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得山宝
    虚神界,低吼声,血液溅起的声音,在一片沼泽地深处不时发出,相当的恐怖。

    喀嚓!

    那是额骨裂开的声音,冲霄的剑气在激荡。

    这里的一切,跟在真实世界没有什么区别,几疑在梦中。赤龙看的发呆,他那位便宜师傅太拼了,杀进杀出,就没有停过。

    即便那些至尊是残缺的,不完整,为精神残骸,但依旧恐怖,将石昊斩落在血泥地上很多次。

    但是,他并不屈服,在这里激战不辍。

    这是一片特殊之地,在血色沼泽的特殊地域,竟不再压制等阶,什么境界就是什么境界,在那里爆发了最恐怖的光芒。

    可以想象,石昊在经历着什么,想要撑下来很不容易。

    还好,正是因为极度危险,这里有阵台,有法阵,保护着挑战者的生命,即便体魄破碎,也还能重组。

    如果跟外面的沼泽地一般,哪怕石昊再强也不够杀,他必然要步那些上界生灵的后尘。

    这一日,上界有了动静,仙域再次来人。

    除却使者外,还有几位骑士,都披着重甲,缭绕着仙气,是真正的超级大高手,他们带着重要使命而来。

    轰隆!

    就在这一日,几位骑士上冲九天,下去十地,分别出手,祭出一杆又一杆大旗!

    总共是十九杆大旗,猎猎作响,被插在九天十地间,每一片古地镇压一杆大旗,让各处古地剧烈颤抖。

    人们吃惊,这是在做什么?

    “仙域诸王忧虑此界安危,特异遣下战将,以十九杆大旗镇压各地!”

    这是使者所传出的消息,这几名骑士是为了镇压各处古地而来。让不稳固的那些区域变得坚固不坏。

    只是,人们依旧忧虑,十九杆大旗而已,就能封住一切吗?

    不可能!

    许多人都知道,该来的还会来,只不过在拖延时间而已,真不知道日后会出现怎样的可怕场面。

    “还不够,需要你界围绕这十九杆大旗筑祭坛,并以各族生灵之血浸染之!”

    这是仙域使者传下的法旨,代表了某位仙王的意志。要求他们这样做。

    无人敢抗旨,各地都开始动工,分别围着大旗筑祭坛。

    唯一的庆幸的是,哪怕需要各族生灵之血,也不用杀生,只需要适当的献祭上一些就可以了。

    但即便这样,依旧让人蹙眉,深深的思虑。

    无论是残仙想要回归仙域时,还是现在这些人布下阵旗的期间。都在祭祀,这是为谁而祭?

    冥冥中有一个无上强大的存在吗?

    随后,跟使者而来的几位骑士中的一人,只身进入灵界。最后悄无声息的前往虚神界,抱着目的而来!

    下界,石昊走出沼泽地,这些天以来的生死磨砺暂时结束了。他的修为有增长,道行在精进!

    但是,他离开了。要过段时间再来。

    很为,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杀境,无时无刻不在大战,容易让人疯魔,堕入狂乱中。

