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借头颅一用
    这一箭,红艳艳,如同血钻,犹若红珊瑚,散发着惊人的美,但它却是可怕的,在那暗红色的大弓上挣动,随时要主动冲出。

    那是血精所化,蕴含着某种精气神,自主杀敌!

    “先退,这个人疯魔了!”后方,有至尊大吼,并且催动紫金锤,想轰杀孟天正。

    “滚开!”齐宏的师傅青木老人出手,须发皆张,如同一尊怒狮一般,此时他掌控铁血战旗,催动起来,大旗展动,乾坤动荡。

    轰的一声,残破的战旗放大,席卷天上地下,如同一片天幕,遮天蔽日,轰在那柄紫色的仙器上。

    咚的一声,虚空抖动,雷霆万重,紫金锤发光,爆发闪电,但依旧被抽的倒飞了出去,击穿天地,撞向域外。

    不可避免,异域的那名至尊也负伤了,嘴角溢血,他的声音森冷无比,道:“残破的仙器,终究差了一筹。”

    紫金锤来头甚大,但可惜残缺,被铁血战旗击飞。

    轰!

    乾坤袋动了,被异域一位至尊催动,向前轰来,这个时候十界图冲霄,迎了上去,这两件都是无暇的至宝。

    这一击,天地摇动,乾坤四裂,仿佛重新开天辟地一般。

    哧哧哧!

    几道光飞来,都是残缺仙器,结果帝关这个方向也有光华闪耀,十界图、铁血战旗、九凰炉等都现踪迹。

    这是一场大对抗,到最后又成为对峙之局。

    因为,双方掌握的仙器等,几乎相等,就是那么几件,熟的不能再熟了。

    帝关内的修士心中不忿。有一种大恨,要知道那几件仙器瑰宝原本都属于九天,结果昔年一战,落入异域手中。

    那几件兵器都被炼化,彻底成为了异域的战宝。

    经过这一干扰,帝族至尊赤普脸色十分难看。他是谁?不朽之王的后代,他的祖上曾催动赤王炉,杀过仙王,震古烁今!

    而今日他却这么被动,断了一臂,又被自己一方的人认为不敌,拿仙器来救援。

    他忍不住一声嘶吼,其音仿佛从太初年代传来,悠远而深沉。带着一股魔性的力量,爆发神光。

    “啊……”

    许多人惨叫,翻滚着,因为几件仙器对峙,守护范围没有那么广了,不少生灵哀嚎,几乎要炸开。

    还好,帝关这一方人马不多。出动的修士远比那所谓的百万敌军少许多,都在铁血战旗、十界图的庇护范围内。

    异域生灵哀嚎。但真正爆碎的也不多,因为赤普快速收敛了那股啸音。

    孟天正不为所动,一直在积蓄力量,暗红色大弓状若满月,被完全拉开了,那根赤血神箭早已如同太阳一般。光华滔滔,璀璨无比。

    咻!

    神箭惊空,孟天正终于松手,积蓄这么长时间,这一箭贯注了他的精气神。格外的强绝与恐怖。

    “啊……”

    赤普挣动,身体果然又被禁锢了,这让他生怒,堂堂帝族,结果却这么的被动。

    “给我开!”

    他挣动躯体,并且张口吐出一片血液,喷在自己的那杆天戈上,催动它向前劈去。

    这是他的成道宝具,日后要仰仗它化作不朽呢!

    天戈发光,乌黑色的兵器如同一轮黑太阳般,带着汪洋般的黑雾,向着那神箭迎去,要彻底的劈碎。

    当!

    虽然为血箭,但是跟那杆天戈碰撞后,却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火星四溅,神光冲霄。

    赤普看的一阵心疼,因为,就在那天戈的可怕锋刃上,出现一道很大的缺口,被血箭崩掉了部分。

    这一箭得有多么可怕?让身为帝族的他都一阵心惊肉跳。

    “比大罗剑胎还锋锐?”后方,天角蚁瞪圆了眼睛,同时激动与振奋无比。

    “大罗剑胎总是被动防御,不会主动攻伐。”清漪道。

    “杀!”

    大长老喝吼,但并未再出箭。

    就在人们愕然时,那撞击天戈而临时散掉的血箭,重新凝聚,化成一道赤红神芒,冲向帝族至尊。

    赤普震惊,他分明化解了这一箭,它居然又再现了。

    而且,他的身体又一次行动迟缓了,动作艰难,迫不得已,他喷出大口血,化成神剑,向前劈去。

    结果,不能阻挡此箭羽,它射杀到了眼前。

    此外,他祭出几种祖术也无效,光幕守护不了他。

    赤普咬牙,奋力挣扎,向旁侧移,结果噗的一声,这一箭刺透他的肩头,在那里炸开。

    砰!

    赤普剧震,从肩头开始,小半截身子都炸开了,鲜血淋淋,白骨可见,非常的凄惨。

    这一幕震撼了整片战场,要知道,这可是帝族啊,号称不败,就是专为异域各族出头的无敌人物。

    他今日被请到这里,本是为震慑帝关,展示所向披靡的神威,结果却被人杀到这步田地。

    赤普,太凄惨了,半边身子险些毁掉,遭遇了重创。

    吼!

