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显摆一下
    小鹤草和小玉儿站在草丛这里,小鹤草一脸笑容的看着那片草丛,而小玉儿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那片草丛,她听小鹤草说要变戏法,却不明白为什么小鹤草要带她来这里

    小鹤草看着小玉儿的样子,微微一笑,接着她一挥手,那片小草无风自动,很快的那片小草就在小鹤草的指挥之下,变成了一个摆出了一个图形,有一些草趴在了地上,有一些草却是站的直直的,那些站的直直的小草,最后组成了一个小兔子的图案,看起来栩栩如生,十分的漂亮

    一看到这个由小草组成的小兔子,小玉儿不由得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她快步的路到了草丛上,摸着那些由站的直直的小草,一边哇哇大叫,显得惊讶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小鹤草突然感觉到,好像在那棵歪脖子松树那里,有一又眼睛正在盯着他一样

    小鹤草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歪脖子的松树,却没有发现有人,小鹤草不由得有些不解,随后也就不在理会那里了,而是转头一脸笑容的看着小玉儿

    小玉儿在草丛里跑了一会儿,就从草丛里跑了下来,接着一脸不解的看着小鹤草道:“鹤草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鹤草笑着道:“玉儿忘了,我是一个植魂者,而且我的魂物就是一棵小草,所以哥哥可以听到小草在说话,现在哥哥跟这些小草都是好朋友了,所以哥哥能指挥这些小草”

    小玉儿一有崇拜的看着小鹤草道:“哇,鹤草哥哥,你真是厉害,可惜玉儿只是一个物魂者,不能听到小草说话”

    小鹤草看着玉儿的样子,连忙道:“玉儿乖艾其实听到小草说话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很吵的,吵的人都睡不着觉,玉儿,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艾不要让人知道,哥哥能听懂小草的话好不好?”

    小玉儿只是一个小孩子,一听说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她马上就兴奋了起来,她蹦跳着,拍着手道:“好艾好啊玉儿跟鹤草哥哥之间有秘密了,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小孩子就是这样,他们总是消自己有一些大人不知道的事情,这样他们就可以得意很久

    小鹤草看着小玉儿的样子,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之所以让小玉儿不要把他可以听到小草说什么这件事情说出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这种感觉并不是他今天才有的,是从他第一次可以听得懂小草说什么的时候就一直存在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小鹤草才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今天只是因为小鹤草可以与松树进行沟通了,他十分的高兴,所以才在小玉儿的跟前显摆了一下显摆完了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但是就算是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做都已经做了,他现在只消小玉儿能必这个秘密

    但是小鹤草并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全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胡仙儿

    胡仙儿在小鹤草离开之后,就回到了房间里,然后放出了胡家通信用的绿蜂鸟然后就从房间里出来,来到了松树林里,接着到了那根歪脖子松树那里,然后把手放到了松树上,接着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胡仙儿正在与松树进行沟通,她要借用松树的身体,小鹤草和小玉儿在干什么,之前小鹤草表现的那么有礼貌,这让她心生疑虑,她想知道这是不是针对她的一个圈套,所以她放出了胡家用来通信的绿蜂鸟,就是要动用胡家的力量去查一查小鹤草,看看小鹤草到底是什么来历,而她自己就亲自动手,看看小鹤草现在在干什么

    但是当胡仙儿看到小鹤草,让那些小草变成了一个小兔子的样子时,胡仙儿真的震惊了,同时在小鹤草往松树这里望来的时候,胡仙儿的脸色更是大变,但是她却没有松开手因为胡仙儿知道,小鹤草不可能发现他

    一直等到小鹤草和小玉儿跑到别的地方玩去了,胡仙儿这才松开了手,同时长出了口气,接着随后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接着她又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自己心里的激动,这才领着灵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胡仙儿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不长时间,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来,随后庄园里一片的吵杂,刘仁礼他们从山上回来了,刘严和刘信还有门清和老门子跟在几人的身后,刘严,刘信和门清三人的手上拿着好几只兔子和野鸡,看样子他们今天的收获确实是不错

    众人从庄园的后门回到了庄园里,刘森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刘仁礼他们进了庄园之后,刘仁礼转头对刘森道:“胡小姐那里可有什么吩咐?”

