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之四 厄夜怪客 169 知情者2
    169知情者2

    面对托马斯的刁难,荣格表现得荣辱不惊。

    “我知道你们是当年的当事人,火是你们放的?”

    “不,不是,再说了,你们也没有证据。”托马斯的有些慌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用力否认道。

    “我们只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会将你们捉起来。我们的职责不在那一块,而且也能保证,只要你答应协助我们,你所犯下的罪行可以一笔勾销。”荣格说这话时,语气和神态都表现出极大的诚意,“请相信我们,我们是来挽救这个镇子的,我们知道这个镇上正发生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噢,不正常?你在说什么疯话。”托马斯毫不所动地冷笑起来,“外乡人,这和你们无关,你们也帮不了我们。奉劝你们一句,快点离开这里,否则就后悔莫及。”

    “天门计划、蒙克、斯恩特,艾琳、马赛、恩格斯、布尔玛,还有你,托马斯。我们了解的东西可比你想象中的多。”荣格没有丝毫退让地说。每当他说出一个名字,托马斯的脸就不由得苍白几分,当他说完这句话,托马斯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荣格率先开口道:“布尔玛被攻击了,我知道是什么人干的,那些人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可不像我们仁慈,也不会在意你们和这个镇子的存亡。我们是为了解决当年未能解决的事情而来,也许当时你们被拒绝了,那是因为我们这个部门还没成立,请你相信我们。”

    “部门?什么部门?”托马斯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

    “这你不需要知道。”荣格说。

    “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不是你们攻击了布尔玛呢?”托马斯冷笑。

    “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富江说:“反正你们也没办法了,不是吗?想想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回到这个镇上。”

    “据我所知,当年的大火烧毁了所有的证据,你若担心的话,可以告诉我们那些不会成为证据的事情。”我也劝说道。

    托马斯一直听着,有些垂头丧气,过了半晌,他终于妥协了。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不过,如果你们无法取得恩格斯的信任,我也不会对你们说更多的事情。”他说这话时中气不足。

    “可以。”荣格说。

    托马斯一口气喝光杯子里水,又起身重新倒了一杯。他一副沉湎的模样,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起。他的脸色不断变幻,一时感慨一时阴沉,过去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直到现在仍让他心有余悸,并且对他这十年间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从托马斯和恩格斯之前的交谈可以猜到他本来应该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可是现在呢?他居无定所,精神萎靡,一改过去的洁癖,变得邋遢粗鲁。这间房子的摆设脏乱无序,诸多杂物堆叠起来,显得空间是如此狭小,门窗紧锁,窗帘都放下来,明媚的阳光无法照进来,显得格外昏暗,但却没有开灯。

    只有在这个阴沉狭小,只有自己的世界里,他才能得到安全感。

    我们没有催促,只等他回过神来。

    “这个小镇不大,也不怎么繁华,甚至可以说有些封闭,但是历史悠久,很多年以前,曾经是玛尔琼斯家族的领地。是的,我记得很清楚,艾琳玛尔琼斯,那个独特的女孩。”托马斯终于开始说了,“后来,玛尔琼斯家族逐渐衰败,到了艾琳这一代,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而且曾经的贵族名头也被人淡忘了。不过艾琳那独特的气质,仍旧被镇上的男孩们追捧。”

    艾琳、蒙克和斯恩特三人,无论什么方面,都是当时镇上年轻人中的佼佼者。若严格算起来,斯恩特比蒙克更有才华,也更加英俊。艾琳从小就受到严格的教育,希望有朝一日光复家族荣耀,这点镇上人都知道,可是到头来,艾琳却选择了蒙克,但是三人的交情并未因此断绝。

    蒙克和艾琳在高中毕业之后就结婚了,斯恩特到城里上大学。蒙克起先决定在镇上找一份工作,和艾琳安稳度日,然而艾琳却希望他能够到外面做一番事业,光复玛尔琼斯家。为此两人有好一阵不对付,最后,蒙克妥协了,因为他真的很爱艾琳,在艾琳的打工资助下,蒙克不久后就考上了斯恩特所在的大学。,

    之后,蒙克和斯恩特在外面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到底是做什么没人清楚,只是大概知道是国家科研方面的工作吧。艾琳却一直留在小镇,一开始,事情似乎总是好的,蒙克和斯恩特来信说,他们得到重用,偶尔也会回来一趟,就在那期间,蒙克和艾琳生下了儿子马赛。

    再后来,艾琳也被蒙克说动,搬到了城里,我们以为他们三个今后就是城里人了。直到那一天,三人突然搬回了小镇。

    “小镇里并没有什么秘密,我们都知道蒙克和斯恩特丢了工作,而艾琳也得了绝症,他们打算回到家乡度过最后的平静时光。两人在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十分消沉,我们这些老朋友都去开解他们。”

