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杀出绝世风采
    轰!

    大漠深处,铁血战旗横卷,如同北风卷地百草折,异域大军成片的生灵倒下,被斩杀成血雾,横扫万军。

    只是很可惜,在临近石昊那里时,有仙光腾起,乾坤袋浮现,冲撞铁血战旗。

    显然,异域也早有准备,还有至尊未曾出手,一直站在那个方位防备着。

    “杀!”

    帝关内,城墙上,一群统领级人物大吼,着实带动起所有人的情绪,再加上一位无敌者表态,很多人血脉喷张,战意高昂。

    在哧哧声中,一道又一道身影落下城墙,出现在城门前,直接登上了那座古祭坛。

    “请开城,让我们出去!”当一些统领站上祭坛,要求开城门时,此地的气氛彻底被点燃,群雄震动。

    特别是,当一位无敌者跃下城池,也站在祭坛前,这里高昂的气氛达到极点,如同爆炸般。

    “出城,杀出去,支援孟天正道兄!”

    当一位无敌者做出这种决断,开启祭坛后,第一个冲出去时,后方的人马全都激动,热血沸腾,喊杀震天,跟着冲出。

    一群人杀出帝关,这是主战一派,全都是硬骨头,早先金太君交出荒时,他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如今终于发泄出来。

    城墙上,还有一部分生灵没有动,如金家、杜家、貔貅家族等,全都在俯瞰着下方。

    “这是在乱来!”金太君开口,她脸色铁青,身上的剑伤已经愈合,目光很冷。

    然而,她的话语落毕,又一位无敌者开口,道:“孟兄已杀出这等绝世风采,一个人在帝关前大战。我们当支援!”

    哧的一声,他也从城墙上消失了,站上祭坛,瞬间出关,前去增援。

    因为,大漠中是在进行至尊大战,也唯有他这等级数的人才能帮上帮,其他统领等也只能去跟那些大军作战。

    城墙上,金太君的脸色更为难看了,越发的冷漠。道:“你们以为这样去支援,就能改变什么吗?”

    “或许可以!”齐宏的师尊开口,他号称青木老人,是一位年岁极大的至尊,曾驾驭五灵战车横扫天下,威慑了一个时代。

    不过,如今他的年岁真的有太大了,已步入晚年,失去了最巅峰时期的旺盛血气。离黄金时期有些差距了。

    金太君手持一根新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咚的一声巨响,道:“他们这样出城能做什么。抢回荒吗?要知道我们刚刚换来一个难得的和平期,对方已经立下血誓,可保我们五百年平静,而我等只需静等强援出现便可。他们这是在破坏,是在犯罪!”

    她神色激动,带着怒意。眼神冰冷无比,俯视着城墙下那些冲出去的修士。

    在其身后,金系人马等全都纷纷表态,称那些人太冲动了,根本不应该出城去,事实上他们也很想指责大长老孟天正,但是不敢。

    因为,连金太君都吃了大亏,不是对手,他们岂敢乱语。

    “孟天正太鲁莽,刚才你们应该阻止他!”金太君铁青着脸色说道,想到不久前的短暂交手,她倍感羞辱。

    她看向青木老人,又看向王长生,尤其是后者,令她觉得十分不满,竟不曾出手。

    以王长生那鬼神莫测的绝世神通来说,可以牵制孟天正,金太君觉得若是两人联手,可以压制孟天正。

    “孟兄不是一个莽撞之人,他考虑的太多,不得已才如此啊。”青木老人叹道。

    “青木道兄你在说什么?金太君脸色有点冷,道:“很明显,孟天正失去了一颗冷静的心,看到荒出关,便不顾一切的追杀出去,分明乱了分寸,坏了大局,不是至尊所为!”

    这是一种严厉的批评,听在杜家、貔貅、以及金系人马耳中,都心头剧震,金太君还要招惹孟天正吗?或许他回不来了,有人猜测!

    同时,还有部分主战派的人马未来得及出关,听到金太君的话语后,都神色骤变,这是在扣大帽子吗?

    若是孟天正回不来,战死在外面,到时候肯定会背负一些不好的罪名。

    他们看向金太君时,都心有愤慨,但却没有办法发作,因为那个级数的生灵眸子开阖间,都让他们觉得压抑。

    “此言错矣!”青木至尊摇头,一声叹息,道:“孟道兄从不会意气用事,他有深意,我已明白。”

    “青木道兄你在说什么?”金太君神色有些不愉。

    “孟兄这是在极力挽救我帝关的一场大危机啊。”青木道人叹道。

    “你是在危言耸听吗,我刚刚同异域谈好条件,他们已经立下血誓,帝关迎来了最为宝贵的一段平和期,而他孟天正……却在破坏!有什么功绩?”金太君质问。

    “你我都知道,哪怕这一次不朽之王复苏,在冲击天渊,但也不见得一定能过来。”青木至尊说道。

    “你太乐观了,他们最少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过来。”金太君沉声道。

    “就算他们有实力过来,但你我都应该知道,他们不见得能下最后的决心,因为那样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他们所不愿面对的,不然的话稍早一些年他们便血拼了。”青木至尊辩驳。

