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6 压
    自称“丘比”的奇异生物似乎是不会死的,它也曾经说过,杀死了一个丘比,会出现更多的丘比。如果它没有说谎,那么它的存在形态和正常生命截然不同。无论丘比也好,红衣女郎也好,都呈现出这种不死性,那么另一个和精神统合装置存在密切关系的“龙傲天”是否也拥有这样的能力?是否可以认为,这种不死性,正是精神统合装置对他们的深度影响?

    在目前发现的三个和精神统合装置存在直接关联的生命中,只有龙傲天一人在生命形态上更接近人类,甚至可以说,用现有的各种检测手段都无法检测出他异于常人的地方,不过,丘比却也说过,龙傲天和它是同类。这必然不是丘比无的放矢,只是,我的确找不到,也无法理解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像是同类。

    眼睁睁被跳弹击杀的丘比,在下一刻就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视野中,虽然此时还有红衣女郎在一旁虎视眈眈,但第一次见到丘比这种不死性的雇佣兵们都不由得侧目。

    “这位小哥,别在我身上浪费子弹了。”丘比的脑袋扭转了九十度看向快枪,身体却一动不动,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它似乎认定了,之前杀了它一次的子弹是快枪故意发射的。的确,子弹的确是从快枪那儿射出来的,视网膜屏幕中留下了清晰的弹道轨迹,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攻击丘比的理由——在这个任务中,所有非小队成员都有可以是敌人,这一点在任务开始之处就已经确定了,其他雇佣兵们也心知肚明。不过,当着魔法少女队的面,他可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的。

    “一次失误而已。我以为你们需要帮手。”快枪沉着地说。

    “在神秘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绝对的。”锉刀插入谈话中,但目光却一直盯在红衣女郎身上,“只是没有出现针对性的神秘而已。虽然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力量,不过。如果你想要找茬的话,就找错对象了。在解决你们带来的麻烦前,还是乖乖听话才好。”

    “听话?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魔法少女打扮肌肉男大声说:“我可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

    “那你为什么不去挡住那个家伙呢?”锉刀头也不回地说到。

    “笨蛋才会主动招惹那个家伙。”肌肉男发出粗犷的笑声,“你觉得我是笨蛋吗?”

    “也许。”锉刀的话音刚落,咲夜的灰丝顿时发生变化,似乎两人心有灵犀一般,包围肌肉男的灰丝迅速抽离,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在灰丝充塞的空间中。空出了肌肉男所在的位置。这些灰丝并不单纯其保护作用,也有禁锢魔法少女队诸人的意思,心思机巧的人一定能够意会过来,即便如此,面对行动诡异的红衣女郎时,这种保护和禁锢的双重行为的确给人一定的安全感。灰丝在之前闪电般的交战中起到的作用,每个人都看在眼里。而这一下防护被撤除,肌肉男露出发楞的表情。随后就有些惶恐愤怒地大叫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肌肉男试图冲进灰丝的防护区域中,但是。在他刚有所动作时,红衣女郎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雇佣兵们已经理解了撤走灰丝的用意,早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这是一个陷阱,但是,这么单调明显的陷阱,红衣女郎竟然真的入人所愿地踩了进来。

    肌肉男已经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致命威胁。加上前方黑洞洞的枪口,连忙向前一趴,红衣女郎的菜刀在他的后背上划破一条血痕,便迎来狂风骤雨般的射击。肌肉男勉强逃了一条命,连滚带爬的回到灰丝领域中。而红衣女郎则用菜刀挡住了几发子弹。身体好似落叶一样,轻飘飘地穿梭在弹幕中,原本被锉刀用静止超能冻结的另一把菜刀,重新出现在她的手中,反手又将几发挡在行动路线上的子弹削落,在视网膜屏幕中,这些子弹十分匀称地被切成了两半。

    灰丝也在这个时候从四面八方向她包抄而去,不过,在追上红衣女郎之前,对方已经再次成功发动闪现能力,离开了包围圈。

    红衣女郎的闪现能力的确不能毫无间歇地发动,但是,间歇时间却超乎想象的短,而排除闪现能力,她的实力也足以让她在这种程度的围攻中坚持到闪现能力再发动的时间——这些事情是我早就清楚的,但是对于锉刀等人来说,却必须亲自确认。因此,尽管这次的陷阱没有成功给敌人带来实质性伤害,却并不足以让雇佣兵们产生失望的情绪。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冷静和精芒,显然,他们认为可以依靠这次攻击确认敌人的能力效果,就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虽然没有得到最理想的结果,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敌人很强大,但也并不是无懈可击。

