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八章 神女之谜
    当两颗头炸成了齑粉之后,张信就微阖着眼,在原地陷入了深思。

    叶若则很贴心的指挥那些纳米蜘蛛,开始清扫周围的环境尤其是那些血肉与骨骼碎片。

    紫玉天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是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扫了一眼,就继续目注张信。

    “这就是你冒险出击的目的?是想从他们两人那里,知道什么?”

    “这只是顺便而已,有魂誓约束,我又能从他们脑里,得知多少?”

    张信失笑:“难得他们如此托大,将人手散开到这地步。本座没有实力吞下也就罢了,可既然有了足够的把握,为何还要当个缩头乌龟?”

    紫玉天心想这次张信出手,也真是果决狠辣。从策划到行动,总共用了不到两个时辰,期间没有半点的迟疑犹豫。

    整个战斗过程,也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她这位主人更是一开始就倾尽全力,毫无保留,不惜以自身重伤为代价,拖住了那红面神修,从而奠定了这场胜局。

    摇了摇头,紫玉天又继续问道:“可主上有高元德为助力,又可用这座乾坤符阵胁迫神相宗,其实只需稍作谋划,就不难将神子这些人一网打尽。”

    她此时绝未小视对手,也没高看自身。一位天域,两位可比肩圣灵的天柱,这实力本就不俗。而张信现在的能为,亦可相当于一位道种级的二级神师。他们四人联手,加上出其不意的效果,只需谋划得当,确实有着全灭对方的把握。

    哪怕对面的神师境,依旧高达三十之数,甚至还有神宝水寒弓。

    “可据我所知,那个所谓的‘神女’,其实已在上官玄昊的手中死过一次。且是神魂俱灭,血肉消磨!”

    当张信将这句道出,紫玉天顿时身躯微震,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张信。

    后者则是早有预料,毫不在意的继续说着:“这次出手,与你之前一样,只是为稍作牵制,延缓他们破阵的进程。高元德我还有用处,你我也不能暴露身份。至于陆九机,我怎敢信任?”

    那位与他合作,只是迫不得已。一旦自己暴露了现在外强内干的本质,被那位找到了机会。那么他与紫玉天,必将万劫不复。

    再以此人的智慧,岂能想不到若没有神子那些人的牵制,自己必将更加的肆无忌惮。试问这陆九机,又岂会真心实意的帮他?

    故而这一战,他也有震慑陆九机之意,使这人难以洞察他的虚实。

    而随后张信,又看向那前方的灵光影像,语含哂笑:“再如能离间一番这两家,那就再好不过。”

    ※※※※

    在‘万雷绝域’还未散去之时,陆九机就第一个赶到了现场。这位强行突破了此地的重重雷网,直接进入到了这绝域之内。

    可这里剩下的,只有一片狼藉。

    可地面虽沟壑交错,陆九机却看不到什么有用的痕迹。而那十五位神师的尸骸,则都荡然无存。

    这使陆九机的脸色铁青,他一是没想到,对方在得到符宝‘万雷绝域’的第一时间,就使用了此物;二是错估了洞府之内那人的实力,这位不但对这十五位神师聚集的队伍悍然出手,更在短短六十个呼吸内解决战斗。在他反应过来,准备插手介入之前,就已收工撤离。

    这使陆九机惊疑不定,眸色难看到了极点。

    对方能做到这样的事情,除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外,也需至少两位天柱级的顶级神修,才可能办到。

    这意味着他们神相宗,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将这座神天上师的洞府拿下。

    随后赶至的,才是神子与高元德一群人。这几位到来之后,也都是脸色难看无比。

    “没留下任何痕迹。”

    一位紫袍神师,看了周围片刻,就凝声说着:“对方老于此道,且心思缜密,冷静从容。也就是说,我们没法确定他们是死于什么样的手段,又是死于何人之手。唯一能知的,是对方的实力很强,至少有两位天柱。再如考虑到他们只用了六十息解决战斗,二十息毁尸灭迹后安然撤离,对方天柱的数量,说不定达三位以上。可这又很奇怪”

    陆九机扫了此人一眼,知晓这位名唤‘宗远’,也是一位道种级的顶尖神师,亦是那位神子的心腹与得力臂膀。

    其余的两位,则已葬身于此。

    而这位的判断,大约与他相仿。至于宗远最后说的‘很奇怪’,陆九机也都了然。

    一是这神天洞府内的那位,究竟是否上官玄昊;二是对手,既然有如此实力,在他们破阵之时,对方又为何会隐忍不发,毫无反应。

    那神子也是紧皱着眉头,勉力压抑着怒容,他先深深看了一眼那不远处的洞府,随后就转望陆九机。

    “五十级的符宝万雷绝域,我知道的就只有七源岛的一张而已”

