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不同寻常
    老门子这话不只是对胡仙儿说的,也是对刘仁礼说的,毕竟小鹤草的事情,刘仁礼是不知道的,而像老门子这样的身份,要是收了干亲,他的干亲,也会自动的成为刘家的仆人,现在小鹤草却不是刘家的仆人,要是因为这个让刘仁礼误会,那就不好了。.

    只不过不管是老门子还是刘仁礼,都没有注意到,在老门子提到小鹤草的天赋不好时,胡仙儿眼角的肌肉在一次的抽动了两下。

    胡仙儿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小鹤草这样一个天才,会被老门子认为是天赋一般呢?不过转念一想,胡仙儿也就明白了,虽然老门子是刘家的仆人,但是刘家并不是以植师为主的,刘家的人大多都是兵魂师,当然不可能成为植师,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老门子对于植师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在加上小鹤草可能是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展现过自己的天赋,所以他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

    胡仙儿看着老门子,开口道:“原来是这样,门叔你的决定是对的,一个植师,如果一但成为了别人家的仆人,那他这一辈子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了,天赋好的人,可能会成为一个植师,但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植师,天赋一般的植师,可能最后只能成为一个药师,成为别人的仆人,对于植师的影响太大了。”

    老门子和刘仁礼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两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胡仙儿,胡仙儿看着两人道:“一个植师是不是强大,最主要的就是看他的心,植师的心必须是**的,是自往着自然的,如果他成为了别人的仆人,想在领悟到自然之心,却是不可能了。”

    两人这才点了点头,他们也发现刚刚胡仙儿有些生气,在她以为小鹤草是刘家的仆人时,但是现在却不在生气了,显然是因为小鹤草是一个植师的原因。

    一想到这里,刘仁礼不由得感到庆幸,幸好小鹤草不是刘家的仆人,不然的话还就真的惹这位小姐不高兴了,那他这一次想要讨好这位小姐,就算是白费了。

    胡仙儿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两位,我要谢谢你们,你们为一位植师保住了他的自然之心,这几天就让小鹤草过来陪陪我吧,说实话,像这么懂事,这么聪明的小孩,我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门叔,小鹤草的学业如何?”

    门叔一听胡仙儿这么问,微微一愣,接着他沉声道:“不敢瞒胡小姐,鹤草的功课十分好,而且他有过目不望之能,他现在进学两年,但是这两年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认为没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了,现在小鹤草早就已经在家里自学了。”

    一听老门子这么说,刘仁礼的身体不由得一震,他可是知道老门子说的老师是什么,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会如此的天才,现在他也完全的理解,为什么老门子不让小鹤草进入到刘家为仆了,如果天小鹤草的那么天才的话,让他入刘家为仆,可能真的是误了他一生。

    胡仙儿一听老门子这么说,先是两眼一亮,接着却是皱了皱眉头,一看到胡仙儿这样的表情,老门子刘仁礼却都是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胡仙儿看了两人一眼,轻叹了口气道:“两位不要误会,我只感到有些担心,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受到天谴的,如果不是有大气运加身的话,可能会早夭,希望小鹤草能平平安安的吧。”

    一听胡仙儿这么说,老门子和刘仁礼都是一惭,两人到现在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胡仙儿好像是对小鹤草太过于关心了吧?他两人之前见胡仙儿关心小鹤草,只是以为她是看到了一个植魂者,感到亲近,所以才会关心,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只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儿?

    两人虽然是一肚子的疑问,却也没有多问,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可是不一般,容不得他们随便的发问,所以两人只能把疑问留在肚子里。

    胡仙儿这个时候,好像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致,刘仁礼一看到胡仙儿的样子,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在留下来打扰了,他马上就对胡仙儿道:“胡小姐要是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我和门叔就先回去了,一会儿我们把野味处理好了,在派人来请胡小姐前去用饭。”

    胡仙儿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无意识的嗯了一声,看样子她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刘仁礼也没有在打扰她,而是冲她行了一礼,领着老门子离开了。

    两人到了松森院的外面这后,刘仁礼皱着眉头对老门子道:“门叔,你有没有感觉到,胡小姐好像是对小鹤草太过于关心了?”

