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00 述
    数星期前……

    “末日真理教的战略方向已经转向亚洲。耳语者必须加速转型。”

    “他们在中央公国十一区种植了大量的一种名为白色克劳蒂亚的花,这种花是制造迷幻药“乐园”的主要原料。现在全世界的迷幻药‘乐园’,有三分之二的产量来自十一区。”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定向召唤了一只奇特的恶魔,这只恶魔就是白色克劳蒂亚的来源。很遗憾,我们暂时没办法杀死它。”

    “无法杀死这只恶魔,就无法让白色克劳蒂亚消失。‘乐园’的服用者将会越来越多,他们的组织叫什么?对,山羊公会,和统治局的山羊教团或许有什么联系,不过,目前只是末日真理教的下属组织。”

    “这个城市的陌生人越来越多了?没关系,耳语者已经转型完毕,就算是末日真理教,他们即便可以毁灭整个城市,也无法找到我们。近江,这个监控系统的覆盖率有多大?”

    “覆盖全世界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将工作重心放回命运石之门计划吧,那才是重要的事情。”

    一星期前……

    “席森神父的邮件,他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帮助。”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

    “不知道,不过,也许锉刀可以告诉我。”

    “锉刀?”

    “欧美地区一个神秘组织的负责人,我们将会和他们合作一段时间。”

    “欢迎来到亚洲,锉刀女士。”

    “高川先生,如果想找到席森神父,也许我们应该到拉斯维加斯去。”

    三天前……

    “欢迎来到组织的拉斯维加斯分部。”

    “我们的情报系统无法找到席森神父,他已经全无音信了。需要继续待机吗?”

    “等待?也许我们可以做一些准备,我感觉到了,这里很快将会有大事发生。”

    “我的队伍需要在这个地下格斗赛场中补充人手,例如那个代号为‘清洁工’的女人。”

    “看到那个男人了吗?他自称龙傲天。他从我们这里带走了不少好手。”

    “你在跟踪他?”

    “这个男人身上有精神统合装置的线索。”

    “龙傲天就在这个酒店大厦里,他们打算启动一个魔法阵。”

    “从很早以前,这个酒店大厦就不断出现怪事。但是,知情者不是死亡就是失踪,记录也被彻底封锁起来,并没有干扰到酒店大厦的运营。没错,就是这些符号,有人在这里做了一些残忍而神秘的事情。”

    “这是……活性化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欢迎来到瓦尔普吉斯之夜,我叫做丘比,你想成为魔法少女吗?是的,成为魔法少女。你就可以活下来,我们的力量,就是针对瓦尔普吉斯之夜而诞生的。”

    一天前……

    “纺垂体机器,精神统合装置,异化右江,纳粹……该死的,拉斯维加斯要完蛋了。”

    “有谁可以制止这些上半个世纪的幽灵吗?告诉我,既然联合国的理事国都知道这些纳粹的存在。为什么我们美利坚到现在都没能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纳粹的飞艇部队分开了,他们在分兵!”

    “不。不能用核弹,你想毁了美利坚吗?”

    “没错,不需要核弹,战争才刚刚开始。”

    “那是……大炮?”

    “拉斯维加斯真的要完蛋了!”

    “那些纳粹已经彻底封锁了拉斯维加斯地区的电子信号系统,不过,比起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

    “这个简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崔蒂?格雷格娅?你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席森神父告诉我们,在这个木屋里很安全。”

    “现在它不那么安全了。”

    几个小时前……

    “最后的筛选结果出来了,命运之子在崔蒂、格雷格娅和诺夫斯基三人之中,我比较看好诺夫斯基。”

    “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应该可以猜到,真正五十一区。拉斯维加斯城郊的军事基地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我们有一个计划,将会对神秘组织的势力结构产生巨大影响。现在,欧美地区大部分上得了台面的神秘组织和独行者都聚集在这里,准备执行这个计划。高川先生,锉刀女士,我代表五十一区诚挚得邀请你们,希望你们也能加入这个计划。”

    “计划的最高负责人是谁?五十一区的那个约翰将军?你在开玩笑吗?”

