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3 冲
    灰茧解开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废墟般的景象,只有那座高塔毫发无损地伫立在核心区的中央。越是靠近爆炸的中心,元件设备被摧毁得就越加严重,外壳融化,内部构造裸露出来,大量的能量弧光和火星雀跃着,然而,在这些残缺不全的元件设备之间,能量循环却仍旧在工作。空气十分闷热,四处呈现一种普遍性的灼烧后留下的暗红色,然而,以元件设备交织成的能量循环网络,却因为防护性外壳的损毁,暴露在空气中,激发一连串如梦似幻的涟漪。视网膜屏幕中弹出警报——那是肉眼可见的辐射之光。

    这些充满辐射能的光之涟漪,在淌过我的义体时,被大量吸纳到体内,义体的能量储蓄正以缓慢的速度不停上涨,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美妙的地方,但是,在达到一定体质标准以前,它就像是剧毒一样可怕。而这个体质标准,在除了锉刀之外的雇佣兵中,只有摔角手一人可以达到。在这场超乎想象的爆炸发生之后,核心区的环境比之纳粹当初轰击拉斯维加斯城市后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去。

    “走火那个家伙——!”锉刀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就在十几个呼吸前,她及时闯入其他雇佣兵的立场防护罩中,用自身的静止超能为他们制造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藏身之所,若非如此,雇佣兵们将会在这次冲击中,毫无疑问地化作飞灰。因为大意之故,被自己发射的武器波及到而死掉,对于雇佣兵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嘲讽的事情了。从锉刀的表情和咒骂中,已经可以确定,导致这场骇人爆炸的雇佣兵所使用的重火力阵列。是通过走火手中搞到的。显然,锉刀并没有真正了解到手的这些武器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威力,也许,他们被这些重火力那普通的外表,以及单发时的威力给欺骗了。

    充满了辐射能的环境,已经剔除了体质弱小。又没有强力防护手段的人员,锉刀小队的可用战斗力,一下子锐减到只剩下锉刀本人和摔角手两人。其他人只能张开新的防护设备,在固定的位置躲藏起来,然而,在剧烈的战斗中,失去机动性的下场简直就是一种灾难。为了保护这些无法移动的队员,其他人的机动能力也将会大大降低,几乎整支锉刀小队。都被自己所发射的弹药“钉死”在原地。

    这些不利因素让锉刀的脸色难看,她知道,走火一定是故意为自己提供这些重火力的,不管他到底出于何种想法,但是,锉刀小队的行动已经被限制住,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连带着连我和咲夜都不能随心所欲地在这个战场上行动。

    “有必要针对我们到这个地步吗?”锉刀的问题无法得到回答。此时已经出现的结果,却必须接受。并作出针对性的对策方略。

    “算了,锉刀。”我将目光从锉刀身上移开,投向爆炸开始的地方,一路上,闪烁着辐射光芒的能量循环网络,如同万流归海般。最终进入高塔之中。爆炸摧毁了大部分的元件设备,这些元件设备的材料,比最初认为的还要脆弱许多,然而,它们的工作并没有因为外表的毁损而停止。高塔的身躯好似被嵌入了万千星沙。星星点点地发光,它一直都在预热,不过,伴随着这些星光的亮起,一种沉闷而缓慢的声音从遥远的空虚中传来。

    搭载了精神统合装置的高塔,似乎开始工作了。爆炸产生的灼热劲风并没有过去,气流在核心区这庞大的区域中打着旋,吹拂着大大小小的空隙,发出一种尖锐而绵长的声响,而伴随着这股热风起舞的,还有幸存者身上的衣物。

    大部分元件设备被摧毁后,视野一下子变得平阔,原先难以确定的核心区人数,如今大部分已经显露出身形。涟漪一样不断向周边扩散的辐射之光,掠过人体时会将其清晰标注出来,普通的隐身和躲藏是没用的,插入涟漪中的物体,会破坏涟漪的传播状态。

    这场爆炸是如此强烈,呆在爆炸中心处,受到的冲击理所当然更加直接和庞大。雇佣兵们发射重火力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打击通过进行传送门跃迁的巫师们,尽管,从最初的爆炸景状可以确认,这些火箭弹在抵达目标前就被拦截下来,但是,不断积蓄的爆炸力量,最终波及的范围是如此之广,甚至有一部分能量会通过四条通道宣泄出去,因此,就算没有被直接击中,传送门原先所在的位置,撤回核心区的三名神秘组织成员所在的位置,统统都可以算作是“爆炸中心”的范畴。