    赤普浑身精气澎湃,一道又一道血光冲起,泛着五彩,那是特殊的血液,他的伤口在愈合,断臂在重生。

    “都说了要摘你头颅,一定会摘下!”孟天正冷冷的说道。

    他而今虽然面色苍白,缺少血色,但是却更为威严了,身为黄金岁月状态,二十几岁的样子,英姿勃发。

    残破黄金战衣,龟裂成一片又片,衬托的他如同战神一般,眸光若冷电,锋芒毕露。

    孟天正又一次准备开工,将赤普击杀!

    “你敢!”

    异域至尊喝道,一起催动仙器,想要干扰,结果,青木老人等也都动了,他们虽然人数少。但是仙器威力却更胜一些。

    轰!

    仙气滔滔,双方对轰。

    这个场面极其可怕,开天辟地莫过于此,域外有大星簌簌坠落,在途中炸开。

    到最后,他们依旧只能对峙。都奈何不了对方。

    “杀!”

    终于,有异域至尊按捺不住,手持兵器,向大长老那里杀去,因为,他们不能让赤普真个发生意外。

    哪怕同为至尊,但是赤普身份太不一般了,是那位杀过仙王的无上存在的后代,是真正的帝族。如果殒落的话,麻烦很大。

    “谁来杀谁!”孟天正此时果然如同疯魔了一般,满头黑发狂乱舞动起来,再次开弓,射杀向冲来的那两人。

    这一次,他动作极快,没有再积蓄力量。

    一道血精从其胸口淌出,让他面色越发苍白。但是他的战意却更为的高昂了,一声大吼:“杀!”

    血光冲霄。这一箭威力奇大无匹!

    冲来的至尊,本来是自负的,不信邪,可现在却面色变了,他身体被禁锢,很难动弹。

    噗!

    这一箭射进他的眉心中。一冲而过,击杀其元神仅在一瞬间。

    接着,他的整具躯体开始寸断,迅速瓦解,而后爆开。成为一团血雾。

    “这到底是什么妖功,怎么会这么可怕?”其他至尊也都心悸,难以相信。

    “杀人,杀地,杀天,杀仙,杀己!”远处,青木老人长叹,露出了忧色,因为他知道那暗红色大弓的可怕。孟天正在杀敌时,自身也在付出代价,一个弄不好,真的会杀己!

    “哪里走!”孟天正大喝,因为总共冲来两名至尊,都想搏杀他,一人被杀,另一人转身想避开其锋芒。

    结果,孟天正毫不犹豫,再次从胸口引出一道血箭,射杀了出去。

    噗!

    还是不能逃,这一箭射进此人背部,禁锢其躯,元神都无法逃脱,随着身躯整体炸开了,形神俱灭。

    “这个人杀到疯魔了,处在一种特殊的状态中,说不定真会杀死他自己!”对面,有人颤声道。

    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现在,孟天正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

    “该你了!”当孟天正再次从胸口引出一道血箭,可以发现,那血水明显没有那么鲜红了,十分暗淡。

    “一身血精耗尽,我看你还怎么来拼命,该我杀你了!”帝族至尊赤普冷幽幽的说道,他主动杀了过来,轮动天戈便劈斩。

    “我说话算话,你的头颅要定了!”孟天正冷声道,松开了弓弦,这支不算赤红的神箭飞了出去。

    “嗯?”赤普心惊肉跳,这一箭看似不够鲜红,血精减少,但是威力不减,又一次让他身体迟缓了。

    “给我破!”

    他大吼,一震胸口,而后张嘴间,喷出一口特殊的血液,当中蕴含着刺目的五彩光泽,十分的可怕。

    这是帝族之血!

    事实上,他体内的血本就是分五种色彩的,平日间不过以赤红为主,但现在出现的五色血极其不同。

    它带着不朽的气息,力量磅礴,浩瀚莫测。

    这是祖血,是该族遗传下来的稀有宝血,带着不朽的烙印碎片。

    这团血不断变化,在演化开天辟地的各种景象。

    噗!

    血箭被阻,而后更为暗淡了,它在被磨灭!

    以血对血!

    “我的血液精华部分传承于不朽之王,虽然我不能激活,但依旧不是你的血精可以比拟的!”赤普傲然说道。

    血箭被磨灭,最后彻底暗淡无光,而后炸开。

    噗!

    在炸开的瞬间,赤普的笑容凝固了,因为一股可怕的锋芒洞穿其躯,将他撕裂!

    “为什么?”他不解,他的五色血精分明已经化掉了那支箭,怎么他还是遭劫了?

    赤普还没有死,但是周身不能动,被禁锢了,孟天正的血精未进入其躯体,但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刺了进来,摧毁其生机。

    “你的血脉的确强大,无愧为不朽之王的后人,但,这代表不了什么。重要的是我的战意,我的力量,借助血精承载而已,我强是因为我这个人,而非血脉。”孟天正冷漠的说道。

    他向前迈步,到了近前,再次手持大罗剑胎,轮动神剑,噗的一声,将赤普的头颅斩落下来!

    “借你头颅一用!”孟天正喝道。

    他真的斩下了一位帝族的头颅,要祭祀战死于大漠中的历代前贤与英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