    “如果你想说服我们,你得拿出真正的诚意,席森神父。”

    “你会看到我们的诚意,高川先生,那么,现在请去休息一下吧。”

    之后……

    ——我叫做高川,我进入了一个名为境界线的特殊所在中,我不知道自己的经历到底是现实还是噩梦,它让我得知了许多坏消息。明确地说,我的状态很糟糕,不是身体方面,而是精神方面,但是也让我下定了一个决心。

    ——我将会和这个周目的末日幻境一起死去。

    ——我叫做高川,我诞生于此,并也将以一个独立的身份,在此死亡。

    如今——

    “高川,在我们离开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想,这是个秘密。

    “你看起来和过去有点不一样。”

    我想,是的,我的确已经变得不一样。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锉刀问。

    “我觉得是好事。”我回答到。

    “我可不觉得。”锉刀说罢,转头对咲夜说:“你觉得呢?”

    “我就在这里,哪里都不会去。”我对这么对咲夜说到。

    也许没头没脑,让人难以理解,也许咲夜本人也无法明白这句话对我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但是。她仍旧做出了回应。仅仅是“嗯”的一声,就让我感到此生已有意义。

    xxxxx

    锉刀小队的所有成员,我和咲夜,以及席森神父,在这个比起人数来,面积稍显得紧张的宿舍房间中会面。我们都知道在这里将要进行怎样的话题。也都做好了回应的准备——“那么,席森神父,你打算付出怎样的代价来说服我们参与你们的计划呢?”我对席森神父问道。

    “美利坚政府可以在将来为大家提供各方面,包括政治……”席森神父的开场白有些老套,这些许诺当然并非不失价值,通过参与政府机构组织的活动,以获得在正常社会活动中的松口,乃至于支持,对于仍旧和正常社会循环拥有一定交涉的组织来说。无疑是十分可口的价码。通过对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等人的了解,我更明白,如今在欧美地区活动的神秘组织,基本上都对正常社会循环有相当大的依赖。它们并非是纯粹意义上的“神秘”组织,只是一种通常意义上带有神秘成份的组织。所以,这种许诺是可以在这些神秘组织眼中得到加分的。

    但是——

    “我们耳语者的活动地区远在亚洲,而且,我们并不参与社会循环。”我认真地盯着席森神父的眼睛。“美利坚政府的许诺、政治倾向和地区合作权益,对我们而言毫无价值。”

    席森神父顿了顿。看向坐在一旁面带微笑的锉刀,锉刀只是耸了耸肩膀,显然,关于耳语者的情报,她并没有在我陷入境界线的时间里告诉席森神父,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以合作伙伴的角度来说,这种都慎密值得称道。

    “好吧,看来我对耳语者的了解已经过时了。”席森神父并没有露出尴尬的表情,但也没有放弃以这方面的许诺当作筹码,“我很难理解一个组织竟然不参与正常社会的循环。你们不需要资源吗?”这个小试探并没有等待我的回应,他立刻转开了话题,“就那前一个问题来说,尽管你们现在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亚洲……或者只是在中央公国境?但是,如果你们准备在国际范围扩大话语权的话,美利坚政府的许诺仍旧是值得考虑。他们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给予你们一定的支持,包括在亚洲的发展。”

    “这仍旧是以正常社会活动角度的发言。”我再一次强调到:“也许席森神父你还没有理解,那么,我再次申明,耳语者不进行正常的社会化活动,对正常社会制造的价值不感兴趣,当然,行动也不会走正常的社会渠道。”

    “资源呢?包括人力和物资,难道你们自己构建了一个内部自给自足的循环系统吗?”席森神父皱起眉头,说:“恕我直言,根据一个月前对耳语者的印象,我不觉得你们可以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构造出这样的系统。即便你们真的这么做成了,并且只满足于此,只会导致自己故步自封,这就如同闭关锁国的危险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即便神秘也在日新月异,没有交流是不可能得到发展的,如果你们完全不参与正常的社会循环,那么,你们能够拿出的利益筹码将会大大减少,很多时候,只有交流独有的神秘是不足够的,何况,我不觉得‘神秘’是像大米一样可以自己量产又推陈出新的资源。如果打算掠夺其他‘神秘’,并将之当作筹码的话,就像是赌博一样,‘神秘’的危险性随时都有可能让你们入不敷出。”

    席森神父的质疑获得了这个房间中除了咲夜以外的所有人的赞同,也许就连锉刀本人,出于合作伙伴的角度,同样希望能够得到解释,因为,席森神父的说法让耳语者的发展正在步入一个错误的道路。以合作者的角度,代表雇佣兵组织的锉刀自然不希望耳语者变得弱小,导致亚洲方面利益和话语权产生重大损失。

    “不,我们当然没有构建出这样的系统。”我平静地微笑着,“我们只是不以正常的角度,正常的规则来干涉这个世界而已。”

    席森神父和锉刀似乎明白了我的暗示,两人的脸色并没有一点好转。

    “我不理解,也不想理解。你们在玩火,高川先生。”席森神父的口吻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你们打算破坏游戏规则?”

