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三万年大战
    一段焦黑的树桩,生机尽灭,孤零零,枯死在那里。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石昊,他悲怆无比,仰天长啸,一头浓密的黑发暴涨,割裂天宇,他如同魔化了一般。

    自少年时开始,他便一直在追寻着柳神的脚步,希冀有朝一日可以与它并肩作战!

    因为,柳神在少年时代的小石心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影响了他的一生,他之所以踏上这条路,就是因为柳神。

    怎能接受这个结局?柳神死在了他的面前!

    “柳神!”石昊大悲,伸出双手,想阻挡这一切,可是已成定局,他改变不了什么。

    自从成为准仙帝后,外物难动他根本心,虽然不像苍帝、鸿帝、羽帝那么冷漠,但一般的悲欢离合难以让他情绪失控。

    可是现在,他双眼模糊,泪水不断的滚落,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这么觉得这么凄怆。

    大悲大恸,石昊忍不住大哭出声。

    或许,从未有这样哭泣的准帝,但是石昊抑制不住,如同一个悲伤与迷茫的孩子,泪水模糊双眼。

    柳神就这么离去了,化成一段焦黑的树桩,下场太可悲!

    “我终于追上了你的脚步,可以跟你并肩作战了,能挡在你的前面,去杀敌,可是……你却不在了!”石昊心中疼痛。

    若没有柳神,就没有现在的石昊。

    历经诸多生死磨难,小石终于崛起。

    可是,柳神却早已独自上路,谁都不知道界海这一边究竟怎样,但是却明白,一定有很可怕的危险。

    可柳神却依旧上路了,不为成帝,只为平乱,这就是它的初衷,至于个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事实上,曾有一批仙王都如此,前仆后继,杀向界海深处,哪怕明知可能是一条死路,也不畏缩。

    他们想以生命开路道路,为后来者留下更多线索。

    这是一群可敬的人,也是一群可悲的强者。

    大多数人都死去了!

    而黑暗之地依旧迷雾重重。

    石昊黯然神伤,他已经尽力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就准仙帝位,打破神话,开古今从未有之奇迹。

    他没有耽搁,一路杀了过来,因为一直在担忧柳神,想早一天见到它,就怕它出意外。

    可惜,到头来他还是没有能改变什么。

    柳神为了他,拼死缠住羽帝,绝对是在拿命来填,为他争取时间,帮他换来生机,而自身却这样可悲。

    “我还是不够强啊,我来晚了!”石昊自责。

    他前行的动力,就是为追赶柳神的脚步,那是少年时就立下的目标,可现在却是大悲过后一场空。

    其实,他已经足够努力,有谁可在一个纪元内崛起,成为仙王后又破入准帝境,从未有过!

    他来界海这一边已经够快了,但很可惜,还是晚了!

    “吼!”

    石昊如同入魔了,仰天咆哮,身体暴涨,原本清秀的他如同一个盖世大魔王,疯狂出击,将羽帝镇压在下。

    羽帝遇到了大麻烦,因为那团火覆盖了他,在侵蚀其躯,更要刺入他的灵魂中。

    准仙帝,古来只有那么几尊,一个个都神通广大,震古烁今,即便是帝落时代的那位先行者殒落了,其道火亦长存。

    这么多年来,羽帝、苍帝都没有动它,就是怕它的最后一击,现在这团火爆发了。

    它没有了昔日准仙帝的主要意志,可以说那个人死去了,但是却有一种本能,残存的执念与魂火驱使他敌视羽帝等人。

    羽帝嘶吼,一双羽翼扇动间,天地崩开,混沌四溢,在这里开天辟地。

    但是,两个石昊“真身”,一同镇杀,让他陷入绝境,原本就被准仙帝火光侵蚀,神魂遭创,遇到的大麻烦,现在就更加不堪了。

    同一时间,石昊施展秘法,将柳神“放逐”,将它送入无人可感知的空间,破开一片又一片残界。

    就是他自己如果不全力以赴,都难以寻到。

    “柳神,你的根茎还在,黑暗之体也在,等我登临绝巅,会将你复活的,还一个真正的你!”石昊自语。

    希望渺茫,因为是准帝仙帝出手,灭杀了柳神,这样的状态下,其神魂都早已被打散,磨灭了。

    所能寄托的只是那黑暗柳神,石昊希望自己足够强大时,能够逆转乾坤,再见真正之柳神。

    “杀!”

    石昊大吼,全力以赴,轰杀羽帝。

    他的一道真身顶天立地,右手中光芒闪烁,绚烂仙光冲霄而起,在那里化出一柄巨斧,璀璨夺目。

    轰隆!

