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16 境界行走5
    墙壁上的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的家伙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诡异的存在完全不同,对方和我于这里的形态更为接近,这种近似让我感到产生一种同类的感觉。之前出没在这个境界线的诡异东西,应该也无非是某些意识的具现形象,的确像是某种游荡的幽灵,但在我的理解中,更像是河水在奔流时带起的淤泥。所以,在一片随波逐流,不断在河水的冲刷中改变形态的淤泥中,一块足够坚硬也更有自己特点的石头是十分显眼的。

    是的,我和从那扇“门”中出来的家伙,都是“可以在这个境界线中维持自己主观意识的石头”。

    这样的一个家伙出现在这个境界线中,我其实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这个世界有太多“神秘”,也许像“江”那样,用复数的意识构造出一个接近集体潜意识的世界,是很难想象的事情。但是,凭借“神秘”干扰他人的精神,涉及意识的领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一旦进入意识的世界,主动或被动地接入这个由“江”构成的境界线,也完全可以理解——就像是黑客入侵了他人的服务器后,却发现这个服务器早已经通过自己所不了解的方式,和其它服务器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局域网络系统,自己无法控制这个系统,却能够借助这个系统在服务器之间游荡。于是,黑客开始摸索,他会发现,比起一个个地去攻陷服务器,以找到自己的目标比起来,这个早已经将服务器连接起来的网络系统会让他省下不少工夫。

    “江”作为这个网络系统的创建者和维护者,并不排斥除了我之外的用户,对方能够完整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就是证明。

    而且。还是个熟人。

    “卡帕奇?或者,应该称呼你为龙傲天?”我平静地和男人对视着。这个男人似乎吓了一跳,目光警惕地游弋了一会,才落在我的身上。仿佛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刚刚意识到我的存在。然而,我的身体一直都正对着他走出的那扇“门”。也许。从这个男人的角度来说,在我出声之前,其实是不存在的,至少,是无法感知到的,仿佛隐身状态下的幽灵,虽然听起来有些扯谈,但在意识的世界里会发生多么奇异的现象,都不足以为奇。

    这个用中央公国的文化中极为嚣张的名号称呼自己的男人。其本身的国籍和族裔却十分模糊,从身份证明和外貌上都无法得出确切的答案,就连“锉刀”也没有太多的相关信息。他的过去有着完美的履历,但却让调查到这些履历的人觉得并不真实。在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发生之前,甚至连雇佣兵组织都认为他只是一个极有才干的普通人,并不能肯定他真正涉及过“神秘”。

    然而,正是这个人挖了雇佣兵组织的不少墙角,也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直接关系者。我亲眼看到他是如何让整栋酒店大厦陷入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并且与他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深处有过合作和交战。他本身曾经被脑硬体判定为“精神统合装置”的载体。也被怪异生物“丘比”视为同类,而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一系列事件中,的确有许多线索都指向这些说法的正确性。

    在纳粹降临之后,龙傲天和其他人通过我所不了解的渠道成功返回正常世界,这个结果也意味着,他们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了解。有着我暂时无法企及的优势。我想,这种优势应该来自于他们和精神统合装置的拥有一种奇异的密切关系。龙傲天、丘比和红衣女郎三者身上都一度呈现过“精神统合装置”的载体反应,而在这种反应消失后,精神统合装置碎片便正式出现在瓦尔普吉斯之夜深层的纺垂体机器中。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证过程,但是。这些现象的巧合和必然,都让我不能不产生联想。

    现在,这个男人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还是在意识的境界线中,这更加深了我当初对他的力量性质的判断。他的确就是那类能够干扰精神,干涉意识的神秘持有者,而这种“神秘”的来源,自然和精神统合装置有着密切联系。虽然丘比和红衣女郎也有拥有精神统合装置的载体反应,也一直被丘比称为“同类”,但是,和另外两者独特的“神秘”展现方式比起来,他的“神秘”的运作和表现方式,更加直接粗暴,也更加直观地和“精神”这个名词相关联。

