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章 奇特魂界
    魂界是一个十分奇特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是可以被人看到的,而且人的灵魂一般都会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三尺的位置,但是却不是实体,就像是一个投影一样,漂浮在人的头顶上。

    在魂界人的灵魂一般分为两大类,生魂,器魂,生魂十分的简单,就是那个人的灵魂是以生物的形象出现的,这种灵魂一般也分为两大类,植魂和兽魂。

    而器魂相数就比较多了,不过为了更好的区分,在魂界这里,器魂被为了三大类,一种是兵魂,一种就是匠魂,还有一种为物魂。

    兵魂就是指各种兵器样子的灵魂,而匠魂一般都是指,一个人灵魂的样子,是工匠用的工具的样子,而物魂最为博大,包括人用的所有物品,从刀到笔,从桌子到铁锅,只要是人用的东西,都是数于物魂的范围,当然,严格的说话起来,匠魂和兵魂也是数于物魂里的,但是在魂界这里,匠魂和兵魂,却是被单独分出来了。

    在魂界这里,每一个人一出生,他的身份和地位就被确定下来了,因为在魂界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靠着灵魂来区别你的身份的,在魂界这里,灵魂也是分高贵于低贱的,兵魂是最为高贵的,其次是兽魂,然后是匠魂,之后是植魂,在之后才是物魂,在魂界这里,有物魂的人最多,但是同样的,这样的人地位也最低。

    魂界三十六州之一的天空州,东来府。翠玉山下有一个小小的村子。这个小村子名为树根村。这个小村子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反正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的都生活在这里,这是一个物魂村,这个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的人,全都是物魂,也就是最低等的灵魂。他们只能每天劳作,上交大量的赋税,还好,这里的庄稼产量很高,在加上背靠大山,村民可以时不时的打到一些野兽来换些油盐,日子虽然清苦,却也还过得去。

    这一天树根村里一户人家的门外,站着很多的人,这些的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不外乎一些花布,鸡蛋之类的东西。他们大多面有菜色,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的破旧,现在都坐在这户人家的院子里面,小声的说着什么,而屋子里,传来了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在房子的门前徘徊,这是一一间不大的草屋,墙是土坯制成的,屋顶上铺着厚厚的草,院子到是挺大的,但是大部分地方,都种着一些菜,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在加上树根村这里的气候很温暖,菜苗已经长出来了,绿油油的一片,煞是喜人。

    正在这时,屋里的女人传来了一声高吭的叫声,随后就没有了声息,院子里的人全都紧张了起来。

    随后小屋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直在门前的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马上就围了上去,两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是个男孩,植魂!”

    一听那女人这么说,小院一下不沸腾开了,门前的两个男人更是欢喜的傻了,只知道站在那里傻笑,完全的忘了其它的事情。

    这时一个身上穿着一衣粗布短衣,但是却不显破旧的老人走了过来,冲着那个女人一抱拳道:“多谢刘婆,我树根村上下感激不尽,这是喜钱,请刘婆收下。”

    那个女人也没有客气,一脸笑容的收下了那老人递过来的一把铜钱,对那个老人笑着道:“田村长客气了,没想到你们村子里竟然出了一位植魂之人,这将来要是好好的培养一下,定然会成为一个人物,你们树根村也会跟着沾光的。”

    田村长连忙道:“借刘婆吉言。”这时那两个高兴的傻掉的男人才走了过来,对那刘婆千恩万谢。

    那刘婆对只是笑笑,接着走到旁边,对几个女人交待了几句,就转身走了,等刘婆离开之后,屋子里才转出一个老妇,这老妇穿着一身土灰色粗布衣服,头发已经花白了,但是却一脸的笑容,在他的手里,正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在他头顶三尺处,一株小草,翠绿喜人,生机勃勃。

    那老妇人抱着这个小小的婴儿,脸上却尽是笑容,其它人一看到那婴儿头上的小草,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田村长激动的看着那个小婴儿道:“好,哈哈哈,太好了,我树根村终于也有植魂者,虽然只是最低等级的草魂,却也是一件大喜事儿,大家快快回家,每家都拿出一些吃食来,今天我们要狂欢一场。”众人都哄然叫好,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走了。

