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零章 先祖之灵(小量数据)
    当张信将整个法阵,修复到了九成五,那位神子不知是放弃了还是怎么的,再没什么动作。

    不过张信到这地步之后,也见好就收。接下来是浮岛的边缘,这些地方,对于他的纳米蜘蛛而言很危险,也很容易被发现。

    何况这丁点破损,对整座阵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而之后的时间,他是一边主持法阵,时时关注外界情景;一边分心修行,拿着那张云床,尝试参悟里面的剑意。

    只是很古怪的是,随着张信感应的次数越多,就越感觉怪异,

    他感觉这云床之内蕴育的,可能并非剑意,而是其他的什么招意

    所谓的招意,是指一式灵术,一招剑法,或者一招刀术的意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是运剑之人心志意念的表现。此外也可理解为是一种提纲挈领的意韵,是灵术与剑法的总纲。

    而这云床之内的剑意残痕,就是因那位神天上师运剑时的意志过于强烈,导致周边的事物,产生了奇异的变化,可以使后人领悟到这一套剑诀的大致轨迹与心境要领。

    这是因这云床本身,也是不凡之器。换成其他的凡物,早就在神天上师的剑势压迫之下损毁了。

    可现在张信猜测,当时神天上师使用的灵兵并非是剑,而是其他的什么事物。

    这很奇怪,张信感觉这兵器,大致是平直犀利的,可此物又具有一定的弧度,且是以‘转’字诀为主。

    或者这套‘剑’诀,以更擅旋转的刀来使用,效果更佳?

    可他没听说,神天上师晚年弃剑用刀啊?这位的本命灵兵,应该是一把十八级的神剑。

    灵兵这东西到了十六级之后,同样可称一声‘神’字。

    除此之外,随着张信对这套‘剑诀’的感悟越多,他对那神秘事物的感应,也越来越清晰。

    这东西应该确实存在,可张信却始终拿不准它在哪个方位,忽而是在南面三万里外,忽而又近在咫尺,让人无法捉摸。

    初时他很在意,一直很想弄清楚,这与他共鸣感应之物,到底是什么。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信就干脆再懒得搭理,只专心一意,研究这套‘剑诀’。

    在他琢磨出这剑诀的大致框架之后,更尝试着以自己的独霸刀去演练,却发现没有半点不谐,这‘剑诀’依旧流畅通顺。

    “这难道真是刀诀?”

    张信越来越觉此事匪夷所思,忖道神天上师在这云床上研练近千载的,竟然是一套与他本命灵兵无关的刀术?

    可如忽视掉这百思不得其解的部分,这套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招法,真堪称超绝尘寰,出神入圣!

    哪怕是以他身为上官玄昊的见识,也觉这些剑诀,或者说是刀招,在他所有见过的绝式极招中,都堪称翘楚!

    张信感觉这套招法,如果能恢复完整,那是绝对的顶级御剑术,且是毫无疑问的无上一级!

    可现在,有了这云床,有了这剑意残痕,他却很可能得以越阶,提前掌握这门高级御剑,或者是御刀术

    而就在他渐渐沉迷之时,洞府之外,却又另生变故。

    那位神子大人,又用大日神梭,将总共十五位神师,送至浮道。而以张信的目测,其中至少有两人是道种级。

    紫玉天为此忧心忡忡:“这样下去,他们不用两三日就可实力尽复。如一意强攻,你我还是守不下去,”

    张信见状,却反是不屑的冷笑:“这个家伙,他太急了!连欲速而不达的道理都不懂,看来这区区神子,也不过如此!”

    他把这句说完,就果然不再担忧洞府之外,更变本加厉的去钻研剑诀。

    紫玉天初时对他的话,万分不解,可接下来仅仅不到半日,她就感应到洞府南面五千里外,爆出了一团强烈的灵能波动。

    紫玉天的神色,也在此刻变得精彩之至。

    “看吧?他的大日神梭,这次即便没被毁掉,也要被人夺走。”

    这时张信也被惊醒,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大日神梭日行十万里,可却并非无法捕捉。那家伙倒还算聪明,知道不断的调换升空方位,可问题是他使用的频率太高太急,难免被人抓住破绽。这个神子,真当别人都是蠢物?”

