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一月等待
    胡仙儿看着自己手上的绿蜂鸟,绿蜂鸟是胡家特有的一种送信用的小鸟,体积小,飞行速度快,而且不会迷路等特点,让这种小鸟成为了胡家送信的首选。

    胡仙儿到了云霞山庄已经有半个月了,当她发现小鹤草的时候,就让绿蜂鸟给家里送了信,让家里的人去查小鹤草的身世,看看小鹤草的身世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查到,小鹤草的身世一片的清白,从他什么时候出现,一直到他什么时候进了绿翠城,最后到他什么时候进的学,什么时候来的聚云城,在吾陵河上遇到了什么事儿,全都写的一清二楚,简单的说就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在发现小鹤草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胡仙儿马上就给家族去信,讲了小鹤草的特别之处,也讲了小鹤草的天赋,最后说了她已经代胡远收小鹤草为徒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在胡家的高层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要知道胡仙儿做事一直都是十分谨慎的,这一次却如此快就决定,让小鹤草加入胡家,还让他成为胡远的弟子,这完全的出乎了胡家人的预料。

    在加上胡仙儿说的小鹤草的天赋,这让胡家的一些人有些不相信,他们实在是不能相信,一个草植魂的小孩,会有这么强的天赋,甚至还能顿悟,这在他们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胡仙儿一直做事十分的小心,也十分的稳妥,这让胡家的人又不得不相信。最后胡家的人还是决定。等小鹤草到了胡家之后在说吧。

    胡仙儿在胡家的地位也不低。虽然不像刘仁礼那里,被早早的就确定为刘家的下代家主,却也是胡家内定的长老人选之一,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处罚胡仙儿的话,会折了她的威望,这对于胡家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当然了,在胡家看来,就算是小鹤草成为了胡远的弟子。那也不代表什么,如果他表现的不好,胡家一样可以把他给清出去,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情而去处罚胡仙儿。当然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小鹤草只有七岁。

    所以胡家那里给了胡仙儿答复,他们同意了胡仙儿的提议,让小鹤草可以成为胡家的弟子,成为胡远的弟子。

    一看到家族这样的答复,胡仙儿也松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决定有些冒失了,便是她却不能不做这样的决定。因为她怕自己不快一点把小鹤草拉到胡家,小鹤草会被别人发现。最后给抢走。

    为了看着小鹤草,不让他被别人抢走,胡仙儿所兴就住在了云霞山庄这里,一直等着小鹤草,小鹤草早在她与老门子和刘仁礼谈过之后,就已经坐船回到了绿翠城那里,然后回到了树根村,这一次小鹤草要去求学的地方可是很远的,怕是有很长时间不能回家了,所以要让他回家跟家人好好的打一声招呼才行。

    这一段时间,胡仙儿一直与胡家保持着联系,她已经要求家族派人去保护小鹤草,绝对不能让小鹤草出任何的状况。

    胡家人对于胡仙儿如此的重视小鹤草也感到十分的吃惊,同时也引起了他们的好奇,最后胡家还真的派人去保护小鹤草了,同时也是在暗中的观察小鹤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当胡仙儿在云霞山庄那里住了有一个月的时候,小鹤草终于来到了云霞山庄,他是随着老门子来的,小玉儿现在已经回家了,并没有跟来,毕竟小玉儿只是一个物魂者,还不能进入到胡家。

    现在小鹤草也明白了,他要随那位漂亮的大姐姐去学本事儿,那位漂亮的大姐姐家里,就有很厉害的植师,他要随着那位植师大人去学本事。

    小鹤草还是很高兴的,他就是想要快一点的学会本事儿,好帮着村里的人,不过现在门爷爷已经告诉他了,让他不用在担心村子里了,刘仁礼已经答应帮着树根村了,以后树根村不但不用在交税了,还可以种上很多高产的粮食,生活会变得越来越好。

    小鹤草虽然还不太明白刘仁礼到底能给村里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但是他也知道老门子不会骗他,所以他就更加的高兴了,虽在一个月的时候,他一直在来回的奔波,对于只有七岁的他来说,真的是有些辛苦,但是他还是很高兴,为了自己能学到本事而感到高兴。

    胡仙儿看到小鹤草的时候,心里也是一阵的欢喜,她把小鹤草和老门子请到了客厅里,现在云霞山庄这里在,胡仙儿已经是主人了,刘云飞做主,在胡仙儿住在云霞山庄的时候,她就是云霞山庄的主人,刘家派到云霞山庄的仆人和丫鬟,都必须要奉她为主,要是有人敢不听的话,家法从事。

    刘家派到云霞山庄那里的丫鬟和仆人,全都是刘家的家生子,刘家的家法是可以用在他们身上的,而刘家的家法可是十分严的,所以那些丫鬟和仆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老门子和小鹤草进了房间,胡仙儿就笑着对老门子道:“门叔这一段时间辛苦了,请坐吧。”老门子道过谢后,这才坐了下来,小鹤草也坐了下来。

    胡仙儿看了小鹤草一眼,微微一笑道:“鹤草,以后你就要去胡家学本事了,你放心,胡家人都很有本事的,特别是我给你找的这位师父,他的本事可是很大的,你一定要跟他好好学啊。”

    小鹤草站了起来,冲着胡仙儿行了一礼道:“多谢仙儿姐姐,鹤草一定努力学本事儿。”

    胡仙儿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着老门子,微微一笑道:“门叔,我知道你关心鹤草。不过你不必担心。我会让家里的人好好的照顾他的。而且我想以他的天赋,我三爷爷一定会喜欢他的,在我们胡家,我三爷爷的地位可是很高的,不会有人欺负小鹤草的。”

