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三章 子午绿芒
    树根村很小,也很穷,人们虽然能吃饱,但是手里却没有什么余钱,最主要的是,如果他们不去劳作的话,他们也吃不饱,这几乎是魂界这里,所有小村子同样的问题。.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个植魂者的出现,虽然让树根村里的人十分的兴奋,但是兴奋归兴奋,他们还是要劳作的,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田的,不然的话他们就没有饭吃,所以这件事情也只是让树根村里的人兴奋了一天,第二天村里的人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不过田柱家在村里的地位,提高了很多。

    田柱早上吃过了粥之后,就去地里照顾自家的田去了,现在他们地里粮食刚刚出苗,需要好好的照看一下,而田壮,却被他赶到山上去打猎了。

    这个时候并不是打猎的最佳时机,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山里的野兽,都从严酷的冬天里苏醒了过来,现在正是他们找食的时候,而饥饿的野兽是最可怕的。

    所以一般的情况下,人们是不会在这个进候上山打猎的,更不要说树根村的人,根本就不是专业的猎人,他们主要还是种田,只是在种田之余,才会上山去打点小猎物来补帖家用,所以这个时候更是没有人上山。

    但是田壮却不得不去,家里有了产妇,产妇需要营养,而像树根村这样的小村子,只能免强的吃饱,又那里有那么多东西来给他们补充营养,就算是冬天存了一点腊肉,那也不是给产妇吃的,产妇吃了对小孩也不好,所以田壮这个时候只能上山。

    他在山里下了几个套子,又挖了两个陷阱,做好了标记,让村里进山挖野菜的人,不会掉进陷阱里,就直接下山去了,而光是做这些,就用了他一上午的时间。

    中午回到了家里,看到田柱已经回来了,正在吃饭,田壮简单的洗了洗手和脸,就进了屋子,屋子里翠芬正在吃饭,她是产妇,可不能饿着,而且吃的还是最好的,说是好的,也不过就是米粥加鸡蛋,在粥里又放了一些油罢了。

    翠芬一看田壮回来了,连忙放下了碗,小声道:“大壮哥,你回来了,怎么没去吃饭?”

    田壮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睡的正香的小婴儿,憨笑道:“没事儿,我这就去吃,这不是想来看看人儿小家伙吗,这小家伙睡的还挺香的。”

    翠芬一脸温柔的看着孩子,柔声道:“是啊,孩子很乖的,吃饱了就睡,不器不闹的。”

    田壮点了点头道:“好,乖就好,我今天下了几个套子,又挖了两个陷阱,明天说不定能弄到点好东西,到时候给你补补身子。”

    翠芬道:“大壮哥,也给爹娘补补身子,爹娘的年纪大了,更需要好好的补补。”

    田壮点了点头,又看了孩子一眼,这才对翠芬道:“好了,翠芬,你吃饭吧,我也出去吃点东西,下午跟爹一起去田里看看。”

    翠芬点了点头,接着她突然道:“大壮哥,孩子都出生了,你看我们是不是给孩子起一个名字?也该起一个名字了。”

    田壮沉声道:“这个昨天爹已经跟村长说了,村长说,咱的孩子是村里的贵人,这名字不能随便乱起,要找一个好人起名字才行,他已经给田牛哥去信了,让田牛哥在城里,去植师会那里,请一位植师大人给孩子起一个名字,这样咱孩子以后就可以更顺利的成为植师了。”

    一听田壮这么说,翠芬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她连忙道:“真的?那可太好了,要是能请一位植师大人给我们的孩子起一个名字,那以后孩子一定会成为植师的。”

    田壮也点了点头,一脸高兴的看着睡得正香的孩子,眼中充满了希望,他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一个植师,那样他就能天天吃三顿干饭了。

    田壮从屋里出来,坐到桌上拿起了碗筷吃了起来,田壮娘看着他道:“大壮,套子下好了?有没有挖陷阱?”

