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章 特殊气质
    当绫纱进了房间的时候,发现两个小家伙,正人吃着糖果,这些糖全都是她们给小玉儿买的,现在田牛是掌柜的了,他的工钱可是不低,在绿翠城这里,也算是小富之人了,女儿吃点粮,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以前小玉儿却不会这么大方的把糖拿出来给别人吃,却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把糖都拿出来跟小鹤草分享了,这到是有些出乎绫纱的意料之外。

    不过绫纱看到两人相处的这么愉快,也十分的高兴,绫纱虽然不是树根村的人,但是她也是离树根村不远的一个村子里的人,她以前的皮肤也没有这么好,是到了城里之后,不在干农活了,才慢慢变好的,所以她对于树根村的人,没有一点看不起的意思,相反的,他对于小鹤草还十分的看中。

    在魂界这里,也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小鹤草是树根村的人,将来他要是有出息了,一定会照顾树根村,而她是树根村的媳妇,在加上现在她就开始照顾小鹤草了,要是将来小鹤草有出息了,她请小鹤草帮忙,小鹤草那还能不答应,到时候她们村也就跟着发达了。

    绫纱看着两个小家伙,笑着道:“你们两个,不要吃太多的糖啊,小心牙上长虫子,玉儿,去跟你鹤草哥哥玩儿吧,妈妈去做饭。”

    小玉儿应了一声,接着鹤草的手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鹤草哥哥,快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好玩的东西。”说话音两个小家伙已经跑的没影了。

    绫纱看着两人的样子。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她知道两个小家伙跑不出院子,这个院子只有两个出入口,一个就是前面的店铺,他们不可能从店铺那里跑出去的,店里的伙计会看着他们,另一个就是院子里的这个大门,不过那里有老门子看着。更加的不会放他们两个出去,绫纱十分的放心。

    对于老门子,绫纱可是十分尊敬的,老门子是刘家的家生子,听说以前还是刘家一位老爷的仆人,只不过因为年纪太大了,在加上还是一位物魂者,所以就来这店里帮着看门了,他在店里的地位,可是一点也不比田牛差。

    田牛原本只能算是刘家雇的人。但是因为他十分的机灵,十分的会来事儿。所以刘家就提拨他做了这个掌柜的,其实刘家对这个小店并不是十分的在意,因为刘家可不是绿翠城里的那些家伙,刘家是聚云城里的大家族,实力强悍无比,听说家族里光是厉害的兵魂者就有好几个,兽魂者更多,比绿翠城这里的那些小家族,强太多了。

    现在田牛还不是刘家的仆人,可以说他是正处在考查期,如果他能通过一次的考查,他就可以成为刘家的仆人了。

    不要以为给别人当仆人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事实上,在这种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弱者依附强者,那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你连依附强者的资格都没有。

    小鹤草和小玉儿两个小家伙从屋子里跑出来后,小玉儿就拉着小鹤草两个人跑到了房子后面,房子后面是马棚,在马棚里养着几匹马,老门子正把之前田牛用的马车卸下来,把马牵到马棚里,马车放到旁边,这后院一共放着六匹马,都是店里平时用来接货的,马车也有六辆,不用的时候,全都放在后院。

    小玉儿跑到了后院,看到了老门子,就大声道:“门爷爷,我们来玩了,我的马呢?”

    老门子一听小玉儿的声音,马上就转过头来,看着小玉儿一脸的笑意,老门子因为生下来就是别人的仆人,后来虽然娶了妻,但是他的妻子却是难产死了,而且孩子也没有保住,从那以后老门子就在也没有娶过妻,一直是一个人过,也没有孩子,所以才会到这里来养老。

    老门子到了这里也有好几年了,他是看着小玉儿从一个小奶娃,一点一点长大的,在他的眼里,小玉儿与自己孙子一样,疼爱的不得了,所以现在一听小玉儿的声音,他马上就一脸的笑容,看到小玉儿拉着的小鹤草,老人也是一脸的笑容。

    老人都不太喜欢太吵的环境,而有小孩子的地方,那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但是却很少有老人,会认为自己的孙子吵的,孩子越是闹,他们就越是高兴。

    老人笑看着小玉儿道:“玉儿啊,怎么?又想骑你的马了?你等等啊,爷爷把你的马拿出来。”说完老人走到了一旁的一个小房间里,从里面拿出了一匹马,一匹木马。

    这匹木马就是小玉儿的马,这匹马还是老人给小玉儿做的,虽然说在这个世界上,做东西最好的就是匠魂者,但是这并不代表普通人就不能做东西,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一些底层的东西,全都是普通的物魂者制做出来的,匠魂者制做的东西,普通人是用不起的。

