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7 可能性
    那些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拷问几乎把我的耐心都耗光了,我只觉得心头有一团怒火无法发泄,因为这个愤怒针对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我无法在心灵的对峙中做出抉择,虽然知道这种对峙毫无意义,而且没有道理,平时我绝对不会执着于这种事情,可是不知道突然间怎么回事,这个疑问化作钢针,如影随形,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我明白,我明白这不是咲夜的错。

    肯定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状况,才让我偏执进行这种思考。这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某个意志强加在我的身上。

    是啊,若说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有什么不同,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有什么不同……

    我抬起左腕,盯着第三等级的魔纹,它和平时的状态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这种关于末日的拷问如果并非来自我的意志,或许也只有来自寄宿于魔纹中的意志了。

    这是神明,或者恶魔对我的考验吗?每个魔纹使者,都必定会在某个时刻,承受这种心灵的折磨吗?

    在晨光中,魔纹流淌着淡淡的灰色光泽。那个声音仍旧挥之不去,可是当我专注地凝视着魔纹时,那种惊涛骇浪的感觉渐渐平息下来,只如风声般轻快地掠过树梢。

    它似乎在说:人类,你期待末日吗?

    我在窗前站了许久,当我闭上眼睛,温煦的阳光仍旧让眼前一片光亮。我聆听着掠过耳边的风声,鸟儿的清吟,感受从远方平湖处飘来的水雾的气味,好似有一汪泉水在心灵中流淌。厨房中传来碗瓢的声音,早餐的香气弥散开来。

    我突然感觉到幸福。

    如果没有末日,也许我所爱着的人们,都会在每日起床时,感受到这样的幸福吧。不会因为末日的来临而恐惧,不会因为末日的来临而流离失所。啊,那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即便里面没有我的存在。

    仿佛身临其境的幸福中,有一股悲伤涌上我的心头,眼泪就不自禁地流下来。悲伤融入眼泪中流淌出去,心中就只剩下淡淡的幸福,就像那晨间如宝石般平静美丽的湖泊上升起的雾气和粼粼的波光。

    是的,我想我可以回答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

    “阿川?”楼梯上传来富江的声音。

    我转过头,意识到自己脸上的泪痕,连忙用手胡乱抹了一下。

    “你哭了。”富江的脸上充满困惑:“为什么哭呢?阿川。”

    “没什么,只是被阳光刺花了眼睛。”我搪塞道。

    “你在说谎,你知道的,没有人可以骗得了我。”富江走到我跟前,抓住我的肩膀,凝视着我闪烁的目光,“我感觉得到你的悲伤,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江,你喜欢末日吗?”我只是这么问道。

    “为什么不呢?”富江的回答仿佛出乎预料,但又在情理之中,“不是很有趣吗?”

    “可是,如果没有末日的话,也许你会比现在更幸福。”

    “也许吧,谁知道呢?”富江似乎对这种说法十分不适应,“可能是那样,也可能不是,不过我还是觉得,那样的生活太无聊了。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你不喜欢吗?阿川。”

    我无法回答她。现在的生活充满刺激,让许多人遭遇了悲伤和痛苦的事情,未来也充满绝望和渺茫,可是若说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话,那肯定是假话。问题在于,如果我承认喜欢的话,就会让我觉得自己的幸福凌驾于他人的痛苦之上。所以,我无法坦率地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

    可是,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不是吗?高川,你没有选择。我这么告诉自己。

    “我爱你,阿江。我还爱着很多人,那些还活着,以及已经死去的人。”我对富江说:“我希望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他们,这就是我的幸福。”

    “我也一样。”富江将我拥抱在怀中,“没有选择,并不总是一件坏事。不要做选择,这本来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只想告诉你,很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十分幸福。”,

    “我知道,我知道……”我拥抱着富江,只觉得自己好像度过了一个苦难的轮回,喉咙哽咽得无法发出声音。

    我仍旧能听到脑海中如微风般掠过的声音,也许它永远都不会消失,在未来的某些日子,每当我一个人静静独处,它就会继续拷问我的心灵。可是我已经不害怕了,我不会试图让自己漠视它,但是也同样知道,自己不必抗拒它。有些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生命对每个人都不公平,也没有道理,满地都是泥泞。可是每个人都有踏过前方带刺荆棘的不同方式,不要害怕被蛰得遍体鳞伤,大声咆哮也好,沉默不语也好,只要坚定前行,就会走出自己的道路。

    这个拷问自我的声音,也许是神魔的声音,也许是自己的声音。也许,拥有它是一种痛苦,因为它让一个人不得不看清自己,可是失去它,永远都不会察觉那些对自己而言,那些宝贵而幸福的事情。

