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十一章 小小团体
    玉书看着那个中年人道:“大哥,他的资质又岂止是好啊,简直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他竟然可以过目不忘,这一上午的时候,已经教他认识上面个字了。”

    这个中年人,正是玉书的大哥玉峰,他的魂物是一杆笔,当他们两人懂事之后,刘家的人就开始教两人识字了,两人这些年的学问做的也很是不错,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教过孩子,前一段时间刘家就把他们派到了绿翠城这里,让他们先生这里教一下这些孩子,等积累了一些经验之后,在回到刘家去教那些本家的弟子。

    玉峰一听玉书说,小鹤草竟然能过目不忘,不上得一愣,接着脸色一喜道:“此话当真?那个孩子当真可以过目不忘?”

    玉书笑着道:“当然在是真的了,大哥难道还不信我吗?”

    玉峰摇了摇头道:“我当然信你了,不过你也知道,过目不忘的本事,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现在这孩子竟然能过目不忘,这到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二弟,你看这件事情要不要上报家里?”

    玉书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大哥,我看还是算了,你可不要忘了,这个小孩是什么人领来的,那可是门叔领来的,门叔在家族里的地位如何,我想你比我清楚,那比你我的地位是只高不低,我想门叔让这个孩子来这里进学,一定有他的目地,而且你认为门叔会不把这件事告诉家里吗?我们还是不要说了,不然的话可能会引得门叔不快。那就不好了。”

    玉峰一听玉书这么说。也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你说的有理,这孩子是门叔送来的,确实是不用我们操什么心,罢了,就这样吧,我们尽量的教导这个孩子就是了,对了,门叔送来的时候。这个孩子还什么都不会呢,我看我们还是把这个孩子过目不望的本事,跟门叔说说为好,省得门叔不知道这件事情。”

    玉书点了点头道:“我会的,这件事情确实是要跟门叔说一下,不过大哥,那孩子可是一个植魂者,你说他能为我们刘家所用吗?”

    玉峰沉声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他的老师。结这个善缘,对你我都有好处。虽然我们是刘家的家生子,但是我们玉家,在刘家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如果那孩子将来真的有出息了,我们在刘家的地位,说不定还能升上一升,走吧,去吃饭吧,下午也不要在教那孩子东西了,省得把他给累坏了。”

    玉书应了一声,两人转身往后院走去,这后院也有一排房子,几个仆妇在里面忙忙碌碌,而刘顺他们,已经坐在那里吃饭了。

    刘家学堂的午餐还是很不错的,白米饭,还有两个菜,而且有一个菜里竟然还有肉,小鹤草就算是在家的时候,都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不过他是第一次跟大家一起吃饭,有些放不开,吃的饭多,吃的菜少,只夹了几口菜,就把一碗饭给吃下去了。

    玉书和玉峰两人也在这里用餐,不过两人不跟这些学生一起吃,而是在另一个房间吃,吃的东西也比这些学生要好,一共四个菜,两荤两素,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水平了。

    吃过午饭之后,有一段休息的时候,在后院那里,还专门有一个房间,是给这些孩子午睡的,吃过饭后,这些孩子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就被玉峰赶到了后院的房间里。

    因为是睡觉的时间,所以也就不分什么大班小班了,所有人都在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里有两个大通铺,上面铺着干草,干草上面又铺着一层褥子,每人还有一个小被子,准备的到是十分的齐全。

    那些孩子也都知道,每天这个时候,都是睡觉的时间,所有都乖乖的跑到了那个房间里躺了下来,玉峰一看那些孩子都躺下了,这才转身走了,而他一走,床上的孩子就全都悄悄的爬了起来,小孩子精力充沛,让他们乖乖的睡觉,他们又那里睡得着。

    而小鹤草自然也睡不着,他一看那些孩子都爬了起来,也跟着爬了起来,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些孩子,不知道那些孩子在干什么。

    那些孩子慢慢的聚到了刘顺的身边,刘顺领着那些孩子来到了小鹤草的跟前,小鹤草一看他们这么多年都聚到自己的身边,不由得有些害怕,往床里缩了缩。

    刘顺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来,弟弟别害怕,你叫什么名字?”