    他也相信,如果不朽之王血拼,是能过来的,但是自身付出的代价会非常大。

    而九天十地充满不确定性,若是当年曾击退他们的生灵突兀再现,那对异域诸强来说,绝对极其糟糕。

    故此,异域诸强希望不付出代价就可以过来。

    经过漫长时间的积淀,他们的把握越来越大,再给他们一段时期,或许就可以安然通过天渊,而不用付出多少代价。

    如此,哪怕不朽之王复苏,也不会轻易血拼,大动干戈。

    “你能确信。他们一定不会过来吗,这一次情况分明非常复杂!”金太君驳斥。

    “是,情况有些复杂,如烂木箱,还有不朽自身的推演等,都肯定给予了他们启迪。”青木至尊点头。

    “所以,他们是否会过来,我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赌去猜,稳妥起见,就是应该答应他们的要求。立下血誓。”金太君道。

    她再一次强调,她为了帝关,所做这一切都是对的,而孟天正太鲁莽,坏了大局。

    “孟兄不是那样的人,这是在化解危局啊。”青木老人摇头,道:“哪怕你暂时换来了五百年的平和期,可是,人心啊。这样交出荒会寒了多少人的心,会让真正主战的各族修士会多么的愤懑?同时,也会让各族沮丧气馁。因为,我们这是在出卖自己人。而换取短暂宁静,令许多人斗志瓦解,觉得我们真的远不如异域,会失去战意。这样一来。人心就散掉了。

    金太君脸色发寒,道:“按照你所说,孟天正这样杀出去。失去冷静,将荒救回来就是对的了?这完全破坏了大局!”

    “你错了,孟兄出关大战前就早已经预料到,多半救不回来荒,他并非出于私心出战啊。”青木老人慨叹。

    他盯着下方的战局,也随时要准备出关了,前去支援。

    “既然明知救不回来,还要妄动,这更显他鲁莽!”金太君批驳,不过她心中却是一凛,因为早已意识到了什么。

    “明知不可为,还要去血拼,还要去大战,这是为何?你难道不知吗?”青木老人神色也冷漠了,看向金太君,道:“孟兄这是在弥补,为了唤起帝关各族的战意,重新挽回人心,不让人心散掉!”

    “不错,孟天正是要杀出一个绝世风采来,要立下神威,给所有人看,给各族希望,唤起斗志。”此时,一直沉默的王长生也难得的开口了。

    “我去参战,你们守关!”青木老人说完,也从这里消失,准备出城激战。

    “去吧,我也来守关。”就在此时,城墙上又出现一个老人,他满身都是泥土,像是曾被尘封,很多万年不曾动过。

    这是帝关中年岁最大的一位至尊,今日也动身到了这里。

    轰!

    大漠中,大战惊天。

    孟天正手持剑胎,纵横天生地下,跟帝族至尊交手,还不时攻杀向其他至尊。

    此时,城中的三位无敌者出现,来帮助是哈。

    而那些统领,则远远的绕开至尊,从两侧向前杀去,跟异域大军交手。

    “杀啊……”

    喊杀震天。

    噗!

    孟天正神勇无匹,哪怕是面对帝族,也从容不迫,而且就在此时,他一剑挥出,将围攻他的另一位至尊斩断半截身子,爆出漫天血雨。

    这震撼人心,要知道,他可是在跟一位不可揣度的帝族争锋,同时防备其他六大至尊的袭杀,还能有如此战绩,实在惊人。

    哪怕帝关中来了三位无敌者,快速为他分担了部分压力,他还是在以一敌众!

    “你们给我退后,我帝族出战,还从来没有围攻过谁,我族不败!”帝族至尊大喝道。

    他让其他至尊离开,不得插手他与孟天正的争锋。

    “孟前辈无敌!”帝关内,城墙上,一些人大喊,觉得体内有一股滚滚热气在汹涌。

    在过去,帝族的确就是无敌的,根本无人可以抗衡,而今日的孟天正却强到了这等地步,振奋人心。

    噗!

    神剑裂天,一道可怕的剑光飞出,最后关头,将那身体断裂的至尊的头颅也扫了下来,这一刻天地都仿佛寂静了。

    吼!

    那位至尊怒吼,他没有死,但是却遭遇了重创,残体倒飞而去,带着血雨。

    帝族至尊脸色冰冷,他不想让人插手,结果那几人来相助,却险些搭上一位至尊的性命。

    锵!

    剑胎大震,发出刺目的光,孟天正飞了起来,速度太快,周围时光碎片飞舞,他冲向那个被斩落头颅的至尊。

    “你敢!”其他人纷纷相阻,出手拦击。

    孟天正浑身清光缭绕,体内像是开启了无尽的门,他以身为种虽未彻底成功,但依旧有绝世神力,并且运转不灭经,轰的一声,一掌劈了过去,隔着两位至尊,霸气一击!

    噗!

    很难想象,在那几位至尊都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那位掉了头颅的至尊,在那里爆碎,顿时引发天哭等异象。

    “杀出一个绝世风采来,孟前辈无敌!”帝关城墙上很多人高呼。

    “都退后,我自己来对付他!”帝族至尊冷声道,带着无尽的寒意还有杀气,帝族平日气吞万里,从来都是自信的。

    “千古以来,帝关还缺少一颗帝族头颅,用以祭奠死者,借你头颅一用!”孟天正开口,扬起剑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