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降魔
    安澜被追击,这是天大的事件,并且伤了筋骨,口中咳血,让人如在梦中,几疑回到了仙古大战最残酷的时期!

    异域生灵双股战战,毛骨悚然,觉得这太不同寻常了。

    俞陀神色凝重,一语不发,盯着那里,为何那滴血还没有焚烧干净?居然这么的恐怖。

    帝关,城墙上,这边的修士则振奋,心绪激荡,许多人忍不住大吼了出来,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杀了他!”

    “真的可以击毙安澜吗?”

    就是一些年岁很大的老头子,都在颤抖着,嘴唇都哆嗦了,觉得热血冲上了头顶,要长啸出来。

    安澜是谁?一代不朽之王,曾纵横天地中,杀的日月无光,天地失色,是当年覆灭九天十地的主宰之一!

    昔日,他跟仙王厮杀,争霸天地间,双手血淋淋,是九天十地这边最痛恨的无上恐怖存在之一。

    现在,战场中的决战,如同梦幻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安澜神色漠然,看不出喜怒哀乐,哪怕负伤,身上带着血,他还是这么的冷静,镇定的让人觉得害怕。

    不过,他现在真的陷入了危局中!

    甚至,现在已经威胁到了性命!

    最后,他猛的一跃,居然进入了天渊,避过那座城,来到了上方。

    出乎意料,原始帝城并未去镇压他。

    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了异常,天渊震动,一道又一道血色的秩序神链,如同蛛网一般蔓延,覆盖整片天渊。

    “这就是近似诅咒的天渊力量吗?”异域方向,有人惊叫。

    因为,他们已经听俞陀说过。天渊恐怖,是法则的聚集地,是大道纹络的交织区域,镇压无上高手。

    那是仙域的生灵昔日搞出来的。

    “安澜古祖是想要借天渊的力量镇压对手吗?”某一王族的老族长叹息。

    这是在冒险,自身要沾染上那股力量,从而拖着对手陷入不妙的境地中。

    俞陀神色凝重,没有说话。

    因为,现在不确定那天渊是否也镇压那滴血焚烧出的辉煌之力!

    若是真的可以“一视同仁”,那么,安澜毫无疑问走了一步妙棋。拉上三大强者一起接受镇压!

    在那个地方,不朽之王无论是几人,都一样会触动如同诅咒般的可怕法则之海,会被侵蚀与袭杀。

    轰隆隆!

    红色的秩序神链交织,化作蛛网,演绎最高大道之力,袭击不朽之王!

    这是天渊,更是一片被截断的古宇宙,覆盖在这里。形状如同倒着的海眼,下方区域广袤无垠,上方越来越窄小。

    在这里,自然有大星。有诸天星体,一颗又一颗,宏大无边。

    其实,这曾是一片古宇宙。只不过被打残,被诸多强者以**力截断,镇压在此。隔断异域跟帝关。

    想要进九天十地,要破开界壁,必须要渡过这里!

    轰!

    安澜发飙,被逼到这一刻,他虽然看起来镇定,但是出手绝世凶狂了,因为他何曾被逼到过这一步。

    时光滔滔,岁月长河宛如要改道了,汹涌澎湃,安澜抬手间,一把抓过来一颗巨大的星辰,直接拍向前去。

    咚的一声,那颗星辰焚烧,释放无量潜能,撞向三大高手。

    哧!

    这一刻,九层古塔发光,轻轻一震,大星爆碎,在那里如同烟花一般灿烂,但是却也很短暂,极尽光辉后是黑暗!

    “杀!”

    安澜断喝,他绝地反击,他一直在等待,希望那滴血焚尽最后的力量,结果一直不见它消亡,反倒让他连连受伤。

    故此,他不再等待了,绝世攻伐手段等尽出。

    这一刻,他动用了诸般手段,各种祖术层出不穷,无上神通相继施展。

    安澜手中黄金战矛一挑,接连数十颗星辰随着矛锋而动,在残破宇宙中打旋,而后到了金色矛锋的前端。

    随着他猛力刺出,大星发光,都被刻成了符文,一颗星体就是一座阵台,他一边厮杀一边布阵。

    只是,那三大生灵太强大了,此时,万物母气流淌,从鼎中垂落,在轰隆隆声中,将一星体压的爆碎。

    “起!”

