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力拔元母鼎
    绿霞洒落,一个人袅袅娜娜,体态美妙,莲步向前,在她的周围飘着一片又一片叶子,充满了生机。

    并且,也有些种子悬浮,在虚空中扎根,生长为神藤、宝树等,将她拥簇在中央,进行守护。

    第一个出手的年轻至尊竟然是一个女子,裙子很长,拖在地上,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十分的美丽。

    她拥有一头绿发,肤色雪白,一双眼睛很大,灵性十足,瞳孔成深绿色,如同一个从最原始的山林深处走出的精灵。

    她美丽惊人,而且相当的富有灵性,更有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浓郁生机,如同一片浩瀚的生命源地伴着她。

    “是她!”有人低语,认出了她的身份。

    “这个女子是谁?”很多人都不认识,因为年轻至尊中有些人非常低调,在真正融合完美种子后,虽有传闻,但出手次数有限。

    “被称作生命女神的女人!”有人说道。

    年轻至尊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人?众人愕然,可是她刚才的确跟大须陀、蓝仙等人走在一起。

    “新出关的,起初很多人不知,但仙院一位长老亲自点评,称她在神道时代也许可以成就生命主神之位,万古不灭。”

    众人发呆,这是何等高的评价,这样一位女至尊,她融合了什么样的一颗种子?

    许多人私下议论,越来越多的秘闻流传出。

    这个女人来在长生世家,整个族群都是仙古后裔,曾出现过仙,尽管现在可能早已死透的骨头都烂掉了。

    但是,任何一个长生家族都是庞然大物,无人敢轻视,更不敢挑衅。他们有着可怕的底牌,是仙所留!

    这样的族群走出的年轻女至尊自然可怕,再加上得到仙院长老点评,想不让人忌惮都不行。

    “她名叫吕虹。”

    这一刻,人们知道了她的家族,吕家,一个可怕的族群,不是人族,但是拥有人形,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本体是什么。只知法力滔滔,神威压世!

    吕虹莲步款款,向着城中那座石山而去,她没有敢飞行,而是靠双足行走。

    因为,在这种地方容不得任何人放肆,早有传闻,虚空中密布着一些法阵,若是太过张扬。可能会引来劈杀。

    “不是异域修士,便可以在此城飞行,但不得释放出杀气。”守护古城的一位老兵说道。

    “好!”吕虹倒也不矫情,冲天而起。迅速向那石山飞去。

    众人闻言,全部跟随。

    金属城很大,九座石山很宏伟。

    眼前这座,恢宏而磅礴。它倒也不是高的惊人,但就是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势,如同仙道最高峰般。

    半山腰有一座古洞。在向外冒仙气,一缕又一缕,但是没有人可以临近,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场域,阻挡一切。

    青石台阶直通山顶,在山上,有一座古鼎,三尺高,向外涌白雾,而且里面有日月星河的倒影。

    它像是装着一片宇宙,浩瀚无边。

    很平静,路上没有任何意外,所有人都顺利降临在山顶,登上了这座仙山,所与人都心潮澎湃。

    “起!”吕虹上前,用力抓住一只鼎耳还有一只鼎腿,想要将它搬起。

    她看起来很娇弱、柔美,但是力量真的很大,在其雪白的手指附近,虚空全部崩开,形成可怕的大裂缝,贯穿此地。

    但是,她失败了,任她用滔天之力硬撼,也难以让此鼎动弹分毫。

    “冲!”

    吕虹再次轻叱,浑身发光,生命力如海洋一般起伏,而且她动用了宝术,各种骨文交织,组合在一起,形成强大的神通,想要将这口鼎卷起。

    她真的不信邪,凭借自己的神通,长生族的绝世宝术,难道还不能将一件器物拖动吗?

    轰隆隆!

    这里发出巨大的声音,各种雷光一起绽放,闪电交织,景象十分恐怖,哪怕被称作生命女神,也有狂暴的一面。

    结果,大鼎纹丝不动,依旧坐落在山峰上,静如磐石,在当中混沌气弥漫出来,日月星辰在发光。

    “此鼎,用神通攻击是无用的,你再强大,还能胜过这件名震千古的法器吗,它可以化解一切,只能凭真正的力量举起。”一位老兵说道。

    人们恍然,这是天角蚁的兵器,自然是要从力量上入手,想靠神通宝术等抓起,多半不能成功。

    吕虹数次努力,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失败了,根本不能撼动此鼎分毫。

    元母鼎,稳如泰山,寂静不动。

    “前辈,这不公平,这是一位仙人的兵器,哪怕我等天资不凡,可是毕竟离仙道境界还远,怎么可能搬得起来!”吕虹有点不服气。

    “真正的元母鼎,你等根本不可触及,不然的话会被直接震成齑粉,这是它的投影,凝聚而成。”一位老兵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语,许多人发傻,这并不是真正的元母鼎?

    看起来跟真的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用手触摸,同样冰冷。

    守城人直接明言,天角蚁的兵器无以伦比,在仙古一战中完整的保存了下来,是天下最可怕的仙器之一。

    不说其他传承、机缘等,单只这件兵器落在这里,就了不得,关乎甚大,那是一件无上古兵!

    将来真有大战的话,谁能来此唤醒此兵,驾驭它出击,绝对会有惊天动地之盖世神威!

