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4 静止洪流
    活动的“声音”通过非正常的渠道从“门”开启前就已经传递过来,那就像是海潮一样,让人产生一种沉重又密集的感觉。那是一群东西,不是人,浓厚的异常感好似火山一样从“门”后爆发。清洁工和契卡有些站不稳脚跟,她们的脸色有些难看,虽然勉强作出戒备姿态,但这种防御和戒备却给人苍白浅薄的感觉,依靠数量堆积起来的异常仅仅用气势就压倒了两人。当敌人的正体充满狂暴地从“门”后冲出来时,这种老队员和新人之间的差距就变得格外明显起来。

    擅长近身肉搏的摔角手毫无畏惧,不,应该说,充满了战斗狂热地冲了上去,大叫道:“见敌必杀!”紧随其后的是灰狐,只有快枪站在原地,三人都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三人前后构成一个完整的阵型——摔角手充当最前方的撞角,灰狐居中策应,快枪则在后方进行狙杀。他们的动作娴熟,几乎不假思索,显然早已经配合过无数次了。

    冲出“门”外的敌人好似浪潮一样拍打在“门”对面的墙壁上,溅起的“浪花”已经触及通道的天花板,轰鸣声滚滚而来,看似要将通道中的一切全都淹没。但是,那并不是真正的浪潮,而是一只只难以形容的怪物拥挤在一起,它们奇形怪状,有人形的,也有非人形的,一些轮廓看起来有点像是神秘学中的经典怪物,但仔细就会发现,全都是畸形的,就像是好几种生物被强行融化了一部分,生硬地捏和在一起,而一些怪物正试图脱离这股“浪潮”。但却如同浮蚴撼树,也只能被裹挟着沿通道奔涌。

    没有人知道这种“浪潮”一样,拥挤的,密集的,推攘着,踩踏着。呼啸席卷而来的,既可以看做是“一群怪物的集合”,但也可以视为“一只无比庞大的肉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光凭它们的质量、数量和重量,加上这股洪水般的气势,就足以让人难以生出抵抗的想法。

    正如一个人在面临海啸时会感到自己的渺小,清洁工和契卡此时的恐惧,也极为相似。而能够无视这股沛然的气势,正面发起攻击的摔角手、灰狐和快枪三人。无疑拥有极为强悍的意志和自制力。他们的抵抗,就像是试图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滔滔洪水,让人觉得自不量力,但是,他们在极短的时间中,还真的成功了。

    摔角手面对怪物洪潮,毫无花俏地出了一拳,拥挤在通道中的怪物们无处可逃。被击中的冲在最前方的一头脑袋就是身体的怪物,顿时被拳头的力量打得粉碎。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好似罩子一样扩散。几乎将摔角手身前的整个通道都封住了。不断有怪物被这股冲击打得粉身碎骨,四溅的骨头血肉也连锁带走了更多怪物的生命。

    摔角手以可怕的速度连续出拳踢腿,面对如此拥挤,几乎堆叠到了天花板的怪物们,完全不需要使用任何技巧,只需要将自己的力量向前方宣泄出去。每一次击中。都会造成空气的扭曲,冲击的力量就好似一堵富有韧性的大坝,将怪物洪流短暂地停止下来。

    而在摔角手身后的灰狐和快枪也尽情地宣泄着手中的火力,减轻摔角手的负担。摔角手完全放弃正面之外的其他角度的防御,任何试图从两侧攻击她的怪物。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灰狐那把手炮一样的怪枪打死打退。灰狐和快枪所使用的枪械同样是特质的,尽管在神秘度上不及s机关,但是对付这些怪物个体仍旧十分高效。

    摔角手负责正面进攻,灰狐在她身后查漏补缺,而快枪的每一次射击,都会带走一个看似强大的怪物的性命。

    三人的攻击速度不断增加,怪物洪流前端的怪物们就算没有被第一时间打死,也会呈现后退的趋势,但是后方更多的怪物正一股脑涌出来,重新将前方的同类压回去。冲击波、血肉和碎骨在摔角手和怪物之间描绘出清晰分明的分界线,所有尝试越过这条分界的怪物,唯一的下场就是死亡。但是,在仿佛永无止境的冲击下,这条分界很快就岌岌可危,好似快要被撑破的膜,不断向摔角手的方向扭曲膨胀。摔角手对正面的压制十分成功,但是,对上下左右的压制渐渐难以维持,即便有灰狐和快枪的帮忙也是如此。

    很快,原本平整的“膜”就变成了反向凹陷的“膜”,似乎随时都会将摔角手反裹起来,彻底吞没。

    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虽然个体的力量不是灰石强化者的对手,但是,即便只是拥挤在一起,粗暴地向前推动,也远远超出灰石强化者的抵抗能力。