    刘森摇了摇头道:“没有,胡小姐说不习惯别人侍候,把刘严媳妇和刘信媳妇都给赶了出来,现在她们两个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七少爷,我已经让人去给家里去信,让家里调一些人来了,现在庄园这里的人手不够”

    刘仁礼点了点头道:“做的不错,我们还要在这里逗留几天,是该让家族里派一些人来,去把那些野味收拾一下,弄好了酒菜之后,送到餐厅里去,对了,庄园这里可有什么好酒没有?还有果酒也要准备一些”

    刘森点了点头道:“少爷放心,酒庄园这时常年都有备着的,是十年份的青松酒和一些上等的果酒,都已经准备好了,果酒已经让人醒上了”

    刘仁礼点了点头,他现在对于刘森和老门子这些老仆,真的是刮目相看了,什么事情他们都能想到前头,有这样的仆人,还真的是主人家之福

    不过随后他就看到刘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的神情,他不由得有些不解的道:“刘叔可是有什么事情?有事就直说吧”

    刘森沉声道:“是,少爷之前小鹤草从胡小姐的院子里出来了,不过我看胡小姐的样子,好像是十分的高兴,没有生气的样子”

    一听刘森这么说,刘仁礼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脸色不由得一变道:“小鹤草是什么人?多大了?谁让他进胡小姐的院子的?”

    站在一旁的老门子连忙开口道:“七少爷见谅,小鹤草其实就是老奴的干孙子今天不到七岁,我想他也是无意之间跑到胡小姐的院子里去的”

    一听到老门子这么说,刘仁礼这才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应该没有什么事儿,胡小姐十分的喜欢小孩子,她应该不会生气才对这样吧,门叔,你跟我去胡小姐那里看看,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冲撞了胡小姐的话,我们给她陪个礼也就是了”老门子应了一声,刘仁礼跟其它的招呼了一声,随后领着老门子往松林院的方向走去

    刘仁礼和老门子到了松林院的门外老门子上前轻轻的拍了拍门,一个轻灵的女声道:“谁啊”

    刘仁礼马上道:“胡小姐,打扰了,在下刘仁礼,有事求见胡小姐”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灵儿正站在门里,灵儿看着刘仁礼,轻声道:“刘少爷小姐正在客厅里,请随我来”刘仁礼点了点头,领着老门子,跟着灵儿往院子里走去

    三人很快就到了客厅时,胡仙儿正坐在客厅里喝茶,一看到刘仁礼进来了,她也站了起来冲着刘仁礼一笑道:“刘世兄这一次收获如何?不知道我今天晚上,可有瑧鸡吃?”

    一看到胡仙儿的样子,刘仁礼不由得一愣,胡仙儿还真的没有对他这么客气过要知道就算了在学校里,胡仙儿虽然对谁都客客气气的,但是却十分的难以让人接近,更不会跟人如此的说话,所以现在胡仙儿这么跟刘仁礼说话,到是让刘仁礼一下就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话

    老门子看着刘仁礼的样子,不由得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刘仁礼一下回过神来,神情有些尴尬的冲着手胡仙儿一抱拳道:“怕是要让胡小姐失望了,瑧鸡因为是贡品,所以这些年捕的有些厉害,今天我们并没有猎到瑧鸡,不过野兔和野鸡到是猎到了不少”

    胡仙儿点了点头道:“也很不错艾瑧鸡毕竟是贡品,想要猎到一定不容易的,刘世兄辛苦了”胡仙儿依然神情淡淡的道

    说实话,胡仙儿这样的说话方式,让刘仁礼十分的不习惯,刘仁礼只是想通过胡仙儿与胡家结交,他可没有追求胡仙儿的意思,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配追求胡仙儿,要是他真的敢追求胡仙儿的话,怕是以后他在刀君阁里,就寸步难行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刘仁礼绝对不相信胡仙儿是对他有什么意思,而这也正是刘仁礼不习惯的地方,胡仙儿说话的语气明显是变了,这让他十分的不解

    不过刘仁礼还是收拾了一下心情,看着胡仙儿道:“胡小姐,听说今天门叔的小孙儿鹤草到了你的院子?不知他可打扰到你了?”

