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八零章 神教教坛
    当陆九机离去不久之后,又有一身影出现在问非天立足之所。此人一身银白袍服,脸罩奇异面具。装扮与那神子类似,又有不同。

    等到此人到来,问非天眼中才波澜微生的回望:“当时浮岛之内,真是上官玄昊?”

    “我不知。”

    来人先以不确定的语气答着,可随后又语音一转道:“不过在七年前,上官玄昊身为西庭山上院知事之时,曾与司神命,梦随风,李开源,李怒山这四人,曾商议过要以这浮岛逼你出山。而如今知晓此事的,就理论而言,也就只有上官玄昊与我而已。”

    问非天的气机,顿时微冷:“为何早不告知?”

    “只因乐见其成。”

    来人语声镇定答着,哪怕面对眼前神域的惊人势压,也依然处之泰然:“待阁下炼成神宝,那么神相宗,哪还需要与我教合作?”

    问非天定定注目了这面具男子半晌,才回过了头:“关于上官玄昊,可还有其他的事,要告知我?”

    “暂时没有。”

    来人摇着头:“自从司神命被暗算身死,他行事就更为谨慎。那位以天柱身份,坐镇北海沿岸之时,对神相宗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谋划,我也不太清楚。”

    问非天皱了皱眉,可随后他就又问:“上官玄昊如真存活于世,那么你等可有把握,追寻到此人的踪迹。三个月内,将此人的人头送到本座面前,那么今次的事情,本座可以不计较,”

    “其实此事,阁下即便不说,本教亦当全力以赴。可三个月实在太短,一年之内,本教必定能办到。”

    面具男子笑了起来:“追索上官玄昊踪迹,应当不难。这位行踪,似神龙见首不见尾,可只要他动起来,就总有露出破绽之时,”

    ※※※※

    无人的荒野中,传出了一声轰然巨震。重达数亿吨的虚空石,突然出现在此,将周围的泥土向旁挤压。顿时这周围,都耸起了小型的山体,巨震不绝。

    张信第一时间,就驾驶着那源初号升空而起,再往那北海方向行去。这一是为尽快离开现场,他发觉自己这次传送的方位,距离七源岛不远,就在临海一带,距离七源岛不足一万二千里,而东北面一千里外,就是日月玄宗的群山防线。今次这么大的动静,日月玄宗的西庭山上院,肯定是要派人来查看的。且对于那些天域神域而言,如果不惜损耗,一万二千里并非是一个难以跨越的距离。

    二则是为尽快取回自己埋在七源岛南面的那两枚虚空袋与他带来的诸多奇珍异宝。

    “这个东西,就放在这不管了么?若儿都还没开始研究呢。”

    叶若语声万分遗憾,也含着无尽的好奇:“为什么这东西,能够扭曲引力?若儿还没弄懂。”

    “你这次不是带了不少样本?而且这东西就在这里,别人搬不走的。你想要研究的话,可以在这里建造个分基地,又或者以后有时间再来。”

    眼见叶若从善如流的,让一些纳米蜘蛛从飞船上跃下,张信不禁微一摇头:“尽快帮我解析监测卫星的信号,我想知道,那边战况究竟怎样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张信就已看到这一战的卫星影像。因对象是神域强者,叶若遵照张信指令,停止了各种电磁波感应功能。故而这次,只是最简单的图影而已。

    且因信号干扰,许多画面失真,两大神域之间的争斗,也很难看明白。无论是问非天的无相神斩,还是元沧海的烈焰空刃,这卫星图影,都很难斩向。

    可最后张信,还是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大战之时,这问非天与元沧海二人,也似在十万丈的高空中,对拼了一记。

    这毫无缘由,也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更使人奇怪的是那时的问非天,似乎受了点轻伤。

    可谁能伤到问非天?元沧海么?可那时的问非天,还远未到力竭之时。

    无相神斩威力绝强,几可盖压同阶,不过其消耗,也是平常灵术的十数倍。

    可是以问非天的法力,维持无相神诀一两个时辰,可谓毫无压力。

    而在其法力未衰之前,这位几乎就是无敌的状态。

    之后张信又再次看了一番视频,随后瞳孔再次紧缩。

    发现当时问非天对那座浮岛的切割,似乎暂停了片刻。

    也就是说,当时的问非天,是全力以赴的状态?

