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八六章 渡灵之渊
    大约两天之后,张信构造出来的力士,已经初见雏形。无论是那中级的相变转移装甲,还是中级高周波系统,都似模似样。其余十二期的机甲内骨骼通用记忆金属,二十五期舰用装机合金,甚至那小型阳电子炮等等,张信现在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构造成功率。

    可问题是那套小型核电池组,他已是屡战屡败,至今都不见曙光。

    张信并未好高骛远,一开始就自己施法集聚那些放射性材料。

    可问题是,即便是叶若为他事先准备好了足够的钚-238,作为核电池的主材,他也没法完成。

    每当张信以神念接触,都感觉元神发麻,意识几乎凝固,难以准确的猜中。即便勉强构造出了核电池,也是废品一枚。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近距离,接触那些神脉石的时候。尤其那些高品级的神脉石,如果是无封印的状态,远隔千丈就可让现在的他神念崩溃。

    不过那些修为高超的圣灵,就可近距离的接触。

    “应该是我修为不足,灵能的强度不够,”

    张信一声轻叹,放弃了继续尝试的努力:“我感觉这些钚-238,与十四级的神脉石相仿。”

    十四级的神脉石,这也远远超越了他承受的范围之外。

    “那这对核电池组,就只能取消了?”

    叶若也发觉这东西,对于现在的张信而言过于艰难:“我稍后就更改设计图,将这腿部的空间,改成两个备用电池包。”

    “可以!这尊雷电七型,暂时就这么设计好了。这什么核电池组,以后等晋升神师的时候再说,或者过些日子,我再炼一件法宝出来,替代电力魔方。”

    张信说到此处,就又想起了自己在浮岛上收集到的那些天品魂晶。

    这东西除了可用于炼制神宝之外,还有个好处,还可大幅度的强化,各种物质的符文承受量。

    比如他的电力魔方,原本每一个方块,可以承受二十八组三级符。可当融入这天品魂晶之后,却可大幅提升到五十组,甚至六十组,七十组的数量。

    这次如果用上‘天品魂晶’,他或者能为自己的力士,炼制出一件极其强力的动力源,甚至还可使此宝,扩展出其他的功用。

    可他这样使用,是否太暴殄天物?

    到底是先顾眼前,还是留待日后?又或者两者兼得?

    张信并没能想出个结果出来,只因他的源初号,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而此时远方空际,司空皓正与三位形貌各异的神师,立在海面之上。

    当源初号停下,张信与紫玉天从内走出,司空皓不禁微一愣神。

    他是既为来者的身份而吃惊,也为这源初号的突然现身而惊讶。

    他先是注目看了眼那仿佛夜鹰般的优雅飞船,随后才把目光转向了张信:“我没想到,今日来的会是你。”

    张信则是神色自若的回应:“之前本座的行踪,不都是由你来掩饰?又怎会想不到,本座与那人的联系?”

    “确实想到了,可依然意外,”

    司空皓说到此处时,眼中也透着微妙之色:“之前的鹿野山之战前后,果然非是巧合,”

    早在那时,他就已经生疑,只是无法确定。

    而此时张信,又看向了司空皓身后,那三位紫衣神师:“就只来了两位?”

    因这三人的其中之一,是他前世的亲信部属,所以他此刻只说两位。

    后面紫玉天也同样在以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远处的三人。

    其中最引她注目的,是中间那位面貌较为沧桑,大约三旬年纪的中年。

    这应是北海一带较为出众的神师散修陆华,之前她身为北海皇朝太子之时,与此人有过些许接触。

    这人可算是半天柱级的顶级神师,战力并不弱于那些真正的天柱多少。也曾在几年前,被许多势力争相招揽。可问题是这位提出的条件,让人望而怯步。

    以至于这六七年内,这位都未能寻到合适雇主。可今日这位,却出现在此。

    再其后,就是这位的左侧一人。那是一位疤面神师。双颊都各有一道蜈蚣一般的刀痕,故而明明有着俊俏的五官,却气质可怖.