    正因为直接干涉他人的精神意识,所以,这种力量十分隐秘而强大,直接展现为“龙傲天”的特质。

    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的末尾,龙傲天、丘比和红衣女郎身上的“精神统合装置”的载体反应消失了,或许可以理解为,从三人身上剥离后,通过纺垂体机器才凝结出那枚“精神统合装置”碎片。于是,我十分清晰地感觉到,当时龙傲天的力量呈现大幅度下降的趋势,是三人之中力量退化最为严重的一个。不过,如今再次重逢,我有一种感觉,他那涉及精神意识的力量已经再度恢复到本来的水平了,也许,还要更加强大。

    虽然有可能是被“江”放进来的,虽然,他那慢了半拍的反应似乎在说明,我们虽然看似站在同一个地方,但是,实际情况却并非那么简单,我们的立足点和观测到的世界并不完全一致,所以承受的压力也不一样。但是,不管怎么说,想要在意识世界中行动自如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你是?”龙傲天很快就冷静下来,他盯着我,就像是在看一个危险的陌生人。

    他似乎认不得我了,不过,也不奇怪,我也差点认不出自己来了。在境界线中的我,和正常世界中的我相比,在外表上有着巨大的区别。而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相比,在精神意识上更有着天壤之别,所以,气质应该也是不同的。

    我觉得自己焕然一新,宛如破茧成蝶,对于其他人来说。大概也是如此罢。

    “我是高川。”我微微一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当初见面时一样。

    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刚过去没多久,确切说,连两天都没到。所以,面前这个自称龙傲天的男人应该对我印象深刻,事实上,他一贯保持冷硬的表情的确因此变得丰富起来。

    “你看起来不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他十分直白地说。

    “因为,现在的这个样子。才是我真正的模样。”我很自然地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因为,我打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外貌什么的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核心意志,况且,在这个意识的世界里,我此时的形态也许更能代表自己的真实状态。“我想,你应该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这里,像我们这样清醒的人。是很难掩饰自己的真面目的——虽然,这个真面目看起来和正常世界的外表有些区别。”

    龙傲天没有应声,不过,从他的眼神来看,大抵是认可这个解释的。但他紧紧抿住嘴巴,似乎还是有些紧张。

    “你看起来倒是表里如一。”我说。龙傲天现在的样子。的确和在正常世界里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这个地方,是你创造的?”龙傲天终于开始了,而且,一出声就让我明白,他恐怕是误会了一些事情。所以才如此紧张。说的也是,经常和精神意识打交道的他,对这个境界线的了解自然比我更加深入。让他紧张的,并不是我,而是“江”。

    “当然不是,不过我进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说,“我认识创造这个地方的家伙,它……”我顿了顿,轻松地笑了起来,“它也许是我的敌人,嗯,也许……”

    不过,这个大实话着实吓了龙傲天一跳,反应过来后,男人的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我明白,我明白,“既然是敌人的话,为什么还能在这种地方活着呢?”他一定是这么想的吧。这个境界线的制造者“江”,的确有随时把我碾成碎片的能力,不过——

    “它还需要我。”我说到。原本这应该是攸关生死的极为严肃的话题,不过,我一点都不为之感到紧张。

    “原来如此……”龙傲天点点头,一副明白了的表情。随后,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明明身子没有动弹,但是为我的感觉,却是一下子遥远了许多。不是视野距离上的远离,而是被某种看不见的界限划分开来的感觉。

    “我很佩服你,高川,至少我可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的敌人。”龙傲天的话也变得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似的,尽管在音量上没有下降,“所以,为了不被殃及池鱼……”

    “我不太明白,意识的世界,我来得不多。”我并不在意他的话,倒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的,似乎是同一个地方,但是,我们的位置其实并不一致?”

    “不,连看到的,感受到的,都不一样。”龙傲天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看似面对面,也的确处于同一个巨大的意识网络中,但是,意识和意识之间拥有差别,产生了界限,这让意识无法完美地观测其它的意识,不同意识对同一个意识的观测结果也就因此产生个性化的区别。这种区别,我称之为境界,我们的境界不一样。刚才,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境界,所以,我们之间的距离更遥远了,你可以当作,我们对彼此的认知产生更大的差别。”

    “似乎明白了,不过,你的解释真的很不直观。”我说。

    “用概念解释意识的物事,我只能达到这个水平。”龙傲天一点都不在意,说:“毕竟,概念也是趋向意识性的东西。”