    可到底是什么缘故,让这两大神域强者,在当时无关紧要的十万丈虚空交手?甚至令这位无相天尊,放弃了浮岛。

    又是什么缘故,伤到了问非天,

    张信反复看着这段画面,却找不到蛛丝马迹,也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他只能摇了摇头,暂时放下了此事。而此刻紫玉天,也在问着:“接下来,你准备去何处?离开日月玄宗视线太久,你的身份迟早会使人生疑。”

    “我知道。不过在回归之前,我们还有两个地方要去走一走。有个疑问,我必须去解开不可。再还有件事情,也需我亲自到场,”

    张信轻笑着,目中闪动着莫测之色:“不过这两处,都用时极短,一两天就可来回,用不了多久的。”

    ※※※※

    张信说话算话,取回虚空袋之后,仅仅只五个时辰不到,他就与紫玉天,站在了一座矮小的山体之前。

    “这是些什么人?”

    紫玉天疑惑的看着对面,从此间可见对面的山腰处,有个狭长的裂隙,长约二百丈,蜿蜒往下。

    这里是邪兽肆掠之所,可紫玉天却见那裂隙口处,有着数十人影。而隙口之外,还有着一套完整的法阵。

    紫玉天初时以为是灵修,可仔细感应之后,才发现这些人,似是而非,气机与灵修略有不同。

    “他们是神教教徒!”

    张信说话之时,也在看对面,看眼前这座山,有无可利用的破绽与漏洞。

    “那‘神子’与‘神女’,你之前见过吧?这二人,就是这神教中,地位仅逊于神尊的人物。据说共有六位神子,三位神女,地位等同于我日月玄宗的十大天柱。而此处,就是他们的教坛之一。”

    “神教?”

    紫玉天蹙起了眉:“我不解,这到底是一个灵修法会?还是一个散修联盟?又或者,就只是你们灵修说的邪教?”

    “就是后者,所谓神教,就是近年一些信仰神尊之人的集合体。”

    张信淡淡解释道:“你们魔灵,可能很少遇到。可我人族中却颇为常见,只是这三千年内,我日月玄宗麾下之地,就出现了上千个大大小小的教派。其实多是欺骗无知妇孺,以诈取钱财,可也有些是正经传教,让人寄托信仰,劝人为善的。不过很难有教派,能够长久传承。可这神教,却有些不同。”

    “怎么个不同法?”紫玉天不禁好奇的问:“说来我也奇怪,这个什么神教,居然能令那么多修士为他效力?”

    “不同之处就在这里,能驱策高阶灵修是其一,其二则是这宗派的祭祀之流,虽非灵修,却也能拥有一些神通法力。”

    张信说到此处,又语声微顿:“四年之前,我就曾起意调查过这神教的根底。可还未着手,就发生了广林山之战。而近些年来,这神教势力日益扩增。之前我搜查过那二人的记忆,发现仅仅这北海一带,他们就有一座总坛,十二处分坛,有信民五百七十余万。这里就是分坛的其中之一”

    “那也不算多。”

    紫玉天很不解的看着张信:“而且这里,真的只是分坛而已?我怎么感应到里面,光是圣灵级的气机,就有四处。”

    “这个我也不清楚,或者是因什么事汇聚于此,不过这倒正合我意。否则一个神教无足轻重的分坛,还真未必能查出什么。”

    张信说完,又笑望紫玉天:“且本座既已完成了‘雷天神寂’,你还需怕什么?即便是圣灵又如何?”

    因灵术之故,灵修与魔灵搏杀,往往能占尽优势。可一旦在灵术无法使用的状态,那么情形就会反过来,任由后者屠戮。只有是那些擅长斗术之人,才有一拼之力。

    而前世他张信,就对紫玉天忌惮无比。他的雷天神寂与风神无迹,在灵师中所向无敌,可面对这些魔灵却是苦手。

    只因这二大极招,对魔灵的作用极其微小,尤其是雷天神寂。

    所以这一世,他才会在练体术上,痛下苦功。甚至在看到自己雷金二门斗术的前景之后,还偏移了修行重点。

    对上魔修,体术虽未必强过灵术的作用,可这毕竟是一份底蕴。

    且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高明的体术,往往比灵术更为有效,

    紫玉天闻言,也是柳眉微挑,转而跃跃欲试起来:“那就开始吧!你是想潜入,还是直接闯进去么?”

    她是深知张信那‘雷天神寂’的厉害,这术法对她没用,却是克死了无数灵师。

    有张信为后盾,一般的法域圣灵,还真不用担心。要说斗术,如今便是那些十五级的神魔,都未必不能嬴他。

    而据她所知,之前上官玄昊的麾下就有三位斗术强者,在前者的帮助下战无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