    紫玉天也同样认得这位,此人名为沈石,四十年前,曾是日月玄宗一位天柱的得力客卿。后因故导致其主战死,而那一战之后,也就只有这疤面神师侥幸存活。

    之后这位一因灵契反噬,实力大降;二因声誉败坏,无人信重,这由此蹉跎了许多年,都再未找到主家。

    据说这沈石,也对当年其主战死之事,极为自责。面上的两条刀疤,就是他刻意留在脸上。

    最后一位,则是一名面貌稍稍年轻些的紫衣神师,身躯高大,面容凶悍。

    紫玉天并未第一时间注目这位,绝非是因轻视,而是因她对这位名叫‘谷太微’的神师,再熟悉不过。

    那正是上官玄昊生前最得力的两大走狗之一,一身斗术巅峰造级,几可与她比肩,也算是一位半天柱级。

    据说上官玄昊对这位有着救命之恩,而其本人亦对上官玄昊崇拜到了极点。又因每遇战斗之时,这位都是悍不畏死,风格凶悍绝伦,在北海一带,赢得了‘疯狗’之称。

    几年之前,她被上官玄昊擒拿之时,就曾吃过这人的大亏。

    她现在只奇怪,这三位道种级的顶尖神师,为何会汇聚在此?

    而张信,竟然也直接以本尊之身,与司空皓接触。

    “我已尽力了。”

    司空皓并未注意紫玉天那古怪神色,他面色平静,毫无愧色:“玄昊师兄数年不见踪影,又被日月玄宗视为叛逆,声望已远不如当年。且师兄交代的言语,也不尽不实,难以取信于人。”

    张信微叹,心知司空皓说的是实情。

    换成是四年前的上官玄昊,只需一个承诺,就可召来无数的灵修为他效力。可他现在,却已没了这样的本钱,

    且他也没办法跟别人说清楚情况,无论是那处隐蔽所在的方位,还是今日这件事本身,都只有严守秘密,才能有成功的可能。

    司空皓只能以他自己与上官玄昊二人的声誉,去说服这些道种天柱级神师听从。今日能请来这两位,想必也是废了不少功夫。

    “我以为今次来的,会是上官玄昊!”

    三人中的陆华,也就是位面貌较为沧桑的中年男子,此时亦是眉头打皱:“可为何来的却是日月玄宗的摘星使,还有这位曾经的北海太子?”

    “上官玄昊有事不能亲至,此间之事,就只能委托本座处置。”

    张信笑了起来,语声也温和,可目光却含着几分压迫之意:“可以本座的身份,难道还不够诚意?”

    那陆华闻言,不禁微一愣神,随后哑然。心想以这位摘星使在日月宗的如日中天,还真是很有诚意了。

    自己等人信不信任这位是一回事,可却不能否认这张信,的确有代上官玄昊出面的地位。

    而此时不但是他,立于陆华身侧的疤面神师沈石,也是释然无疑。只有谷太微,面色有些不虞。

    可随着张信一副袍袖,将三本书送至他们眼前,便是这一位,也暂时压住了疑问。

    这些都是‘誓书’,是定立顶级灵誓的符书,

    而在那誓书的最下方,都各有着一只铁砂小剑,以及几枚特殊的风雷符文那正是上官玄昊的独门标致,上面也有刻印独属于上官玄昊的神念印记。

    可当谷太微,看后面的内容,却又再次眉头大皱:“这契主,为何是你?”

    在这灵契之中,上官玄昊只是担保,真正与他们定下灵誓的,却是他眼前这位。

    “此为玄昊师叔之令,是欲以本座的身份,担保你们一个前程,你如有疑问,可以退出的。”

    张信从容自如的看了谷太微一眼,随后又问三人:“按照事前定立的协约,你们三位,都得为我张信效力一百五十年时间。且到期之后,本座也有优先与你等续期之权,不知诸位可有疑义?”

    “阁下如真能使我等登顶圣灵,那么这一百五十载,倒也不算什么,”

    这次出言之人,仍是那陆华:“这誓书没有问题,条件也还恰当。可你们说的天品级渡灵之渊,是否真有其事?究竟在何处?”

    当听到‘渡灵之渊’四字,紫玉天顿时身躯微颤,万分错愕的看着张信。

    ‘渡灵之渊’也名灵渊,是神师晋升圣灵的绝佳助力。在十万年前的中古时代,那甚至是必须之物,

    而强如日月玄宗,如今也只掌握着十七座‘渡灵之渊’。

    那不但是‘日月神露’的产地,更可大幅提升神师晋升时的成功率,并且削弱天劫的强度。

    对于许多有志于圣灵的道种级神师而言,‘渡灵之渊’无疑是不可或缺。

    便是天柱一级,也同样珍视着,每一次使用‘渡灵之渊’的机会。

    只因这些灵地,除了可助人晋升圣灵的功用之外,还可辅助圣灵完善法域。

    故而这天穹大陆,每一座‘渡灵之渊’的出现,都会引发各大宗派之间的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