    老门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七少爷,胡小姐对小鹤草好像真的是太关心了,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胡小姐是因为小鹤草是一个植魂者,所以胡小姐才会如此的关心他,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是不对,七少爷,老奴没有猜错的话,胡小姐应该是植圣胡家的人吧?”

    刘仁礼点了点头道:“不错,胡小姐就是植圣胡家这一代中,最天才的一位。”

    老门子点了点头道:“那就对了,胡小姐是出身自植圣胡家,她见过的植师一定很多,就算小鹤草是一个植魂者,也不可能引起他这么大的观注,甚至已经达到了关心的成度,所以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刘仁礼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他沉声道:“门叔,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小鹤草。”

    老门子一听刘仁礼这么说,身体一震,接着他沉声道:“七少爷请随我来。”老门子现在已经想好了,刘仁礼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伤害到小鹤草,不然的话以胡仙儿对小鹤草的关心成芳,刘仁礼就算是彻底的得罪了胡仙儿,所以这个时候让刘仁礼去见见小鹤草,也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不一会称就来到了前院,到了老门子的房间,老门子的房间里有亮光,正是灯笼花的光芒,两人刚一到房门前,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哥哥,你说爷爷他吃饭了没有?我们都开始吃饭了,爷爷要是不吃饭,会不会饿?”

    一个小男孩的声音道:“爷爷应该还没有吃饭,玉儿,你先吃吧,爷爷是有事情要办,所以没有时间吃饭,要是他知道我们也不吃饭的话,会担心的,所以我们要吃的饱饱的,这样爷爷才不会担心我们。”

    小女孩应了一声,屋子里又传来了吃饭的声音,老门子一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伸手轻轻的推开了门,他一打开门,小鹤草和小玉儿都往门前望了过来。

    一看到是老门子,小玉儿马上就放下了手里的碗,往老门子扑了过来道:“爷爷,你回来了。”小鹤草也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老门子一把抱起了小玉儿,呵呵轻笑道:“我的好玉儿,爷爷回来了。”小鹤草也冲着老门子行了一礼,不过他随后就注意到了刘仁礼。

    刘仁礼这时也把目光对准了小鹤草,他发现小鹤草确实是与其它的小孩不同,他身上那种气质,就算是一般的大人都不会有,而现在他竟然有,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老门子这时也放下了小玉儿,转头把刘仁礼请进了屋子,到了屋子里之后,老门子转头对小玉儿和小鹤草道:“玉儿,宝儿,见过七少爷。”

    小玉儿和小鹤草马上就对刘仁礼行了一礼道:“见过七少爷。”刘仁礼点了点头,沉声道:“不必客气。”

    老门子转头看着小鹤草道:“宝儿,你今天是不是去过那个长满了松树的院子?见到了院子里住着的那位小姐?”

    小鹤草一听老门子这么说,以为老门子因为他进了那个院子而生气了,他连忙道:“是,爷爷,今天我去了那个院子,见到了胡小姐,爷爷不要怪我。”

    老门子摇了摇头道:“我不怪你,宝儿,你见到那位胡小姐的时候,可是做了什么事情吗?或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小鹤草一听老门子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的神,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刘仁礼,老门子可是人老人精的人物,一看到小鹤草的样子,就开口道:“宝儿,你放心说吧,七少爷不会说出去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沉声道:“爷爷,我是去里面拣松塔的,但是当时松塔在树上,我就跟松树沟通了一下,之后就看到了胡小姐。”

    “跟松树沟通?怎么沟通的?”这话不是老门子问的,而是刘仁礼,同时刘仁礼也两眼放光的看着小鹤草。

    小鹤草看着老门子一眼,老门子点了点头,小鹤草这才低着头道:“爷爷,其实我可以听得到小草说话,但是我之前没有办法听到松树说话,今天我在小草的帮助之下,突然就可以听到松树说话了,还可以跟松树说话了。”

    一听到小鹤草这么说,不只是刘仁礼,就连老门子都愣住了,就算是老门子不了解修练的事情,他也十分的清楚,小鹤草的这种能力,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他一时之间竟然被震住了,忘了说话了。

    这时刘仁礼却忽的一下站了起来,他两眼放光的看着小鹤草,好一会儿才长出了口气,但是依然一脸喜色的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