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逼退帝族
    石昊很清秀,可是,此时却是慑人的,带着帝族之血,修长躯体被符文笼罩着,蒸腾起阵阵圣光!

    拳头带着血,他贯穿了邬昆的躯体,轻轻拔出手臂,那尸体坠落下半空。

    鸦雀无声,战场竟陷入短暂的寂静,这个结果太震撼了,四大帝族年轻强者,索孤、庆坤、余禹、邬昆全部阵亡。

    这么激烈的冲突,这么可怕的战斗,让所有人都神驰目眩,深感震撼。

    若是再加上早先的赤蒙泓,那个赤王的后代,石昊一共击杀五位帝族高手,这等战绩,绝对称得上耀眼。

    百世辉煌,万载流传,这一纪元,没有这等战绩,极致辉煌!

    就这么胜了,结束战斗!

    帝关,城墙上,沉静过后,响起震天的喧沸声,许多人大叫,兴奋而激动。

    一个人,击杀四位帝族高手,绝对是不败的神话!

    从过去到现在,这一纪元帝关一直处在压抑下,被异域威胁,每次守关都非常被动,要付出血与生命的代价。

    现在,一战之下,连杀几位帝族,石昊改写了历史。

    对于异域来说,现在的滋味难受而苦涩,不可想象,居然会出现这么一个结果。

    前后共有五位帝族英杰啊,居然都被一个人击杀了,连四大高手联袂出击都不行,最后只能殒落。

    荒,怎么会这么的可怕?要开创无敌的传说吗?

    “他曾为我界阶下囚,如今却连着击毙帝族……”有人轻声道,话语在发抖,惊怒交加,还有一种担忧。

    荒,他怎么会如此的强势,一个人击毙五大帝族高手。

    石昊降落在地上,很镇定。快速收起几具尸体,有魔禽之躯,有巨兽之体,羽翼染血,鳞角灿灿。

    这是帝族的血肉,对于其他生灵来说想都不敢想,谁能杀死帝族,谁敢触之?

    现在,一个年轻人,就像是打猎一般。干掉了帝族的英杰,并将他们的躯体都收了起来。

    除却余禹是人形外,直接被石昊打爆,其他人哪怕四分五裂,但都留下了形体。

    “这下够吃了。”石昊咕哝。

    这多少有些破坏其形象,刚才还英姿勃发,气势慑人呢,现在却谈起了吃。

    当然,听在一些人耳中。却更加觉得他凶狂了,居然要以帝族为食物,千百万年来谁敢?

    “嗷……”

    终于,异域方向。传来长嚎声,很受伤,许多生灵嘶吼出声,带着强烈的杀气。席卷战场。

    那是跟帝族有关的修士,一个个发怒,表达着不满。恨不得立刻诛杀荒。

    这一战,让帝族无光,被深深的打击了,向来无敌的他们,今日遭遇巨大的挫败。

    战场上,异域的的至尊眸子开阖间,冷幽幽,电芒四射,他们没有动手,但是却在弥漫杀意。

    不远处,孟天正手持残破大旗,才乃仙王精血浸染过的仙古战旗,凝缩了那个时代的战意与杀气。

    此外,在他的头顶上方,还有十界图在沉浮,跟对面的生灵对峙。

    他们若是激战,影响深远,孟天正等人若是败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帝关将要失守,彻底沦陷。

    城门楼坍塌,这是千百万年来帝关最脆弱的时候,可以用仙器轰开。

    “荒,你很强,很不错,但是以为同代无敌了,那还差的远!”

    就在此时,对面走来一个年轻人,英姿慑人,手持天戈,身体若蛟龙一边修长强健,带着舍我其谁,惟我独尊的气概。

    此人很傲,也很自信,通体都带着光彩,被神环笼罩着,如同天帝之子,站在那里,成为世界的中心。

    他十分非凡,满头长发灿灿,眉心如同刻着魔纹,流动出慑人的力量,一双剑眉很长,斜飞入鬓。

    这个人正是最早时扬言要杀石昊的青年,曾手持天戈,遥指石昊,进行叫阵,他身在遁一境界。

    此人比之邬昆、余禹、赤蒙泓等人要高一个境界,若非六小帝成员出击,他便早跟石昊决战了。

    遁一境界的帝族!

    毫无疑问,他是对面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我给你时间休息,直到你恢复到巅峰为止!”这个青年喝道,战衣晶莹,薄若蝉翼,流动大道符号。

    这个人的瞳孔此时发光,化成了符号,骇人之极!