    如果没有咲夜的灰丝,红衣女郎这样机动性极强的敌人,就算弄清了她的能力,对雇佣兵们来说是十分棘手的敌人,硬拼的话就算不会输得彻底,但也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胜利,说不得还得牺牲几名队友。不过,有咲夜的灰丝保护,以及其他人的相互照看,就算是清洁工和契卡也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清洁工之所以在第一次照面下就身负重伤,完全是因为被对方诡异的能力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现在红衣女郎还想再取得同样的战果,不展现出更多神秘的话,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雇佣兵们在红衣女郎消失之后,立刻扭头四顾,寻找她再次出现的方向。虽然很快就如愿以偿,但是,这一次她使用闪现能力的间隔期再一次大大缩短,当子弹迎头打去的时候,击穿的只有一片空气。

    “只是防守和移动的话,无限接近于没有间歇吗?”锉刀自言自语般说着,她抱着双臂,丝毫没有插手的打算。在她的脚边。颈脖被开了一个大口子的清洁工正平躺在地上,虽然重创和失血让她脸色难看,但一点都没有疲惫样子,眼神炯炯地盯着天花板,似乎随时就可以跳起来重新加入战斗。让她的伤势得到缓解,并正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治愈的原因。并不是雇佣兵们使用的医疗器材和药物有多好,而是因为咲夜的灰丝直接缝合了她的伤口,也许还在往她的身体里注入某种神秘的力量。

    咲夜的灰丝是一种近似灰雾法术的存在,但是,到底有多少种用途,就连我也说不清楚。不过,除了进攻和防御之外,似乎对外科手术也有极大的功效。咲夜自己也无法确定在灰烬使者的状态下,自己拥有那些手段。只是,根据情况和自己想法的不同,这种神秘会产生不同的反应——如果它可以做到的话。

    所以,咲夜希望能够帮助受伤的清洁工,灰丝便将她的伤口缝合,并为她注入了新的力量。

    这种让清洁工快速恢复的神秘会对接受治疗者本人造成怎样的影响暂且不提,毕竟,能够在那种巨大的创伤下活过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雇佣兵们自己可办不到这种事,只使用自己的医疗药物。吊住清洁工的性命也只是半半之数,而一个失去战斗能力,乃至于行动能力的重伤员,对于一个正在战斗中的队伍完全是一种拖累,雇佣兵们比其他职业的人们更在意这一点。

    红衣女郎几次连续性的闪现让人眼花缭乱,想要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捕捉她的踪迹是相当辛苦的一件事情。尽管这里的人数足以让每个人负责一块很小的方向。但是,毫无效果的攻击不免让众人生出自己被耍得团团转,只是在浪费弹药的倦怠。雇佣兵们身经百战,拥有足够的耐心,但是。魔法少女们却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攻击渐渐变得松懈。

    并不是所有的魔法少女都有远距离攻击能力,例如肌肉男和那条金毛狗,两者都暂时只能充当看台上的观众。中年妇女的武器是一条鞭子,在灰丝密布的范围内也施展不开。至于那名半个身体被改装成机械构造,疑似一名军人的男性,远程攻击能力似乎就是他的魔法。

    和另一个魔法形态为火枪的魔法少女“学姐”不同,这个半机械的男人在普通攻击上更具有破坏力,尽管他的“枪”没有学姐具现出来的那么多,但是,出自机械手腕的每一击都如同激光一样,炫目、快速而锐利。这样的攻击在发动之后,我也无法依靠伪速掠进行闪避,我可不觉得自己的加速可以超过光的速度,不过,他的射击轨迹仍旧是直线的,所以,通过观测他的行动,完全可以让他在开枪前就失去准星。

    正是因为半机械男人的激光射击,给红衣女郎带来了一点小麻烦——她有好几次被洞穿了红色的衣裙,但是,真正洞穿她身体的次数却仍旧为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但事实就是如此,这种光速一样的攻击,并不能正面击破红衣女郎。半机械男子并不为之动容,显然,在进入这条通道前的攻防追逃中,他已经清楚自己的攻击不可能给对方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了。

    于是,红衣女郎被暴风雨般的攻击压制着,但我们这边也无法给她造成伤害,这般僵持的局面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红衣女郎终于后撤了。在几次向后方的闪现之后,这个恶灵一样的存在便消失在视野中,所有人停止攻击,摒气禁声地等待了一会,最终确认对饭真的已经离开后,魔法少女一方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与之产生明显对比的是,雇佣兵们只是平静地将枪口掉转,对准了这支给自己带来麻烦的队伍,胁迫的意味浓浓地充斥在空气中。