    小鹤草看着刘顺,小声的道:“我叫鹤草,田鹤草。”

    刘顺笑着道:“鹤草弟弟别怕,来,过来坐吧,我跟你说说学堂里的事情。”说完刘顺坐在了床边,看着小鹤草。

    小鹤草小心的往刘顺的身边靠了靠,但是却依然离刘顺有一段距离。刘顺也不在意,他看着小鹤草,笑着道:“鹤草弟弟别怕,在这里没有人会欺负你,我们的身份都是一样的,都是刘家的人,今天我们在一个学堂里上学,以后要相互照顾啊。”

    小鹤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看了刘顺一眼,刘顺的头上的魂物是一个算盘,这也算是物魂,不过小鹤草以前可没有见过算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刘顺看着小鹤草注意到他头上的魂物,他就笑着道:“这叫算盘,是用来算帐的,鹤草弟弟,你是一个植魂者,以后一定会更有出息,到时候一定要多照顾照顾我们啊,我们可都是物魂者。”小鹤草点了点头。

    事实上在魂界这里,小鹤草这样一个植魂者,已经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了,特别是像刘顺他们这样的物魂者,他们从小就学会了等级的划分。自然更加的不敢去欺负小鹤草。这里是刘家学堂。就算是他们真的欺负小鹤草,也不敢把小鹤草怎么样,要是小鹤草把这件事情告诉两位先生,他们一定会受到重罚的。

    等级无比森严的魂界,如果你没权没势,敢欺负比起等级高的人,那就是在找死。而刘顺他们都是刘家家生子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什么叫等级。在加上他们这些仆人之间,也是要相互照顾的,所以刘顺家也是要相互照顾的,所以刘顺他们更加的不可能欺负小鹤草了。

    但是刘顺也十分的聪明,他知道小鹤草现在还小,而且从他穿的衣服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家境也并不是很好,所以刘顺就计上心头,他觉得在这个时候,结交一个植魂者。那对他们以后会很有好处,所以他才会跟鹤草说那些话。

    刘顺之所以成为这些孩子的头。也是他们家的大人教,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刘家的家生子,以后也都会为刘家效力,在这个时候,与这些孩子结交,并且成为这些孩子的头,以后这些孩子成长起来,成为刘家的仆从之后,他刘顺就有了一张关系网了,这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刘顺虽然对这些还是似懂非懂,但是却按这话做了,所以他慢慢的就成了这些孩子的头,只是过刘顺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一个植魂者,这可是让他喜出往外,所以他也用之前的法子,与小鹤草结交,如果他成为了小鹤草的老大,以后等小鹤草明出息了,那他得到的好处只会更多。

    小鹤草自然不知道这些道理,他只是觉得这位大哥哥十分的亲切,心里不由得生起了几份亲近之心。

    刘顺一看小鹤草的神情就知道这事成了,他以前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收服其它小孩的,毕竟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年纪都不是很大,很好哄的。

    刘顺看着小鹤草头上的魂物道:“鹤草弟弟,你是从那里来的?怎么会进了我们刘家学堂?以前可没有听说过绿翠城里,还有那个刘家的人,家里有一个植魂者小孩。”

    小鹤草也不会说谎,所以他就老老实实的道:“我家住在树根村,是田牛伯伯送我到学堂里来的。”

    刘顺一眼,接着有些不解的道:“田牛?绿翠城里的刘家人中,有叫田牛的吗?你们知道?”刘顺转头对其它几个小孩道,很显然,他是不知道田牛的。

    这时一个小孩开口道:“顺子哥,我知道,田牛就是刘家老店的掌柜的,他现在还不能算是刘家的人,正在考察阶段,不过我听说,他做的很好,很快就可以成为刘家人了,这是我爸爸说的。”

    刘顺一脸恍然的道:“原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他也算是刘家人了,只要进了考察阶段,一般都算是刘家人了,这一点是不会错的,那小鹤草也算是刘家的人了,算了,你们记住了,以后小鹤草就是我们的小兄弟了,不要欺负他,要是看到有人欺负他,他们一定要帮助,要记住我们之前的约定,有兄弟被欺负了,其它人一定要帮忙。”

    其它几人连忙点了点头,刘顺这才转头对小鹤草道:“鹤草弟弟,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小兄弟了,要是有什么事儿,一定要跟我们说,我们会帮你的。”

    小鹤草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是,顺子哥,以后有事儿我一定跟你们说,要是你们有事儿,也要跟我说,我也会帮忙的。”

    刘顺哈哈大笑,拍了拍小鹤草的肩膀道:“好,好,以后要是有事儿,我们一定说,一定说。”说完更是哈哈大笑。

    刘顺之所以会有这样江湖的表现,就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一种类似于武侠小说的话本,已经出现了,而这些东西,往往是更能吸引人,而那些江湖口吻的东西,刘顺全都是从那些话本里学来的,他到是会活学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