    那些愿望和自尊,有时看起来十分可笑,可至少支持着我不会跌倒。

    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迫切要做的事情,我想立刻就告诉洗漱间里的咲夜。我用力抱了一下富江,放开她冲进厨房。我看不到咲夜,厨房里一个人也没有,我看到厕所的门关着,却什么都没想,突然用力拉开。咲夜就坐在马桶上,内裤退在小腿上,脸上带着惊愕的神情,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我有句话想告诉你。”我直视她的眼睛,大声对她说。

    “什,什么?”咲夜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成为英雄,因为我是如此爱你,我希望你得到幸福。”我说:“也许我无法选择成为怎样的人,但至少,我一定会保护你。”

    “哦……哦。谢谢你,阿川。”咲夜们梦游般愕然说,突然间,脸刷地红了起来,将头垂在胸口上,突然用双手掩住脸,双肩不住颤抖,声音变得蚊子一般细小,“你,你还要站在那里到什么时候啊?”

    她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一个女孩上厕所。那种爆发的心情陡然凝固了,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默默地退后一步,帮她将厕门关起来。当门锁发出紧闭的声响,我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全部气力,不得不依靠在门边滑坐在地上。

    咲夜坐在马桶上的模样和神情在眼前浮现很出来,一股灼热的气流涌上我的心口、脸颊、额头和耳根,似乎头发都要烧焦了。高川,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啊?真是愚蠢、傻蛋、不知廉耻。窘迫的心声在脑海中回荡,我遮住眼睛,真不知道等下该怎么面对咲夜,干脆钻到地下去算了。

    “似乎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嘛。”富江依偎在厨房门边,朝这么瞧来,脸上带着怪异的表情,“我妒忌了,阿川,你对我可从没这么激烈呢。”

    “放过我吧,阿江。”我苦笑起来,谁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呢。

    直到吃完早餐时,咲夜仍旧把自己关在厕所里没有出来。我觉得,如果我继续留在房子里,咲夜说不定一整天都不会出来了。我和富江不得不先行一步,抵达别墅总部时距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我和富江在自己的办公室将笔记本中的推断复印出来,这些资料是额外的,而且十分重要,等会要在会议中商榷。至于从托马斯那儿得来的情报,荣格会进行整理。有人敲了几下门,我记得门没有关上,回头一看,原来是巴赫。

    “你们来得真早。”他的眼圈有些发黑,应该是熬夜了,不过精神看上去还不错。

    “你看上去不怎么样。”我实话实说,“昨晚没睡吗?”

    “你交代的,将那本日记中的人名筛选出来,和当地的刑事档案进行交叉搜索,寻找死者相似的特征。”他说:“我已经做好了,资料在这里。”

    说着,他从档案袋中取出一份拷贝。我连忙走过去,就地翻开查看。

    “我觉得是做了白工,没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这些人的血型、生日、生平经历和职业结构十分凌乱,就算偶尔有一些接近的,也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地方。如果他们是祭品的话,或许是谁都可以吧。”,

    就像巴赫说的那样,这些人能找到的档案并没有什么规律。都是些普通的人,其中有生意人,有平民百姓,有罪犯,也有病人,不是来本地旅游,就是来疗养的。罪犯也是普通的犯人,小偷小摸也有,吸毒杀人的也有,被当作精神出了毛病,被郡政府判刑后押解到十年前的精神病院里,这些人最终也没在大火后出现,也说不清是否丧生在大火中。

    一切都太正常了。

    最近这十年来出现的死者,也都是这样,并没有显示出规律的,可能和“祭祀”联想起来的特征。

    “全部都在这里吗?”我问。

    “还有一些实在没办法查到,可能是流浪汉还是什么的。”巴赫用拇指揉了揉太阳穴,显得疲惫,“我觉得,所谓的祭品,其实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什么人都可以。规律也许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在仪式本身。而且,当年的大火将资料销毁得十分干净,如果说,他们通过某些方式对受害者进行改造,使其达到祭品的要求,我们也无法知道,他们究竟做了些什么。”

    “无论做了些什么,都是精神和心理层面上的改造。”对此我十分肯定。

    “在精神病院中对患者进行精神和心理上的摧残实在太容易了。”巴赫苦笑起来,“那些幕后使者很精明,他们很可能早有预料,用一场大火将自己转移到暗处。我已经不知道,当年精神病院的毁灭,究竟算是谁的胜利了。”

