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十五章 两年变化
    时光悠悠,两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现在小鹤草已经七岁了,虽然他依然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他与两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了。

    有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用在小鹤草的身上到是正合适,两年多的学习,小鹤草不但把刘家学堂里所有的书全都读了一个遍,同时也把刘顺从家里带出来的药书,全都看了一个遍。

    而且小鹤草所看过的书,不只是看过那么简单,所有的书,他几乎都默写了一遍,这可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了,不要说小孩子,就算是一个大人都做不到,但是小鹤草却做到了,他这两年的时候,除了偶尔回家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全都用在了学习上,他就像量块海绵,而那些知识就像是水,他拼命的把那些知识吸到自己的身体里,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两年光是被小鹤草用秃的笔,就不知道有多少只了,他写过出来的纸,可以堆满一个房间。看到小鹤草如此的努力,田牛和老门子,又是高兴又是心疼。

    现在小鹤草虽然依然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他站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却总是给人一种饱读诗书,斯文睿智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出现在一个小孩的身上,实在是有些奇怪。

    但是小鹤草确实是很奇特,他不但写字越来越好,而且他还自学成了画技,并且把刘顺家的那些药书,全都给画了出来。

    现在小鹤草已经不在去学堂上学了,只是偶尔的去学堂那里,也只是去看看玉书和玉峰两人,跟两人讨论一下学问,玉书和玉峰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他的了。

    这也是魂界这里的一大弊病,他们重武轻文,学文这东西,在魂界这里并不被重视。除了一些有用的东西之外,像是什么诗词文章之类的,在这里并不被重视,因为人们认为那是没有用的东西,所有没脸上去学,甚至在这里,上层的人会认为那些都是下等人学的。他们要是学了,实在是有**份。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上层的人没有人喜欢那些东西,下面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去学,没有人会去研究。那自然就不可能有什么发展。

    小鹤草看的那些书,多半是一些史书,杂记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就是家规,或是关于经营的东西,别的书却是很少的。

    但是就算是这些东西,也是十分难得一见的。外面的书店里卖的书,多半都是一些史书和杂记,其它的东西少之又少。

    这两年小鹤草用掉的纸,实在是太多,就算是以田牛的身份,也供不起小鹤草,还好有老门子在,这两年小鹤草用的纸。大部分都是老门子供的。

    一年前田牛已经正式的成为了刘家的家仆了,不过他并没有被调离,还在守着刘家老店,而刘家老店在田牛的经营下,也已经扩建了,现在比原来至少大了一倍,也算是刘家的一分产业了。在加上田牛对刘家老店经营的十分好,刘家也就没有调走他。

    不过老门子却被调走了,就在田牛正式的成为刘家家仆的时候,老门子就被调回到了刘家。成为了刘家的一位外院总管,权力比以前大多了。

    也正是因为老门子的权力大了,所以小鹤草这两年用的笔墨纸砚,全都是老门子提供的,这也让田牛省下了一大笔的开消。

    又是一年的盛夏时分,这一天田牛套好了车,让小鹤草和小玉儿坐到了车上,自己赶着车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两个小家伙道:“宝儿,玉儿,你们两个这一次去看你们门爷爷,一定要听话啊,不要给你们门爷爷捣乱,听到了吗?”

    田牛正是要送小鹤草和玉儿去看老门子,老门子被刘家调回到了本家也就是聚云城那里,而聚云城离绿翠城可是有一段距离的,要去聚云城并不容易,要是走陆路的话,最少要一个月的是时间,要是走水路的话,也得十天左右。

    老门子回到刘家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前些天给田牛来信,说想要见见小鹤草和小玉儿,老人的年纪大了,虽然身体很好,但是因为身边没有孩子,也没有一个说话的人,总是会感到寂莫,对小鹤草和小玉儿,自然更是想的厉害。

