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四章 天视天听
    “也是猜到你不会放弃这笼络之机,只需其妻还在神海峰下一日,此人就必须全心全意,为你效力不可。”

    雷照正说到此处,就听司空皓骤然出言:“其实我这里,也想向师兄告假一次。这几日师弟有些私事要处置,恰好今日张师侄收揽了林厉海。此人实力不下于我,定可护得师侄在日月山内安然无恙。”

    雷照不禁蹙眉,护卫张信,可是宗门为司空皓分配的差使。

    在这期间去处理私事,这是因私废公了,有失职守。

    可司空皓似知雷照之意,又苦笑着求情:“只离去十日,十日即可返回。是我一位至交好友之托,师弟想在开战之前办好,如此才能了无牵挂,应对战事。”

    雷照面色依旧阴沉,不过到底还是一拂大袖道:“去吧,记得早去早回!”

    司空皓再不发一言,朝着雷照深深一礼,随后也化光冲起云霄。

    当这位也离去之后,张信却看着这位的遁光,若有所思。

    只片刻之后,张信就已在心念之内,再次吩咐若儿。

    “以不暴露自身为前提,动用一切资源,帮我盯紧这司空皓的动静,尽量查清他的行踪。还有这十日中,他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等等”

    “若儿明白!”

    叶若立时回复:“主人是怀疑这司空皓吗?”

    “此人有些可疑,总之这十天,暂以探查这人的行踪,为第一优先”

    张信在心念内道完这句时,已收回目光,转望雷照:“还得雷师叔,再送我去一趟神海峰。”

    此时天色已接近辰时,张信不得不再次前往那边峰顶,听离恨天给他讲道。

    他也不愿浪费这机会,需知他这师尊离恨天,在日月玄宗内,可素有‘三千年才得一出’的明师之称。坐下教出了数位杰出弟子,其中之二已证圣灵,还有许多神海峰弟子,因其指点之故,突破了自身天资的桎梏。竟是凭一己之力,生生将神海一系的颓势扭转了过来。

    可这位自百年前开始,就更专注于自身修行。给所有神海峰弟子传道受业的法会,已经减少到每年只开三场。且一场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五天。甚至还有几年,是干脆停办。

    故而如今,离恨天的每一次法会,其座前必定是人山人海。不但神海峰一脉的弟子趋之若鹜,便是其他峰系的弟子,也会为一个邀请名额挤破头,不愿错过机会。且据说所有参与之人,每每都能受益不浅。

    由此可知,离恨天这次给他单独开的小灶,是何等的难得。

    ※※※※

    之后的几日,张信的生活接近于两点一线,每日都需在辰时之前前往神海峰听讲,一直熬到半夜,才从神海峰回归他的那座居处。

    离恨天对时间与尺度的把握极好,每天的传道,都会在张信筋疲力竭之前结束,也会留出足够的时间,供他日常修行。

    然后就在大约第七天,张信再一次返回自家灵居之时,叶若却在他的视界中,再次显现了一个卫星图片。

    “这个地方是?”

    张信的眉头微皱,他对北方各地的地形了如指掌。可从外太空的角度观望,却是一种极其新奇的体验。

    不过在辨认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将这图中地势,与脑海里的一些记忆重合。

    “是暗原?”

    “这是南方,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大概三万二千里,距离天柱山大约七千四百里。”

    叶若解释道:“大约两天之前,司空皓在这个地方消失不见,我判断他是进入地下暗河。然后直到两天之后,我才见到他的身影再次出现?”

    张信不由双眼微凝:“他去这里做什么?这两天的行踪,就真没法监控到?”

    这个暗原,距离黑杀谷不远,也是妖邪猖獗之地!

    “暂时是没法!不过,这并不等于我不能知道他在做什么喵!”

    叶若下巴微昂,眼中满满都是得意:“别忘了这附近,都算是我的地盘,且在发现他有进入暗河的意图之后,若儿又临时在外太空制造了数百枚音纹收集器,沿着这条地底暗河投放。所以”

    就在这刻,忽然有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张信的耳旁响起。

    “你忘了你的承诺!两个月内,师妹她,不会再恶化。”

    “在下是有此诺,可问题是,不恶化,一枚五级阳心草,这些日子以来,你为我们做过什么?之前命你,为何不”

    张信的神色,顿时转为凝重。听出那第一个声音,正是出自司空皓,而这语句虽是残缺不全,可他大致听懂了他们的交谈。

    应该是司空皓质问某人,为何未按之前的约定行事。却被后者反过来质问,说司空皓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不足以让此人遵守约定。最后似还在质问司空皓阳奉阴违。

    接下来可能是叶若特意调整过,这二人的语声,越来越清楚,

    “我不是没尝试,而是根本没机会。之前放纵朱六四潜入灵居,已经极其冒险,再要让你们的人接近张信,必定会引雷照怀疑。如今则更没可能,他的身边,又多了两位顶级神师。我问你们,还想怎样?”

    “司空兄可否稍安勿躁?”

    另一个声音,轻笑着回应:“其实是司空兄太多心了,似你这样关键的棋子,我们怎会让你无意义的牺牲?当日本座自有安排,是你心生迟疑,错过了大好良机。本座寻思,此事说到底,司空兄还是对本座不够信任,所以特意邀你前来一见,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司空皓却是语声愤恨:“推心置腹?这就是你们的推心置腹之法?让我司空皓亲眼看师妹她惨状,再来跟我推心置腹?”

    “你也可理解为警告!不过放心,她这模样,也不是没法挽回。此处就有一位擅用阳系灵术之人,最多十日之内,就可让她的状态恢复如初,”

    那人的语声,透着说不出的从容自若:“不过这却有个前提,你需得将此物,钉入他那头魔犀的夹层内”

    听到这句,张信就不禁眉眼微挑,心想这倒是个好办法。小吞天体大笨重,战境也还未真正稳固,想必那人之物,也是特意炼制过的。那个小家伙,多半是察觉不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东西的。

    “这东西的主材,是天目石?”

    司空皓好奇询问着:“你们是想从张信那里知道什么?此子虽为摘星使,可日月玄宗的一应战守之策,都与他无关,宗法相也不会将机密通报于他一个三级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