    而后,他轮动下来,猛的向着羽帝劈去。

    “当!”

    羽帝虽然遇到了大麻烦,但一身战力摆在那里,他拼命驱逐准仙帝火光,并迎击石昊,以手中的的弑帝战矛挡住巨斧。火星四溅,这个地方崩碎了,什么都剩不下,这种盖世一击,超越了世人的理解。

    在这个地方,浩荡出的涟漪都可以破灭世界。

    一刹那,光辉亿万丈,有大界被开辟。

    下一瞬间,天地崩溃,黑云滚滚,群星殒落,有大界覆灭,从此走向终点。

    这就是准仙帝战,在对决中,开辟乾坤,又毁灭世界,生与灭不断的流转。

    噗!

    另一个方向,石昊的他化之身咆哮,掌指间发光,手持剑胎噗的一声刺进了羽帝的后心,猛力搅动。

    “啊……”

    羽帝大叫,仰天咆哮,一双羽翼震动,铺天盖地,他将体内的准仙帝火逼出一片,双翅猛震,身体****而去。

    “哪里走!”

    石昊大吼,再次轰杀。

    事实上,羽帝走不了,被那准仙帝火光束缚住了,如同被困在一座火域牢笼内。

    最起码,给予了石昊足够的截杀时间。

    “当!”

    这一次,巨斧劈落,剑胎斩来,打的羽帝咳血不止,踉跄倒退,他浑身焦黑,并且不断淌血。

    “羽帝,纳命来!”

    石昊杀红了眼睛,拼尽力气要灭杀他。

    这一役,他不计后果,只为击杀羽帝。

    奈何,准仙帝实在难杀,哪怕身负重伤,被帝火包裹着,不断遭受侵蚀,羽帝也在挣扎,百战不死。

    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根战矛很恐怖,每一次刺出,都仙光亿万重,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此时,两人都疯狂了,一个为了保命,一个为了复仇,眼睛早已赤红,杀气沸腾。

    三道身影纠缠在一起,比之早先的大对决还要激烈。

    噗!

    巨斧落下,石昊将羽帝立劈为两半,血光滔滔,那种仙血蔓延亿万里,混沌都被湮灭了。

    羽帝咆哮,被立劈为两半,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创伤,他的神魂都分为两半了,法体暴涨,撑破天地。

    他嘶吼着,挣扎着,分成两半的躯体依旧在战,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被剖开的生灵应有的表现。

    “杀!”石昊喝吼着。

    另一个他自己手持剑胎,同时施展出平乱诀、草字剑诀、仙劫剑诀,这三大剑诀融合归一,被推向绝巅,极尽升华。

    以他准仙帝的道行演绎无上剑法,神威盖世。

    噗噗噗……

    血光不断闪耀,石昊催动三大剑诀,将羽帝劈杀的满身是血,身体残缺,血与骨一起飞了起来。

    “吼!”

    羽帝暴怒,自古至今,他都是一路碾压敌手,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被人肢解了躯体,血光冲霄,这是从未有之事。

    他的神魂燃烧,强行凝聚血液与残体,跟石昊拼命。

    不过,哪怕他能重组在一起,拼成一个完整的躯体,上面依旧有一道道可怕的伤口,无法消失。那是石昊的法则在肆虐,一时间难以逼迫出来。

    “授首!”

    石昊大吼着,轮动手中的巨斧,震开了弑帝战矛,火星四溅,并且斧光澎湃,切开混沌,斩在羽帝那庞**体的脖子上。

    噗的一声,一颗头颅飞了出去,带起大片的血花。

    石昊再一次将他重创,斩下首级,他冲了过去,进一步镇杀。

    此地,雷霆滚滚,石昊动用这种秘法,炼化羽帝,将他的一身精血都快耗尽了,不断抹杀其肉身,炼化其神魂。

    不过,到头来他又遇到了早先的问题。

    就如同对决苍帝、鸿帝时一般,击败了敌手,但杀之不死!

    石昊手段尽出,将羽帝的神翅剥落了下来,将其肉身碾压成血雾,将其神魂熬炼,恨不得立刻化成灰烬。

    “你杀不死我,最终殒落的会是你,大势在我这一边!”羽帝咆哮,其神魂跟真身没什么区别,披头散发,血迹斑斑。

    他的眼神如同野兽般,带着野性,还有凛冽的杀机。

    “噗!”

    面对这样的威胁,石昊直接一斧子剁了下去,将其元神头颅劈开,而后猛力催动大道之火,进行熬炼。

    “吼!”