    安澜大喝,左手古盾扬起,将一片黑暗之地接引而来,那是黑洞,铭刻无上符文,镇压三大高手。

    然而,石昊极其凶猛,手中剑胎扬起,猛力向前一刺,那片黑暗化作炽盛之地,一下子被击穿了,光华焚烧诸天。

    大决战展开,结果安澜再次负重伤。

    三大生灵法力盖世,神勇无双,不可抗衡。

    咚的一声,大鼎压落,砸在安澜的后背上,让他大口咳血,身体踉跄后退。

    并且,这个时候,大罗剑胎发光,璀璨夺目,从前方逼来,避无可避,剑光永恒,斩尽天下道则!

    噗!

    这一刻,鲜血喷溅,安澜的胸膛被刺穿,鲜血泛出,淹没星空,哪怕是一滴血,也可让成片的星辰灰飞烟灭。

    这个景象相当的恐怖,安澜一声长啸,在这天渊中,顿时有成片的星域爆碎,彻底黑暗了下去,震惊当世。

    下方,若非帝关守护,若非有俞陀拦阻,举世,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将毁灭,多少种族大绝灭。

    那种场面太恐怖了,一吼宇宙崩!

    最起码,这残破的宇宙中,大星炸开无数,星空崩塌,各种巨大的星体爆碎,化成尘埃!

    “啊……”

    安澜长啸,所有落出去的血倒流,那是不朽之王的血,极其珍贵,万世不朽,永恒不灭。

    “收!”

    九层塔那里,传来断喝声,高的的身影催动古塔,要将安澜收进去。

    “开!”

    安澜大吼,满头长发乱舞,眼眸若最为犀利的闪电,眸光撕裂古宇宙,他手中的黄金战矛猛烈击在塔身上,当的一声,响声巨大,震动了这片残宇宙。

    咚!

    并且,这一瞬间而已,他的左臂发光,血气滚滚,在祭出古盾,堵住了九层塔的底部入口。

    万物母气垂落,大鼎横击而来,撞在安澜的身上,让他咳血,想将他逼进塔中去炼化。

    甚至,大鼎最后也开始发光,鼎口内混沌弥漫,径直也要收走安澜。

    鼎与塔一同发力,想在这里要炼化不朽之王!

    “怎么会如此?”异域各族修士都震撼了,安澜失利,有了危险,要打破万古以来不朽之王不败的神话吗?

    一些族群如坠深渊,感觉身体发寒。

    曾经的手下败将,九天一方今世应该更为羸弱才对,怎么现在出了这么一个怪物,要镇压安澜古祖?

    那是何人之血,居然让荒有了这等战力,深深震撼了每一个生灵!

    “可惜,我时间到了,不能长时间驻留,不曾见到我所要等代的那段时光,没有看到那个时代的你,以及那些……”

    就在此时,天渊上,大裂缝前,那个踏鼎而立的神秘强者自语,他要离开了。

    因为,他不属于这片岁月空间,无法久留,不然的话会出大问题!

    也唯有他这等盖世强者才能做到这一步,在这一世显化,不然的话,想都不要想,不说千古仅见也快差不多了。

    “当!”

    大鼎一震,载着他冲出那道裂缝,时光流转,岁月长河大浪拍天,推动大鼎而去,他进入另一片岁月的天地间。

    隐约间,可以看到,那里山河壮丽,仙气弥漫,那是一片宏大的世界!

    “我不会死,要更强!”

    那个人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也很自负与慑人,震动天渊,他就此消失不见。

    裂缝闭合,时间长河退去。

    帝关,城墙上,叶倾仙无声的伸手,颤抖着,哭泣着,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却很无力,什么也抓不住,灵动活泼的她脸上挂满了泪水,在悲咽。

    随着那个人的消失,她一阵摇晃,险些栽倒。

    “啊……”

    安澜大吼,杀出了真怒,几乎被收进塔中,要被炼化掉。

    虽然竭尽所能,又挣脱出来,但是又被一剑刺透,险些将一条手臂斩落下来,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要知道,他肉身不灭,金身永恒,世间兵器难伤身才对,可是今日,却遭遇了大劫。

    “给我收!”

    再次传来大吼声,万物母气旋转,终于将安澜卷住,吞入鼎口,让他深陷当中。

    当!

    九层塔压落,轰在安澜的头上,令他披头散发,生生将他向着鼎内砸去,镇压了进去!

    哧!

    石昊松手,将剑胎祭出,它化成一道仙光,没入鼎中,去斩杀安澜!

    “我是不灭的,万古不死,永恒长存,举世无人可杀我!”安澜寒声道,依旧不惊慌,其声音如同盖世魔王从地狱中冷漠的传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