    “我这里有点资料,我想你可以参考一下。”我看了一眼富江,她走过来,将刚复印出来的热腾腾的资料交给巴赫。

    巴赫二话不说,站在门边翻阅起来。先是匆匆看了一边,又回过头来,跳跃着仔细看了几处地方,脸色逐渐变得惊讶,眉头也不由得紧皱起来。

    “这份资料有多少可信度?”他抬头看着我问到。

    “不知道,我可没你们那么专业。”我耸耸肩,“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不过若说有多少把握的话,还真是不能断言一定正确。我只是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和想到的写下来。剩下的就拜托你们这些专家了。”

    “哦,天哪”巴赫的表情越发苦恼起来,“我只是电脑专家,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荣格和洛克他们吧。”

    “谁都行,如果荣格说可以,那就真是太好了。不过我想现在倒是可以证明几个人的身份。”

    “女孩、男孩和苍白的脸,艾琳、蒙克、索伦和斯恩特?”巴赫也注意到了:“我们没有艾琳小时候的照片,不过可以利用相关软件进行相貌回溯。同样的,设定了特定条件后,也可以得出蒙克和斯恩特在特定情况下的相貌。至于索伦,他在精神病院中的资料也被销毁了,我们一直找不到他的身份,他就像突然从山旮旯里冒出来的一样。”

    “我想你可以按照资料中的描叙进行大范围的搜索。锁定他的外貌特征和年龄段。”

    “你知道类似这种描述的精神病男孩在全欧洲范围有多少个吗?说不定他的资料根本不在档案中。”

    “能判断出他的国籍吗?他像哪里人?”我说。

    “这些问题,牧羊犬和魔术师可比我擅长。”巴赫回答道。

    牧羊犬据说是特工,魔术师则是世界巡游演出的老手,他们去过许多地方,见识过不同的国家风情,根据陌生人的相貌、行为和衣着特征来判断这些人的来历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巴赫告诉我,这两天他们公开进行比赛,将山顶公寓里的主客身份、老家和国籍辨认得七七八八,这个神奇的本事让他们在公寓里,比擅长人际交往,长相甜美的达达还受欢迎。

    “好吧,这事儿等会议后再开始。”我说。

    “你觉得荣格会通过这份资料?”巴赫怀疑地盯着我。

    “当然,这里可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够进入那个梦境。”我毫不怀疑地说:“而且你也说过了,要确认那三个鬼魂的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例行会议开始的最后一秒,咲夜才低着头匆匆进会议室中。我的目光和她碰在一起,立刻觉得尴尬的热气蒸腾起来。她在八景身边坐下,脸上不自然的潮红立刻被对方察觉了,八景敏感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装作不知道,板着脸盯着手中的资料,别提心中有多紧张了。我可不想这件糗事被其他人知道,令我稍微松一口气的是,咲夜也不是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他人的女孩。

    诸人报告的内容和昨晚在夜店里谈及的没有多大出入,会议的重点仍旧是我整理出的梦境内容。对于我的推断,其他人没有做出评价,不过就如我所预料的一样,荣格让巴赫对女孩、男孩和苍白的脸这三者的身份进行确认。

    “乌鸦,以后不要试图从梦境中那些人的表现来推断现实中的他们。”荣格提醒道:“如果这个梦境真是天门计划的产物,而梦境中的那些东西是所谓的思念体,那么他们已经发生了扭曲。”

    “根据乌鸦描述的相貌,虽然还不能判断怪物的原型是什么人,但是索伦这个男孩也许是德国人。”牧羊犬和魔术师互望了一眼,颇有默契地说。

    “德国人?”洛克重复了一下。

    “很明显的德国人。”

    “德国男孩,事发时十四五岁,家境应该不错。精神病史也可以从他留下的日记中进行初步推断。虽然他在山顶精神病院的资料被烧毁了,但既然是精神病人,也许呆过其它精神病院,档案应该不难查到。”达达说。

    “好吧,我尽力,最后一次筛选项设为转院证明,可以吧?”巴赫说。

    “麻烦你了,巴赫。”荣格点点头,“那么,洛克,玛索说自己是在公寓外,被从公寓出发的出租车劫持的。你们有关于这个出租车和司机的印象吗?他也许就是公寓的一名房客,而且是本镇的人,和小斯恩特私交不错。”

    “你怀疑他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洛克看向荣格。

    荣格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手中的资料。

    “这样吧,就当乌鸦的资料百分百正确,我们至少可以这么认为,梦境的控制权不在同一个人的手中。”洛克分析道:“也就是说,假定那个男孩就是索伦,那么十年前,以索伦和恩格斯为主导的镇民们与进行天门计划的蒙克和斯恩特……以及那个神秘组织的抗争,一直在梦境中延续。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十年间,小镇表面上一片平静,因为这个战斗从现实转移到了精神世界里。”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