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十章 过目不忘
    不一会儿两大一小三人就到了一个小院子前面,这个小院子看门脸并不是很大,青砖砌成的院墙,门也只是两开的,就算是马车都进不去,在门有一块匾,上面定着“刘家学堂”四个字。高品质更新

    老门子带着田牛和小鹤草来到了学堂前,隐隐的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读书声,老门子上前拍了拍门。

    门里的读书声停了一下,接着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里站着一个三十左右岁,穿着长袍,留着胡子的中年人,在他的头上三尽处,却悬着一本书。

    那人一看到老门子,连忙道:“门叔,你来了。”

    老门子点了点头,沉声道:“玉书,就是这个娃娃,今天要来你们这里进学,你要好好的照顾。”

    被叫做玉书的中年人,看了一眼站在老门子旁边的小鹤草,当他看到小鹤草头上的草魂物时,两眼不由得一亮,接着他马上就对老门子道:“是,请门叔放心,玉书一定尽力的教导。”

    老门子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有些怯怯的小鹤草,蹲**来,笑着道:“鹤草,以后这位就是教你学习认字的先生了,你要好好的学,听到了吗?”

    小鹤草可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而且他隐隐的从老门子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亲切之意,所以他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是,门爷爷放心,我一定好好学。”

    老门子点了点头,转头对玉书道:“玉书,孩子我给你送来了,你领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晚上我在来接他。”玉书应了一声,老门子领着田牛转身走了。老门子今天带田牛到刘家学堂这里来,并不是让他跟刘家的人接触的,而是让他认认门的,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事儿,田牛也可以来这里接小鹤草。

    田牛也知道这一点,而且他也知道,那些认字的人,每一个人都有很高傲,他要是主动的跟人搭话,对方可能还不会理他。高品质更新就在

    等两人走了之后,玉书这才拉着小鹤草的手进了院子,这个院子在外面看并不是很大,但是院子里面却是不小,一进院子就是一个足有几百平米的,由青石铺成的院子,这院子里的边上摆着一套石桌石椅,其它的地方,在没有什么东西了。

    院子里除了一百院墙连上没有墙子之外,其它三面全都是房子,正屋的门打开着,里看不到人,只是摆着桌椅,看来是一个客厅。

    而两边的厢房的窗房也开着,里面坐着几个小孩,正探头探脑的往外看着。玉书带着小鹤草来到了左边的厢房,一推门走了进来。

    这个厢门里摆着几个书案,书案并不是很高,书案后面摆着椅子,椅子上坐着几个小孩,这几个小孩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十分的好,只是粗布衣服,但是却浆洗的十分干静。

    这几个小院,最大的也不过七岁左右,最小跟小鹤草差不多,也就五岁左右,一个个都好奇的看着小鹤草。

    小鹤草看了他们一眼,这几个小孩的头上都顶着他们的魂物,而他们的魂物,全都是各种各样曰常生活的物品,全都是物魂者。

    而这几个小孩一看到小鹤草头上的草魂物,都是一愣,接着眼中闪过一丝敬畏之情,眼光有些闪烁。

    玉书看了那几个小家伙一眼,沉声:“你们几个听好了,他叫田鹤草,从今天开始,也会在这里学习,你们不要欺负他,不要打架,听到了吗?”

    那几个小孩连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站在桌子旁边,对玉书躬身道:“是。”

    玉书点了点头,接着指了指第二排后面的一个空桌,对小鹤草道:“田鹤草,你去那里坐,桌上的书本就是给你用的,不得损坏。高品质更新就在”

    小鹤草对着玉书一躬道:“是,先生。”这些礼节都是在家的时候,田牛教的,不然的话他一个农村娃,那会知道这些。

    玉书一看小鹤草竟然如此有礼貌,心里不由得暗喜,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小鹤草这才到了那张桌子那里坐了下来,随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套笔墨纸砚,这套笔墨纸砚,比一般的笔墨要小上很多,是专门给小孩子准备的,就装在一个小盒子里,拿着十分的方便。

    玉书看小鹤草坐下后,看了其它的几个孩子一眼,沉声道:“你们几个,已经随我学了一段时间了,今天我在教你们十个新字,一定要学会,明天来我要考的。”

    那几个孩子都应了一声,打起了精神,玉书一转走,走到了书子前面,那里有一个帘子,玉书上前,把帘子接开,里面是一个木框,在木框里面,接着十个很大的方形木片,每一个木片上都写着一个字,在这些木片的下面,是一小块新的木片,所有木片都成正方形,,边长在四十公分左右。