    “老朋友?你、恩格斯、布尔玛,还有哪些人?”荣格问道。

    “噢,不,这可不能说,我们说好的。”托马斯撇撇嘴,荣格点头表示接受。

    “艾琳的病情恶化,开始变得有些神志不清,蒙克和斯恩特反而振作起来。就是那个时候,两个男人用自己这些年来赚到的钱开了一家私人精神病院。”托马斯说到这里,站起身来到窗边,好似不堪承受房间里的阴沉晦暗,将窗帘撩开,在落日的余辉中眺望着镇子的方向。他好一阵沉默,似乎越过这漫长的时光和距离,看到那栋伫立在山顶上的建筑。

    “啊……我们真傻。”他叹息着,“要是当时强烈反对,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可是见到两人重新振作起来,而且艾琳又是那个样子,所以我们都感到高兴。”

    精神病院的经营十分顺利,不久后就小有名声,在他们的劝说下,镇上开始发展旅游业,经济也开始有了起色,不少病人都来到这里定居疗养或旅行观光。蒙克和斯恩特已经是镇上最有钱的人,加上玛尔琼斯家过去的威望,可以说,这两家人在镇上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不消说,每个人都羡慕极了,当蒙克和斯恩特希望镇上人能帮忙为精神病院做宣传,并应承支付一大笔业务金时,大家都争先恐后。

    又过了一年,山顶精神病院成功成为当地郡机关的合作机构,不时会有精神病犯人被押送到那里看管和治疗。可也正因为如此,镇上人颇有微词。毕竟一想到精神病院,大家都会第一时间联想到那种疯癫发狂的样子吧,不过起先山顶精神病院的病人都是一些老年痴呆症、健忘和抑郁症之类的病人,只是麻烦一点,并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政府押送过来的精神病罪犯就不同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何等危险的人物,他们都是丧心病狂的家伙。

    “没错,丧心病狂,他们对杀人毫无恶感,没一点正常的快感,会对任何引起他们兴趣的猎物下手,而在法律上却无法定罪,因为他们都被认定是精神病患者。”托马斯脸色阴郁地说。

    “有病人跑出来了吗?”富江问。她的问话让我的胃部有些恶感,因为我知道,她就是那种逃离管制的充满危险的精神病患者。

    “这倒没有。”托马斯说:“所以精神病院才能开下去。”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丧气,“不,其实就算有病人跑出来了,大概也不会对精神病院产生太大的影响吧,有权势的富人的事情就是那样。”

    “说说斯恩特的儿子。”荣格突然开口道:“精神病院被焚毁后,他在那片地建了公寓。”

    “啊公,公寓?那个地方?”托马斯大吃一惊,皱起眉头想了一会,说:“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片地本来就是玛尔琼斯家的,蒙克和斯恩特要建精神病院,大概是拿来入股了吧。你得知道,我对这方面的事情不怎么擅长,而且也离开镇子太长时间了。”

    关于小斯恩特的事情,托马斯了解得也不多,当年斯恩特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儿子,大家都猜测是他领养的,因为从没看到过斯恩特的妻子,他也从不带结婚戒指,所以没人能够肯定他是否结婚了。不过,就算结过婚,也是在城里,他在镇上就是孤家寡人。,

    “巴赫查过档案,小斯恩特的确是斯恩特的儿子,没错吧?”我不由得轻声问富江。

    “或许档案被更改过也说不定。”

    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个问题暂且放下。

    “小斯恩特小时候是怎样的人?他和斯恩特的关系怎样?”荣格问。

    “小斯恩特啊……让我想想。”谈起这个人,托马斯露出为难的表情,他似乎了解得也不太多,“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吧,和他的父亲一样,英俊优雅,才华横溢。”

    “才华横溢?你确定?”我们看过小斯恩特的照片,长相的确不错,不过说到才华横溢,一定是做出了一些杰出的事情才能获得的赞誉,那样一来,当时镇上人对他的印象应该十分深刻才对。

    “小斯恩特一直住在精神病院里。”托马斯解释道:“他没有精神病,只是自从精神病院开张之后,斯恩特就一直住在里面,他们父子俩将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小斯恩特会不时帮忙照顾病人,而且据说斯恩特曾经带着他为那些危险病人做诊断。大家都认为,小斯恩特将来会继承斯恩特的衣钵,成为一个优秀的精神病科专家。”

    “看起来的确才华横溢,家学渊博,可是你之前又说,他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荣格问。

    “是啊,虽然听起来有些矛盾,可就是那么一回事。他做事很周道,但没有独特的地方,待人亲切,十分礼貌,可是又给人强烈的距离感。”托马斯想了想,形容道:“让人觉得是不同世界的人。”