    田壮道:“下了,陷阱也挖了,我还做了记号,娘,你一会儿出去的时候,跟大家打声招呼,让大家都小心着点,别掉进陷阱里。”

    田壮娘点了点头道:“好,我一会儿去跟大伙说一声,老天保佑,能多打到点东西,好好的给翠芬补补身子,让她的奶水足足的,把我的孙子养的胖胖的,对了老头子,田牛那孩子,什么时候能请植师大人给我孙儿起个好名字。”

    田柱沉声道:“应该快了吧,田牛那孩子会来事儿,在城里也吃得开,而且他对村里的人还是很不错的,对村里的事情也上心,村里的人不管谁去城里,有什么事儿找他,他都会尽力帮忙,那孩子是个热心肠,这一次我孙儿是植魂者这么大的事儿,那孩子一定会更尽心的,这毕竟是关系到全村的大事儿。”

    田壮点了点头道:“是啊,娘,你就放心吧,田牛哥是啥样人,你还不知道啊,上一回你生病了,我上城里去找药师,要不是田牛哥帮忙,那位药师大人,怎么会把药给我,这一回这么大的好事儿,田牛哥一定会尽力的,你就放心吧,在说了,咱们树根村离城里有好几天的路程呢,把信送去,田牛哥在回来,这一来一回,怎么的也得十天左右,你就别着急了,要不先给孩子起个小号叫着?反正村里的娃娃都有小名。”

    “那可不行,我的孙子将来可是要成为植师的人,如何能像村里孩子那样,随便的起一个小名,这要是将来让人知道了,堂堂的一个植师大人,却起了一个见不光的小名,那可如何是好?不行,绝对不行。”田壮刚一说完,田柱就连忙反对。

    田壮娘也点了点头道:“是啊,不行,咱们村里的人,都没有什么学问,你看看给孩子起的那都是什么小名,狗剩牛蛋的,这那能上得了台面,要是以后我孙子成了植师,别人一口一个狗剩的叫,那多没面子,大壮,这事你得听你爹的,不能乱给孩子起名,听见没?”

    田壮一听爹娘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也点了点头道:“也好,可是大牛哥没回来之前这一段时间我们怎么办?这孩子总不能一直没个名吧?”

    田柱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这孩子就是我们家的一宝,也是全村的一宝,就先叫宝儿吧,等田牛带回来好名字,我们在改。”

    田壮娘一听田柱这么说,不由得高兴的大笑道:“好,老头子,没想到你还真有那么两下子,宝儿这名好,以后我就叫我孙子宝儿。”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很快一顿饭就吃完了,田壮和田柱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就下去干活去了,田壮娘也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忙活,小院在一次的恢复了平静。

    翠芬是产妇,身子爱乏,在**坐了一小会儿,她就睡着了,在他睡着之后,宝儿头上的那根小草,在一次的冒出了绿光,绿光与正午的阳光相乎应,小草的叶子轻颤,好像十分愉快的样子。

    一直到过了正午,小草才在一次的恢复了平静,那绿光也收了回来。而睡在一觉的翠芬,在绿芒出现的时候,整个人好像是变得十分的舒服,脸色也红润了很多,就连外面正在干活的田壮娘,都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是又有了不少的力气一样。

    当天晚上,田壮和田柱从田里回来,吃过晚饭后,田壮就回自己的房间,到小**去睡了,但是到了晚上亥时,宝儿突的又皱着眉头,大哭了起来,他这一哭可是把一家子人都给惊动了,田壮连忙从小**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跑到大**,看着宝儿道:“翠芬,这是咋地了?宝儿咋哭了?”

    田柱和田壮娘也起来了,两人到了田壮的房间外,田柱没有进房间,田壮娘却一推门进去了,快步的走到床前,看着正在哄孩子的翠芬和站在一旁,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的田壮,不由得道:“这是咋的了?是不是饿了?”

    翠芬摇了摇头道:“不是,娘,我刚刚喂宝儿了,他吃饱了,现在吃不下,我刚看了下,也没尿湿,不知道是咋了。”

    田壮娘连忙道:“快,用你的嘴唇碰碰孩子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热?”

