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零三章 窥叶知秋
    五日之后,张信满含不甘的平复了自己元神的变化,将自身的灵能都导回正轨。

    这是因这处渡劫之渊的积蓄,已经被他们全数耗尽的缘故,已经再无法助他们平复稳固神念。

    张信这几天时间因收获良多,所以极其惋惜。他已将天元**前几层,优化过了一次。

    尽管这门**,是由他们日月玄宗的那位祖师亲手所创,可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运行功法的速度更快,能够更自如的调集虚空之力,前景也更广阔等等。

    如能再有个十七八天,他甚至能使这整套功诀,完全改头换面。

    可张信却也知自己,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一方面是渡灵之渊已经枯竭,一方面是外面再次有大量的灵师汇聚,自己再不走的话,可能就走不了了。

    而在离开之时,张信果然的将这处洞窟,完全毁弃。

    陆华几人见状惋惜不已,却不但不阻止,反而助力他一臂之力。叶若也在大叫可惜,她还想在这里建造个分基地,好好研究一番这处渡灵之渊。

    可张信却认为这里地处北海,在北海皇朝与神相宗的势力范围,留在这里,只能便宜了这些大敌。

    随后几人一起,由张信施展乾坤神符,将他们挪移到了海眼之外。

    可当他们身处黑幕空间内不久,却觉周围的虚空壁垒,正在剧烈的晃动。

    这使陆华沈石等人微微变色,张信却毫不在意,施展开了天元霸体,与周围的虚空之壁隐隐呼应。使后者勉力维持,直到两个呼吸之后,那虚空之壁才碎裂开来。

    “距离海眼才三千二百里不到”

    司空皓简单的判别了一番方位,就神色凝然。他已发现上空中有几艘小型的飞梭,正从上方俯冲而下。遁速快极,不逊于顶级神师!

    而周围四面八方,亦隐约有几点银光,做出合围封锁之势。

    这次他们在这里,只要被稍稍阻拦耽搁些许时间,那海眼外的几位天域强者,只怕就会赶至!

    可紧接着他就听张信一声冷喝:“都给我抓稳了!”

    司空皓心神微凝,抓牢了张信身后的一条铁链。这是在挪移传送之前,就已预订好了的事情,在场的五人都照做无误。

    下一刻,张信的身周,就已出现了一个诺大的水泡,带着他们冲向了深海之内!速度虽不及那些飞梭,可当张信带着他们五人进入到深海之下一千二百丈的时候,那些飞梭就不得不大幅放缓了速度,再无法追及。

    而再当张信的潜水装甲,潜入到水下五千丈。那些在海面上梭巡的飞梭,也再无法锁定他们的行踪。

    而这次张信一直潜行到四千余里外,眼中才现出了疲态。不过在他前方,‘原初号’已隐隐现出了轮廓。

    这艘飞船,此时正静静的浮在海底。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那对漂亮的羽翼,已经被拆除,整个舰身也肥了一圈。

    当张信停下之后,沈华就有些失神的问着:“这到底是何术法?真是神奇。”

    他感觉此术,比自己的‘水遁术’,还要神奇百倍,

    ‘水遁术’能让他化身水液,在水中任意遨游,可速度方面真是快不到哪去、只是一定程度,可以化解水中的阻力而已。

    “名叫‘超空泡推进’,是金风二系结合之术,由本座独创。”

    张信大言不惭的胡诌,随后就又毫不停顿走入到那舰身之内。当几人都上了船,原初号几乎是立时启动,随后这舰身的周围,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泡,然后以胜过张信潜水装甲三倍的速度,往前高速冲击。

    ※※※※

    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原初号最初停留之所,十几个身影,在神海内踏水而立。

    “就是这里了!到了此处。他们的速度忽然激增数倍,将我们彻底摆脱。”

    一位青袍灵师向陆九机解说着:“我宗的宙光梭,也不是跟不上。只以遁速而论,超越他们一倍都是很轻松。可之后他们又由此进入八千丈的神海,我们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根本无法判别方位。”

    此时陆九机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对于上官玄昊,他已不会指望自家能一举建功。

    能追上自然值得欢喜,追不上那也很正常。此人行事,看似喜好行险,可其实多在行动之前,就已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

    “不知贵教,可有所得?”