    “交出来。”锉刀盯着表情愕然的魔法少女小圆,目光缓缓上升到蹲坐在她头顶的丘比身上。

    “你在说什么呢?丘比都听不懂。”丘比那纯真无害的样子如同面具一样毫无变化,结合它之前被打爆脑袋的惨状,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别他妈的给我装傻。”摔角手逼上前一步,直面她那巨大身躯的魔法少女小圆有些胆怯地后退了一步,但是当摔角手伸手去抓蹲坐在她头顶的丘比时,她立刻用双手护住丘比。而就在这个时候,魔法少女晓美挡在她身前,用力拍了一下摔角手伸出的臂膀。叫做晓美的女生应该是想打开摔角手的手,但是,摔角手的力量超出她的想象,让她的表情一滞。又迅速甩出藏在袖子里的手枪。

    不过,摔角手这样的雇佣兵可没有被枪口对准脑袋的习惯,当魔法少女晓美掏出枪的刹那,就被她夺了过去,用力一甩就变成了零件掉落在地上。摔角手并没有因为晓美的威胁而动怒,也许在她眼中,对方虽然拥有神秘,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吧。她猛然朝两人大叫一声,立刻吓得两名魔法少女心虚地后退一步。随后就哈哈怪笑起来:“枪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女孩玩的,还是把东西交出来,乖乖回家喝奶吧。”这个时候,不仅是摔角手,其他雇佣兵的眼神也微微发生改变。通过摔角手的行动,他们已经确定了,这支似乎每个人都拥有神秘的队伍,在战斗意志上较之他们有一些差距——在真正的生死战斗上。他们自信占据优势。

    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孩子拿着枪。而大人只拥有一把匕首。

    “够了,不要欺负小圆和晓美!”魔法少女“学姐”生气了,身边浮现大量的火枪,对准了我们所有人。不过,就连清洁工和契卡这两个新人都没有将这种情况放在心上。魔法少女们身上没有足够的气势,我们这支队伍自整合以来。应对的都是极度诡异或气势凶猛的敌人,清洁工和契卡在期间难以有所作为,甚至清洁工还受到了重创,并非因为她们太过弱小,而是敌人的实力在水准线之上。无论是精英巫师还是怪物洪流。都超出了她们的能力范畴。

    不过,面对这些看起来如同乌合之众般的魔法少女们,清洁工和契卡变得十分平静。

    “交出东西。”锉刀缓缓说道:“那个怪物不可能毫无理由地追逐你们,你们拿走了她的东西。你敢用自己的心灵发誓,你们没有这么做吗?”锉刀的问题就像是尖刀一样插进少女们的心中,心虚的表情完全在她们脸上露出来了。

    在处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怪物时,这些魔法少女拥有专家级别的能力,因为丘比说过,魔法少女本身就是为了应对瓦尔普吉斯之夜而组建起来的,过去的战斗也让她们确信这一点。长期和怪物的战斗,也让她们可以应付一定程度的人类威胁,但是,当对手是真正在人类战场上经过生死洗礼的雇佣兵时,就立刻暴露出意志上的弱点。

    这些少女一直都在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怪物战斗,虽然不可避免会接触一些怀有恶意的人类对手,但这些对手并不是以杀人为生,所以,当正面看起来更加强大,更有气势,杀人如麻的雇佣兵时落入下风,并非不可理解。

    “不需要发誓。这是我们用自己的血汗获得的战利品。”站在一旁的半机械体男人开口了,他也是魔法少女的一员,不过,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前,应该是和雇佣兵们类似的职业,所以,十分轻松就抵挡住了锉刀等人的气势压迫——反正,他的半张脸都机械化了,根本看不出表情来。

    “没,没错,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战胜敌人才得到的。”魔法少女小圆挺着倔强的表情说。

    锉刀小队的成员彼此看了一眼,露出笑意,因为对方肯定了他们的判断,这支队伍里有和任务目标“玛丽亚”相关的物件,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我觉得你们不会想要和我们打上一场。”摔角手凶狠地笑起来,捏着拳头说:“如果你们太过固执,就做好死几个人的准备吧。”

    “我,我们也很强。”魔法少女小圆咬着牙齿,从一直护着她的晓美身后站出来,仰头直面摔角手说:“这是大家那么努力地战斗才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

    锉刀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一直都没有出声,现在也示意锉刀全权处理。

    “那么,我们也不想以大欺小。”锉刀微笑着,对小圆说:“我们打个赌如何?”

    “什,什么?”小圆问道。她有些害怕一脸凶恶像,身材又健硕高大的摔角手,但对担当队长很多年,显得十分稳重的锉刀,却没有那么激动。尽管,在实力上,摔角手不知道要比锉刀弱上多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