    等众人都走了之后,田村长才转头对那个一脸傻笑的老头道:“田柱兄弟,真没有想到,你们家这就要发达了,这小子可是关系到我们整人树根村,你们家可一定要照顾好,我去回家拿两坛酒来,大家好好的高兴高兴。”说完转身走了。

    田柱这时却回过神来,他刚要发说,却发现村长已经走远了,他连忙转头对他身边的少年道:“田壮,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去,别人都送来这么多的东西了,我们还不得好好的准备一下,快去,我孙儿可是植魂者,以后我们田家就有希望了。”

    田壮这时也回过神来,他应了一声,马上就往旁边的一间小房间里跑去,那里是田家的仓库,他要拿些好东西来招待大家,因为田家有希望了。

    在魂界这里,灵魂决定了一个人的身份,就拿树根村来说吧,这里的人全都是物魂,田柱的灵魂是一把锄头,而田壮的灵魂是一把铁锹,村长的灵魂却是一张桌子,其它村民的灵魂,也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具,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一会儿田壮就把自己家里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一些腊肉,干野菜,蘑菇之类的东西,就这些东西,在村子里已经算是好东西了,这些东西平进他们都不舍得吃的,因为可以拿到城里去换些油盐,但是今天高兴,田壮却是毫不犹豫的把这些东西给拿了出来。

    这时那个抱着孩子的老妇,已经把孩子放回到了屋子里,接着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盯了田柱一眼道:“你个老头子,真是越老越回去了,让孩子弄什么,他又会弄什么,来,你帮我弄,让孩子进屋看看媳妇。”

    田柱一听老妇人这么说,这才回过神来,他马上点了点头道:“对,对,田壮,快去看看你媳妇,她可是我们家的功臣,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去吧。”

    田壮高兴的应了一声,把东西往地下一丢,转身就往屋子里跑去,这屋子分为东西两室,一进门有一个小小的方厅,平时是用来吃饭的地方,在方厅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厨房,方厅的两边有两个房间,一间是老夫妇住的,另一间是田壮和他媳妇的房间。

    田壮飞快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在他的房间里,放着一张木床,一个木制的衣柜,现在木床那里已经被人挂上了一层布帘,不过现在布帘已经挑开了,一个女人正躺在床上,婴儿就放在他的旁边,而现在女人正一脸幸福的看着那个孩子。

    这女人长的并不是十分的漂亮,手脚粗大,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在农村干活的妇女,但是在这一刻,她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圣洁的光芒,显得那么美。

    田壮一进屋,看到这种情况,脚步也不由得放轻了,他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和孩子,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他看着女人,脸上挂着笑容道:“翠芬,辛苦你了。”

    翠芬抬起头来,看着田壮,脸上带着笑容道:“大壮哥,我不辛苦,你看这小家伙,多漂亮。”说完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

    田壮这时也把目光对准了孩子,说实话,刚出生的小孩,并不是十分的好看,小脸皱皱的,要长上几天,长开了才会好看,但是现在这个并不漂亮的婴儿,在田壮的眼中,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婴儿。

    田壮伸出大手,相摸摸小婴儿,但是又怕把小婴儿给弄痛了,小婴儿那水嫩的皮肤,让田壮连碰一下都不敢,他怕自己粗糙的大手,把婴儿的皮肤给划破了。

    正在田壮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热闹了起来,他知道是村里的人来了,田壮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冲着翠芬道:“翠芬,村里的人来了,爹娘忙不过来,我出去看看。”

    翠芬点了点头道:“大壮哥,你去忙吧,对了,让娘给我送一点水进来,我给小家伙喝点。”田壮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田壮家的院子里来了很多人,全都是村里的村民,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有的拿着一块腊肉,有的拿着一只风干鸡,有的手里拿着一些蔬菜,还有的人手里拿着桌椅碗筷之类的东西。

    田柱正和村里的人打招呼,而田壮娘,正把那些东西放在桌子上,招呼村里的几个小伙子,拿石头垒起了两个临时的灶台,准备做饭用。

    这时村长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老妇,村长手里抱着两坛子酒,老妇的手里抱着一坛子酒,要知道酒在村子里,可是好东西,一般人家都是没有的,村长家的酒,也是他在外面做工的儿子送回来孝敬给他的,平时他都舍不得喝,今天却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