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觊觎仙药
    孟天正黑色发丝飘散,英姿勃发,这跟以前哪里有相像之处?完全变了一个人。

    一身黄金战衣,将他衬托的英武盖世,二十五六的黄金岁月,有一种无敌气概,双眸开阖间,神芒闪耀。

    在其体外,有一片绚烂的黄金神环,如同上一纪元神话中活下来的战仙,踏过岁月长河而至,带着未知与神秘的气息。

    这就是目前的大长老,让人不敢相信,发生惊人的变化!

    许多人都怀疑,他突破桎梏,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第五龙颤栗,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挑战,九条龙中也许只有最小的那位兄弟还有底气。

    王家九条龙,末者为最!

    传说,他不会比王长生弱多少,可能早已踏足人道无上领域!

    哧!

    大长老孟天正抬腿间,星斗转动,混沌气翻涌,踏着一条金光大道消失在天际尽头,他要去城门处,欲从阵台那里出关。

    年轻样子的大长老非常果决,就这样走了,片刻不停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那些瘫软的生灵才站起身来,无比的震撼,那就是真正的至尊复苏的样子吗?

    “不,我严重怀疑,孟前辈已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人说道。

    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孟天正走的不是寻常路,在年轻时代以身为种,几乎都成功了,可是最后关头出了意外。

    可以说,在那个时代,那种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种天资,无以伦比,前人根本就没有走到那一步的,震古烁今。

    正是那一次的失败,让他道体裂开。险些形神俱灭,从此在很长时间内都沉寂,在地狱边缘徘徊,承受折磨。

    但是,孟天正并未放弃,从未气馁,在半废中蛰伏,默默恢复,调理身体。

    看着同一时代的人先后崛起,而他却在原地驻足。道体半废,那种苦痛常人无法想象,但最后他还是归来了!

    多年后,等若是在劫灰中再生,浴火而归,道体上的裂痕消失,他又一次站起,并最终屹立在人道最高峰上。

    若非天地环境大变,他早就成仙了!

    所有人都知道。孟天正天纵无匹,若非年轻时半废,遭了天意一刀,也许比现在还要强大。

    “孟前辈年轻时的样子居然这么的英俊。光满万丈啊,我觉得这才是真英雄!”有少女居然脸红,在那里发花痴。

    而且,这不是一两人。很多年轻的女子都眼中流动光彩。

    一群老辈人物都无言。

    “这老家伙真邪门,难道他在近期成功涅槃,又一次孕育出海量的生命力?”第五龙轻语。很不甘心。

    神药山脉,最深处地带。

    石昊狂奔,在他身边跟着葬士,一起来到一片郁郁葱葱之地,这里波光粼粼,那些树都在发光,跟绿色的波澜一般在起伏。

    地上,白骨很多,不用多想也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善地。

    “道兄请救我!”

    树海中,有一株老树在哀嚎,呼唤那些发光的树木,让它们复苏,来守护它。

    “天神树,不要逃了,我真的没有恶意,你看,你的一位兄长就跟在我身边,有万物土滋养,越发的繁茂了。”石昊在后面喊道,尽量做到人畜无害,一脸纯净的样子。

    “这些是扎根在死人堆上生长出来的尸树!”在瓦盆中,追随在石昊身边的天神树说道。

    它经的多见的广,看出这片古树的来历。

    “你堕落了,居然求尸树相救。”瓦盆中的金色天神树喊道。

    “总你比强,跟在一名鬼东西的身边,这些尸树并无真正的意识,不会跑出去作乱!”树海中,那赤红的天神树斥道。

    葬士闻言,体外黑雾更浓郁了,而后低声吟诵一种古咒语,让此地变得有些诡异,明明是白天,却昏暗了起来。

    接着,阴风怒号,血雾弥漫,如同森罗地狱临世。

    很快,那片树海发光,汹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有树体都在颤抖,而后纷纷伸展枝桠。

    “啊……”

    那株赤红的天神树惨叫,十分惊恐,因为所有的尸树都动了,将它困住,那些树干如同鳄龙一般,要撕咬它。

    “放开我!”老树怪叫。

    石昊吓了一挑,没有想到葬士还有这样一手,居然能控制所有尸树。

    “这是我族种下的,根植于死者坟丘上,是一种守护葬土的低阶树类。”葬士说道。

    石昊愕然,还有这种说法,尸树居然是跟葬土有关?

    这么说来,九天十地中一些东西,比如说万物土、尸树等,都是从古葬区传出来的?