    有张有弛才行,他不可能在数日内就成为至尊。

    回到石村后,朱厌正在抓耳挠腮,急不可耐,现在已经大体查清鸿鹄圣者在那里,各种迹象都指向洪域某一地。

    湖泊成片,碧波万顷。

    这是一片湖泊群,各种水禽展翅。

    其中一座大湖,石山矗立,有灵气缭绕,它坐落湖泊中央。

    一个老道人白发苍苍,枯瘦如柴,盘坐一个蒲团上,正在诵经,他的血气不是很旺盛,已经进入风烛残年。

    不过,他的眸子开阖间,有符文闪耀,那是强者的体征。

    任谁都没有想到,这是一位触摸到真神领域的强者,神火澎湃,若非寿元无多,他早已冲进真神境。

    他就是鸿鹄圣者,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禽族高手,是吞天雀之师。

    外界都在传,他早已死了,而且是死在自己徒儿的手中,在晚年时,被吞天雀一口给吞了下去,下场凄惨。

    谁也没有想到,他还活着,而且在参悟某种无上真经,可惜进展缓慢,他没有获得应有的成就。

    “时不待我,生命无多,就这样随风而去吧。”鸿鹄圣者一叹。

    “有意思,一个死去很多年的禽族高手,还在人间,你很低调,但还是泄露了。”石昊出现了。

    他站在石山上,看着前方那个古洞,目光灿灿,可以窥破一切,洞悉了鸿鹄圣者的身体奥秘。

    鸿鹄圣者在神火巅峰境界,一只脚迈入了真神领域,可惜血气不足,没有办法更进一步的突破了。

    在这下界中,现在有这种生灵也算少见了,毕竟当年八域经历过大劫,没有剩下几个强者。

    “小石?”鸿鹄圣者并没有很吃惊,并且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哦,你认识我,知道我过会来?”石昊问道。

    朱厌已经跳到石崖上,盯着那里古洞中的老者,呲牙咧嘴,当年它可是得到了山宝,结果又遗失。

    现在,它看的真切,就在那古洞中,一张石桌上有一个正方体的骨块,雪白如玉,泛着晶莹的光泽。

    正是当年的山宝!

    “老家伙,你可真滑溜,都说你被你那徒弟吃掉了,结果你徒儿的都死透了,你却还活蹦乱跳呢,而且得到了它那山宝。”朱厌叫道。

    鸿鹄圣者苦笑,这朱厌还真是不客气,什么叫他还活蹦乱跳,明明血脉干枯,如同夕阳残照般。

    “朱厌,你说笑了,我已垂垂老矣,朽迈不堪,随时都会死掉,哪里还有什么活力可言。”

    朱厌不说话,只用眼睛盯着石桌上的山宝,眼神火辣辣。

    鸿鹄圣者叹息,道:“当年,我的确险些死掉,油尽灯枯时,一道灵身在打坐,结果我那徒儿误以为是我,一口就吞下去了。”

    当年,鸿鹄圣者心寒,那可是他的徒儿,居然趁他晚年时这样谋害他,也幸亏他早有警觉,以灵身代死。

    提到这些旧事,他一声叹息,很是悲凉。

    “也正是因为如此,刺激到了我,原本我早该死掉了,结果心中执念,憋着一口气,硬是熬了下来。”

    他不仅熬了下来,修为还在随后的岁月中有所突破,摆脱了油尽灯枯的局面。

    “其实,八域大劫时,我的徒儿并未死在动乱中,是最后我结果了它的性命。”鸿鹄圣者坦然的说道。

    因为,他得悉,吞天雀在那些年中吞食无数生灵,造下很多杀劫,血腥累累,穷凶极恶。

    早先时,鸿鹄圣者生命之火将熄,无力清理门户,随着它调养过来,以他神火巅峰的境界的修为,击杀吞天雀自然很容易。

    “我那徒儿很狡诈,八域大乱时,它丝毫无伤,躲避过了各种凶险,是我突然出现,结果了他的性命。”

    不然的话,吞天雀可能会活回到现在。

    “可惜了,一顿吞天雀大餐。”石昊在叹气,没有能将那只凶禽送进锅中,他觉得颇为遗憾。

    什么人啊?鸿鹄圣者干笑。

    “你知道我所为何来吧?”石昊问道。

    “知道,我早已察觉,最近几日,湖泊群附近有一些人不断小心的出没、探查,我就知道你要来了。”鸿鹄圣者说道。

    而后,他指向石桌,道:“这就是那山宝,本就属于朱厌,现在完璧归赵。”

    朱厌忍不住了,没有什么可怕的,直接窜了过去,跳上石桌,一把抄在了手中,翻过来调过去的看。

    “我生命无多,这东西博大精深,我只参悟了一点皮毛,惭愧啊,却险些将自己活活炼死。”鸿鹄圣者叹气。

    他有不甘,有落幕,还有许多的无奈与遗憾。

    石昊没有想到这么的顺利,直接就到手了,令他颇为感慨。

    想当年,还在他幼时,山宝就出世了,转眼间二十几年过去了,一直闻其名,直到今日才真正见到。

    “有古怪啊有古怪!”朱厌掂量着,仔细的感应,激动而又忌惮!

    石昊接到手中,摩挲洁白的骨块,他还没有真正参悟,就已经知,这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宝!

    今天可能就这一章了,晚上那章大家就别等了,抱歉,参加起点组织的一个作者会,怕晚上更新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