    在怪物洪流彻底冲破防线的一刻,摔角手猛然急速后退,将灰狐抓在手中,几次起落就回到我们身边。“真够劲的。头儿,这里的地形不对,被这些怪物淹没就糟糕了。”这么说着,摔角手轻轻瞥了一眼勉强适应了当下情况的清洁工和契卡。在说话期间,失去阻挡的怪物洪流就像是开闸放水一样,气势高涨,依稀加快了速度朝我们席卷而来。

    “要我出手吗?”我平静地问到。我们没有足以封锁整条通道的火力,不过,摔角手刚才做的事情,我可以重新复制一遍,而且会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的体质和力量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再加上咲夜的灰丝,要拦截这股怪物洪流是完全可以办到的事情——它们的数量看似无穷无尽,但肯定不是真的没有尽头。只要顶住压力一段时间,怪物洪流的气势和力量就会随着个体死亡的增加而快速降低。

    在摔角手、灰狐和快枪制造封锁线的时候,连锁判定已经确认了,这股怪物洪流并不是有序的,身处洪流中的怪物个体不断被挤压,被踩踏,一旦外界产生压力。这种挤压和踩踏的现象就更为严重,不少身体脆弱的怪物就因此死亡。尽管这些怪物看起来奇形怪状,分辨不出到底都是些什么种类,就像是实验失败后产生的畸形生物,但是,它们并没有**之外的力量。外表孱弱的。便是真的孱弱,在怪物洪流中,往往被同类残杀、吞噬、挤压得肢体断裂,在踩踏中变成肉酱。

    这股怪物洪流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们的巨大数量在凶猛移动中所形成的冲力。不过,对于“神秘”来说,单纯物理**的冲力有无数种削弱方式,除非足够稳定,坚持的时间足够长。否则就是最好应付的力量类型之一。

    “不,之前你已经战过一场了,这些小喽罗就交给我们好了。睁大眼睛看着,清洁工,契卡,如果你们可以活下来,还有点运气,那么。你们就会获得这种程度的力量!”锉刀沉声说着,稳步来到队伍的最前端。

    怪物洪流已经逼近到五米的地方。塞满了整个通道的截面,它们在自己同伴们的层层挤压中,发出狂躁、痛苦、尖锐、邪恶又混乱的声音。在视网膜屏幕中的,洪流的卷动是缓慢的,任何体格不够强大的怪物,都会在某一时刻彻底被前后左右袭来的压力碾得粉碎。而强大的怪物则试图摆脱身边同伴的纠缠,试图和洪流拉开距离而竭尽全力地向前奔驰着。没有一个怪物的外表是相同的,唯一相同的是,每一个怪物都给人疯狂混乱的感觉,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智。只是本能向前冲。

    但就是这样让人觉得不可力敌的席卷大势,在抵达锉刀身前两米的距离时,毫无征兆地凝固下来。从移动到停止,感觉不到半点缓冲的时间,巨大的动能似乎在瞬间变为零。锉刀的静止超能第一次超过了过去所展现的范围,但其实也并不值得多么惊讶,毕竟,锉刀在上一次统治局一行时,和当前三十三区的实质统治者“莎”达成了合作协议,同样获得了不少好处。虽然没有席森神父那种凶险又极为庞大的世界资讯,但是,要在二级魔纹使者的基础上,让自己的超能更进一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在二级魔纹使者中,超能威力并不是固定的,这让每一个二级魔纹使者的力量都不尽相同。既有强大的二级魔纹使者,也有相对弱小的二级魔纹使者。无论怎么看,锉刀都应该位列强大的那一排。但是,锉刀应该还没有完全挖掘出自己超能的力量,亦或者,她在我所知道的过去从来都没有用过全力。

    至少,这一次锉刀展现的超能力量,比记忆中更加强大。

    超过两米范围的静止,就像是在通道中筑起一堵无形的墙壁。怪物洪流一股脑撞上这堵墙壁,并不会因此死掉,但是,在静止的情况下,反而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后方不管不顾,仍旧横冲直撞的冲力碾压致死。

    怪物们一层层地压上来,却无法突破“静止”的范围。随着无法前进的怪物被身后的怪物挤压、踩踏,就像是洪流被更坚固的大坝挡住,自身便在撞击中粉碎,混乱,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怪物们自相残杀的惨状不断朝洪流后方辐射开来。半晌后,怪物洪流彻底停止,在连锁判定观测的范围内,只有少部分怪物苟延残喘,肢体、内脏和体液构成的血淋淋的尸山彻底封堵了通道前方。在不断的挤压中,这座尸山变得格外密实,就算锉刀停止了静止超能,也没有任何滑塌的迹象。