    陆九机的双眼不禁微凝,随后就是冷笑:“或者别处也有,只是阁下不知而已。说来神子大人的耳目,倒也算是聪敏了,连我家这等隐秘之事都能得知。”

    神子面不改色:“我只希望陆上师,能开诚公布。不如此,你我两家难以精诚合作。”

    陆九机闻言,不禁诧异的看了这位面具男子一眼:“你们与我神相宗合作,却始终不漏根底,这次神天上师洞府,更有将本座调开的嫌疑,这还谈什么开诚公布?这次的事情,我看也是神子大人你,想得太多!”

    道完这句,陆九机就已无恋战之意,直接一个拂袖,使他身躯随风化去。

    等到这位离去,那神师宗远就沉冷着声音说道:“这位陆上师很让人奇怪。”

    “是很奇怪~”

    神子说完这句,才意识到自己这位部属的语气不对,于是又转过了头:“你想说什么?”

    “就不提那‘万雷绝域’,只说这毁尸灭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九歌教友留下的天玄神火,最难扑灭。以我的估计,这至少也得二十息左右的时间。”

    宗远的语声微顿:“可陆九机赶来的时间,恰是这边变起的八十息之后,时间恰好叠合。”

    神子闻言,却摇着头:“你想说陆九机为他们掩护?或有这可能,可我更愿猜对方,是动用了分身化体。”

    “可所有的分身之法,都需以器物为根本。神相宗与我家本就是同床异梦,这次入浮岛的目的,也各不相同,不可不防。”

    见眼前神子陷入凝思,宗元就适可而止的转过了话题:“我现今倒是更佩服里面的那位,之前隐忍不发,多半是欲令我等生出轻敌之意。之前几次出手,更是麻痹了我等的轻敌之心,以为对手的实力,最多不过如此。可这位不动则已,动则雷霆万钧,势如猛虎,真有当年上官玄昊的风范。只可惜方九歌他们”

    “有什么可惜的?诸位教友之灵,已入神国。”

    神子蓦然一声轻斥,打断了宗元言语,随后这位又把目光扫向了一侧:“元德?”

    高元德却不说话,目光平静无波的看向了不远处的神女。那神女唇角微挑,眼现满意之色:“好乖!你想说什么,就直接对他说好了。”

    高元德这才开口,语句则言简意赅:“是上官玄昊不会错!”

    那神子闻言,也目现出释然之色。

    他本身也是如此以为,只是对上官玄昊不甚熟悉,未能确定。

    “真不愧是能令神尊忌惮之人!”

    赞叹了这一句,神子就将炽热的目光,继续投往了山腰处。

    “你可帮我再催一催北海教坛,此处我最少还需六位道种级的巅峰神师。除此之外,那件东西也需给我尽快送来。”

    这洞府之内的敌人,越是棘手,他就越感兴奋。

    今次如能将上官玄昊这样强敌斩于剑下,他会感觉无比的荣耀,这也将是他这个神子,至今以来最大的勋绩。

    ※※※※

    不同于神子的势在必得,当陆九机回到七源岛的时候,脸色依旧难看无比。

    从岛内出迎的七源岛副座丹玄子,也是眉头大皱:“上面究竟出了何事?”

    之前上方浮岛中的异变,他就有着感应。只是因异变的过程太快,又有劫念与罡风层的阻隔,下面难知究竟。

    不过只从陆九机的神色,他就知那浮岛之上的事情,极不利于七源岛。

    “之前所有的计划,全数作废!”

    陆九机微摇着头,语声沉冷如冰:“洞府内那人的实力,超出我的预料。只以我等之力,冒险强攻的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竟是如此?”

    丹玄子的眼中,不禁透出了几分忧意:“那么我等,是否要向本岛求援?”

    “求援无妨,可天域以下,来了也没什么用。”

    陆九机微摇着头,语声苦涩。心想这就是他们神相宗的致命弱点,天域的数量,实在太少。

    “有可能的话,这次最好是请祖师大人,亲自驾临!”

    丹玄子听到此处,则不禁变了颜色:“可据我所知,祖师修行的一门**,正值紧要关头”

    “我岂不知?可总不能真让这七源岛给毁了。”

    陆九机说完之后,又向岛内扫望着:“为防万一,还是先将岛内的弟子,撤往他处,这才是你我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