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零四章 宗门大变
    “什么大战?”

    张信的表情凝重,仔细看着叶若给他的卫星图片,随后眉头深深皱起。

    从高处往下,暂时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就只能望见几处外围的山峰出现破损。整个日月本山的南半侧,一片狼藉。除此之外,他也从对战的几人中,发现了几个熟人的身影。

    “若儿,现在有没有更详细的卫星图片?”

    “有很多的,几乎没有死角。不过若儿也才刚发现不久。更详细的图片与视频,还要几个小时才能从卫星上传输下来。”

    “总之,尽快!我要知道所有的详情。”

    随后张信,就将一张信符打出,而仅仅小半个时辰之后,就有了另一张信符传回。

    当张信在这张信符上一点,瞬时就有一副图像出现在他面前,那图中的人影,赫然正是之前与他分别不久的司空皓。

    当二人对视了一眼,司空皓就直入正题:“其实刚才师侄,即便不以信符相招,我这边也会主动联络,日月本山那边确实是出了大事。

    他说话时,眼眸里略显怪异色泽。之前张信的信符传至之时,他都还未接到消息,当时还为此奇怪不已,心想日月本山那边固若金汤,能出怎样的大事?

    可让他惊奇的是,仅仅不到半刻之后,就有他的同门至交传来了详细的消息,本山那边确实出了一场足以震荡整个宗门的大变。

    不过因宗门在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如今外界知道详情之人,还是少而又少。

    此时的司空皓,万分好奇张信的消息来源。

    难道是上官玄昊的经营的那套情报系统?可上官玄昊早已将这些人手转交,且据他所知,这张情报网早已千疮百孔。

    就连他自己这次,也不是依靠这套情报网络,而是他自己私人的消息来源。他为日月玄宗效力近六十年,又有着曾祖父月灵上师的荫泽,自有着人脉网络。

    又或者是那位,有所保留?

    不过,随即司空皓就挥去了杂念,专心说话:“大约十日之前。第一天宗法相,指责神善峰灵感上师及其弟子,连同九越,观庭,古翊,魏知微等四位上师,有勾结外敌,出卖宗门机密之嫌”

    灵感?

    张欣的眼神微凝,这可是日月玄宗十二位天域之一,在这几年之内,此人也是他的怀疑对象。

    其余四人也都身份不俗,除了都是法域圣灵之外,魏知微更是紫天魏家的旁系支柱。

    观庭则是灵感上师的高徒,也是后者较为信任的一位弟子。

    且这几人都有着同一个特征,都是在宗门之内较为失意之人

    “然后呢?”

    张信语中,已含着了然之意:“既然十日之后生变,想必是宗法相的指证成功,导致这数位圣灵之叛?”

    “大约是如此。”

    司空皓叹息着说道:“掌教真人为此召开长老会议,双方举证争执了七日时间,最后宗法相占得上风。由长老院下达谕令。准备解除几位上师职责,并封印修为,暂时关押于祖师堂内,直到证明清白。此外又以简倾雪为首,组建一个调查团,查证五人几年来一应所为,以及宗法相提供的一应证据。可在长老会结束,将这五位押往祖师堂的途中,观庭却突然挣脱法力封印,连同其余几人试图逃脱,导致一场大战,最后魏知微与观庭身死,其余二人,成功在日月本山之南,使用乾坤神符逃脱。”

    “只这四位?”

    张信若有所思:“那么灵感上师了?他并未叛门而去?”

    刚才在叶若提供的视频里面,他也确实没有发现灵感上师的身影。

    “没有!事发之时,唯独灵感上师的灵能封印未曾解除。变起之后,这位也极力出手阻拦,才未使那四人在本山之内,酿成更大的灾祸,”

    司空皓摇着头道:“所以事后,许多人认为灵感上师是无辜被人牵累,此外在宗法上提供的所有证据当中,只有灵感一人,一直并无实证,只有一些间接的证据,有捕风捉影之嫌。不过也有人认为,九越与观庭二人,都是他的弟子门人。这二人皆叛,灵感上师岂能无辜?即便这位上师真是清白的,那也有失察管束不力之罪。”

    “是么?”

    张信不置可否,只冷笑着道:“这可真有意思”

    “确实让人震撼,我宗之内的形势,居然已败坏至此!”

    司空皓不由再次发出了一声轻叹,他知道张信语中之意。

    这这几位圣灵上师,能够挣脱他们的灵能封印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很让人震惊的事情。

    之后两人逃脱,就更是个奇迹。需知这日月本山之内,可是有着一座十八级的大阵!

    按说哪怕神域圣灵至此,也不能全身而退。可这几位不但在日月本山里面大闹一场,还有两人逃脱,

    这次日月玄宗之所以极力封锁消息,担心整个日月玄宗人心动荡是其一。更是因这件事本身非常的丢人,可能成为整个北地宗门的笑柄。也很可能会导致一些人,对日月玄宗生出轻视之心,认为玄宗外强内干,从而滋生叵测之意。

    司空皓也心有余悸,真不敢想象,那时如有外敌攻打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这些人的力量,竟然能够干涉他们护山大阵的循环运转!

    “所以事后,宗法相第一时间下令,彻查刑法,戒律与祖师,巡山四堂。当日值班之人,也全数封禁看押。并在不久之前,再次召开天柱会议,准备清肃玄宗上下。”

    “清肃宗门?”

    张信有些奇怪:“宗法相不是早就有意,之前就开始着手了吗?”

    他记得在自己离开之前,宗法相就已提出动议了,

    “第一天柱确有此意,也一直在推动此事。”

    司空皓苦笑着答道:“可这位清肃的重点,除了刑法戒律擢贤三堂之外,还有内情司与外情司,及天东四院,因此宗门之内阻力重重。那十大天柱虽也赞成清肃,可对于清肃的人选与范围,却一直未能统一意见。此外长老院也极力干涉,直到这次的变故之后,宗法相才能名正言顺,挟大势水到渠成。说来我也挺佩服他的,数千年来,有此等魄力者,唯独宗师兄一人,日月玄宗有他在,倒也还有些希望,”

    张信释然,日月玄宗的长老院与掌教真人,是宗门内唯一能对抗天柱的机构。

    在宗法相未能于天柱会议中取得优势的情况下,长老院的阻力,确实不小。

    可这又是哪一位天柱,在与第一天柱宗法相抗衡?是已经晋升圣灵的万俟天藏,还是简倾雪?可这都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