    我没有观测到,在最终爆炸产生前后,这些巫师也好,神秘组织成员也好,以及其他藏在暗中的其他人,有迅速退避到远处的迹象。这些人似乎老老实实吃了这一记,也许他们有自信在最初的爆炸中毫发无损,不过,我觉得,最终爆炸威力不是谁都可以预料到的。这批重火力是由走火在别有图谋的准备下,故意提供给锉刀的东西,他有可能没有将其最终的威力效果告诉任何人。

    走火想要的结果,或许就是让呆在核心区的所有人两败俱伤,至少达成一定程度的牵制,他一定明白,不可能依靠这种特性单一的攻击重创所有人。如今,不仅仅处于爆炸外围的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毫发无损,借助难以藏身的环境,视网膜屏幕很快就确定了散落在各处的幸存者数量——包括我们在内,一共三十二人,也许还有藏在暗处的,但也不会太多。

    十三名核心区的守护者完全不见踪影,从通道防线撤回核心区的神秘组织成员还剩七人,其中包括“金丝雀”以及撤回核心区后没有隐藏起来的“迷”等三人,另外三人则是在爆炸后才不得不显露身形。至于五十一区的士兵,此时已经彻底死得精光了。神秘组织的七人中,毫发无损的只有一直没有隐藏身形的三人之中的两人,其中一个正是扛着“金丝雀”的男人“迷”。另一位则是三人中唯一的女性。三人中的最后一位,此时的形象却比撤回核心区后就躲藏起来的另外三人更加狼狈,明显已经受到了极为沉重的伤势,不得不让我认为,他正是设想中,因为什么都不知道。在谁也没能预想到的最终爆炸中,被殃及池鱼的人。

    至于敌人方面,原先至少会有五十名正式巫师穿越传送门而来,但此时只剩下十七人,而且并非全部都毫发无伤,如果单单从人数上进行比较,我们和末日真理教的战斗力可谓是旗鼓相当了。尽管超乎想象的剧烈爆炸连带自己人也不免遭殃,但对敌人入侵势力的削弱更加明显。干枯的色泽现象,仍旧呈现在元件设备的废墟上。但是,已经不再扩张,裸露在外的能量循环网络所散发出来的辐射,似乎对这种神秘造成干扰,以至于一时间再没有传送门出现在核心区中。

    站位稀松的神秘组织成员,与集合在通道入口处的巫师们,安静地对峙着,不过。他们的视线并没有完全放在彼此身上。身为造成如此局面的罪魁祸首,我们不免要遭到尖锐如利剑般的目光洗礼。锉刀的脸皮绷紧了。并不是因为紧张造成的,她一点都不紧张,也没有误伤“自己人”的忏悔,她只是在恼怒而已,被走火坑了一把,让她正一肚子火气。想要找人发泄一下——这样的心思,毫不隐藏地写在她的脸上。

    “咲夜女士,这里就交给你了。”锉刀如此说着,提着临界兵器踏出防护立场,摔角手朝自己的同伴嘿嘿一笑。尾随锉刀也走了出去。其他雇佣兵当然明白防护立场外的环境并不适合他们久呆,在辐射削弱之前,他们得留在原地了。灰狐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对摔角手说:“替我干他娘的。”摔角手头也不回,只是竖起大拇指。

    “阿夜,你留在这里照顾他们。”我也如此说到。

    咲夜点点头,向后跃入防护立场中,飞舞的灰丝层层将雇佣兵包围起来。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在短时间内打破的咲夜的防御,我坚信这一点,即便有人在我、锉刀和摔角手三人离开后袭击这些雇佣兵,咲夜的反击绝对会让那些人吃尽苦头,再不济也可以支撑到我们回援。而且,我看了一眼视网膜屏幕中关于其他三条通道中的标记投影,即便那里的人故意拖延时间,不返回支援战局,但在短时间内,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可以突破那边的防线。

    如果末日真理教的目的也是那座高塔中的精神统合装置,那么,此刻突入核心区的巫师,说不定会带有某些可以破开高塔外壳的东西。凭我自己,找不到破坏高塔的方法,不过,末日真理教或许可以帮我做到。我不清楚五十一区和那些神秘组织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布置在核心区的防御力量,在一系列看似意外的骚乱后,最多和此时末日真理教的力量持平,不过,就我来说,并不打算用尽全力去阻止末日真理教要做的事情。

    末日真理教此时展现出来的强势和准备充足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敌人打破五十一区的巩固防线,想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我不知道有多少神秘组织有着和我类似的打算,试图等待末日真理教突破五十一区的底线后,才拿出真正的实力去尽可能获得更丰厚的筹码,不过,我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是唯一一个这么打算的。

    五十一区应该也考虑到这种情况,他们此时的旁观态度显得有些异常,走火和席森神父等人,到目前为止仍旧维持着坚决支持五十一区的决定,那么,五十一区的谋算,一定有他们的一份。至于,针对当前的事态,他们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大概也只有在末日真理教真正敲开高塔的坚硬外壳时,才有可能露出苗头吧。