    老人把小木马放到了地上,看着小玉儿和小鹤草,小玉儿已经欢呼了一声,跑到了小木马的旁边,直接就跳上了小木马的背上,随后她开口道:“哥哥,鹤草哥哥,你看,这就是我的马,很好玩的。”一边说着一边在小木马上晃了起来,小木马也一前一后的摇晃了起来。

    小鹤草那里玩过这个,他一脸好奇的看着小木马,这时老门子看着小鹤草道:“你叫鹤草吧?要不要也玩玩木马?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明天就做一个送给你好不好?”

    小鹤草看着老门子,怯生生的道:“谢谢门爷爷。”

    老门子一听小鹤草竟然如此的有礼貌,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好,好,真是一个乖孩子。”

    小玉儿这时已经从小木马上跳了下来,拉着小鹤草的手道:“鹤草哥哥,你也来骑,可好玩了。”小鹤草犹豫了一下,但是忍不住木马的诱惑,跳到了木马的背上,小木马也开始一摇一摆的动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小鹤草上的气质却突的发生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变化,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从小鹤草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这股气势虽然还十分的弱小,但是却十分的惊人,小玉儿这种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当然没有注意到这种气质,老门子却注意到了。

    老门子可是从刘家出来的,刘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在刘家,什么样的人他没有见过,老门子以前还是一个仆人,十分的会察颜观色,所以小鹤草身上的气质,虽然只是有了那么一丝细微的变化,老门子却注意到了。

    小鹤草虽然只是坐在小木马上,但是这个小木马制做的却是十分的精制,前面是雕刻好的马头,看起来栩栩如生,在马脖子的位置上,一根横棍用来当做把手,马身子就是坐着的地方,那里也雕成了马身的样子,整个木马看起来,就像是一匹缩小的马。

    而小鹤草坐在木马上之后,他身上的气质却变得十分的惊人,好像是他骑的不是木马,而是一匹真正的马,而且不是一匹普通的马,是一匹战马,一匹最好的战马。

    老门子不由得一惊,他不知道为什么小鹤草的身上会有这样的气质,按说他一个山村小娃,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这样的气势就算是那些大家族,从小培养起来的人,也不可能有,这是怎么回事儿?

    小玉儿这时却欢呼了起来,好大声道:“鹤草哥哥,你好棒啊,你骑马真威风。”被小玉儿一夸,小鹤草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身上的气势也散掉了,弄得老门子以为自己眼光了。小鹤草从木马上跳了下来,又让小玉儿骑了上去,一匹小小的木马,两个小孩子却玩的十分的开心。

    正在两个孩子玩的开心时,绫纱声音传来道:“宝儿,玉儿,快点叫你们门爷爷来吃饭了。”两人孩子应了一声,小玉儿转身接着站在一旁的老门子的手道:“门爷爷,吃饭了。”

    老门子高兴的应了一声,被小玉儿接着往前院走去,他与店里那些伙计的身份可不一样,所以每到吃饭的时候,田牛和绫纱,都会把老门子请过去跟他们一起吃,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田牛真的是很会来事儿。虽然说田牛在对老门子的时候,称呼好像是不太客气,但那是老门子强烈要求的,因为店里除了田牛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而且老门子也知道,像这样的小店,只能有一个人说的算,那个人就是田牛,要是田牛对他太客气的话,那弄不好就会出现一店二主的现象,那对于这样的小店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所以老门子在跟田牛在一起的时候,田牛跟他之间的称呼,一直都是老门子,掌柜的,让任何人都看不出什么来。

    一大两小来到了前院,这时田牛已经从店里回到了后院,他虽然离开几天了,但是店里一切都很正常,田牛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回到后院来吃饭了。

    屋子里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身为物魂者,他们之间是不会像那些大家族那有,有那么多的规矩的,大家族吃饭都是男女分开的,而像他们这样小门小户的人家,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在一个桌子上。

    田牛一看老门子领着两个不家伙来了,连忙站了起来,请老门子坐下,这时绫纱也端着饭,放到了桌子旁边,给大家盛饭,把饭都盛好后,她也坐了下来,老门子看着田牛,沉声道:“掌柜的,鹤草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