    老门子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小鹤草,轻轻的摸了摸小鹤草的头道:“胡小姐,鹤草这孩子。十分的懂事儿,我希望他将来能有出息,以后他就拜托你了。”

    胡仙儿点了点头道:“门叔放心吧,我们照顾好小鹤草的。”

    老门子点了点头,转头对小鹤草道:“宝儿,到了胡家之后,要乖,要听话,要认真的本学事儿,你们村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但是只要你好好的学本事儿,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人上人。成为一个比少爷还要威风的人。”

    小鹤草用力的点了点头道:“爷爷放心,宝儿一定会认真学本事的。”老门子笑着点了点头,但是眼中却含着泪水。他这一生无儿无女,他已经把小鹤草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了,虽然现在小鹤草他只是去学本事,但是他却依然十分的舍不得。

    不过老门子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哭,要是他哭的话,那小鹤草就会跟着哭,他不想看到小鹤草哭。

    老门子深吸了口气,引住了自己的眼泪,转头看着胡仙儿道:“胡小姐,其实老奴这一次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刘家与胡家的事情,你看?”

    胡仙儿皱着眉头想了想,沉声道:“门叔,我也不瞒你,胡家要直接与刘家结盟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却可以做到另一点,那就是与刘家合作,刘家在绿翠城那里有店铺,专门做药材生意,而我们胡家,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药材,我可以代表胡家,与刘家进行合作,以后胡家每年可以在刘家这里买入一定量的药材,形成一个合作关系,你可以回去与刘家的人说,如果他们同意,明天就可以让他们来人,到云霞山庄来,我可以与他们直接签定协议,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就算了,不过以后看在小鹤草的面子上,我们也会对刘家照顾一二的。”

    老门子马上点头道:“胡小姐请放心,我想家主一定会同意的,我现在就回去,宝儿就留在这里了,宝儿,你就留在这里吧,要听胡小姐的话。”小鹤草应了一声,老门子这才站了起来,冲着胡仙儿行了一礼,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等老门子走了之后,胡仙儿看着小鹤草道:“鹤草,来,跟姐姐说说,你这些年都学了什么,认识多少字了,都看过什么书。”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仙儿姐姐,我认识好多字,也看过很多的说,我说给你听。”说完小鹤草就把自己看过的书都跟胡仙儿说了一遍。

    胡仙儿一边听着小鹤草的话,一边心里暗暗的感到吃惊,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看过这么多的书,这真的是太让她吃惊了。随后小鹤草又说了自己看过一些药书,书上的药材他全都看过,而且那些药材他也全都认识的时候,胡仙儿真的被震住了。因为胡仙儿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看过的书,竟然没有小鹤草多,而且她现在认识的药材,小鹤草竟然也全都认识,这让她如何能不吃惊。

    等小鹤草说完之后,胡仙儿就看着小鹤草道:“鹤草,这些书你全都看过,也全都记住了?”她真的有些不相信,就算是老门子告诉过她,小鹤草可以过目不忘,她依然有些接受不了,因为她发现,自己这么多年学到的东西,竟然还比不上一个七岁的孩子。

    小鹤草当然不知道胡仙儿在想什么,他还以为胡仙儿是在考他的学问题,他当然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开口道:“姐姐,这些书我不只看过,而且全都能背下来,我还把这些书,全都默写了一遍。”

    胡仙儿深吸了口气,慢慢的闭上一眼睛,她要好好的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还是有些低估小鹤草的天赋了,如此强大的天赋,对他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

    胡仙儿十分的清楚,天赋好的人,不一定就能成才,要反的,天赋好的人,有很多最后全都泯然于众人了,因为天赋好的人,就容易骄傲,而骄傲的人就容易自满,自满的人,最后怕是就难以听进别人的话,难以接受新的知识,就算是他们学会了好些知识,也不一定会下苦功去专研,而在植师一道上,如果你不能用心去专研的话,最后怕是不会有太大的成就。而且天赋太好的人,还容易看不起人,容易得罪人,甚至早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有人说,天赋过好的人,容易受到天遣,可能会早夭,这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天赋好的人,就算是他的性格很好,那么他也有可能会出事,因为天赋好的人,一般从小都是在被夸奖中长大了,他们一路顺风顺水,而这样的人,往往经不过挫折,只要有一点的挫折,他们可能就会一蹶不振,那他可能就毁了。

    胡仙儿的脑中不停的翻腾着这些念头,但是到最后,她也没能想出,要如何的教小鹤草,要打压小鹤草?可是你怎么打压?要表扬小鹤草?可是他将来要是太过于骄傲可怎么办?一时之间胡仙儿竟然感到十分的为难。

    小鹤草看着胡仙儿不说话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忐忑,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让胡仙儿如此的为难,他努力的想着,看看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什么。

    这时胡仙儿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长出了口气,她已经决定不在想这个问题了,反正也不是由她来教育小鹤草,为难的事情就让胡远去为难吧,不管将来小鹤草长成什么样,那都是天意,她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胡仙儿转头看了一眼小鹤草,发现小鹤草正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两眼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少年老成的样子,让胡仙儿又是好笑,又是心痛。胡仙儿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在想什么?”

    小鹤草一下回过神来,他转头看着胡仙儿道:“仙儿姐姐,是不是刚刚鹤草说错了什么话?所以你才不高兴了?”

    一听小鹤草这么说,胡仙儿不由得一愣,随后看着小鹤草有些不安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更疼了,她连忙道:“没有,鹤草刚刚没有说错话,姐姐是在想别的事情,跟鹤草没有关系,鹤草,你要记住了,用心的学本事,不管你学到了多少本事,都不要骄傲,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本事的人太多了,而且你永远也不可能把本事都学完,所以一定要用心,要努力,明白吗?”

    小鹤草似懂非懂的看着胡仙儿,最后用力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