以跟小鹤草说这些,就是为了让小鹤草对于植师会有一个更好的了解,胡家是植师会里的一个重要势力,小鹤草现在已经进入到了胡家,以后少不得要跟植师会里的人有所接触,让他更早的了解一下植师会,还是很有好处的。.

    说实话,现在胡仙儿已经不在把小鹤草当成一个七岁的孩子了,虽然小鹤草时不时的还表现出小孩子应有的孩子气,但是胡仙儿却已经把小鹤草当成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样的进行教育了,因为小鹤草实在是太聪明了。

    小鹤草现在虽然知道植师会的做用,但是他还不能完全的理解,毕竟他现在年纪还小,经历的事情也少,还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的,不过他的直觉却告诉他,胡仙儿跟他说的这些很有用,他也用心的记在了心里。

    胡仙儿一看小鹤草乖乖受教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高兴,说实话,与小鹤草接触这些天,她真的是被打击的不轻,天赋上她比不上小鹤草,学习上她还是比不上小鹤草,这都让她的信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现在看到小鹤草受教的样子,她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要说起来,胡仙儿也不过才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罢了,只不过她生在胡家那样的大家族里,从小接受的教育就与小鹤草完全的不同,在见识上,自然就要比小鹤草强得多,而且也比小鹤草成熟得多,这就是她的优势。

    胡仙儿看了小鹤草一眼,微微一笑道:“鹤草,你将来是要跟三爷爷学习的,我三爷爷可是我们胡家最强的植师之一,你要用心的学习,不过因为三爷爷学的东西,与我学的不一样,所以我也就没有教你什么,省得你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那对你以后的学习十分的不利。”

    小鹤草点了点头,胡仙儿接着道:“好了鹤草,你出去玩儿一会儿吧,虽然船上能玩的不多,但是你也出去走走,毕竟还要坐很长一段时间船呢,天天的呆在船舱里可不好。”

    小鹤草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对胡仙儿行了一礼,之后转身走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胡仙儿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接着转头对灵儿道:“灵儿,我怎么感觉到小鹤草面前,很有压力的样子?”

    灵儿看着胡仙儿的样子,忍不住偷笑道:“有什么压力?我看小姐就是怕自己比不上鹤草,会感到丢人,嘻嘻。”

    胡仙儿笑着道:“死丫头,真是个鬼机灵。”

    小鹤草慢慢的走出了船舱,到了外面的甲板上,甲板上有不少的船工在那里忙忙碌碌的,胡家这船与刘家的船不一样,刘家的船是用来运货的,所以制做的相对粗糙,而现在他们坐的这条船,是胡家传门用来拉人的,所以这船制做的十分漂亮,而且船上也不只是男船工,还有不少的丫鬟婆子。

    因为是住人的,所以船上每天都要进行打扫,而且打扫的十分干净,而且因为这船上住的人物,一般在胡家的身份都不低,所以船上的船工,都是经过精心的选拔的,这些船工不但长相不凡,而且一定是要胡家的家生子出身,还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身手也是不错,在穿上统一的制服,到是显得十分的不凡。

    小鹤草一路走到甲板上,船上所有的船工不管男女,都对小鹤草躬身行礼道:“见过田少爷。”小鹤草也点头还礼,礼数十分的周到。

    胡家船上的船工,都很喜欢小鹤草,因为小鹤草没有一点的傲气,而且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任谁看了都会喜欢。

    小鹤草刚刚到甲板上立住,马上就有一个三十左右岁的船工走了过来,这人也穿着一身胡家的制服,胡家的制服其实就是一身短身,不过颜色却是深绿色的,所有人穿的都是一样。这个胡家的船工走到小鹤草跟前,对小鹤草一躬身道:“田少爷,今天怎么出来了?这外面的风大,应该加一件衣服的。”

    小鹤草笑着还礼道:“胡叔,在房间里看书有些累了,就出来活动活动,胡叔去忙,不必管我。”

    此人叫胡全,胡家的家生子,而且他的家族已经为胡家效力超过五代了,对胡家一直是忠心耿耿,现在这胡全就是这条船的船长,因为这船上做的全都是胡家的重要人物,所以这胡全在胡家的身份也是很高的,就连胡仙儿见到了胡全,都要叫上一声胡全大哥的。

    胡全三十多岁,比田壮的年纪还要大,胡仙儿管他叫胡全大哥到是可以,小鹤草要是在叫大哥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所以他一直叫胡全为胡叔。