    最可怕的局面到来,鸿帝再现,紫气澎湃,杀意撕裂千古,他披散着长发,满身是血,大步走来。

    “你在劫难逃!”苍帝也来了,灰发乱舞,眼神冷酷,他满身是血,出现在此地。

    这两人刚才都很惨,神魂被斩开,接连崩散,但就是杀之不灭,他们以准仙帝之道行熬了下来。

    现在,虽然元气大伤,自身状态糟糕到极点,但他们还是赶来了,再不出现的话,或许羽帝真会出现意外。

    “竟杀到这一步。”

    石昊难得的寂静下来,没有发狂了。

    不过,当他再出手时,让在场的几人莫不变色。

    轰!

    他召唤来准仙帝级骨冠,强行打入那被他镇压的羽帝神魂中,而后猛然催动,让这里一下子爆开了。

    混沌大爆炸!

    别说羽帝,就是石昊自己都在咳血,身体破烂。

    “啊……”

    羽帝嘶吼,神魂一寸一寸断裂后,破碎的不成样子,化作一簇又一簇的准仙帝火光。

    “还是杀不死?!”石昊叹息,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羽帝再现!

    那狰狞的面容,那冷酷的眼神,无不说明着他有多么的愤怒。

    哧!

    石昊与他化自在身一起动了,冲向苍帝还有鸿帝,迎上这两大强者。

    “嗯,你要做什么?!”

    两人大喝,因为,这一次石昊的出手,很诡异,厮杀时,彻底抱住了他们,浑身焚烧,散发恐怖的气息。

    他们预感到大事不妙,这是要玉石俱焚吗?!

    最终,抱着鸿帝那个石昊忽然爆开了,包裹着鸿帝,拉着他一同走向毁灭。

    另一边,石昊的真身也动了,将纠缠在一起的苍帝,推进那爆开的光华中。

    鸿帝凄厉惨叫!

    “啊……”同时,苍帝也在痛苦的嘶吼着,咆哮着。

    但是,相对来说,苍帝伤的并不是很重,他第一时间就摆脱了那可怖的光华之海。

    石昊轻叹,不是他非要自损躯体,而是因为他化自在身有时间限制,他刚才预感到,那具“真身”要消失了。

    故此,他不计代价,这么血拼。

    他化自在**,渐渐被他理解通透了了,可以化出无上战体,但被时光所困,不能长存。

    且,他化自在**施展一次后,短时间根本可能再施展了。

    羽帝、鸿帝,都遭遇了元神之伤,若非到了这个级数,早就形神俱灭了!

    毁灭准仙帝级法器,玉石俱焚等手段,都不能拉走他们的性命,这着实有些可怕。

    “你还有什么手段?该上路了!”羽帝寒声道。

    苍帝、鸿帝也一起逼来,都带着刺骨的杀意。

    “你们都残缺了,神魂不稳,精血破散,谁杀谁还不一定呢!”石昊冷冽回应道。

    接下来的厮杀,苍帝成为主力,对抗石昊。

    另外两帝想要边战边恢复,不过遇到发狂的石昊,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空了,石昊如同疯魔了一般。

    他不计后果,不计代价,血战三帝,完全是在以命耗命。

    这一战,足足厮杀了数年,他们自混沌中打进了黑暗之地,又杀进终极古地。

    他们全都放开了手脚,激烈的血拼。

    岁月流逝!

    这是属于准仙帝的大战!

    谁都无法料到,石昊跟苍帝、鸿帝、羽帝会杀到这般光景,整整一万年过去了,他们的战斗还没有停下来。

    他们的躯体都残缺了,神魂亦如此。

    早先时,羽帝被那团火覆盖,又被准仙帝级法器爆开神魂,虽然熬了下来,但其实真的伤了魂魄之根基。

    而鸿帝似乎伤的更重,被石昊的他化自在身抱着同归于尽,虽然他没有死,但这些年来其状态极其糟糕。

    不然的话,石昊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毕竟,他在跟三大准仙帝厮杀,一战就是上万载。

    杀到这一步,他们都在血拼,想熬死对手,谁要是退缩的话,对谁就会极其不利,容易遭受阻击。

    外界很难想象,这一战竟会持续如此之久!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战役中,颠覆了过去的大战纪录。

    他们足足征战了三万载!

    彼此都早已是皮包骨头,精血尽失,再这样下去的话,准仙帝也熬不住了。

    轰!

    大浪滔天,黑色的浪花席卷向天宇。

    不知不觉间,他们杀到了界海中。

    “呵,你所在意的都在海的那一端,我们选那里为战场如何?”羽帝冷笑着。

    “真不想毁掉那里啊,那是黑暗子民的孕育之地,这么放弃太可惜了。”鸿帝说道,嘴角带着冷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