    玉书指着已经有字的那几个木片道:“跟我念,雷,打雷的雷!”那些孩子也齐声道:“雷,打雷的雷。”小鹤草也跟着玉书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那些字他好像都认识,但是却好像是被一层薄纱给挡住了,他就是念不了出来那些字,现在玉书这一念,他马上就记住了这个雷字,而且也知道这个字要怎么写了。

    玉书写了那些学生十个字,让他们都会读了之后,这才拿起笔来,在那片木板上,演示这几个字都是怎么写的,那几个学生自然也跟着学,不过他们也都拿着跟小鹤草差不多的笔,在纸上写着那几个字。

    小鹤草自然是有样学样,他也拿着笔,在纸上写那几个字,他与那几个孩子不同,那几个孩子,拿起笔来写字的时候,总是有些磕磕绊绊的,头几个字写的更是没法看,而小鹤草却是不同,他拿起笔来,一气呵成,把那十个字全都写到了纸上,而且写的规规矩矩,虽然说并不像一些书法名家那样有韵味,却比那几个孩子强上太多了。

    玉书一直在注意着小鹤草,一个孩子是不是有学习的天份,是能看出来的,他就是想看看小鹤草的表现如何,现在一看小鹤草竟然一气呵成就把那十个字全都写完了,他不由得一愣,快步的走到了小鹤草书案前,一看小鹤草书案上的字,他不由得一愣,接着两眼一亮,转头看着小鹤草道:“田鹤草,你以前认识字?”

    小鹤草连忙跳下椅子,冲着玉书道:“回先生的话,不认识。”

    玉书脸一沉道:“不要说谎,你当真不认识字?”

    小鹤草毕竟是一个孩子,一看玉书好像生气了,心里更加的害怕,但是他以前确实是不认识字,所以结结巴巴的道:“回,回先生的话,我以前确,确实不认识字。”

    玉书看着小鹤草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在说谎,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好,坐下吧,把这几个字练熟了。”小鹤草应了一声,坐下来,规规矩矩的写着字。而玉书看着小鹤草的眼睛却是全变了,他现在已经认为小鹤草是一个天才了。

    玉书接着来,又看了那几个孩子写的字,不停的纠正一下他们的错误,但是他的心神,却全都放在了小鹤草的身上。

    一个时辰之后,玉书让那几个孩子自己练习以前教他们的字,而他却来到了小鹤草的身边,拿起了小鹤草书案上的一本书,这本书看起来有些旧了,但是保养的还算很好,书上字写着四个字,小鹤草却是不认识。

    玉书看着小鹤草道:“这是我刘家之人,每一个到了进学年龄的孩子,都要学的书,刘氏家规,你可记下了。”

    小鹤草点了点头,玉书这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小鹤草念。他教的并不是很快,而且只教了几个字之后,就停了下来,让小鹤草慢慢的写下来,然后在让他反复的诵读,以便于加深印象。但是他却并不知道,他只读了一遍,小鹤草就已经把上面的字,全都记了下来,写出来就更加的不成问题了。

    像玉书这样,第一本书就教学生家规的,在魂界这里,并不在少数,一些大家族的家族**和家生子,进学之后,第一本要学的书,几乎全都是家规,就是为了让他们记住了,不要去犯家规,在魂界这里,大家族的家规,那可是比国法还要大的。

    玉书在教小鹤草的时候,是越教越喜,因为他发现这个孩子,真的是太聪明了,任何的字,他只要读过一遍,小鹤草马上就能记住,而写下来,这绝对是过目不望的本事儿,绝对是一个天才,在教了小鹤草近百字之后,玉书终于停了下来,不过他看小鹤草的眼神,却是变了人,眼中满是欣赏之情。

    一个教,一个学,很快天就近午了,这时玉书才让孩子们停了下来,接着领着几个孩子到了外面,而从他们对面的到子里,也走出来一个中年人,在这个中年人的身后,也跟着几个孩子,不过这几个孩子的年纪却是要比小鹤草大得多。

    那个中年人眼睛一扫,就看到了小鹤草,他冲着玉书道:“玉书,这就是门叔送来的人?”

    玉书点了点头道:“是,他叫田鹤草,今天门书才送来的。”

    中年人点了点头,沉声道:“资质如何?”

    玉书微微一笑,沉声道:“刘顺,带着他们去吃饭。”从那个中年人身后,走出来了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应了一声,转头道:“都跟我走,大的领着小的。”说完往后院走去。

    一看刘顺领着人都走了,那个中年人才对玉书道:“怎么了玉书?难道那孩子的资质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