    浑浊的液体,沿着地面缓缓朝我们这边流淌而来。一场看似要让自己等人夺路而逃的危机,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接触了。清洁工和契卡目瞪口呆,这场冲突的规模和之前遭遇的神秘事件截然不同,在木屋的时候,情况极为诡异,面对精英巫师的时候,也同样可以感觉到致命的危险,但是,在感官上却完全不像这一次战斗这般有冲击力。

    对神秘世界的老手来说,精英巫师的“神秘”才是最危险的,但是,对于清洁工和契卡来说,眼前的战斗更能让她们直观体会到什么才是“神秘”的力量吧。

    “虽然难闻,但应该没有毒性。”快枪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测试仪,对我们说:“还是快离开这里吧。去下一个位置,或者往回走都行。”

    “它们为什么会突然从门后钻出来?其他人的位置在什么地方?”灰狐问道:“我听到声音可不止眼前这些。”

    “大概有人在监视我们吧。”快枪耸耸肩,说:“这些声音不太对劲,其他人战斗的地方,也许不在这条通道。它们……”快枪顿了顿,仍旧用了“它们”这样的代词。“它们只是将声音送过来了而已。”

    “你们两个,还行吗?”锉刀看向清洁工和契卡问道,“赶紧调整好心态,这可只是开胃菜而已。”

    “啊——嗯,没有问题。”清洁工深深吸了口气,回答道,“可是,如果都是这种程度的战斗,我可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以说。你们只需要活下来就足够了。”摔角手拍了拍清洁工的肩膀,说:“让你们大展神威的时候还没有到呢,起码得在完成这次任务之后,才能为你们进行强化。当然,如果实在等不及的话,我身上还有一颗灰石,你可以试试看,但成为灰石强化者的话。就只能和我们三个一样仅仅是末流的水准,而且。接受灰石改造的成功几率很低。想要跟头儿一样强大的话,仅仅用灰石强化身体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成为灰石强化者,就不能再进行魔纹强化了。灰石强化者对其它类型的神秘,都有一定的排斥性。”

    在摔角手对清洁工解释的时候,我也走到契卡身边。说到:“那个声音还在干扰你吗?”

    “还行,不过,它变得更加明显了。真让人头疼。”契卡苦恼地说,“一想到还要跟这样的敌人打交道,让我更加怀念老家的西红柿。”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说:“战争开始的话,你老家的西红柿就没有力量那么诱人了。”

    “战争?”契卡摇摇头,“暂时就这样吧。不管怎样,既然我答应加入这支队伍,就不会轻易解除合约。虽然我的能力似乎有些落伍了,但你可以相信我的信誉。”

    我们不能确定这些怪物是何方势力的杰作,不过,前路已经被怪物的尸体封死,想要将这些尸体销毁,非得使用大范围攻击性的武器和神秘,而这两样东西在队伍里都没有,对面似乎也不太可能有人帮我们清理出一条路来。我们决定往回走,因为在这个位置上,很难锁定下一个坐标。

    通道在大约一百米处分出岔道,无论走那一边,或者沿着这条通道继续走下去,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基地的地图,也不是沿着连贯的路线抵达此处,我们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位置相对于整个基地来说,到底是什么位置。坐标是我在境界线中得到的,是我所经过的地方,但是,在正常世界里走在本该同一处的地方,我却丝毫没有清晰的印象,就像是自己走在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上。境界线里的基地结构,和正常世界的基地结构显然并不完全一致,在正常世界的基地里,肉眼所能观测到的表面结构,和它的深度结构也不一致,但是,或许在境界线中的基地结构,就是正常世界中用肉眼无法观测到的深度结构。不过,因为观测基点缺乏一致性,所以无法完全确定。

    我们随意选择了一条路,也许是运气不错,视网膜屏幕中第三个坐标的亮度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我们不用再到处转悠了。自从遭遇了那一波怪物洪流之后,我们就再没有碰到敌人,甚至让我们猜测,也许,被怪物们的尸体堵塞的那条道路,才是重要的通路——有人不愿意我们过去。

    我们不时能够听到有人在战斗的声音,不过,我们也同样确信,自己等人如果再这般走下去,一定无法涉入那边的战场。

    如果被尸体阻塞的方向可以通行,会否更接近他人的位置,会否可以让坐标更快地起作用呢?也许,在境界线中,我所经过的路线,便是那个方向罢。尽管有种种猜测,但是,无法实地检测就永远得不到真相。唯一的好消息是,在快速前进了十多分钟后,第三个坐标终于可以使用。

    “可以了,就在这里。”我说着,停下脚步,站在金属墙壁前,按照前几次做的那样,开启了通往下一个地段的“门”。不过,还没有等我们进入,便有什么人从“门”的对面冲了进来。

    因为看不到“门”的对面,因此,当对方冲入我们这边时才被察觉到,差一点儿就撞了我满怀。我反射性向后跳开,雇佣兵们齐刷刷用武器瞄准了来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