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六章 变乱忽生
    眼见这碎星号化险为夷,芮晨不禁舒了口气:“我们这位天柱,是打算独自力战那位千目神魔么?这可真是了得。”

    抵御魔灵百目一族‘枯冥玄光’的方法,许多人都清楚,可能否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无论是这手分布五十里的冰雾术,还是船外那生命力似无穷无尽的变异藤墙,都无不昭示着宗法相,那近乎登峰造极的灵术等级。

    “他们几人,与你我无关,自有诸位圣灵应对。”

    司空皓的声音冷淡:“许阴月他已来了,此人才是吾等之敌。”

    就在他话落的刹那,蓦然一道刃光突兀闪现。而司空皓的飞剑,却也在同时斩至,与那道冷月般的钩镰争锋相对。随着一阵仿佛锻铁般的声音响起,周围火花四溅。

    芮晨则微一拂袖,使一尊高达千丈的火焰巨人,现于这碎星号的四周。火海蔓延,使那许阴月无以遁行。

    而此时茅刚,亦不落人后,两道冰蓝色的光束,直击前方火海中的黑影。可在这冰魄神光,将之冻结之刻。几人才发现,那只是一个木偶而已。许阴月的真身,早已不知去向。

    此时反倒是有一道赤金色火影,撞入到了火海之中,随后以犀利绝伦的气势,连续‘刺’穿了护卫在外的数艘战舰。仅仅一个眨眼,就已凌至观星台前不足千丈。

    “是赤金神魔!”

    林厉海的瞳孔收缩:“船上的都天庚元阵,只怕拦他不住!”

    随后他却是灵诀一引,使旁边紫玉天的周身,形成一层仿佛甲胄般的灵光。

    这使紫玉天眼神微凝,回望过来。林厉海则是理直气壮的反瞪了回去:“看我做什么?我不是他对手!”

    他精擅灵斗术,可却自问己身,还没到能力抗一位十五级神魔的地步。

    何况这位魔号‘赤金’的魔头,在南面荒原中,可是号称最接近十六级的存在。

    闻得此言,紫玉天目中顿时略显杀机,可最终她仍是收敛住了情绪,将一对纯白的骨翼,从身后展出。然后她整个人冲飞而起,赫然只用了百丈距离,就加速到了不逊色于那赤金遁光之速。

    当这一白一金两道光华对撞之时,先是一股耀目的强光,将此间数十里方圆照到难以视物。随后则是炸雷般的轰鸣!环形的冲击波横扫地面,掀起了高达数千丈的烟尘,那滔天气浪则将外围的十数艘月型战舰,强行掀翻。

    当这巨震过后,紫玉天的身影,似如陨石般的往地面坠落,浑身鲜血淋漓,一身骨甲至少有七处破损。

    不过那赤金光华,却也不得不止住了进击之势,悬停半空。

    这却是一位身躯都藏在金色甲胄内的魁梧人影,浑身上下都燃烧着赤金火焰,使得金甲表面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愈合,

    可在此人的金甲恢复之前,上方就又有一杆大到夸张的纯黑巨锤悍然轰至!

    “下去陪她吧!”

    随着这锤势砸下,那赤金神魔竟是在原地动弹不能,被那锤正面轰中。整个身影,亦如陨星般的坠落。

    而那林厉海,则依旧不依不饶的,紧随在这赤金光华身后,周体灵光缠绕,亦似如火焰燃烧。

    同时他的目光,也略含异色的,看着早已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的紫玉天。

    他未想到,此女竟能将赤金神魔,伤到这个程度!原本他还以为,只需紫玉天能稍挫此魔之势,自己就可跟进,与赤金神魔纠缠个一时半刻。

    可结果却是这二位,一击之后两败俱伤。这赤金看似胜出,可在之后,就再没有了应对他锤势的余力!

    真不愧是北海天翼,魔灵中的绝代天骄。沦为魔奴,实在可惜。

    这些杂念,在他脑海之内瞬闪而过,当林厉海追击到那赤金神魔面前的时候,就已使思绪恢复空灵。在哈哈大笑声中,锤势再次狂猛如龙般的轰出。

    随后又是‘哐’的一声重响,这一击竟将这位神魔砸向天际,并且其手肘的金甲,也在寸寸崩裂。

    可此时林厉海却没有半点爽快之感,他蓦然惊悸至极的回望身后。

    只见那碎星号内,爆出了剧烈的灵能波动。天见与灵天二位上师的灵能法域,同时出现了异常,都动荡不宁。

    “九观!”

    林厉海骇然色变,法域暗晦波动,这说明其主人,要么是受了重伤,要么是其灵能已不足所需。

    可今日这场大战,才刚刚开始

    料想此时碎星号内,能够同时伤到这二位圣灵上师的,也就只有同为圣灵的九观。

    他没想到之前黑杀谷外,倾尽全力护持张信的九观,会在此时突然倒戈相向,对同门撼施杀手!

    而此时在观星台上的诸人,亦都是在第一时间惊觉,无不骇然色变,二者都不约而同,往张信身边靠拢。

    可随着一道银月般的钩镰,突破那一重重玄金盾,横空斩至。云浩不得不首先停住脚步,驾驭一道青蓝剑光,与对手连拼数记。同时以浩瀚紫电,密布身前二十丈,形成一张巨大雷网,阻拦那神出鬼没的许阴月,继续靠近。

    而此时的云浩,却已心中寂冷,寒意蔓延四肢。

    “主上注意小心”

    他已感觉到许阴月从这方位突破,是别有所图。

    而就在混乱之际,正向张信靠拢的芮晨,也蓦然一惊。感觉到一股锐利的剑气,正从身后茅刚所在方向斩来。

    “你做什么?”

    芮晨几乎想也不想,就以自身的本命飞剑回斩,随后与剑气绞缠在了一处。

    而当他怒目望去之时,就见那茅刚,也正圆瞪着眼回望,并且厉声叱骂:“你这叛逆!”

    芮晨先是大怒,可随后却又蓦然惊醒,视线扫向司空皓。只见后者,赫然已到了张信的身后,同时一只手,搭在了张信的肩上。

    这位目光死寂的,扫了在场诸人一眼,随后周身黑光显现。而下一刹那,这整座大衍摘星阵从中央开始,片片粉碎!

    “乾坤神符?”

    芮晨的瞳孔收缩,发出绝望的呻吟。

    而仅仅瞬息之后,司空皓连同张信,就已在他们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芮晨先以手抚面,随后怒目朝茅刚瞪视。后者此时亦面色苍白,将他的飞剑收回身侧,

    “我刚才,是感应到你对摘星使出手”

    只是这解释说到一半就已止住,茅刚的目中,满是懊悔,似感觉这刻无论说什么,都已无用。

    而此时周围,数十艘战舰内外,都是一片死寂。包括几位圣灵在内,所有人都是面色苍白如纸。

    便是那浮于高空中的宗法相,亦不例外,这位第一天柱的脸,在事发之刻,就已现出了死灰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