    陆九机转过头,回望神使:“听说那位神尊大人亲手打造的枢机仪,颇为了得。”

    神使亦是面色如常的答着:“枢机仪亦有极限,只能判断那人,已到了南方七千里外。可具体的位置,却无法预知。”

    说到此处,神使的眼中,略有遗憾之色:“也是我等预测有误,将那人的落定判断在海眼之外两千里。如能事前把人力再散开一些,到四千里外,或者结局就会大不相同,”

    “乾坤神符此物,本就难以操纵确定。神使大人何需为此挂怀?”

    陆九机说话之时,瞳孔深处却藏着几分异样。

    在他看来,神教能够干扰乾坤神符,已经很是不俗,也让人忌惮。

    也就在这一刻,他们的身后忽有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声音响起:“你们说的不对,这不是我们判断不出来,而是他们有方法,与我对抗。”

    二人不禁同时回望,在神使眉头大皱之时,陆九机却陷入了深思,他认得这女孩,是神教中的‘天元神女’,是一位掌握有天元灵体的绝顶天才。

    ※※※※

    张信在驾驶原初号远航一万四千里,进入到西海地域之后,就与司空皓几人分手了。

    按照‘上官玄昊’的指使,司空皓四人别有使命。而张信与紫玉天,则需回到天穹大陆,重新出现在日月玄宗的眼皮底下。

    可就在几日之后,他却接到了一张若儿传过来的图片。

    那是一段视频影像与照片,内容是一块光滑石壁之上书写的文字。而书写这些文字之人,正是高元德。

    这是他与高元德约定的互传消息之法,后者在神教之内,收发信符多有不便。

    张信更对这位缺乏信任,不愿因信符之故,暴露方位。就只能采用这种简单而又笨拙的方法,来沟通消息。

    而此时图片之上,只有两行字。

    “剧毒发作之前,观澜神使与玄星神使有过交谈,已知海眼乃上官玄昊,为神相宗预设战场之一。消息途径未知,疑为拷问元神,”

    “神教观澜神使,疑为日月玄宗天域之一。所习根本功法之一,为烈炎神诀!”

    张信定目望了片刻,忽然间一阵哈哈大笑,经久不绝。既有开心,也有悲凉,既有怒恨,也是担忧。

    “主人的笑声好古怪!”

    叶若感觉有些受不了:“又高兴,又伤心的,让人头皮发麻了喵!”

    张信这才止住了笑声。凝声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是高兴多些,还是伤感多些?”

    “高兴多些吧?”叶若迟疑的答着:“可我不知是什么缘由。”

    “很简单啊,第一个信息,说明我那几位生前至交,至少还有一人活在世上。只是处境凄凉,让人心忧!”

    说到此处,张信不禁握紧了拳头,双手指节都发出一阵‘咔咔’的响声,脸上也是青筋爆起。

    神教之人能知道神天洞府与海眼详情,必定是使用搜魂索魄之法,拷问得来。

    他不难想象,自己前世的挚友,究竟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与折磨。也究竟在那地狱之中,待了几年。

    他现在只能祈祷自己的好友,依旧能维持自身意识不散。

    随后张信又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心绪。

    “调整计划,全力建设监测卫星网,此后以监控神教动向为第一优先。”

    “明白!”

    叶若询问着:“就是放缓天基防卫系统也在所不惜吗?”

    “不错!必要之时,基地卫星也可放缓建造。”

    “这倒不需要,甚至那上帝之杖系统,因为有现成的搭载卫星,也可以不受影响。只有激光矩阵与透镜炮,接下来需要暂停。”

    叶若解释之后,又对张信保证:“若儿会在四个月之内,完成监测网的喵。不足以覆盖全境,可足以监测神教所有十九座已知的教坛。”

    “再给高元德送去四十支针剂,情绪换成喜悦,这算是本座给他的奖赏。”

    张信目中闪着冷光:“帮我转告,他如能寻到玄星神使的方位,甚至我那好友的方位,我会不吝重奖。哪怕只是一些有用的线索与消息也可,”

    吩咐完这件事之后,张信才想起了高元德传达的第二个消息。

    “再注意观察日月本山,近日有哪位天域离开过,又有谁可能有伤在身。”

    “若儿遵命!”

    叶若的语音,却在此刻忽的一折:“说到日月本山,最近那边好像是发生了一场大事。就在半天之前,那边爆发过一场大战,若儿布置的监测卫星,将当时的场景,都完完整整的拍摄下来了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