    翠芬一听田壮娘这么说,连忙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宝儿的额头,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摇了摇头道:“娘,不热,一点都不热。”

    田壮娘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连忙道:“这是咋的了,这是咋的了。”

    田柱在外屋更急,他大声道:“大壮娘,宝儿是咋的了?为啥哭?”

    “他爹,还不知道呢,孩子看样子能吃能睡,也没毛病,也不知道为啥哭,兴许是啥惊着了,先哄哄看看。”田壮娘的话音刚落,孩子竟然就不在哭了,眉头也舒展开了,睡的更加的香甜了。

    一看孩子终于不哭了,几人都松了口气,田壮娘上前接过了孩子,仔细的看了看,长出了口气道:“没事儿,看来只是睡着惊着了,没事儿,好了,都睡吧。”说完把宝儿放到了**,又出了屋子。田壮和翠芬也松了口气,这孩子一哭两人的心都纠起来了,现在孩子不哭了,两人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重新的用布把灯笼草给罩住,院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这灯笼草是魂界这里最常用的一种植物,他长不高,最多也不过半米左右,看起来像是小花,上面开着灯笼一样的小花,这小花常年不败,每天晚上的时间,小花就会散发出莹莹的白光,可以照亮屋子,虽然不是十分的亮,但是对于像田壮家这样的庄户人家,却是足够用了,所以一般像田壮家这样的人家,家家都会养上几株灯笼草的,就是睡上用来当灯用,要睡觉的时候,用布把灯笼草一罩,这样就不亮了,需要光的时候,把布一拿开,就有光了。

    到了子夜,宝儿头上的小草,在一次的发出了绿光,绿光与月亮相融,草身轻颤,更显愉悦,而田壮,翠芬,田柱和田壮娘几人,也都被这绿光罩在了其中,几人睡的更沉了,脸上都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一夜无话,第二天田家的人起来之后,都发现自己这一觉睡的十分的舒服,全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田家人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自己睡的香罢了,吃过了早饭之后,田壮就上山去了,他要看看,他下的套子有没有抓住猎物。

    还别说,真让他们给抓住了,昨天田壮下的套子,套住了两只兔子,陷阱却没有什么收获,不过这已经让田壮感到十分的高兴了,他把套子又换了一个地方下上,这才带着两只兔子回家去了。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树根村这里一片的平静,田家也是一片的平静,宝儿这孩子那里都好,一点也不用人**心,除了便便和尿子的时候,平时基本上不哭,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只不过每天晚上亥时的时候,他都会哭上几分钟,这让翠芬他们最一开始十分的紧张,但是几天之后他们发现,孩子也只是哭一小会儿,随后就不在哭了,也就没有放上心上,只是以为什么东西惊到了孩子,就不在理会这件事情了,毕竟农村的孩子,没有那么娇贵。

    宝儿出生十天之后,这天中午田柱和田壮吃过午饭,正要下地,一个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人穿了一身短衣,但是衣服却显得很新,身材不高,也不是很强壮,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灵活,骨碌骨碌的转动着,显然十分的机灵,这人的的灵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木制的托盘,正是田村长家的田牛。

    他人还没进院子,声音就先进了院子:“柱子叔,大壮兄弟,在家没?我来看看我小侄子。”随着声音,他已经进了田柱家的院子。

    田柱和田壮马上就迎了出来,一看正是田牛从外面进来了,田牛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水盆,看起来份量还不轻。田柱和田壮连忙迎了上去,田柱更是道:“大牛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手里这是啥东西,看起来份量不轻啊。”

    等两人到了田牛的身边才发现,田牛手里的木盆里装着一下水,几要不大的黑色小鱼,正在水里游来游去,显得十分的欢实。

    田牛把木盆放下,笑着道:“这不是听说弟妹生了个植魂者,我这个做大伯的也没啥好送的,正好城里前几天有人在卖黑油鱼,我就把这几条鱼全买回来了,给弟妹补补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