    “这件兵器的投影凝聚成型,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正好是当年的天角蚁大人年轻时所能挥动起来的合适重量。”一位老兵解释。

    众人惊叹,心中难以平静,不愧是十凶,年轻时代就这么的可怕,力量雄冠天下!

    毫无疑问,年轻的女至尊吕虹无法与天角蚁同样年龄时相比。

    “我不如它!”她有点沮丧。

    后面,其他几位年轻至尊也都蹙眉,他们估计。自身也很难成功。

    “我来!”

    就在这时,紫日天君开口,沐浴紫气,被紫霞包裹着,走上前去,他早已平复了心绪,没有看石昊一眼,开始举鼎。

    “起!”

    他大喝,用尽了力气,体内骨骼嘎吱嘎吱作响。紫光爆开,如同雷鸣一般,结果依旧无用!

    那口鼎纹丝不动,始终不离开原位分毫。

    “再起!”紫日天君大吼,一颗紫莹莹的种子浮现了出来,化成一道鸿蒙紫气,缠裹在那口鼎上,要将它提起。

    “噗!”

    结果,让人心悸的事情发生。那紫气崩开,紫日天君大口咳血,直接横飞了出去。

    现场鸦雀无声,众人惊悚。这也太可怕了,紫日天君妄动完美种子后,居然遭受反噬,遭受重创。

    “我失败了!”紫日天君一叹。缓步向后退去,真的很不甘心,但是却对此鼎无可奈何。

    “还有谁要上吗?”老兵问道。

    “那是我的兵器。谁能撼动!”地上,那只还不足一寸长的金色小蚂蚁撇嘴,一副傲然的样子。

    “我来试试!”蓝仙上前,她浑身蓝霞澎湃,结果衣裙猎猎,任她用尽力气,脸色苍白,也不能让此鼎动弹分毫。

    随后,曹雨生等人不信邪,也都一一上前去尝试,结果都脸红脖子粗,不能硬撼此鼎。

    “让我试一试。”

    就在这时,大须陀开口,他缓步向前,抓住此鼎,而后口诵真经,禅唱声响彻天际。

    在他的身上,浮现出炽盛的金光,皮肤跟黄金浇铸的一般,整具躯体如同化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咚!

    就在这一刻,元母鼎发出一声颤音,居出声了。

    众人吃惊,大须陀果然了不得,这是要搬起吗?

    可是,也仅止于此而已,大须陀放下了手臂,并没有进一步尝试。

    “太可惜了,怎么不继续啊,都已经让它出声,马上就撼动了,大须陀你怎么放弃!?”许多人惋惜。

    “我失败了。”大须陀摇头,没有多说。

    接着,戚顾出手,来自圣院的这位少言寡语、非常古板的年轻道士直接上前,硬撼此鼎。

    “咚!”

    大鼎轰鸣,发出响声,在那里隆隆如同雷音。

    众人惊诧,这个不声不响的道士好大的力量,居然也能做到这一步,不比大须陀弱。

    只是,鼎声震耳,它就是不动,无法被搬起。

    戚顾道人一叹,也走向了一旁,承认失败。

    接着,又有两位年轻至尊上前,结果依旧失败,无人可以举鼎。

    场面有点冷清,所有人都沉默了,当世这一代无人可与天角蚁年轻时比肩吗?

    这岂不是说,当世远不如仙古,注定会更快的灭亡。

    别说其他人,就是那些年轻至尊都一语不发,很是寂静。

    “不用沮丧,力量并不能代表一切,更何况力量之道是天角蚁的最强项,但却不一定是你们最擅长的。而这也不能作为战力强弱的衡量标准。比如真龙,它年轻时力气同样比不上天角蚁,但能否定它的战力吗?在十凶中绝对数一数二!”一位老兵说道。

    众人闻听,心情好了不少,的确如此,强如真龙也无法与天角蚁比拼力气,他们用不着为此而有挫败感。

    “这注定只能是我的兵器,无人可以动用!”金色的小蚂蚁挺着胸膛,睥睨四方。

    可惜,众人需要低头才能看到它。

    “还有人要试吗?”一位老兵最后问道。

    此时,许多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石昊,也许只有他还有一拼之力了。

    “没有与一颗无暇的种子融合,但是……你也很强,怎么回事?”一位老兵很疑惑,皱着眉头,非常不解。

    “我试一试。”石昊选择出手,哪怕失败,也要进行一搏,衡量一下自己跟天角蚁这个种族有多大差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奇怪,的确没有跟完美的种子融合为一,为什么还会这么强?”老兵中的首领疑惑,仔细凝视。

    “当!”

    清脆的金属颤音传来,元母鼎被石昊抓住后,他猛然用力。

    “起!”

    他一声大吼,动用肉身的极道力量,超越以往,真正展现自身千锤百炼后的**有多么的强横!

    看着修长,但其躯体十分的强健,整个人喷薄出滔天的血气!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退,一个人的肉身怎么会这么强,自主化成了场域,影响周围的时间与空间。

    众人瞠目结舌!

    轰隆!

    元母鼎离地而起,被拔了起来!

    “怎么可能,难道说……这一纪元有人走通了那条路!?”一位老兵颤声说道。

    “我的兵器,怎么先被别人拔起来了?!”金色的小天角蚁大叫,它被吓了一大跳,觉得自己看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