    老门子等刘仁礼说完,也上前一步道:“老奴管教无方,打扰到了胡小姐,请胡小姐见谅”

    胡仙儿微微一笑道:“小鹤草艾呵呵,他没有打扰我,他是从一棵松树上爬到松林那里去的,因为他的小妹妹看到松树上有一个松塔,想要吃松子,他就跑到松林那里去拣那个松塔了,这个傻小子还是活道,那松塔是没有长成的,根本就没有松子,我也是无意之见看到他的,看他还有从松树上爬回去,怕他有危险,就让他从正门出去了,他没有打扰我,我到是觉得他是一个有趣的孩子,没有想到,门叔你的小孙儿,还是一个植魂者”

    老门子和刘仁礼一听胡仙儿这么说,都松了口气,看样子胡仙儿还真的是没有生气,那就好,老门子连忙道:“回胡小姐的话,小鹤草并不是老奴的亲孙子,他是老奴的干孙子,老奴一年以前在绿翠城那里完成一个家族任务,见到了小鹤草,觉得这孩子又乖巧又懂事儿,就认下了这门干亲,还把他送到了刘家的学堂里去进学,现在小鹤草要去跟一位药师学药理了,在去跟药师学药理之前,来这里看看老奴,过几天他就要回去了”

    胡仙儿一听老门子说,小鹤草要去跟药师学习药理了,她的眼角就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两下,随后她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今天我还看到了小玉儿,不过小玉儿当时在树上,并没有进院子里来,呵呵,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如果门叔不介意的话,这两天让他们两个多来陪陪我可好?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孩子”

    胡仙儿一这么说,老门子和刘仁礼都是一愣,两人互望了一眼,都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怎么小鹤草和小玉儿,就入了胡仙儿的眼了?不过转念一想,两人马上就想到了小鹤草的魂物,两人都恍然大悟,老门子不由得转头看了刘仁礼一眼

    刘仁礼转头看着胡仙儿道:“仙儿小姐,这样不会打扰到你吗?”

    胡仙儿笑着道:“不会,他们两个我真的很喜欢,都是十分可爱的孩子,如果有时间的话,让他们来多陪陪我吧,省得在这里无聊”

    刘仁礼马上道:“胡小姐喜欢,那就让他们多来陪陪你好了,门叔,这个没有问题吧?”

    老门子连忙点头道:“没有问题,她们能来陪胡小姐,是他们的荣幸才是”

    一听老门子这么说,胡仙儿却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道:“怎么?难道小鹤草是胡家的仆人吧?噢,门叔你应该是刘家的家生子,那小鹤草也应该是刘家的仆人吧?”说这话的时候,胡仙儿的语气明显的冷淡了下来,这让老门子和刘仁礼都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她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是突然就生气了

    不过老门子还是马上道:“胡小姐误会了,因为小鹤草这孩子,不但十分的乖巧,而且十分的聪明,所以老奴我虽然收他做了干孙,却没有让他加入刘家,不瞒胡小姐和七少爷说,老奴是怕误了小鹤草的前程,胡小姐也应该知道,一个植师,如果成为了别人的仆人,以后在想进步就很难了,在加上小鹤草这孩子又是草植魂,天赋并不是很好,所以老奴就没让小鹤草加入刘家,怕他将来一事儿无成,这件事情族长也是知道的,也已经同意了”(未完待续,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