    “也许和你的‘境界’概念相似,这里的创造者将这类称之为境界线。”我并不在意将这些事情告诉面前的男人,这个人在这个方面是专家。虽然我依靠“江”的力量,可以进出这个境界线,但我不可能永远都依靠它。如果我要针对境界线做点什么,进一步说,成功地做点什么。我需要对境界线有更多的理解,而龙傲天无疑是目前我认识的所有神秘者中,对这个方面的“神秘”最有水平的一位。虽然处于立场问题,我们彼此的战斗小于合作,但是,我们并不总是敌对。我想,对龙傲天而言,亦是如此。

    事实上,有“江”存在的末日幻境,对所有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人来说,最大的敌人永远都只有一个。

    我不信任“江”,但我又清楚,在各种意义上,自己并不把“江”视为绝对的敌人。我只是不信任它,为了执行自己的计划,按照自己的方式获得最终的胜利,而在必要的时候对抗它——即便,这种对抗意识放在绝对力量差距上只是一个笑话。不过,我在这里说的,只是意识问题。

    我不是很喜欢龙傲天这个人,不过。和龙傲天相比,我与“江”的对抗也许才是最具有决定性的。所以,在有选择之前,我希望通过各种途径得到龙傲天的协力,尽管,他也许并不知道“江”的存在,也不清楚。“江”已经对这个世界进行干涉。

    于是,我和龙傲天对话时,并不是抱以针锋相对的态度,而他的确也没有反应过激。

    “境界线?很微妙的名字。”龙傲天顿了顿,露出沉思的表情。“我无法完全理解这个名字的意义,这里的创造者展现了我暂时无法企及的能力。如果你希望得到我的意见,我只能告诉你,在意识的世界,意识对物事的定义,也就是所谓的意义,是一切的关键,然而,字眼总是在不同的意识中,展现出意义上的细微差别,而这些差别集合起来,会产生巨大的信息量。要理解并调和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在我的认知中,是人类无法做到的事情。所以,对我来说,没有见到这里的创造者真是太好了,那一定是个怪物。”

    “也许。”我暧昧地回了一句,我觉得这个男人并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完全不希望见到“江”,他似乎想从我这里套出一些信息,不过,我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你现在看起来比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强多了。”

    “在纯粹由意识构成的世界,的确如此。”龙傲天并不忌讳谈及自己的能力,“在物质的世界里,意识就像是放进了一个坚固的监狱,要打开监狱还是挺麻烦的。”

    “也许过去是,但现在,你是我首个在境界线里遇到的人。”我说:“看来在我们分开以后,你遇到了一些事情,是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为你提供了条件吗?”

    龙傲天是站在席森神父和走火那边的,这一点荣格已经确认过了。我可以猜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或许在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看来,类似龙傲天的“神秘”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不,他们至少还能知道另一个:丘比。

    不过,我应该不在他们的预计之内,相信龙傲天离开境界线后,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会为我的插局吃上一惊。而这场遭遇也稍稍打乱了我计划,本来我只想隐秘行事,在所有人之前找到精神统合装置。不过,现在看来,碰撞必须提前开始了。在得知我的情况后,无论是荣格他们,还是席森神父和走火,都会对我投入更多的注意力。

    “在看到你之前,我还想着,到底会碰到什么人。”我挂着微笑,对龙傲天说:“我们是敌人吗?”

    “如果你认为我是敌人的话……”龙傲天的表情不怎么好,虽然他才是意识领域的专家,但是,“江”构造的境界线吓着他了。我说过,自己是“江”的敌人,但他似乎并不怎么相信。说的也是,在这么接近潜意识的地方,很多事情都变得很难掩饰和欺骗。我并没有遭到攻击,所以,这也可以看作,我并不没有真正被敌视的证据。

    “我知道你们在找什么,但你们应该没有找到。”我说:“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东西。不过,我不觉得在这里干架是个好选择。”

    “我也不觉得。”龙傲天说:“也许我们可以结伴同行?”

    “是的,暂时是这样。”我说:“而且,我想,不只是我们两人,还会有更多熟人加入进来。”

    龙傲天大约也明白我指的是哪些家伙,沉默地点点头,说:“只要他们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就一定会进入这个境界线——我看不到它的边缘,整个五十一区都在这个境界线的笼罩下,只是,它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存在。”

    “如果他们不进入境界线,他们的进度就会比我们慢上许多。”我说:“他们没有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