    紫玉天默默无言,其实这些都不用张信说明,她就已经想到。且联想的更多,心想这夺取大日神梭之人,说不定就有那神相宗的一份。

    下面的七源岛,空有数位实力不弱的圣灵,却无法进入浮岛。

    不过随后,她就看见张信眼神有异的看过来。

    紫玉天知道这位想说什么,无非是‘你这么蠢,怎么当上魔国太子’之类。她心中万分不爽,直接一声冷哼,转身就走。

    既然这大日神梭出了问题,那她这几天也不用太担心这洞府,正好闭关几日,继续融炼那枚骨神珠。

    而此时张信,也没空理会这位。他也同样离开了中枢室,急急向洞府前堂的方向疾奔过去。

    这是因叶若,那边的小吞天已经苏醒了。而小吞天使用虹彩圣泉后的效果,也是张信更期待备至的。

    其实理论而言,有祖灵之助的小吞天,苏醒的时间应该比他更早才是。可张信采用的是近乎自残的方式,顶着肉身溃散的风险,将吸收虹彩圣泉的时间,强行缩短到了八日。

    不过如论效果,小吞天的受益,应该比他更多。

    当张信再次来到那前堂,发现那个深池里面的水液,已经干涸大半。

    小吞天则依旧趴在那里面,不时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看来这小家伙,确实是已苏醒了一段时间,却依旧没能从剧痛中缓过气。

    张信注目细望,发现小吞天前角上的金纹,虽没什么变化,依旧只是六条,可那尖端处,却又出现一些独特的暗金纹记。

    这正是祖灵附体的独有印记,意味着他的谋算成功,达成所愿。

    这头小家伙,不但成功的取得了祖灵的附身与庇佑,且一开始就是灵肉交融的阶段。

    这头雷角魔犀的祖灵,可以在附体之刻,掌握小吞天的每一分血肉,每一分肌体,每一分灵能。

    “若儿,帮我给吞天,再做个全方位的扫描!”

    “遵命!请主人稍等。”

    叶若立时应命,将诸多搭载有各类扫描仪器的纳米机械,招到了水池之内,

    可这次检查的时间有些久,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才有一副完整的图表,显示在了张信眼前。

    雷角魔犀吞天

    灵能强度:5.73(5级)

    本体灵能量:93641+雷属性质灵能4000

    天赋灵能:雷4,金6,土6

    性质变化:雷属性5,金属性3,土属性3

    灵能属性综合:雷16,金13,土15

    战境:第四境灵能入微+一级灵体战境

    灵装:四级金光甲(雷灵能属性+4,雷属性质灵能+4000)

    法器:紫光盔(紫外光+20)

    异宝:(通灵玉心,土灵能属性+3,体质+3)

    本命神通:小天罡雷禁(+10),铜甲术(+10),石肤术(+10)

    掌握灵术:雷击术(+3),雷网践踏(+3)。庚甲术(+3),石壁盾(+3),庚雷斩(+3)

    术法总等级:小天罡雷禁(+35),铜甲术(+32),石肤术(+34).雷击术(+32),庚甲术(+29),石壁盾(+31),庚雷斩(+32)

    灵兽天赋:皮坚肉厚,铜墙铁壁,骨坚如铁,灵术重发,土灵体(效用土属性增加三级,土灵战境),金灵体(效用金属性增加四级,金灵战境),雷灵体(效用雷属性增加三级,雷灵战境)

    速度:0.61.8

    体质综合:53

    体能:69.1

    自愈力:123

    元气值:80

    个体战力总计:265

    对于吞天的变化,张信其实早有预判,可看到最后那些数值的时候,还是差点倒吸了口寒气。

    二百六十五,这已剩过他晋升第五战境之前。

    尤其这自愈力与元气值,都是强到夸张

    这个小家伙,如今即便没有他打造的甲胄,也是一个很不得了的凶器。

    别说神师以下,便是那些神师,看到了也会避之唯恐不及。

    还有那灵能量,已经超越他一大截了,这就是兽类的优势所在。它们的体型庞大,灵能量也是异常的夸张。

    不过相应的,它们施术的损耗,也是灵师的数倍,且进入神师与圣灵二境时,远比人族困难。

    “不过主人说的先祖之灵,我没法判断耶!之前倒是见过那个魏周流,使用过类似的灵术,可这只是个例,若儿没法建立数据模型。”

    叶若说完之后,就又怂恿道:“要不主人你让他试一试?”

    “别说傻话,先祖之灵这东西,可随便试不得。”

    张信一声苦笑:“小吞天借助先祖之灵修行倒是益处无穷,可如将之用于斗战,可没什么好处,很伤身体,也会出现同化现象。你要看的话,估计这几天就有机会,”

    如果可能,他希望小吞天连一次使用祖灵的机会都没有。可接下来的这些时日,他很可能要借助这头魔犀祖灵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