    脑硬体分析着种种可能性,将其按照几率大小排列在视网膜屏幕的窗口中,大部分可能性无法于现在就作出对策,不过,这里所罗列的变化。应该已经十分全面了。我的心情安定,只等着那关键时刻的到来。这一次,或许真的是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最佳时机。

    我、锉刀和摔角手三人朝前线冲去,这就像是一个信号,除了负责照顾“金丝雀”的“迷”之外,其他五名神秘组织的幸存者。不管是否受伤,都开始朝巫师们合围。对面的巫师中,只有三个精英巫师没有动作,其余的十四名巫师纷纷从嘴里喷出灰雾。

    在灰雾法术成型之前,某个神秘组织的幸存者身周浮现十四支白光构成的箭矢,挥手间就分别射向那十四名巫师。我所熟悉的神秘组织成员,除了“金丝雀”和“迷”之外,也就是荣格势力联盟中的那几个代表,不过。除了“金丝雀”和“迷”,其他人似乎并不在溃败的这条通道防线中。这四名和我们同时行动的临时战友,对我来说,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我不清楚释放光状箭矢的男人的代号是什么,姑且按照他的外貌特点,称之为“土豆”,因为他的身材就像是土豆一样矮小肥胖。

    其余四人同样被视网膜屏幕锁定,他们的速度和我、锉刀以及摔角手三人的速度差不多。很快就进入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大量关于他们的数据在视网膜屏幕的视窗中呈现出来,其中不乏问号。不过,相信进一步的详细数据很快就会到手。和“土豆”一样,脑硬体分别根据他们的特征暂时提供了代号。这四人分别是三男一女,暂时没有表现出远距离攻击的能力。独一个的女性,是防线溃败后,进入核心区但没有隐藏起来的三人之一。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她对我的观测十分敏感,尽管,我并没有正眼关注这些人,但是。当视网膜屏幕的准星套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立刻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这个女人的神秘究竟是什么,暂且不清楚,但是,她手臂上的刺青,却有一种比她的相貌和身材更吸引人的魅力。这些刺青是一种奇异的花纹,我无法在第一眼确认其有何种特殊意义,不过,这些花纹刺青给人一种蠕动的错觉,就像是缠绕在整个胳膊上的植物。通常,任何对“神秘”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第一时间觉得,这些刺青就是这个女人所持有的“神秘”来源。

    于是,脑硬体给她的代号就是“刺青”。

    另外三个男人,一名同样是在进入核心区后没有隐藏起来的,除了“迷”和“刺青”之外的另一人,不过,之前也提到过了,貌似高手的这家伙,竟然在最后的爆炸中,受到了比其他人更严重的创伤。所以,给我的印象也同样有些深刻。他在冲向那些巫师的途中,还在不断吐血,脸色十分苍白,但是,却不见有丝毫犹豫。

    脑硬体给他取得代号是“吐血男”。

    剩下的两名男人,完全就是陌生人,此时既没有展现独特的能力,其外表也没有引人注目的特色,我暂且将之当成随处可见的龙套。脑硬体为两人安置的代号是通过他们的衣装设定的,分别是身穿夹克的“劲霸”和显得年轻叛逆的“嬉皮士”。“嬉皮士”的打扮比“劲霸”给人的印象更深一些,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因为,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近距离接触这种梳着五颜六色的朋克头,画了一脸烟熏妆,还在鼻子、耳朵和嘴唇上都穿环的男人。在过去,我一直都觉得这样的人是只会出现在荧屏上的生物。

    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结果,被他转头用力瞪了一眼,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凭空袭来,撞在我的身体上,当然,对我这具义体化的身躯没多大作用。不过,这种力量现象,倒是和神秘学中最为常见的力量类型“念动力”有些相似。明明拥有远距离打击的能力,但是这个“嬉皮士”却没有立刻用来对付那些巫师。

    在观测这些神秘组织成员的时候,“土豆”的光状箭矢却被其中一名精英巫师施展出来的巫术挡住。这些箭矢的构造虽然呈现白光状,但是射速却比光速慢多了。在击中那些正在准备灰雾法术的巫师之前,就被三个精英巫师的其中一个,拥有和摔角手一样强健身躯的女性所释放出来的灰色丝线缠绕,绞碎。

    说起来,如果摔角手也戴上摔角面具,看上去就和这名女性精英巫师的差不多。同样的体格大小,就连三围尺寸,也似乎复制的一样,她脸上套着的面罩形象和其他精英巫师一样,有着独特的个性——形如一片张开的蜘蛛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