    胡全笑着道:“不错,田少爷,这些天我发现你总是喜欢呆在船舱里看书,这可是不行的,就算是在喜欢看书,也要有一副好身体才行,可不要因为看书,把自己的身体给累垮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鹤草笑着道:“是,胡叔说的对,小子只是因为一时之间见到这么多没有看过的书,有些心喜罢了。”

    胡全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我家的孩子,与田少爷你的年纪差不多,现在正在家学里进学了,如果他能像田少爷你这般努力的话,我就算是短寿十年也值了,那小子太过于玩劣,三天两头的挨先生的打。”

    小鹤草却不太明白胡全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只是站在那里,也没有接口,胡全看着小鹤草的样子,不由得暗自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想的太多了,这田少爷就算是在少年老成,也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

    一想到这里,胡全就对小鹤草笑着道:“田少爷,在这船上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不若钓鱼如何?”

    小鹤草以前还真的没有钓过鱼,现在一听他这么说,到是一愣,随后看了这船一眼,这船还在航行,这个时候要怎么钓鱼?

    胡全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微微一笑道:“田少爷要是想钓鱼的话,我自然有办法。”小鹤草到是好奇了起来,所以也就没有推辞,点了点头。

    胡全马上就从船舱里拿出了几根鱼杆,两人来到了船后,开始下钩,小鹤草只是对在船上钓鱼感到好奇,所以也一直跟在胡全的身边。

    还真的另说,胡全用的鱼钓都是特制,这鱼钩下到河里之后,他就感在管了,不一会儿还真的让他钓上来几条鱼,这更让小鹤草感到好奇了。

    这一天就在钓鱼中过去了,晚上船依然打了一个地方停下,安静的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船却没有像每天那样出发,而是一直等在那里,这到是让小鹤草有些不解,吃过早饭之后,小鹤草就到了甲板上,发现胡全也在甲板上,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胡全道:“胡叔,怎么今天不走了吗?”

    胡全笑着道:“那到不是,是今天有人要上船,是家里的十八爷,十八爷在附近游历,正好听说家里的船要从这里过,所以就想坐家里的船回去。”

    小鹤草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不一会儿河上来了一条小船,那小船停到了胡家的大船旁,胡全却没有放下软梯,但是小船上一条人影却是冲天而起,一下就落到了大船上。

    小鹤草吓了一跳,他仔细的看了这些人一眼,这个跳到船上来的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一身的黑衣,短衣打扮,一脸的胡子,看起来到是满脸的风霜之色,在他的头上,也上一个植魂物,而他的植魂物却是一棵不高的小树,那小树小鹤草到是认识,正是普通的榆树。

    一看到那人上船,胡全连忙冲那人一躬身道:“恭迎十八爷。”

    那人点了点头,随后两眼就落到了小鹤草身上,小鹤草也连忙冲着那人行礼道:“见过十八爷。”

    还没等那人说话,一个声音就传来道:“十八叔,你回来了。”说话的正是胡仙儿,显然她早就知道这位十八爷要上船,所以并没有太过吃惊。

    那人转头看着胡仙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仙儿啊,你这丫头到是越来越漂亮了,哈哈哈哈,你十八叔的速度还不慢吧,这就是那个小子了吧?不错不错,懂礼数。”

    胡仙儿微微一笑道:“十八叔,还真没有想到,你的速度会这么快,看你的样子,一直都在赶路吧?快进去休息一下吧。”

    十八爷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没事儿,小子,你就是田鹤草?不错,是个懂礼数的孩子,来,叫我十八叔。”

    小鹤草乖乖的冲着十八爷行了一礼道:“见过十八叔。”

    十八爷一听小鹤草这么叫,也是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不错,也不妄我胡鼎万里奔波。”

    这位十八爷名叫胡鼎,是胡家的战斗植师之一,这一次胡家要查小鹤草的身份,同时还要派人保护小鹤草,在加上胡仙儿过于重视小鹤草,这也引起了胡家人的好奇,所以他们就把胡鼎给派了出来,一是查小鹤草的身份,二就是暗中的保护小鹤草。

    胡家虽然在魂界这里是一个大家族,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敌人,而能成为胡家敌人的人,那一家的实力也绝对不简单,要是让对方知道胡家现在有了小鹤草这么一个天才加入的话,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小鹤草给除去,所以胡家这才派出了胡鼎暗中保护,胡鼎的实力在胡家之中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做事却是十分的细致,在江湖上人送外号灵榆胡鼎,有他保护小鹤草,胡家这才放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