    “不,我们只破坏正常社会的游戏规则。”我说。

    “就算是神秘组织,也不能完全脱离正常社会的规则和模式。因为我们也是在这样的规则和模式中诞生的,并在这个规则和模式中获取权益并谋求发展。这个世界的主体并不是神秘组织,而是普通人,而管理这些普通人的,是由普通人自己构建的政府,所有需要和普通人产生交流的行为,都无法避开普通人的影响,这同样意味着无法避开政府部门的影响,无法避开两者的影响。就不可能脱离正常社会的规则和模式。”席森神父说:“除非,高川先生,你们耳语者打算和全世界为敌吗?”

    “全世界?”我反问。

    “是的,全世界,如果你们以破坏正常社会的规则和模式来获取利益,那么,被损害的就不仅仅是普通人,包括由普通人构成的各种组织机构的利益。甚至于会破坏对普通人拥有极大需求的神秘组织的利益——恐怕,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不对普通人有需求的神秘组织。即便是末日真理教也不可能做到。”

    “我们耳语者可以。”我仍旧平静地和席森神父对视着,说:“耳语者,对普通人没有任何需求。”

    “是的,也许在组织规模很小的时候可以做到。”席森神父的语气严厉起来,“你想告诉我,耳语者从来都不打算做大吗?”

    “席森神父。在神秘的世界里,力量的强大,和规模的庞大是不能列上等号的。”我说。

    “但是,少数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难道可以和多数人相提并论……”席森神父说到这里。音量渐渐虚弱下去。其他人似乎也从他的说法中想到了什么,和他一起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向我。

    “是的,很遗憾,席森神父。”我抽出香烟,用打火机点燃了,“我们耳语者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房间中的气氛沉默下来,除了咲夜之外的其他人都在面面相觑,似乎想从我和咲夜的脸上看出点端倪来,然而,无论是被面具遮挡了面孔的咲夜,还是脑硬体在控制义体和情绪的我,都不可能从外表上泄露半点信息。

    “我不相信。”半晌后,席森神父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相信你们拥有这样的力量。就算是末日真理教,和正在毁灭拉斯维加斯的纳粹,它们也许拥有统治这个世界的力量,但绝对不存在直接毁灭整个世界的力量,否则它们根本就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一步步地采取行动。”

    “也许它们并不想毁灭世界,只想统治世界?”我反问到。

    “那么,你们想要毁灭世界吗?连同自己一起毁掉?”席森神父说:“那毫无意义,末日真理教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而且,它们的确没有这样的力量,否则它们的进度会比现在更快上好几倍,而我们也不会站在这里商量这些事情。只要你们不打算在第一时间将整个世界连同自己一起毁灭,那么,一旦你们和整个世界作对,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说,真的很遗憾,对席森神父来说,明明是逻辑上拥有可能性的事实,却因为无法理解,无法相信而不去考虑。然而,这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坏的结果,却真的是我必须做到,并且正在做的事情。也许,在现在的对话中,排除“现实”的因素,单纯以“这个世界的高川”的角度来说,我也许是希望席森神父他们有所警觉的吧。即便,他们再如何警觉,都无法对“剧本”产生根本性的扭转,但是,我仍旧希望他们能够做出阻止我的行为。

    正如少年高川幻象所说的,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我现在同样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而产生这种迷茫的原因,偏偏就是因为我的“现实”成份已经向末日幻境产生偏移。我似乎对少年高川幻象有了一些直觉上的共鸣,也许他所站的角度,和我此时一样暧昧,即便他和我不一样,真的回归过那个“现实”。

    然而,和少年高川幻象一样,就算认知的暧昧和心理的矛盾等等因素,都会导致行为的细节值得商榷,但总体而言,我们仍旧会坚决执行既定的计划。

    “那么,我就言尽于此,席森神父,衷心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尽管席森神父的脸上写着希望能够彻底谈谈的想法,而锉刀等人,也在无法理解的表情上,显露出对未来合作的担忧。

    “现在的你很不正常,高川。”锉刀慎重地打量着我:“也许你需要再休息一会。”

    “锉刀,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我说到。

    锉刀阴沉着表情我,小队的其他人都敏锐察觉到气氛的异常,但是,此时的话题,他们没有资格插嘴,只能沉默地等待对话的结束。

    “那么,除了可以得到美利坚政府的友谊,耳语者参与计划的话,还能得到什么呢?”我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