    正好,最近绿翠城这里有一批药材要运到聚云城去,而运药材的船也是刘家的,管事的人正是刘顺的父亲,刘顺在一年前,也正式的在他父亲的店里帮忙了,这一次也会跟着一起去聚云城,田牛就想着让小鹤草和小玉儿一起去聚云城那里去看看老门子,坐船去还有刘顺和他父亲照顾,他也可以放心,等小鹤草回来之后,也就差不多可以到桑药师那里去学习药理了,到那时小鹤草怕是就更加的没有时间去看老门子了。

    田牛跟绫纱商量了一下,绫纱虽然有些舍不得,怕孩子出事儿,但最后还是同意了,因为老门子对他们有大恩,让小鹤草去看看老门子也是应该的。

    田牛赶着马车一路往绿翠城的碧玉河那里走去,这碧玉河可是绿翠城里的一个重要的运输码头,每天有无数的小船上在这里出出进进。

    从碧玉河出去,走水路不过十里左右,就可以进入到吾陵河中,这吾陵河可是这附近第一大河,重要的水上通道,可以路经近百个城市,聚云城和绿翠城,只是其中的两个城市罢了。

    田牛的马车来到了码头那里,刘家的药材正在装船,先装上小船,然后由小船一路的驶进入到吾陵河里,在装上大船,运到聚云城那里去。

    之所以要这么的麻烦,就是因办吾陵河那里的水势十分的大,不太适合建造码头,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运输了。

    刘顺的父亲名叫刘吉,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一脸的和气,他现在正一脸汗水的指挥着人,把药材装上小船,刘顺也有模有样的在一旁指挥。这些都是他要学的东西,以便将来好接父亲的班。

    远远的刘吉就看到了田牛的马车,等到田牛的马车到了他的身边,他连忙迎了上去,笑着对田牛道:“田牛兄弟来了,哎啊,这不是我们的小宝儿和可爱的小玉儿吗?快来让伯伯看看。恩,我们的宝儿真的是越来越俊俏了,恩,小玉儿也越来越漂亮了。”

    刘吉因为刘顺和小鹤草的关系,一年多以前就认识了,刘吉可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像小鹤草这样的人,不管他进不进刘家,将来的成就都是不可限量的,而且他也十分的清杨楚,小鹤草不进刘家更好,以后刘顺还多了一层保护。

    刘吉可是十分清楚的,像他们这种做家仆的。主人相信你,那你就是得宠的,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要是有一天主人不信你,不宠你了,那你就什么都不是,在刘家,以前风光无限。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仆从,不在少数,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初他知道小鹤草没有加入刘家,不但没有殊远小鹤草,还让刘顺尽量的与小鹤草结交。

    在刘吉看来,只要与小鹤草交好。将来就算是他们家不在受宠了,只要有小鹤草在外面帮称一把,那也不会弄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田牛笑着冲刘吉行礼道:“刘大哥,这一次可是要麻烦你了。你也知道,门叔他年纪大了,在加上特别的喜欢这两个孩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去看看了。”

    刘吉摆了摆手道:“兄弟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门叔年纪大了,我们这些当小辈的,孝顺他也是应该的,以前门叔在绿翠城这里的时候,也帮过我的忙,能给他办点事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田牛笑着道:“是这话,哎,看看小顺这孩子,已经有模有样的了,看来以后刘大哥你是后继有人了。”

    刘吉看着一旁正在指挥着工人往船上搬药材的刘顺,轻叹了口气道:“这孩子,聪明到是挺聪明的,就是有些毛燥,不怕兄弟你笑话,我看他还没有小鹤草稳重呢,还有脸说是小鹤草的哥哥,丢人,对了兄弟,我听说弟妹又有了?好事儿啊,要是能给你添一个大胖小子,那你可就有后了。”

    一说这事儿,田牛的脸上就笑开了花,他与绫纱结婚也有十年的时间了,但是这十年的时间,他们就只有玉儿这么一个孩子,在魂界这里,你家要是没有一个儿子来继承家业的话,那可就算是绝了后了,这里的人对于子嗣可是很看中的。田牛连忙道:“错哥哥你吉言,回头我请哥哥你喝酒。”

    刘吉哈哈大笑道:“好,好,等到弟妹生了大胖小子的时候,我一定去喝上两杯喜酒,兄弟,这药也装的差不多了,我这就上船上了。”

