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植圣胡家
    水仙花一样的人,水仙花一样的气质,水仙花的魂物,不得不成认,虽然这个女人并不是十分的漂亮,但是只要她站在那里,你就会不自觉的把目光转向她,她总是最为吸引人的存在。

    但是老门子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注意的是这个女人的姓氏,这个女人姓胡,而她又是一个植魂者,一听到这个姓氏,在一看到这个女人头上的植魂物,老门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家族,植圣胡家。

    胡家是刀魂国里一个有名的大家族,他们家族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所有的族人全都植师,所有家族直系族人,全都是植魂者,不管是什么样的植魂,反正全都是植魂者。

    除了这些之外,胡家之所以被称之为植圣,就是因为他们家族的药理绝对是刀魂国一绝,甚至是整个魂界大陆的一绝。也正是因为之样,所以胡家在植师会里也有很高的地位,可以说,胡家的影响力,已经不局限在整个刀魂国了,而是整个魂界大陆。

    胡家在刀魂国这里的地位十分的超然,他们不会去参与刀魂国内任何的争斗,胡家只是制药,他们只是给人治病,不管是什么人,求到他们的头上,他们都会对他进行救治,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胡家才会被称之为植圣。

    当然,也不要因为这个就小看了胡家,所有人都知道,胡家的人,其实是分为两部分的,救人的,给人治病的,一般的都是胡家的女人,胡家的女人也许是天赋的原因,他们在药理上的成就,十分了高超,她们可以配制出这个世界上最灵的药,但是同时。她们也可以配制出这个世界上最毒的毒药。

    而胡家的男人,却都有另一个身份,植战师,植战师与传统的植师不一样,传统的植师,一般都是以治病,和与植物沟通。为植物看病为主,而植战师却不一样,他们是通过特别的方法,来与植物进行沟通,然后让植物帮着他们进行战斗,相传一个植战师。在丛林之中是无敌的存在,就算是实力强悍的兵魂师,只要进了丛林,也不可能是植战师的对手。

    而胡家的男人,却是魂界这里最出名的植战师,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陆上。没有那个势力愿意去招若胡家,一是怕胡家的毒,二是怕胡家的男人,三就是怕那些被胡家救过命的人。

    胡家从成立到现在,被他们家求过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一但你得罪了胡家,甚至都不用胡家亲自出手,那些被胡家救过的人。就会全力的追杀你,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想还胡家的人情。

    一想到这里,老门子更是不敢怠慢,他转头对刘森道:“木头,快去安排一下。让你的儿媳妇去把松林院那里好好的收拾一下,她们两个这几天就在那里侍候吧,这位胡小姐,可能是胡家的人。不得怠慢,刘严,去把马车牵到后院去,照看好。”

    刘森也是刘家的老人了,自然也知道胡家,所以一听老门子这么说,他马上就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刘严也来到了马车前面,冲着那人车夫小声的说着什么,那个车夫却是不停的点了点头。

    这个车夫也是一个物魂者,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一脸的冷漠,好像他就根本就不会笑一样。

    这时刘仁礼已经跟着那位胡小姐往院子里走去,走到门前的时候,刘仁礼转头对老门子道:“门叔,可安排好了?”

    老门子点了点头道:“回少爷的话,已经安排好了,胡小姐可以去松林院休息,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少爷你们就在下院休息,那里每天都有人打扫,而且一应用品俱全,虽然不如家里用的好,但是也都有准备,只是希望各位少爷不要嫌弃才好。”

    刘仁礼转头对其它人笑着道:“各位,就要委屈你们了,这一次我们回来的突然,我都没有跟家里打招呼,所以只能一切从简了,见谅。”

    那几人都哈哈大笑道:“刘兄,你太客气,是我们来的太突然了,这不怪你,我们是来看风景的,又不是来享受的,不过仙儿小姐的房间,你可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不然的话回到阁里,怕是会有很多的人找你的麻烦。”

    刘仁礼哈哈大笑道:“这个当然,个位可能不知道,松林院那里是我们这个庄院最好的一个院子,那里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却种了很多的松树,而那些松树,可全都长了有几十年了,树身高大,那里已经成了我们刘家的一景了,平时门叔可是舍不得让别人住进去。”

    说实话,刘仁礼现在对老门子真的是太满意了,以前他总是觉得,那些大家族的人说,有一个好用的仆人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他却一直没有什么感觉,在他看来,仆人还不就是那样,你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只要把事情办好就可以了,有什么好重要的,随便叫来一个仆人不都是那样吗。

