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斩仙台
    天穹上掉落东西,而且是那么的不凡,瑞光万道,那个物体朦胧而祥和,如同一件天宝坠落在人间!

    但是,石昊见到后却浑身发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东西他见过!

    在以前渡天劫时,他就曾看到过此物,不过并未接触,而只是远远的一观,如今它临近了,冲着他而来。

    斩仙台!

    这是一座道台,在上面有一口铡刀,远看祥和,近距离观看则让人毛骨悚然,遍体生寒,从头凉到脚。

    这东西出现,针对生灵的话,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很难活下来,传闻这是专为做出逆天之事的生灵准备的。

    “我知道了,荒踏出自己的路,引动出传说中的斩仙台!”有人低语。

    哪怕相隔很远,人们也一阵头皮发麻,这件东西历代都只在传说中出现,比雷劫还惊悚,铡刀落下,送去往生!

    人们知道是因为骨书上有刻图,很清晰。

    如今,他们见到实物了!

    天劫还有一线希望可以渡过,可这东西一出,简直让人绝望,几乎不可能熬下来。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是天劫,是蕴含在当中的特大劫难,超越了自身应有的境界,一铡准死!

    “这……没天理,还让人活吗?我@#¥#%……”曹雨生忍不住想骂人。

    仔细思索,人们知道,斩仙台的出现一定是因为石昊踏出自己的路,演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体系所导致的。

    因为,这影响深远,唯有这种逆天的大事记,才能惊动斩仙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管石昊今日是否能活下来,都注定会被载入史册中。成为名人!

    因为,不要说这一纪元,就是在仙古年间,又有几人可以惊动斩仙台?

    “史上最强天劫,再配上斩仙台,这是……绝杀啊!”所有人都叹息,这次的天劫超出了常理,根本就没有办法渡过。

    “很好,这样死于铡刀之下,一了百了。免得总让人惦记。”金展是叔祖冷幽幽的自语道。

    “天地不公,为什么会降下这么多劫难?”太阴玉兔叫道,为石昊不忿与不平,这是成心置人于死地,不给希望。

    “活下来!”天角蚁大叫,并且将大罗剑胎掷出,还给石昊,想让他抵挡。

    这是渡劫前石昊交给它的,免得渡劫时。因此剑胎而引发什么诡变,现在天角蚁又给他祭了过来。

    石昊一声叹息,接过剑胎,但又扔了回去。道:“我若回不来,送你了!”

    因为,他知道,剑胎在手也无用。这是天劫,避无可避,无处可逃。只能靠自己撑过去,熬下来。

    这一刻,许多人都在喊叫,都在传音,在跟石昊说话,但是他却无视了,像是与世隔绝了。

    他在思忖对策!

    他以为,帝族联手,一群绝代人物出世,已经算是大杀劫,怎能预料到最可怕的竟在后面。

    “轰!”

    斩仙台落下,果然径直到了此地,不远不近,正好压制住这个区域,禁锢了这里。

    道台不是很宏大,但是却很古朴,所有的仙光都收敛,露出它那斑驳的真身,不像是雷霆所化,跟真实的石台没什么区别。

    那铡刀有仙光内敛,很深沉,带着一种暗红色的血光,像是饮尽了至强者的血液,天生有一种杀意。

    此际,帝族也都不知所措,依旧是站在这里,都盯着斩仙台!

    喀嚓!

    短暂寂静后,斩仙台上,那口铡刀出了动静,发出的金属颤音震慑人心,让所有修士都胆寒无比。

    锵!

    铡刀一颤,而后在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它缓缓的开启了,那暗红色的刀面浮现,高高抬起,释放杀机!

    这声音太可怕,金属擦碰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让所有人的灵魂都冰寒,如坠地下深渊。

    轰!

    下一刻,当暗红色的铡刀抬起足够高后,整具铡刀重新发光,神芒蔽日,仙气滚滚,太超凡了。

    “动了,开始行刑了!”有人惊呼,自身先吓了一跳,觉得脊背冒出阵阵冷气。

    一道身影被拘禁上斩仙台,一下子被禁锢,落入铡刀下,而后喀嚓一声,仙刀落下,发出血光,将那生灵截断!

    轰!