    “你的意思是,斯恩特是个充满个性的人,但和他朝夕相处的儿子,却没什么个性?”富江说。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托马斯用力拍了一下大腿,说:“怪不得我一直觉得怪异,原来是那么一回事,这父子俩虽然没什么口角,但相处的时候也是不冷不热,大概就是因为性格的缘故吧。啊……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小斯恩特好像并没有什么朋友,他从不带同学回家,也不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若要找出一个的话,那就只有马赛了,不过两人的年纪相差有些大。我记得有张照片……”

    托马斯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一边翻箱倒柜,最后掏出一个相册,翻倒其中一页,将那张照片取了出来。可是富江想要接过整本相册,却被托马斯严词拒绝了。

    “我可不想被你们从这些照片里看出太多的东西,别否认,我可知道你们情报局的能力,看到狗屎就能知道是哪条狗拉的。”

    照片中,小斯恩特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站在三个成年人的身边。这三个成年人不消说,就是艾琳、蒙克和斯恩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斯恩特年轻时的样子,他的外表和气质都和我的想象十分贴切。

    “那个婴儿就是马赛。”托马斯说:“蒙克和斯恩特都很忙,艾琳的病情也挺严重,所以经常是小斯恩特负责照顾他。”

    可是这张照片有些不对劲,我和荣格、富江交换了一个眼神。人物的时间和年龄似乎有些混乱。小斯恩特的年纪比马赛要大上一倍,巴赫给出的照片中,小斯恩特此时已经是中年人,而马赛如今还是个学生。而在托马斯的阐述中,蒙克、斯恩特和艾琳三人是同一时期的风云人物,年龄差距应该不大。

    那么,是蒙克和艾琳生孩子太晚,还是斯恩特和他未知的妻子生孩子太早了呢?另外,这个年纪的差别,是不是可以当作小斯恩特并非斯恩特的亲生儿子的证据呢?

    “照这张相的时候,蒙克还艾琳还没有搬到城里吧?”荣格问。

    “是的。”

    “也就是说,那时候山顶精神病院还不存在,小斯恩特也不住在里面,对吧?”

    “对。”托马斯点头说。

    “你还记得小斯恩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当然,我怎么可能忘记。”托马斯迟疑着说:“当时我们真是吓了一跳,蒙克和艾琳生下马赛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斯恩特也才三十二岁,可是小斯恩特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这样一来,不就是说斯恩特十七岁的时候就有孩子了吗?可是我们竟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所以,我们才会怀疑他并不是斯恩特的亲生儿子。”,

    “冒昧问一下,你现在多少岁?”富江看着托马斯道。

    托马斯一阵诧异,但还是照实说了:“我已经五十多岁了。”

    这点从他如今的外表还真是看不出来。

    “没有结婚吗?”

    这个问题显然勾起了托马斯一些惨痛的回忆,他紧闭着嘴唇,不知道想到什么,五官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渐渐地,他将双手盖在脸上,突然呜呜地啜泣起来,让我们一时不知所措。

    “噢,艾卡,亲爱的,都是我的错……”

    “艾卡是你的妻子?”富江冷静地问。

    托马斯吸了一下鼻子,将身体倚靠在椅背上,好似一下子就失去了全身的气力。

    “是的,她是我的最爱。”

    “出了什么事?她去世了吗?”

    “我不该让她到精神病院工作的……”托马斯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就不肯再提她了。

    不过我们约莫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艾卡的死和精神病院中隐秘进行的天门计划有关,所以托马斯为了复仇,成为了大火的肇事者之一。但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因为托马斯等人产生的大火,将艾卡烧死在精神病院中,让托马斯这十年来一直活在懊悔和沉痛中。

    托马斯什么也不说,我们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这个悲剧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线索。

    “你们没有孩子?”富江问。

    托马斯颓丧地摇头。

    “让我整理一下,小斯恩特出生的时候,斯恩特十七岁。马赛出生的时候,小斯恩特十五岁,斯恩特三十二岁。大火发生的时候,马赛六岁,小斯恩特二十一岁,斯恩特三十八岁,对吗?”

    “没错。”托马斯的表情变得异常平静。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从巴赫那里得到的资料中,恩格斯今年四十六岁,发生大火的时候,就是三十六岁,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是小斯恩特今年三十八岁,比正常年龄多了七岁,若这仍可以用常理解释,例如托马斯的记忆模糊,或者小斯恩特修改了自己的档案。但是,斯恩特最后的年龄是四十八岁,可照片上的他却是个年过半百的花甲老头,难道死人还会继续衰老吗?我们对视一眼,似乎有一条冰冷的毒蛇沿着肠胃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