    但是今天看到老门子的表现,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这句话,老门子今天的表现真的是太好了,太给他长脸了,而且所有的安排,都非常的合他的心意。

    而胡仙儿一听刘仁礼这么说,也转头看了老门子一眼,接着她冲着老门子微微一笑道:“多谢门叔的安排。”

    老门子连忙道:“当不得小姐如此称呼,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各位小姐少爷请,七少爷,今天晚上要不要尝一尝野味?虽然小的们没有什么能耐,弄不到太好的东西,但是几只野鸡野兔还是有的。”

    刘仁礼一听老门子这么说,马上就明白了老门子的意思,老门子这那里是告诉他们要吃什么野味,分明是给他指出了一条玩乐的路子,他也不是笨人,马上就转头对几个同伴道:“几位,我们家这个庄子的后院,直接就可以上山,要不一会儿我们到山上去自己打点野味怎么样?实话跟你们几位说,这野味要自己打出来的才有味道。”

    那几人都哈哈大笑,一人开口道:“我说仁礼兄,这打猎我们也没有没有打过,有什么好玩的,真你少拿这个来骗我们。”

    刘仁礼呵呵一笑道:“跟各位说了,在这聚云山里打猎,跟别的地方可是不一样,在聚云山这里,有一种野鸡的味道十分的好,那可是我们聚云城的贡品,名为瑧鸡,那味道,可惜,这种瑧鸡并不容易打,没点实力可是打不着的,不如我们今天就去试试运气如何。”

    这是另一个人开口道:“瑧鸡?你们这里竟然有瑧鸡?真没有想到,走,快走,安顿好了,马上就上山,天哪,瑧鸡我只吃过一次,那味道,到现在我还想着呢。”

    瑧鸡之名,他们这一伙人都听说过,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瑧鸡是那里出产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这聚云山里出产的。

    这时一行人也进了院子,他们并没有在前院停留,而是直接就去了后院,这时刘森的两个儿媳也已经出来了,引着胡仙儿去了松林院。

    刘仁礼还真的没有说错,这松林院里,种着几十棵高大的松树,这些松树都是刘家早就种下的,一直长到现在,这些松树一个个笔直高大,像是把把冲天的立剑一样,气势非凡。

    当然最主要的是,在这个院子里,还有很多的花草,而这些正合胡仙儿的品味,胡仙儿是一个植师,还是一个实力很强的植师,她更喜欢与植物亲近,所以住在松林院这里是在好没有了。

    老门子和刘森全程陪着刘仁礼他们,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些客人的重要性,虽然现在庄子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好在刘仁礼他们在学院的时候,也养成了独立的习惯,到是不需要太多的人侍候。

    刀君阁那里有一个十分特别的规定,所有进入刀君阁的人,都不得带仆人,他们在刀君阁的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动手才行,时间长了,刘仁礼他们也就习惯了。

    而小鹤草和小玉儿两人,一直都趴在门缝那里,注视着刘仁礼他们一行人,小玉儿有些不解,但是小鹤草却看出了这些人的不凡,这些人虽然没有仆人,但是一个人身上都带有一线的贵气,虽然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自然,但是却总是透着一丝的傲气,在加上他们头上的魂物又全都是兵魂,小鹤草自然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简单。

    门清没有陪着两人,因为刘仁礼他们的突然到来,让庄园里原本就不多的人手,更显得紧张了,门清也出去帮忙了,只是让小鹤草和小玉儿留在前院自己玩耍,好在刘仁礼他们都在后院,一般的情况下,也不会跑到前院来,所以看不到小鹤草和小玉儿,两人也十分的懂事,没有出去乱跑,只是在院子里玩。

    这其实也是他们这些出身自穷人家的小孩,早就养成的习惯,穷人家的孩子,不像明钱人家的孩子,有专门的人照看,穷人家的孩子,大人要出去忙工作,一般的情况下,都会把院子留在家里自己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就早早的习惯了在自己家里玩,不会出去乱跑,所以小鹤草和小玉儿虽然只是留在前院这里,却是没有到处乱跑,而是在自己找乐子。

    其实主要是小玉儿,只要小玉儿找到玩的东西就可以了,小鹤草却根本就不用找什么玩的东西,庄园这里有很多的植物,只要跟那些植物呆在一起,小鹤草就不会感到无聊,他可以一个人坐在草地上一整天,不但不会无聊,还会很高兴。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