    田牛连忙道:“哥哥你一路顺风,宝儿,玉儿,到了船上之后,一定要听刘伯伯的话,不要乱跑,听见没有?见到门爷爷后,要听话,门爷爷现在在刘家,那里的规矩大,不要失了礼数,让你们的门爷爷难做,给你们门爷爷丢人。”

    小鹤草和玉儿齐齐的应了一声,不过小鹤草是一脸的沉稳,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而小玉儿却是一脸的新奇,恨不得随时都能跑到船上去。

    田牛看着两人脸上的表情,也叹了口气,转头对刘吉道:“这一路上就麻烦刘大哥了。”

    刘吉哈哈大笑道:“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兄弟,你回吧,我们这就上船了。”说着接着两个小的往船上走去,这时刘顺也跑了过来,他已经十四岁了,虽然脸上还带着稚气,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是成年人的打扮了,在加上一脸故做老成的表情,相子让人发笑。

    刘顺显然是早就知道小鹤草他们过来了,不过因为要指挥那些工人往船上装药材,一直没过去跟小鹤草说话,他父亲对他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他要是敢过去说话,一定会被刘吉骂,所以他一直耐着性子的站在那里指挥着那些工人,现在一看到小鹤草过来了,他马上就冲着小鹤草挤了挤眼睛,引得小玉儿格格直笑。

    刘吉对别人都是笑眯眯的,但是对自己的儿子,却是十分的严厉,他转头瞪了刘顺一眼道:“少做怪,药材都搬的差不多了,上船,我们要走,在不走就误了时辰了。”刘顺马上应了一声,指挥着几个工人,把最后的几包药材搬到了船上,这时刘吉已经领着小鹤草和玉儿上了船,刘顺也登上了船,那些工人都是他们店里的伙计,自然会自己回到店里去,不用他们管。

    等所有人都上了船之后,船夫摇着船桨,小船缓缓的往河中心驶去,田牛站在岸边冲着他们一行人摆着手,小鹤草和小玉儿也冲着田牛摆着手,不过很快船就驶到了河中心,缓缓的往前行动,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了田牛了。

    这种小船的速度还是十分快的,十里的水路不过半个小时左右就已经到了,在吾陵河那里,停着很多的大船,一艘艘的小船,就像是蚂蚁一样,聚在那些大船的旁边,把小船上的货物,通过滑轮吊到大船上去,不时的有装满了东西的大船离开,又有新的大船到来,整个吾陵河道,一片的繁忙景象。

    刘吉他们乘坐的小船,很快就驶到了一艘大船旁边,船上自然有工人放下了吊绳还有软梯,接着一个个的工人从船上下来,把小船上的药材,系在吊绳上,船上有工人把药包拉到船上,然后搬到船舱里,这些工人都是熟工,一切都做的有条不紊,一慌不忙,但是速度却一点也不慢。

    而这时刘顺已经顺着软梯上了船,在船上指挥那些工人把药材送到船舱里,刘吉却没有着急,跟小鹤草和小玉儿一直站在小船上。等小船上的药包都搬完之后,刘顺这才让船上的人,把一个大篮子系在了绳子上,放了下来,刘吉把小鹤草放到了篮子里,工人小心的把小鹤草拉到了船上,然后又把篮子放下来,把小玉儿放到了篮子里,拉到了船上,这时刘吉才从软梯上了大船,小船也转头往绿翠城里走去。

    刘吉上了船之后,看了刘顺一眼道:“怎么样?药材可都装好了?”

    刘顺点了点头道:“爹,你就放心好了,都已经装好了,我亲自看过了,都用油布包上了,不会有事儿的,你不必担心。”

    刘吉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正好奇的看着大船上那些东西的小鹤草和小玉儿,沉声道:“宝儿和玉儿住的地方可安排好了?他们两个第一次坐船,可能会晕船,我让你安排一个婆子上船来照顾他们,你可安排了?”

    刘顺点了点头道:“已经安排完了,父亲放心。”刘吉这才点了点头,沉声道:“开船!”

    随着船工的一声号子,大船缓缓的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