    强大的生灵,遁一境界的帝族,绝对的可怕,带着大道气息,仿佛天帝之子临尘,要横扫世间。

    此时,当他的战意外放时,身体太过璀璨,被一百零八道光环笼罩,已成为天地间最绚丽的光彩。

    附近许多年轻人都惊悚,感觉阵阵发毛,因为这个青年释放强大气机后,他们竟有颤栗感,自身的大道被压制了。

    这是怎么了?

    “压制万道,万法不侵!”有人轻叹,道出原因。

    “他……是无殇的后代!”,帝关这边,一位名宿带着忌惮、带着无奈,这般说道。

    无殇,不久前曾以天戈横击天渊,要送一位不朽的生灵过来,那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古老存在,绝世强横。

    该族的天赋最是可怕,法则免疫,万法不侵,强的不可思议!

    “皓丰!”

    无殇的后人,被人认出,他名皓丰。

    石昊转过身,冷冷的看向他,道:“你觉得遁一境可以压制我?”

    他并未停步,竟向前走去,透出杀气,弥漫着惊人的战意,要再次开启战端,而这一次要对付的更强的敌手。

    皓丰修道岁月绝对比他长,也比邬昆、余禹等人年岁大,是一个遁一境界的大修士,实力可怕。

    “要战便战,一样可以斩你!”石昊说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很多人都惊呆了,异域的生灵愤懑,觉得荒未免太张狂了,当帝族是什么了?

    难道他以为,可以跟帝族跨阶大战吗?

    这不可能!

    在众人看来,帝族可压盖世间各大种族,不可能有生灵可以跟他们跨阶大战。

    喀嚓!

    一道又一道闪电浮现在天穹上,在石昊周围闪耀,那是天劫的力量。

    电闪雷鸣,声势骇人。

    这雷霆带着混沌气,带着刺目的可怕光辉,浮现在天空中,要向石昊倾泻而下。

    “他要渡劫,进更高层次的境界!”有人失声道。

    荒,太逆天,在战场中就敢这么做,实在胆大包天,让人敬畏。

    石昊随时以可以进军遁一境界,但是一直在锤炼自身,没有急于破关,因为最近的修行速度太快了。

    以他这个年岁成为斩我境圆满期高手,就已经震古烁今了,最起码这一纪元的九天不曾有过。

    石昊想熬炼一段时间,再去突破进遁一境,避免道基不稳固。

    现在,皓丰邀战。石昊想就此破关,成为遁一境界的生灵。虽然还可在斩我境界继续磨砺己身,但火候也差不多了,接下来可以用天劫淬炼道体。

    以往,他都是修行到圆满境,而后自然超脱出原有境界,那样破关让他觉得底子厚实、道基永固。

    今日,他不想血战,哪怕能跨阶大战,力拼皓丰,但肯定要付出代价,毕竟对方早已晋升遁一境界很多年。

    而且,多半不见得是遁一境界初期阶段,石昊觉得有必要马上冲关,以遁一境界的道行击杀此人。

    “皓丰,退后,他要渡天劫,若是将你卷进去便不好了。”

    有至尊开口,不让皓丰出战,命他回去。

    其实,异域的修士有些担忧,怕荒进军遁一境界后,依旧猛的吓人,万一将直接道行精深,战力无匹。

    那样的话,可能会出现意外。

    总的来说,异域的修士怕遁一境界的荒击败皓丰。

    那种结果是不能接受的。

    异域年轻一代败的已经够惨,若是石昊才一晋阶,便又将皓丰击败,那就真的让帝族蒙羞,无话可说了。

    这种绝对不能容忍发生,一定要阻止。

    皓丰不服,想要出战,不过至尊中也有两位帝族,沉下脸,命令他退后。

    “你退后,决定帝关命运的是我们。哪怕杀尽年轻一代,尔等若是无法破开那古城墙,也无用。”

    “杀尽帝关至尊,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两位帝族至尊先后开口。

    皓丰退走了,一语不发,少了一场帝族大战。

    “呵,哈哈……”石昊大笑不已。

    并且,轰隆一声,他头上的雷霆全部消失,被他生生终止了这场劫罚。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为之而震撼,天劫马上就要降落了,他还能半途脱离出来?

    “不愧修有雷帝法,并得到过雷池的人,就是这么的非凡啊。”帝关有人轻叹。

    石昊没有出手,但是却逼退了帝族生灵。

    “该我等了,谁与我一战?”

    异域的一位至尊走出,向前迈步。

    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决战来了,就看帝关这边的生灵能否挡住。

    孟天正走出,道:“杀来杀去,让人厌倦,不若棋盘上论生死,一局定胜负如何!?”

    “可以!”帝族至尊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