    一道惊雷炸开,化成漫天雷光,震撼此地。

    死去的不是石昊,而是一位帝族,出乎意料,这口铡刀没有从石昊开始,而是对在天劫中显化的那些身影出击。

    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些帝族本就是天劫,怎么也被斩断?

    接下来,周围的帝族都被禁锢,被拘禁上斩仙台,全都上去走了一遭,结果可以预料。

    就在这片刻间,人头先后滚落,帝族全被铡刀截断脖子,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是斩仙台,虽然仅是人头落地,但其实元神也被击杀了!

    这个景象,让每一个人都头皮发麻,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挣扎不了!

    这如何去抗争,只因为这斩仙台太强,远超过自身的境界,不是一个级数的,可以一击必杀。

    “石昊!”

    曹雨生大吼,在那里焦急,但是却没有办法!

    “不!”天角蚁与太阴玉兔也惊叫,因为轮到石昊了,他被一道光锁住,不能动了。

    可以看到,仙光如锁链,缠绕在石昊的躯体上,将他绑缚,拘禁上那座斩仙台,到了暗红色的铡刀前。

    “我怎么觉得人生一下子绚烂了?”王曦的叔祖低语,脸上带着笑,身心放松。

    因为,石昊的表现太逆天,让他深深的不安,这样一路走下去,天知道荒会达到什么境界。

    此时,荒如果死在斩仙台上,对于他身后的王家来说,将是最好的结果,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石昊横在斩仙台上,与此同时暗红色的铡刀发出雪亮的光芒,伴着仙雾,而后发出可怕的金属摩擦声,从上方落下。

    “不啊!”有人大叫,不忍目睹这一切。

    但是,根本无力阻止,天劫中发生的事难以改变,外人难以营救。

    天角蚁、小兔子、曹雨生的眼睛当时就红了,瞪着前方。

    “有生之年能看到斩仙台也算是一桩幸事。”金展的叔祖手捋胡须,笑眯眯的看着那里。

    当然,只是小范围内的几人才能听到,不然的话,必然会引发众怒!

    轰!

    仙光飞射,血液溅起,所有人都看到一片赤红,自那铡刀上闪现过。

    人们知道,唯有饮下最强血液,这铡刀才会如此,它之所以呈暗红色,就是因为杀的都是无上天骄。

    “不要啊,怎么会这样!”一些人都大吼了起来,包括帝关各族的年轻修士,为石昊深感可惜。

    他们钦佩强者,自从知道石昊一个人在大赤天边**杀十王,就已经佩服不已了。

    而不久前,他们看到石昊横渡九天十地劫,最后更是跟帝族血拼、对峙,甚至踏出了自己的路,更是敬畏。

    现在,看着他死去,全都心头发颤,很不愿意发生这种事。

    “嘿,终于落幕,该结束了。”王曦的叔祖说道。

    锵!

    斩仙台上,仙光内敛,血光消失,古台斑驳,铡刀恢复为暗红色,不再绚烂刺目。

    那里清晰可见了,所有人都一起向前望去。

    “不,石昊啊,你怎能死?!”

    “荒!”

    太阴玉兔、天角蚁等怒啸,很是绝望,充满了不甘!

    斩仙台上,留下一具尸体,齐颈而断,人头落地,鲜血中带着淡金光泽,十分的凄艳,触目惊心!

    荒就这么死去了?让人觉得很不真实,如梦似幻。须知,他才走上自己人生的高峰,还没有一览众山下,还不曾跟帝族真正争霸,就这么的殒落了?

    “斩仙台,谁人能渡过?”拓古驭龙叹息。

    五灵战车的主人、卫家四凰等也都是一阵轻叹,没有说什么。

    “嘿嘿……”王家的人暗中冷笑。

    金家的人也露出淡淡的笑容,彻底放心了。

    砰!

    突然,斩仙台上,那无头的尸体站起来,并且一手托着自己的头颅,向脖子上送去,而地上的血精全部倒流,回归体内。

    “啊,这是怎么了?!”

    “天啊,荒,他没有死,竟然熬了下来,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一些人震惊了,荒,竟然可以熬过那口铡刀,没有被斩杀掉元神,还有命在身,依旧活着!

    所有人都觉得难以置信,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出,他是怎么活下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