    “哈哈……老兄弟,别挣扎了,我们终于再汇聚,今日便融合归一吧。”石昊身边的金色天神树很高兴。

    黑雾澎湃,葬士出手镇压了那株天神树,它再也不能逃走。

    当石昊他们赶来时,它彻底的蔫了,无精打采,被成片的尸树按在那里,虽然赤霞滔滔,但是寡不敌众。

    这株树很有意思,树干上有树洞等,看起来跟人类的口鼻眼等没有什么区别,树冠繁茂,如同红色的浓密头发。

    “你跟葬士走在一起,它们身上带着死气,跟我等相冲,长时间相处,会让你堕入黑暗。”赤色天神树愤愤的说道。

    “你多想了,我跟它没有关系。”金色的天神树解释,不想让它误解,因为还指望跟它融合在一起呢。

    “天神树前辈,你真的误会了……”石昊也开口,这个时候不打算压制它,而是坦诚道出情况。

    因为,他不想得罪对方,在将来还指望它能蜕变成天仙树呢!

    这棵树关乎甚大,可以让人立地成仙,在天地环境变了的情况下。这绝对是一个希望所在。

    赤色古树惊疑不定,最后慢慢释然,相信了他们所说,因为并未在两者的身上感应到死气等,应该只是初识葬士。

    “仙树,很了不起吗,古葬区深处又不是没见过。”就在这时,葬士突然开口。

    显然,赤色古树的话语让它很不快,仿佛它们是洪水猛兽一般。不应接近。

    “你说什么?”两棵天神树都吃了一惊。

    “古葬区深处怎么走?”石昊也追问。

    “很远,你们去不了!”葬士一句话就堵住了他们嘴,不会带他们去。

    “那里有仙药?”石昊双目发光,他真的想得到一株,如果送给大长老多半可以让他突飞猛进,成为仙道高手,彻底挣脱天地的枷锁。

    “有,而且不止一株,我看到过。不过对我等作用不大。”葬士说道。

    石昊晕菜,有点抓狂的感觉,不止一株仙药在古葬区中乱跑,这是什么概念。光想一想就让人流口水。

    那可是成仙的契机啊,如果都能带回来,一下子就可以在九天十地中造就多名长生者!

    “大哥,你跟你混了。带我去吧!”石昊的脸皮足以当盾牌用,直接就去抱葬士的胳膊,那个亲热劲让葬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它快速倒退。道:“你我气机相冲,不要乱碰。”

    “没关系,我不在乎。再说,你又不是女人,呃,女葬士,怕啥。”石昊为了表达热情,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我在乎!”葬士木然,但却很坚定的说道。

    “为啥?”石昊不死心,跟它套近乎。

    “就跟你看到一只蛤蟆,爬上你的手臂一样,同样的道理,我会觉得很难受。”葬士这么的直接,让石昊的脸当即就垮了。

    他很不忿,一具尸体而已,居然还嫌弃他,真是岂有此理!

    “你欺人太甚,我还没有嫌你呢!”石昊磨牙。

    “可我真的嫌弃你。好吧,如果你觉得受伤了,那就换一个说法吧,男女授受不亲。”葬士不知道是质朴,还是冷幽默,给他补了一刀。

    石昊没脾气了,一张脸垮在那里,同时又有些愕然,道:“你是女葬士?”

    “不行吗?”葬士很平淡的说道。

    “行,没问题!”石昊闭嘴了,他觉得有点发晕。

    然后,他又忍不住开口了,真的对仙药感兴趣,十分渴望,想要带回帝关中一两株。

    “我不信,仙药怎么会去古葬区,不怕坠入黑暗中,万劫不复吗?”那株赤色的天神树也不相信。

    “事实上,你说错了,是那几株仙药自己不想走,生活在古葬地,它们无比的安全。”女葬士说道。

    “留着它们也是浪费啊,要不你去捉来,我可以用万物土跟你换!”石昊搓手,直咽口水。

    葬士蹙眉,道:“仙药对我无用,但是,或许……对葬区深处的存在有用吧。”

    石昊闻言,顿时一阵紧张,他刚才还在图谋呢,难道没什么希望?

    “也对,你身上有带着死气,跟仙药相冲,但是葬士中不是有无上存在吗,说不定它们褪尽了死气。”石昊轻叹。

    “的确有些用处,我想起来了,曾见到一位大人砍了一株仙树,拿去做棺椁。”葬士自语。

    “啥,这么败家?你告诉我它住哪里,我打不死它!”石昊忍不住,当即就怒了,也不想一想他到底有没有那样的实力。

    “那种大人养的一只鸡都能一口吃掉你。”葬士不屑,难得的有些情绪波动。

    “你真是女葬士?如果不是,信不信我打不死你?”石昊气愤不过。

    一只鸡而已,也敢吹的那么强,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唔,忘记说了,那只鸡没有落毛前,在古葬区外好像叫什么真凰。”葬士缓慢的说道。

    “你不炫耀会死啊?!”

    祝大家中秋快乐,万事如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