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章 进绿翠城
    一辆马车在土路上不紧不是的走着,接车的也并不是什么俊马,但是这在绿翠城周围这样的小地方,也长是了不得的财产了。

    田牛坐在马车上,看着不远处的城墙,转头对情绪已经好了很多,正在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和车,一脸好奇的小鹤草道:“宝儿,看到那城墙了吗?那里就是绿翠城,我们要到家了。”

    小鹤草虽然十分的伤心,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对于新事物的好奇,很快就让他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在树根村那里,每天他能看到的人就那么多,而这一路上,他看到的人,已经比树根村不知道多了多少了。

    绿翠城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城,但是却也是这附近最大的城市,所以这里十分的繁荣,每天都会有很多的人来绿翠城这里卖东西,也有很多的人来买东西,所以绿翠城十分的热闹。

    现在田牛和小鹤草已经快到绿翠城了,他们是在去往绿翠城的官道上,在加上离绿翠城并不远,所以他们遇到的人就更多了。

    在这些人中,有一些怒马鲜衣的骑士,有挑着担子的农夫,还有一些坐着华丽马车的上等人,但是这些人头上三尺的位置,都显示了自己的魂物,像是那些骑士,一般他们头上的魂物,不是动物样的,就是兵器样的,很少有其它样的。

    小鹤草还是第一次看到兵器样和动物样的魂物,动物样的魂物十分的特别,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各种各样的动作,而且还是活的,那些动物会在那个人的头顶上动来动去,显得十分的有趣。

    而那兵器样的魂物就更加的特别了,就像是他们的头上悬着一件兵器一样,而这些头上悬着一件兵器的人。他们无一例外,合都打拌的十分光鲜,骑着马的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人。

    每当看到这样的人时,田牛就会把马车往路旁赶,给那些人让路,因为兵魂者。在魂界这里是有特权的,兵权者就算是杀了一个普通的物魂者。一般的地方官了是不会管的,不过一般的兵器者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那样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还会留下噬杀之名,那就更加的划不来了。

    在魂界这里,物魂者是身份最低的存在,兵魂者要是杀了一个物魂者,基本不会受到任何的处罚,就算是受到了处罚。也是十分轻微的。但是像小鹤草这样的植魂者,就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乱杀的了,他们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那怕是像小鹤草这样,最低等的草魂者,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就算是一个兵魂者,要是杀了一个植魂者,那也是会受到重罚的。

    不过一直呆在城市里的田牛,却是十分的清楚,别看法律是这么归定的,但是每年死的不明不白的植魂者,匠魂者。甚至是兽魂者都不知道有多少,在这个世界上,法律只是给弱者制定的,对于那些强者来说,他们完全可以无视法律的存在。

    一路无惊无险的来到了绿翠城这里,这绿翠城并不是什么大城,只是一个能居住人万人的小城,共有两座城门,面对田牛他们这面的城门是北门,共有一个主门和两个副门组成,主门不会轻开,一般人都是走副门的,副门这里,左面的门是进人的,右面的门是出人的,门前有兵丁把守,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乱闹,就算你是一个兵魂者,到了城门这里,也要乖乖的排队,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不是敌人,要是你敢闯城门的话,一定会被兵丁给打下来的。

    时值正午,出入城门的人却很多,人一些离家远的人,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出城,准备回家了,因为太晚的话,怕是就要走夜路了,而在魂界这里,走夜路可是十分危险的。

    田牛牵着马车在左面的城门那里等候,并没有着急,人一点一点的往城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田牛他们了,两边的兵丁并没有在乎他们,对他们视而不见,田牛牵着马车,顺利的进了绿翠城。

    到了绿翠城里,就是一条由青石板铺成的大道,这条大道路有近二十米宽,大路上人来人往,磨肩擦肘,十分的热闹。

    小鹤草自从进了绿翠城,他的眼睛就不够用了,他那里见过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房子,他不停东张西望,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看什么都好奇。

    不过好在小鹤草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他没有从车上下来,也没有要什么东西,他只是看着好奇罢了。

    马车只是在大路上走了一小会,就转到了旁边的一条小路上,说是小路,也并不是准确,那也应该算是城里的主路之一,只不过没有城里正大街宽,也没有那么热闹罢了。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个小楼前,这个小楼只有三层,砖木结构的,门面也不大,在正门那里,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刘家老店”四个字。

    田牛牵着马车到了这家店的旁边,从店旁边的小路往店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店的后面,店的后面是围墙,围墙有一人多高,在围墙上开门一个门,这个门到是很大,可以供马车进出。

    田牛牵着马车到了门前,走到门前轻轻的拍了拍门,门里马上就传来了一个声音道:“谁啊?”

