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四章 转机何在
    “主人?这枚神血石,真的很重要么?”

    叶若沉吟着问道:“主人你必须得手不可?”

    “也不是那么绝对,可如果不能得手的话,那我就必须冒许多风险。”

    张信的神色,有些萎靡:“之前我说这‘大都天雷诀’,需要一定的资质,只是我综合前人经验之后的推测。前世我对这门雷法有极深研究,断定必须在修行之前,拥有十点的先天雷属性,且灵能强度不超过五级,才可将此术推升到极致的十二层!”

    说到此处,张信又自我安慰着道:“其实还算好了,之前我料定自己在入门试,最多能得二枚神血石。可现在,如果魔灵的那颗也得手,那就是三颗,还有神海峰赐下的那颗,总共就是四颗。此外还有‘大都天雷诀’,这次考功堂发下来的奖励中,估计就有足够我换取此术的贡献值。这很不错了,我原本打算灵能强度到五级之后,就暂停修行,用三年时间去赚取足够的贡献值,完成神血石的收集。可现在万事俱备,就只缺这一颗了。”

    说到此处,张信又心念微动:“唔~我如主动将此事跟我们那位峰主大人说,说不定能够借来一枚。”

    可这主意,他也只是说说而已,实不知那位峰主,是否可信。

    叶若了然:“也就是说,主人原本可以在入门试之后,就可学习‘大都天雷诀’,结果自己玩脱了?接下来,必须拿自己的命去冒险是么?”

    张信闻言,顿觉自己心脏被插了一刀:“说的那么严重干吗?也就是耽误个一年左右而已!而且这怎么能算是玩脱?只能算是轻敌。”

    他轻视的不是李孤舟,而是没想到宗门内,已经烂到了这个地步。

    那司马信德,不但可无声无息将十余头八臂蛇魔藏在地窟四层。更能将幽影神箭,送入到千页峡内。

    今天要不是这东西,毁了他的雷电四型,他还是很有希望及时赶回的。

    以那磁悬浮系统的极限推进速度,张信有自信在一刻之内,返回武试营地。

    且没有‘幽影神箭’助威,估计这些家伙,也没胆向自己挑衅。

    当当思及自己的金灵力士,张信的神色,益发的沮丧消沉。

    对了,还有他的‘太乙紫金莲’,也同样毁在了李孤舟的手里。

    虽说这三级的法宝,以他现在掌握的各种资源,随随便便就可炼制出来。可此物却意义重大,算是他张信炼制出来的第一件法宝,他原本是打算等入门试结束之后,就将此物淘汰收藏的。可就这么毁了,毁了!

    正自怨自艾,张信又听身下正全速奔驰中的吞天,莫名的发出一声震吼嚎叫。

    “主人你听,连小吞天它都看不下去了!”

    若儿为小吞天翻译着:“它跟你说男子汉,只流血,不流泪,主人你现在这样子,好难看的。”

    张信听完,则有些狐疑的看着若儿:“你确定它知道‘男子汉’这三字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啊,可大致的意思就是这样,若儿就只是在原来基础上,稍加修饰而已。”

    叶若振振有词:“遇到困难,就要想办法解决啊,唉声叹气没用的。”

    张信却仍旧叹了一口气,面色郁郁。不过当小吞天赶回到武试营地附近的时候,他还是勉强振作起了精神。

    这可不是叶若的话起了作用,只是他不愿让谢灵儿他们担心,也不想让崔神州他们愧疚,更不愿被别人看了笑话。

    张信的心内,依旧沮丧消沉不已,忖道这次可真丢人,居然被一群小屁孩给算计了。以后如果被揭穿了身份,这事会让他的那些故友们笑掉大牙的。

    当他们赶回之后,果不其然已经晚了。首场揭幕武试,他的对手在等候一百个呼吸后,就已自动取胜,将他淘汰。

    “信哥哥”

    谢灵儿此时已在第一场武试中获胜,然后第一时间就跑到了张信身边,试图安慰。

    可才一开口,她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张信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语声淡淡:“不就是一颗神血石?输了也没什么”

    可他语声未落,后方就传出了一声冷笑:“好一个没什么!我却不知,堂堂狂刀却是如此大度之人。”

    “皇泉?”

    张信的眼神微凝,回望身旁,随后果见此女,正身姿聘婷的立在他左侧不远。

    “张师兄可知,这千页峡的入门试总魁,已经连续三十二届未落于外人之手?”

    此时皇泉的气势,正咄咄逼人:“我皇泉从十五岁时开始,就被人认为未来天骄,族人也期许备至,认为这次入门试中,我必定能拿下入门试的总魁,得以入千人道种之列。就是我自己,在两月之前,也以为这总榜首席舍我其谁?可却万没想到,今次会输在血阿鼻之手。”

    张信大概猜到这位想说什么,可他眼神却也是无奈的很。

    “可我不甘!这次输在你张信的手里,那也还罢了,我皇泉心服口服,可血阿鼻”

    皇泉冷笑,目中满含自嘲:“这次入门试,你张信与我,还有崔神州墨婷等等,莫不都是未来有望天柱之人,可谓群英并起。如今却反倒将魁首,输给了血阿鼻。我不知数十上百年之后,别人会如何看待你我?”

    说完这句,皇泉就负手扬长而去。张信在后,则是一阵哑然。

    也就在这之后不久,崔神州来到了他身侧,面上满含苦笑:“确实很丢人的!不过她怪错人了,这次的起因,还是我大意贪心。”

    张信摇了摇头,而后若有所思的问:“那个血阿鼻,真就没法狙击?”

    “无法可想,此人分明蓄谋已久,”

    崔神州微摇着头:“他如今只要拿下武试的前四,就可拿下总榜首席。可在这四强战之前,他没有任何一个有实力的对手。无论皇泉宫静,还是我与谢师妹她们,都是必须进入四强,才能与他相遇。”

    张信只觉头疼之至,然后他目光下意识的,就往各处擂台上搜寻过去,

    随后就在一百七十丈外,发现了血阿鼻的身影。

    此人也已将他的对手解决,正身姿从容的步下擂台。不知是否巧合,这位也同样望着这边。

    当二人目光接触,张信却不禁眼神微凝,血阿鼻的眼神虽故作平静。可他还是感觉到了,这家伙眼里的庆幸欢喜与幸灾乐祸,甚至还有着一丝丝的轻蔑与不屑

    这使张信不禁‘啧’的一声,心中万分不爽,也极度的不甘。不过更多的,还是无可奈何。

    连皇泉都没办法,他现在真是无法可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