    田牛微微一笑道:“老门子,是我,快开门。”门里的人一听田牛的声音,马上就打开了门,接着一个老人从门里走了出来,对着田牛道:“掌柜的回来了,这位是?”说完老人看着车上坐着的小鹤草,同时也注意到了小鹤草头上的草魂物。

    田牛笑着道:“我们村里我族弟的孩子,是一个植魂者,这要是放在我们村里,就耽误了,所以我就接到城里来了,先让他认认字,然后在跟桑先生学习药理。”

    老门子一听田牛这么说,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这可是将来的植师大人,不能怠慢了,掌柜的,快进院吧。”田牛点了点头,牵着马车进了院。

    进了院之后,田牛把小鹤草抱了下来道:“小鹤草,这里就是我家了,以后也是你家,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小鹤草好奇的看着这个院子,这个院子很大,院子的左右两边有两排房子,一排房子的门和窗户都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摆着一些家具,另一边房子的门窗却是关的死死的,门上都上着锁。

    除了左右两边之外,在院子的正后方,还有一排房子,这排房子并不是很大,一看就知道也是住人的,现在在房门前,正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长相普通,但是皮肤白皙,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也不错,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有三四岁的样子,粉雕玉琢,说不出来的漂亮。

    小女孩一看到田牛,马上就在那女人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一边扭一边叫道:“爸爸,你回来了,这个小哥哥是谁。”

    那女人把小女孩放到了地上,也走了过来,看着田牛道:“相公,你回来了,一路可好?”

    田牛先是一把抱起那个小女孩亲了一口道:“爸爸回来了,小玉儿有没有想爸爸?这位小哥哥叫田鹤草,以后要住在我们家里了。”说完这才转头对那个女人,温柔的一笑道:“还好,一路也没有遇到什么事儿,很太平。”

    女人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田鹤草,同时也注意到了田鹤草头发的草魂物,两眼一亮,对着田鹤草道:“你就是宝儿吧?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小鹤草怯生生的看着这个女人,不知道如何的称呼,田牛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宝儿,叫伯母。”

    小鹤草一听田牛这么说,马上就对那个女人行了一礼道:“见过伯母。”

    女人十分高兴,蹲下身来,摸了摸小鹤草的头顶道:“乖,真是个好孩子。”说完站了起来,田牛道:“相公,累了吧,进屋休息一下吧。”

    田牛这时也把女儿放下了,他对女儿道:“小玉儿,这位是你的小哥哥,叫田鹤草,以后就叫他哥哥就好了,宝儿,这个是你玉儿妹妹,以后你们要在一起好好玩,不要吵架啊。”

    小鹤草看着这个小女孩,这小女孩从小就生活在城里,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在加上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的好,虽然不如那些大家族的女孩那样,穿金戴银的,却也粉嫩可爱,比村子里的小女孩好看多了,小鹤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这个小女孩了。

    田玉儿却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小哥哥,小鹤草穿的衣服虽然不是太好,但是也不旧,因为他常年在外面跑着玩,小脸被晒的黑黑的,但是因为喜欢跟小草在一起,他的身上却多了一丝安静,自然的感觉,这种感觉小玉儿十分的喜欢,她看着小鹤草道:“哥哥快来,玉儿带你去吃好吃的。”说完拉着小鹤草就往屋里跑。

    小鹤草第一次跟女孩拉手,好在他的年纪很小,到是也没有不好意思,小孩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的简单,就跟着小玉儿跑到了屋子里。

    田牛一看两个小家伙相处的好像还不错,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转头对他妻子道:“绫纱,你去看着这两个小家伙,我到店里去看看,这几天没在店里,我有些不放心。”

    绫纱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吧,我去做点吃的,看你们的样子,也没吃中饭呢吧?我去准备一下。”田牛点了点头,转身往前面的店里走去,而绫纱却转头往房间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